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星辉落进风沙里

星辉落进风沙里

售价
RM55.84
优惠价
RM55.84
售价
RM6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北倾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
ISBN:9787550033696

编辑推荐
☆《好想和你在一起》作者北倾深情守护之作,强强CP,公路悬疑,高甜爱情。

☆藏北无人区,险象迭生;深情无所惧,向爱而生。

☆我爱你这件事,和呼吸一样自然。

☆我会继续流浪在西北,过荒漠,翻雪山,看星空,穿草原。这是我的旅程,也是你的。

☆随书附赠全新番外 星辉人物海报 傅寻定情书签!

☆当当预售即有签名本,晒单还有更多好礼等着你!(星巴克星享卡,星辉定制抱枕……)

☆《星辉落进风沙里》是人气作家北倾的全新力作,本书入选2019年中国作家协会公布的“全国网络文学重点园地工作联席会议重点作品扶持选题名单”。

故事发生在我国西北部的古丝绸之路上,男主傅寻是一位古董鉴定师,女主是星辉救援队领队曲一弦,小说里既有公路上分外撩人的风景,戈壁,天空之境……又有两位主人公在面对危机和共同信仰所面临的决断以及那更为撩人的爱情故事。

内容简介
你守护星辉,我守护你。

帅气冷峻文物鉴定专家傅寻 VS 英姿飒爽救援队领队曲一弦

傅寻*次见到曲一弦,在西安。她隔着橱窗,在挑糖画。玻璃柜台里的灯光把她的眉眼映得发亮,她弯着唇角,像辛苦下凡了一趟。

第二次见她,在黄河壶口。她赤着脚,脚背沾了土,脏灰脏灰。当晚沿河留宿大通铺,她哼着曲,把行李搬到他上铺,问:“你下我上,没意见吧?”

第三次见她,她开着陆地巡洋舰,在环线上带客,拉脊山顶又是风又是雪的,她坐在车里跷着脚,笑眯眯问:“事不过三,你跟我跑了大半个中国,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精彩语录

☆女人还是得有点脾气,烈一点、野一点,才带劲。像曲一弦这样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刚刚好。

☆傅寻看人,不单单是看表面。他那双眼,仿佛可以穿透人心似的,一眼能望进*深处。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令她的防线节节败退。

☆我会继续流浪在西北,过荒漠,翻雪山,看星空,穿草原。这是我的旅程,也是你的。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北倾

人气作家,热爱旅行和美食,有点小懒,对感兴趣的事格外执着,性格软萌又温暖。擅长温馨治愈系的文字,文风暖甜而清新,细微处下笔如点睛,每一个精彩的情节,每一个重要的转折,都如精火慢炖般让人品出个中滋味。

已出版作品有《他与爱同罪》《摇欢》《好想和你在一起》《他站在时光深处》等。

试读
《星辉落进风沙里》精彩片段

一)

拉脊山的山顶,风雨交加,气温一路直降。

曲一弦坐在车里也能感受到车外冻脚的寒冷,她看了眼傅寻,掌心拢住火,在烟屁股上一燎,点着了烟。

她的侧脸精致,微低着头,下颌线柔软又圆滑,比咄咄逼人时显得可爱多了。

傅寻懒得说话,跟曲一弦打嘴仗,通常只有两个结果:一是溃不成军,被她气死;二是扳倒曲一弦,等着她秋后报复。

无论哪种,性价比都不高。

他看了眼锁控,手从车窗伸进去直接拔了锁帽,从外拉开车门。隔在两人之间的那道阻碍,瞬间瓦解。

他居高临下,站在车外。山顶盘旋的风吹起他的帽檐,他那双眼睛又黑又深,眼神似能穿透弥漫在山神庙宇间的浓雾,直直地落在她身上。

见鬼!曲一弦咬着烟,神色漠然地和他对视了几秒。

半晌,她轻笑出声,微挑了眉梢,语气挑衅:“怎么着?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

风夹着雨丝涌进车内。神庙台阶前纠缠交错的经幡,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车内的暖气被山顶的寒意打散,很快,凉得跟冰窟似的。

傅寻俯身,一手撑着车门,一手落在椅背上,气势比她还迫人:“你再问一遍?”

他在车外站久了,身上带着扑面而来的凛冽寒意,就连脸色都冷得跟冰碴子一样,看着怪唬人的。

正常人,这种情况下,给个台阶也就下了。曲一弦偏不。她生怕火烧得不够旺,还给添了把柴:“您想听哪句啊?”

傅寻的冲锋衣已经被雨打湿,防水的衣料,雨水透不进去,全在外凝成了水珠。他满身寒气,唇角却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反问:“你说我想听哪句?”

