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会员】在结账的时候输入【Welcome99】就可以享有【RM 3】 额外折扣。

七月少年与海萤 - 文轩书苑

七月少年与海萤

售价
RM31.84
优惠价
RM31.84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桑玠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

ISBN:9787550033702


你是我的开始。

也是我的结局。

你就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

腹黑系男友惠骏岳VS女王系女友童雅韵

喜欢上你时,是*好的少年。

“我没办法放过你,这一辈子都不行。”

温暖系男友北淼VS软萌系女友贝祺

青春时做的梦,都与你有关。

“小七,我从来没有一刻停止过喜欢你。”

七月里的那个少年,点亮了所有关于爱情的梦。

作者简介


桑玠:人气青春文学作者,治愈系爱情代表作家。爱好旅行、电影、美食。

座右铭:用心娱乐,用心写字,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已出版作品:《从拂晓而至的你》、《赤道与北极星》、《我的命中命中》

书摘 · 插画



[/info_1]

《七月少年与海萤》精彩片段

(一)


阳光下,她看着他越走越近,他没有穿校服白衬衣,而是穿了打篮球时才会穿的黑色T-Shirt,她观察了他好几天,他是她见过的唯一一个打球前后会换衣服的男孩子,每当回到教室其他男孩子都把衬衣弄得脏兮兮并一身汗臭味的时候,只有他是穿着一身白衬衣,清爽干净的样子。

这样的男生,的确真的很难不让人产生好感啊。

贝祺看着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好像又越来越大了。

“你有看我打篮球吗?”他走到她面前站定,看着她淡淡地笑,“刚刚没看见你。”

……他有在注意她吗,原来?

她听得心一动,咬了咬牙道:“我在啊,我站在后面的台阶上,你可能没有看到我。”

“嗯,”他点了一下头,眉宇间似乎松开,高兴了一些,“你等会儿还看不?” “看啊,”她笑了起来,眼角弯弯,“你打得很好,等会儿投个三分球吧,感觉投三分球投中时真的好酷。”

北淼望着她弯弯的笑眼,眼角带笑地点了一下头:“好。”

她刚打算和他道别先撤,谁知道他却又叫住了她:“我刚刚去小卖部买了两瓶水,放在体育老师的办公室,一瓶是给你的,还有一瓶你帮我拿过来放在篮球场边就行了。”

贝祺怔了一下,心里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似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有点软,

可他还望着她,她只能强撑着淡定地回答:“……好,知道了,谢谢你啊。”

北淼朝她摆了摆手,转身朝外面的篮球场走去。

她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和脸……哇,简直烫得快要掉下来了,然后她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跑去了体育老师的办公室,和老师打了个招呼,迅速地拿走了老师桌上的那两瓶水。

球场边还是人声鼎沸,她趁着大家都专注在看北淼打球,悄悄在场边转角处放下一瓶水,然后赶紧溜回自己刚刚站着的地方。

打开他给她买的水,她喝了一口,水是冰凉的,可滚进喉咙里却感觉喉咙快烧起来了似的。

球场上的北淼此时带球闪过拦截他的人跑到了场地边缘处,她放下水瓶,几乎是屏住呼吸一样地看着他的动作,原地起跳、伸手、瞄准篮筐投篮。

篮球从他白皙的手掌心里飞出,顺着一个漂亮的抛物线稳稳地进了

篮筐。

“哐当”——一个完美的三分球。

“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场围观的女生几乎全都跳起来欢呼叫好,北淼和队友笑着击了击掌,然后顺势看向了场边。

他的视线跨过了人群,准确地找到了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她。

怦怦,怦怦,怦怦。

她听到了自己耳边震耳欲聋的心跳声。然后,在她忐忑紧张的回望下,他轻轻地朝她眨了一下眼睛,才把

头转了回去。

“我的天啊,北淼也太撩人了吧!!”

其他女生都快窒息了,以为他是在对所有人眨眼,可贝祺很清楚,他刚刚的视线里只有她一个人。

是她刚才说的,希望看他投中一个三分球。

而他为了她,做到了。

很久以后,当贝祺再回想起这一刻,都会觉得,如果说那天发问卷时他那声“小七”是在她的心里藏下了一颗种子,那么,今天这个约定的三分球,应该就是一切的开始。

你相信吗?

喜欢上一个人真的只需要三秒。

你听。

怦怦,怦怦,怦怦。



(二)


不一会儿,她和组员们就来到了摩天轮下开始排队,这个时候排队的人不是很多,没过一会儿,他们组就排到了,组员们依次准备上缆车。

“小七,你来啊。”准备坐上去的组员叫她。

她心里想着北淼怎么还不来,犹豫道:“……那个,你们先坐吧,我等一会儿。”

“为什么?你在等人吗?”组员们都很不解。

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下一秒,就听到一个清亮的男声随着跑步声出现在了她的耳边,“是,她在等我。”

贝祺大惊,一抬头,就看到北淼在她的身边。

坐上摩天轮的所有组员看着他们俩,嘴巴全部都张成了O形。

好在缆车门应声关上,组员们的车开始往上爬,她心里正想着完了完了,这下他们的事全班人都要知道了,就被北淼一把拉上了下一辆缆车。

缆车门一关上,缆车里安安静静的,谁都没有说话。

“抱歉,前面有个组员有点不舒服,所以耽搁了一会儿才来。”北淼坐在她对面,这时把书包放在椅子上,开口道。

“……嗯嗯,没事,”她看了他一眼,紧张得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瞟,“那个,刚刚你那样说,大家不都……”

“没事,”他耸了耸肩,特别无所谓的样子,“他们总会知道的。”

