知更鸟女孩5:遗失的羽毛

RM33.60 RM42.00
作者:查克·温迪格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ISBN:9787550029859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 暗网之信徒,末日之信仰。死亡天使遗失了羽毛,没有人知道她是谁。

◆魔幻经典,媲美《哈利·波特》《权力的游戏》的史诗系列;震撼全美数百万读者的悬爱之书。

◆愚蠢的小鸟把自己的倒影当成了猎物;蛇不会再回到罐子里;牛仔失去了他的马,知更鸟弄丢了它的羽毛……死神在前方,也在后面。

◆《知更鸟女孩5:遗失的羽毛》以社交网络为媒介,构建出一个与现实接轨的有效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发生着很多神秘的事情,却又和现实息息相关。作者查克·温迪格的企图心,也很明显。将我们现在世界里的网络人肉等暴力行为以一个极为隐秘的动作投放到书里,勾起读者和女主米莉安的共情桥梁。

内容简介
愚蠢的小鸟把自己的倒影当成了猎物;

蛇不会再回到罐子里;

牛仔失去了他的马,

知更鸟弄丢了它的羽毛……

死神在前方,也在后面。

路易斯:“米莉安,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加比:“牛仔总有一天会失去他的马。你需要我。”

雷恩:“我的入侵者是你,米莉安。”

死神的倒计时钟越走越快,精心编织的童话梦轰然破碎。《知更鸟女孩5:遗失的羽毛》将一个全新的暗网世界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在这里,她无名无姓,变化莫测,被人们叫作“死亡天使”。所有米莉安曾经认为隐秘的个人的事情,在这个暗网世界里无所遁形,她的所作所为变成了另外一群人的饕餮盛宴。迷失的疯狂少女,卑劣的邪恶入侵者,圈套、嫁祸……她发现,有人跟踪她的足迹,以她之名,行极恶之事。在揭露“死亡天使”的面目之时,诅咒之谜的大门也缓缓打开……

◆ 经典语录 ◆

◆对每个人而言,死亡的感觉各不相同,却又千篇一律。我们都是同一场暴风雪中的雪花一片。

◆ 米莉安问他们能否带着猫头鹰一同上路,路易斯没有拒绝,而是毫不犹豫地答应说: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米莉安看清了路易斯,也看清了自己,更看清了他们必然在一起的宿命,不论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 人们总说人生苦短,其实不对,人生很漫长。分钟,小时,日,月,年,一环扣一环,不停地循环下去。你经常想,完了,就这样了,我活不过30,或40,或50,60,70。可你活到了。但我们所做的不过是在路上不停地踢易拉罐,并期盼有朝一日能踢出点花样,可人生不是那样的。如果你有事情需要处理,有问题需要解决,那就别耽误时间。管他什么破事儿烂事儿,亲爱的,越早搞定约好,不是因为人生太短,而是因为人生太长,而那些问题不会自己消失。他们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并像一条饿疯了的狗一样追着你。



作者简介
查克·温迪格,美国知名小说家、编剧和游戏设计师,圣丹斯电影剧本创作研究室成员。他与兰斯·威勒合作完成剧本,并由后者执导的电影短片《流行病毒》(Pandemic)参加了2011年圣丹斯电影节。同年,他与兰斯·威勒合作完成的一部数字跨媒体作品《休克》(Collapsus)得到了国际数字艾美奖和创新游戏大奖的提名。他创作的游戏脚本多达两百万字,同时他还是热门游戏《猎人:夜幕巡守》的开发者。

目前,他与妻子米歇尔、儿子B-Dub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家中养了一只名叫Tai-Shen的小猎梗。

“知更鸟女孩”系列是查克·温迪格zui具代表性的作品,上市后,在美国掀起悬爱风潮,引起《搏击俱乐部》《暴风屋》《县界》等好莱坞知名编剧的一致好评,各大媒体鼎力推荐。

试读
旭日初升,阳光犹如金黄的丝带穿过树木的缝隙,照着半空中最后几片零落的雪花,照着小屋后面野餐桌上的一片血迹。它们闪烁着,缠绕在一起。

厄运之鸟站在附近的地上。它支棱着翅膀,一根根羽毛全都竖了起来,身体几乎贴着地面,一副周边防御的姿态,好像它在担心别的猫头鹰会来抢夺它的战利品,而它的战利品是一只松鼠。厄运之鸟的脑袋不时在翅膀下面戳一戳,抬起头时,嘴里便多了一条碎肉,随后它一伸脖子就咽了下去。

米莉安自己也有一只松鼠,她将它剥皮放血,开膛破肚。此刻她的手上依然沾满血迹,但松鼠的肉已经快烤熟了。虽然是凌晨四点,但她有用不完的木炭和打火机油,生火不是难事,而冷空气起到了冰箱的作用,让松鼠肉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新鲜。

她从松鼠身上撕下一块肉。这一只是她的战利品,虽然不是她亲手打来的。她哪里需要亲自动手,猫头鹰就是她的武器。米莉安偶尔附身在猫头鹰身上,她现在愈发得心应手起来。她虽然不会像猫头鹰那样将捕猎视为自己的第二天性,但她能借助它的本能,感觉到它捕猎时的兴奋。这是一种很震撼的体验,你感受到自己张开的翅膀,伸出的爪子,把树林中那些毫无防备的小动物扑倒在雪地里。最难的部分是克制自己的贪婪,米莉安需要食物,她的身体需要营养,但她不会因此就放纵自己杀戮的欲望。

