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座岛屿

RM41.86 RM59.80

作者:映漾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8月

ISBN:9787550033412

库存量: 5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美丽偏远的海岛上,两个失意的都市精英,浪漫的邂逅与甜蜜的爱情。

 

☆孤独而浪漫的鲨鱼先生VS软糯而倔强的都市小姐姐。

 

☆我见过无垠的星河,天边的飞鸟,温柔的海风,都不及遇见全世界最好的你。

 

☆浪漫之地,暗藏杀机。写实讲述公益组织如何与偷猎鲨者激烈对抗,与资本家阴险博弈,守护蓝色海洋。

 

☆随书附赠海角之恋唯美明信片。

 

 

内容简介

人们都说,能猝不及防地,与那人不期而遇,才是一生最大的幸运。

 

他,外表冷冷的,有点难靠近,其实为她藏着一颗温柔的心;

 

怦然心动,却不越雷池。

 

她,看起来软软的,其实温柔的女孩也会为他倔强;

 

初来乍到,却对他一见钟情。

 

风,浪,夕阳之下,遇见你,刚刚好。

 

 

精彩语录

☆怀里的这个女人,能理解他,在所有的不幸中,他仍然拥有万幸。这样就够了。

 

☆她太想太想他了,想他身上海水的味道,想他那双藏着很多故事的眼睛。

 

☆他教会了她太多太多的东西,他甚至给了她往后余生。

下一座岛屿

映漾,新晋人气作者。擅长描写甜暖治愈的言情故事,凭借新奇的设定、细腻的文笔和有趣的情节吸引了众多读者的关注。

已出版作品:《洋房里的猫先生》《你不可攀》

星星掉海里了

 

和安的那辆沙地自行车很高,车座前的三脚车架为了方便载货改造得非常平整,贝芷意坐在上面,正好可以整个缩在和安的怀里。

 

“这车真不错。”和安得意扬扬地自夸,下巴搁在贝芷意的肩膀上。

 

入了夜的离岛很安静,沿海的沙滩路上只有风吹椰树的声音和远远的海浪声。

 

两人在空无一人没有任何人工光照的沙滩上骑行,和安骑得很慢,自行车轮胎碾过沙地的时候,会沙沙作响。

 

那天晚上的月光很亮,星星在夜空中并不特别明显,一闪一闪的。所有的一切都静谧而美好,贝芷意从坐上和安的自行车开始,就渐渐地放慢了呼吸。

 

“像梦一样。”她轻声轻语的,两手放在自行车前面的把手上。

 

和安在她耳边轻笑,贝芷意被他呵出来的气痒得缩了缩脖子。

 

“我都不知道这自行车原来这么好用。”角度、高度正好,贝芷意就在他触手可及的距离,想亲的时候低个头就能亲到。

 

三十岁的老男人在这种时候被激出了浪漫情怀,长腿一蹬,自行车骑得飞快。

 

而他怀里的女人,在他骑着自行车飞速冲向大海的时候,拽住了他的胳膊。

 

“你……酒驾。”她被风吹乱了头发,也吹醒了酒意,现在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上了他的贼车。

 

屁股被颠得好痛。哪怕今天晚上她是打算主动并且安慰他的,她也觉得他们不应该骑着自行车往海里冲。

 

她阻止得真心实意,细胳膊伸长,试图去捏自行车的刹车。

 

“别动。”和安的声音有点喘,“闭眼。”

 

贝芷意就真的不动了,转身抱住和安的腰,闭上了眼。

 

“真乖。”她感觉到和安在她耳边轻声夸奖,自行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他们似乎骑到了一块高地上,和安刹住了车,把她抱下自行车。他双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带着她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放开。

 

“看。”他声音低沉,有一丝丝雀跃的炫耀。

 

贝芷意睁眼。

 

在这座离岛上,她见过很多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景,各种各样颜色的夕阳和日出,暴风雨下发怒的大海,晴朗的天气月光暗淡的时候清晰的银河。她见到了很多都市人因为现代化很难再看到的自然馈赠,还看过五彩斑斓的海底。却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震撼。

 

那天的天气不错,海风轻拂温度适宜,夜晚的大海是黑色的,海浪一波波缓缓地舒卷到沙滩上,像厚重的黑色地毯。

 

那些散发着蓝色光芒的东西,就镶嵌在那块黑色地毯边缘,从他们站立的角度看,像是璀璨旖旎的蓝色花边。

 

“蓝瓶僧帽水母,剧毒的东西,远远看着就行。”和安脱下了黑色衬衫,摊在沙地上,“坐。”

 

他里面还穿着打底的黑色背心,存在感极强的肌肉瞬间一览无遗。比她面前让人震撼的美景还要有存在感的肌肉。贝芷意低头,坐在和安的黑色衬衫上,往边上挪了挪。

 

“我一直很想问你。”和安看着贝芷意强行不动声色实际上非常明显地和他挪开距离,双手环胸语气不善,“你是不是很怕我的肌肉?”