他挡住车门的手臂文身半露,不经意地透出几分凶相。要不是曲一弦知道他家财万贯,这会儿都该误会他是来收保护费的了。

她指间夹住烟,身子往座椅下滑了几寸,跷着的长腿交叠着,抬上仪表台。那姿态,流里流气的,半点不服输。

不就是比装蒜吗,她还能输在这儿?

曲一弦轻弹了弹烟灰,把烟凑到唇边嘬了口,随即仰头,不疾不徐地将含在嘴里的烟全拂在了他脸上。

这个动作她做起来熟练又自然,眉梢那点讥诮更是显出几分野性和嚣张。不轻浮,不妖媚,偏又风情万种,蛊惑人心。

她弯起唇,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声音低低的,跟耳语似的:“我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话落,她拿烟抵着唇,故意给傅寻递了个媚态横生的眼神,调戏他:“这遍听清了?”

“听清了。”傅寻语气淡淡的,眼神扫向她,反问了一句,“我要是说喜欢,你打算怎么收场?”

二)

她凝视良久,忽然问:“你喜欢我这事,有几分认真?”

她话题跳得太快也太出人意料,傅寻花了几秒时间去消化:“现在谈这个问题?”

曲一弦不躲不避,和他对视:“对,现在。”

傅寻没立刻回答,他沉着眼,沉默数秒后,语气低沉道:“我和你对喜欢的衡量不同,说几分都显得偏颇了,不能全然概括。我这一生,遇见你以前,从没为谁动过心。如果你愿意,此时你点了头,我能立刻

带你回南江结婚。”

曲一弦笑起来,表情略显揶揄:“立刻?你娶谁不用你父母同意?”

“父母不干涉我的婚姻自由。”想了想,傅寻补充一句,“可能我说的话对你有些冒犯,但我本意是想告诉你,我对你的认真程度。结婚,是我能想到的最有诚意的答案。”

“还……”曲一弦挑眉,努力找了个折中的形容词,“挺特别。”

这差不多算求婚了吧?她挠了挠下巴,有些后悔提了这个话题。“我这人挺拗。江沅失踪,我爸觉得我给他惹事,丢人了,下飞机后见到我的第一面,就给了我一巴掌,毫不留情。”曲一弦指了指脚下的地,“我恼他、怨他,至今没原谅他。在西北四年,我一趟家都没回去过,说决裂就决裂,狠心到连退路都不给自己留。”

“我爸后不后悔那一巴掌我不知道,南江就像是我的前尘往事,丢了就再没回去过。我只想留在西北,这里天高海阔,没什么能约束我、困缚我。你就不一样,你跟我的生活天差地别,不会习惯的。”

傅寻没立刻接话。

帐篷里一安静,外头的风沙声便显得格外清晰。沙粒低旋的声音和拍打车身的声音,像不同节奏的交响乐,忽高忽低地打着拍子。

良久,才听傅寻压着声,哑声问:“你是不喜欢南江,还是不喜欢我?”

曲一弦有时候觉得傅寻这人看人,不单单是看表面。他那双眼,跟能穿透似的,一眼能望进人心里去。

他知道她最不能抵抗的软肋,也知道她的色心在哪儿。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击溃她的全部自制力,令她的防线节节败退。

她嘴硬:“有差别吗?”

“有。”他似笑非笑,语气一别刚才的正经严肃,带了几分玩笑,“不喜欢南江好办,搬个家的事。不喜欢我就比较麻烦了……”

他俯身,半点没距离感地靠近她:“我生平,最不会讨女孩子欢心了,尤其你这样的。”

曲一弦狠狠挑眉。就他现在哄姑娘的功夫,也真好意思说自己最不会讨女孩子欢心……

“我觉得挺不合适的。”曲一弦试图举例,“你看,我俩性格就不合。我跟你都是喜欢拿主意的人,说白了都是强势惯了的人。就比如说,观点不同的时候,你我各执己见互不相让,结局无非是两败俱伤,磋

磨感情。再者,贫富差距太大,我容易有自卑感……”

“曲一弦。”傅寻忽然打断她,“这些都不是问题。”

他抬手,拧熄了帐篷内唯一的灯。

曲一弦眼前一黑,下颚被他的手指轻捏住,下一秒,他的鼻息落在她的鼻尖,温热的、触手可及的,像滚烫的蒸气,忽地席卷而来。

“没道理你一个人说了算。”他低头,鼻尖轻抵住她,“我觉得我们很合适,脾气互补,做事默契。你身边多一个人替你分担问题,替你解决麻烦,有什么不好?至于让你跟抢了肉的小老虎一样,扑上来就咬我?”

他靠得太近,曲一弦浑身紧绷。她下意识否认:“谁咬你了?”

帐篷里一静。

随即,是他的低笑声,低低沉沉的,像沙尖上的风:“好,是我咬你。”

下一秒,他低下头,嘴唇落在她的唇上,像寻觅了许久,触碰时隐约还轻叹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