米莉安心满意足地面对着这只松鼠,就像面对一盘香喷喷的烤饼。

她的牙齿沿着骨头运动,扯下鲜嫩多汁的肉。

“只要你不来抢我的,我也不会抢你的。”她对厄运之鸟说。猫头鹰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望了望她。闭嘴,没毛的家伙,人家在吃饭呢。

小屋的后门忽然打开,路易斯走了出来。他裹着一条毯子,睡眼惺忪。他来到米莉安身边,在她脸上亲了亲,而后朝厄运之鸟点了点头。

“你好,猫头鹰。”然后又对米莉安说:“哈,又打到东西了?”

米莉安“嗯”了一声,把一片松鼠肉像面条一样吸溜进嘴里。

“没给我也来一只?”他问。

“抱歉。”她说着把她咬得残缺不全的松鼠递给他。路易斯看到有些地方烤焦了,黑乎乎的。“还剩一点大腿肉,你要吗?”米莉安问。

他摆摆手。“算了。我们还有鸡蛋呢,我待会儿做饭吃。”

“给我也做点,松鼠身上没多少肉。”她很想抓只兔子。厄运之鸟能捕到更大的猎物,像浣熊、负鼠,或土拨鼠。但米莉安发现那些动物的肉口感很差,至少不太适合烧烤。也许有经验的厨师知道怎么料理浣熊才好吃,可现在她的烹饪只处于原始人的水平,所以松鼠和兔子是最合适的猎物。她又暂时让灵魂出窍,像自行车链条或变速器一样溜进猫头鹰的身体。它的嘴巴里满是鲜血和生肉的味道,很腥,但也很新鲜,就像吃松鼠生肉片。她微微一颤,嗖,又回来了。

路易斯刚要起身,她拉住毯子又把他拽了回来。舌尖上带着生血生肉的味道,她趴在他嘴上吻了起来。嘴唇贴着嘴唇,牙齿碰着牙齿,两个人的呻吟交织在一起。嘴唇分离许久之后米莉安才说:“谢谢你。”

“就冲这个吻,我想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不,我要谢的是你做的这一切。”如果那天夜里不是路易斯来接她,鬼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也许她会落入哈里特的魔爪,或者被真的警察抓进牢里,总之,她很难逃过一场大追捕。可路易斯及时出现带她离开了那里。他们走了不到一英里,在等红灯的时候,那只猫头鹰落在了他们的汽车引擎盖上。米莉安问他们能否带着猫头鹰一同上路,路易斯没有拒绝,而是毫不犹豫地答应说: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米莉安看清了路易斯,也看清了自己,更看清了他们必然在一起的宿命,不论海枯石烂,地老天荒。随后他们一起来到了这里。他说他们需要避避风头,而他以前在货车公司有个叫戈登·斯塔夫罗斯的老伙计,也就是戈迪。戈迪的家在州东北部与纽约交界的地方,他在离家不远的一处偏僻丛林里有栋狩猎用的小屋。那里与世隔绝,用的是太阳能,取暖靠木柴。路易斯把该交代的事情全部向戈迪交代清楚,便带着米莉安在这片荒山野岭中过起了隐居的生活——反正他现在基本上也成了米莉安的从犯,两人的命运从未像现在这样结结实实地绑在一起过。

而那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

如今的她不再奢求别的,她想就这样守着这间小屋、这片森林,还有她的猫头鹰和她的男人在这里过一辈子。

(一个微弱的声音提醒她:加比呢?你把她给忘了,对不对?米莉安努力赶跑这声音。她能给予的爱是有限的,目前只够给路易斯。不知道加比现在哪里,也许她很安全。但她自己也表示怀疑,她是什么人,加比是什么人?这样想无异于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里,自欺欺人。)

她的手溜进毯子,沿着路易斯的膝部向上游走,经过大腿上坚实的肌肉——

路易斯迎合着,俯身给了她又一个吻。“还得做饭呢。”他喃喃地说。

“做饭还是做爱,你自己选。”她说。

“你赢了。”

她爬起来,仿佛要融化在他的怀里。这时她想到一个更加色情的念头——暂时让灵肉分离,进入猫头鹰的身体,用厄运之鸟的眼睛欣赏她和路易斯在这片冰天雪地中的肉欲表演。

但一个声音忽然将她打回自己的身体,她的血液仿佛一下子凝固了——

发动机的声音,轿车或卡车,她警觉地站起来。

路易斯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可能是戈迪。”他们在小屋后面,所以看不见车子。米莉安慌忙跑到屋角,偷偷查看传来声音的方向。

果然,那声音出自一辆皮卡,一辆薄荷绿色的雪佛兰索罗德。它正轰鸣着碾过碎石路上三四英寸厚的积雪向小屋驶来。

“是戈迪。”她如释重负地吹了声口哨,坏笑道,“来得真是时候。”

“等他走了我们再继续。”

“好吧。”她轻叹一声说。

“不知道这次他带来了什么。”

“我也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