 

这话问出口有些羞耻感,他早就想问了却一直开不了口,今天的一切都很好,所以他有点忍不住了。

 

贝芷意咬着下嘴唇,表情纠结。

 

和安坐着往她身边挪,两手用了点力,身上的肌肉的存在感瞬间又大了。

 

“……”贝芷意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和安挑挑眉。

 

“内向的人有时候脑子里面会想很多东西。”贝芷意顶着大红脸艰难地开口,“我们国内有个网络用语叫脑洞。”她没想出怎么用英文解释,纠结了一会儿选择放弃。

 

和安继续挑眉。

 

贝芷意低了一会儿头,两手绞了一会儿麻花,还偷看了一眼蓝色水母,*后才吞吞吐吐地说:“小樱之前说你打架很厉害,我以前在家又喜欢看美剧或者电影,所以我就……脑补了一些动作场景。”然后成功把自己吓着了,每次看到他露肌肉,她就觉得脖子痛。

 

“……”和安的智商很高,理解能力向来很好。

 

他反复咀嚼了贝芷意刚才吞吞吐吐说的那些话,觉得自己没有漏掉任何一个信息,但是就是……听不懂。

 

“所以?”他决定不耻下问。

 

“你的那个胳膊……”贝芷意比画了一下,有点委屈,有点惊悚,“如果我脖子塞在这里……”

 

她又比画了一下,手指放在和安的手肘部分:“你一用力,我脖子就断了。”她很认真地解释她的脑洞,觉得自己的脖子又痛了。

 

“……”和安不动声色地把贝芷意的脖子拽过来。

 

“这样?”他左手手肘夹住贝芷意的脖子,右手掌心放在她脸上,声音轻柔,“然后往边上一推?”

 

“……嗯。”贝芷意居然还应了一声,点点头,“所以有时候看到会吓到。”

 

和安被气笑了,松开她的脖子,顺势把她带到怀里,使劲揉了一下她的脑袋。还脑洞。他就知道她当初一天到晚地偷看他,脑子里一定想得奇奇怪怪。

 

“其实手感挺好的。”他放松下来,引诱贝芷意去摸。

 

贝芷意还停留在她告白了脑洞后整个人很害羞的思绪里,所以和安说什么,她下意识地就跟着做了。抓住和安的二头肌,捏了两下,还用手指头戳。

 

“怎么样?”和安憋笑,一本正经地用待价而沽的语气。

 

“……”贝芷意迅速收回手,手足无措,气得又伸手掐他,很气很气地“呀”了一声。

 

和安哈哈大笑。安静的夜里,他的笑声让路边一直很热闹的青蛙、蟋蟀瞬间安静。他搂住贝芷意,捡到宝一样地用力搂住,头埋在她的长发里。

 

“你爸妈不同意的理由是什么?”他想娶她。念头一旦形成,就变成了具象的欲望。

 

贝芷意是个宝贝,是个不管他背着多重的过往,都能让他心情平静、心里酸酸胀胀的宝贝。她被限制出境的时间只剩下十几天,他之前并不是特别害怕,因为在他心目中,父母反对这种事,甚至排不进他的记事本。

 

他觉得这事太简单了。贝芷意的父母再严肃再古板,那也是父母,世界上的父母除了那些变态的,其他的都一样,*终总是赢不过孩子。抗争这种事,他最擅长,天长日久,让她父母知道他会对他们的女儿好,这事自然而然也就解决了。

 

但是他现在想娶她。想让那些可能会有的冲突和抗争,变得更柔和一些。

 

他不想让他的女人背着铠甲为了他们的未来去抗争,他想让她一直像现在这样,柔柔软软的,又气又恼,也不过是掐一把他的肌肉,“呀”一声。

 

“他们不同意我和外国人结婚,文化相差太多,我妈妈也不想我远嫁。”

 

贝芷意红着脸靠在和安怀里,海浪声可以安抚人心,那远远飘过来华丽的蓝色花边,让她觉得今天晚上所有的一切,都梦幻得超乎她的想象。

 

她似乎变得更加勇敢了。在十分明确地感觉到他们两个心意相通之后,她因为这份安稳感,变得勇敢了。

 

“还有呢?”和安安安静静地听,仿佛她说的那些话只是普通情话,温柔得像周围的海浪声, “你爸妈会不会直接来岛上找你?”