她被他的坦然噎了一下,抬起头,局促地看着他。

“你觉得瞒得住吗?我总是来找你说话,不和其他女生多说不必要的话,天天和你一起回家,视线总是追随着你,行为全都是偏袒着你的……大家也不是傻子,难道会看不出来吗?”他看着她,不徐不缓地说。

“……话是这样说没错,”过了一会儿,她说,“可是……”

天知道她有多么开心能和他心意相通,她愿意一直把这个美好的秘密放在心底,可是,当大家都知道了他们俩之间有超出一般同学的情感,会怎么想?如果她是个和他一样完美耀眼的人,或许大家不会说什么,可是她实在是人群里相当平凡普通的一个女生,比她可爱、比她漂亮、比她聪明的女生数都数不清。

“没有什么可是的,我们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要去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小七,是你告诉我真实才是最好的,”他这时很轻地站起身,慢慢走到她这边,在她身边坐下来,“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用来拒绝所有女生的理由?”

她侧过头看着他,他也正专注地看着她。

“记得,”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你说你现在还根本不想考虑恋爱这件事。”

“没错,”他点了点头,“而你,却把我一直以来的固执念头打消了,只有你,你不经意地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并对你动心。”

贝祺的目光颤了颤,咬住唇,问他:“为什么?”

“不知道,也许是从第一次你去楼下帮忙拿值日的器具的时候就开始了,每次看到你,我都会有一种很安心、很快乐的心情,是不是很奇怪?和其他任何女生说话,我都不会有这种感觉,可是只有你,让我特别想和你讲话,想听你讲话。

“小七,你身上有一种很温暖的特质,这种特质我从来没有在其他人身上感觉到过,怎么说呢,哪怕我整个人有再多的负面情绪,我只要来到你的面前,看到你,我就不会再焦躁不安。

“治愈。”他勾起嘴角笑了,“对,我想起来了,我一看到你就觉得浑身都被治愈了。”

她听得开心得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可是还是忍不住问了最后一句:“但是,为什么你那么确定这不是对朋友的好感呢?”

他说的这些,非常要好的朋友之间其实也可以做到。

北淼听罢,摇了摇头,伸出手揉了揉她软软的头发,似乎是非常无奈的样子。

“当我发现你轻而易举地就动摇了我的想法,看到我最真实的一面还愿意接受我,当我发现我想一直一直都和你待在一起,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课外我都想看到你,当我发现我甚至有想把你带回家和我的家人见面的念头,当我发现我没有办法看到你和其他男生过于亲密的时候。”

摩天轮缆车此时慢慢地转到了正中央,窗外是城市美好的夕阳景色,安静的摩天轮里,北淼微微低下头,靠近她的脸颊。

“当我发现,我想对你这样做的时候。”

语毕,他侧着脸,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三)


晚上回家,她去换了衣服洗了个澡,走到在厨房做晚饭的惠骏岳身后。

他穿着家居服,神色安静又专注,好看得想让她就这么驻足一直看下去。

她只要每每看到这个场景,就会觉得心里暖得想哭,也许很多人觉得这是矫情,可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现在拥有的这一切来得多么不容易,有时候晚上睡醒过来看到他躺在自己身边,她都会害怕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他原本在专心烧菜,感觉被她从身后轻轻抱住,嘴角立刻扬起了笑。

“童童,怎么了?”

“没什么,”她呼吸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用力蹭了蹭他的后背,“就是想抱抱你。”

他把火关小了一点,转过身从正面抱住她,用手点了点她的鼻子,意味深长地笑:“嗲精,再这样撒娇我就不让你吃晚饭了啊。”

“不吃就不吃。”她红着脸小声嘟囔。

惠骏岳眼神一黯,直接把火给关了,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她环住他的脖颈,主动朝他的嘴唇亲了过去。

结果情难自持,他被她撩得难以收场,结束时早就过了晚饭点,她又累又困地蜷缩在床上,拿脚轻轻踢他的背:“惠骏岳,我好饿啊!”

“你玩会儿手机等等我,”他好脾气地把她塞进被子里,自己穿上衣服,“我去厨房给你随便弄点吃的。”

“都怪你!”她红着脸气鼓鼓地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

“好好好,都怪我。”

她在被子里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他就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面过来了,她继续当嗲精,坐靠在枕头边,自己像只小鸵鸟似的,非要他一口一口喂她吃。

“我快被公司里的那群八卦精烦死了,”吃了一会儿,她揉了揉眼睛对他说,“几乎每天都会遇上好多人来追问我俩的事情。”

“问什么?”他勾了勾嘴角。

“无外乎是我俩究竟怎么认识的、怎么好上的、为什么分开,还有什么时候结婚啊之类的吧,”她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感觉天天像在被人做户口调查。”

他这时忽然放下了手里的碗,把她拉进怀里。

“嗯?”她疑惑地看着他。

“所以,”他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额头,“连人民群众都看不下去了,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名分?”

“啊?”她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他亮晶晶又满怀期待的眸子时,她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脸颊顿时爆红,平时厉害得不行的童氏纸老虎一下子就缩水了。

“什么时候我能把公主迎接进我空了好久的皇宫?”他朝她眨眼睛,循循善诱。

从P市回来之后他就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她家,虽然惠晓早就偷偷告诉过她他回国前就在T市买了一套很好的房子做他们今后的家,可他本人大概是怕她有压力,自始至终绝口没和她提过要她搬出去。

她注视着这个穿着家居服还是帅得不行的男人,把脸埋进被子里一会儿,又探出脑袋,红着脸歪头笑:“看你表现啊!”

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男人会爱她宠她珍惜她至此呢?

所以,这辈子对她而言,只有他,只能是他。

惠骏岳的脸上也随即绽放出了大大的笑容:“好,绝不让公主失望。”
[/info_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