 

如果来岛上了,他有点担心这里的环境会让她父母不满意,太落后了,基地的三个男人整天跟原始人一样,要不是有贝芷意和小樱这样的异性在,他们能一个月不刮胡子不穿上衣。

 

贝芷意看着大海里的蓝色水母抿着嘴偷偷笑了。

 

“不会。”她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小狡黠,“我只是问他们我能不能和外国人谈恋爱,并没有说我已经在谈了。”

 

她只是想确认下父母反对的理由,回家面对的时候不至于惊慌失措。

 

“……”和安揉了揉眉心。他以为贝芷意胆子突然变大了,现在看起来,她还是那个小小的老鼠胆。

 

慢慢深入了解了,他发现这个内向的姑娘其实挺聪明,她内心有一杆秤,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她会习惯性地听从,不会多嘴也不会乱给意见。所以刚刚认识她的时候,多少会觉得她性格软绵,有些唯唯诺诺。但是她对自己认定的事情,其实很少会妥协,她会迂回曲折地让人同意她的认定,哪怕有时候需要绕一个大圈子曲线救国。她会用上她擅长的公关那套,分析对方的心理,顺从对方的心理后,找到关键点一击即中。上次在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她的公关提案的时候,她用的就是这一招。她做的方案根本就是贴合着他的性格做的,七寸抓得牢牢的,却偏偏外表看起来一副没什么自信的样子。

 

这丫头其实挺狠的,只是外表不太看得出来。能够成为她心里面认定的事情,他觉得自己挺荣幸。但还是有点哭笑不得,就这么点事,也需要喝到半醉才敢打电话回家。她那阵仗让他以为她已经世纪大告白了。

 

“你这胆子真的是……”他屈起食指敲了下她的脑袋。

 

胆小也好,胆小的孩子不容易闯祸。他手肘撑地,仰面躺在沙滩上,对着星空叹了一口气。

 

贝芷意抱着膝盖歪着头看他,他看起来酒意有些上头,眉头微微皱着,有些累。

 

她第一次偷偷看他的时候,他似乎就是这样的。那时候的他闭着眼睛看起来很放松,可是她总觉得,他应该很累,黑眼圈一直很重,他自己也说过,他睡眠质量并不好。

 

贝芷意咬着嘴唇,悄悄地挪动一下屁股,挪近了,伸手用拇指和食指帮和安按压眉心。

 

手指用了点力,小心翼翼地压了两下,见和安没反应,干脆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两只手都伸过来帮他按摩头部。

 

和安睁眼:“你只有喝了酒才能那么主动吗?”这样的话,他很担心他会让她变成酒鬼。

 

贝芷意抿着嘴笑,眉眼弯弯。

 

和安把铺在地上的衬衫拉平拉长,然后摊开手,拍拍自己的肩膀:“要不要再主动一点?”

 

贝芷意两只手僵住。

 

和安躺在那里笑着看她,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只是想要逗她笑。但是他姿势有些莫名地紧绷,摊开手的角度看起来像是想要拥抱她,做到一半突然想起来她太害羞又停在了空中。

 

贝芷意理了理自己的裙子,在和安那件衬衫上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然后也跟着躺了下去,头枕在和安的胳膊上,*经典的情侣相拥而眠的姿势。

 

“……”和安僵住了。

 

贝芷意却看起来并没有特别害羞,躺好后,两只手继续帮他按摩头部。她的手很小,细长柔软,按摩的时候更像是在帮他挠痒痒。

 

“你……”和安词穷了。酒真的是个好东西……他有些想下次采购补给的时候把地下室的酒窖填满了。

 

“你这样……我怕我又会忍不住了。”被她的手指和头发撩拨得心痒痒的,喝了点酒的和安现在十分后悔刚才为什么要逗她。

 

他根本没想到,贝芷意居然就真的躺下来了。

 

贝芷意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现在是在外面啊……”她有点不可思议。

 

露天的啊!什么叫忍不住?!他在外面也会忍不住吗?!

 

“……”和安彻底无语。这种月黑风高四下无人正前方还有发光蓝色水母的沙滩上,哪里能称之为外面?!

 

他一个人躺在那里对着星星挣扎了半天,在到底要不要带坏贝芷意这件事情上,天人交战。

 

为了他以后的幸福,他应该要暗示的。他一个三十岁各方面都健康的男人,有这些想法是很正常的,跟打算结婚的女朋友说那些话,也是非常普通非常常见的。

 

他瞪着天上的星星,面无表情地抓下了贝芷意一本正经帮他按摩头部的手。“乖乖躺着不要乱动。”他觉得这一刻他都快要发出圣光。

 

在这种花好月圆的时刻,强行扭转了话题。他……舍不得啊。

 

他很清楚她有多喜欢他,她对他已经信任到了不管任何时候,他说什么,她都绝对会信的地步。所以他今天晚上如果亲上去,她会同意。他知道她会同意,她从来都不会拒绝人,对他就更不可能会拒绝。

 

他已经笃定了自己会娶她,虽然现在他觉得他的心理健康并没有达到可以结婚的阶段,但是他确实已经规划过,他们结婚后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他不是不负责任的人,他这辈子碰到一个贝芷意足矣。

 

可他……还是舍不得。

 

他答应了她要等到她父母同意。他得等。像今天晚上这样,等她一点点主动,一点点亲近。

 

“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他的声音轻柔缓慢,“可以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