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时间的人

拥抱时间的人

售价
RM27.00
优惠价
RM27.00
售价
RM4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4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美] 莉萨·吉诺瓦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

ISBN:9787550034099


[product_description]

编辑推荐

◆媲美《追风筝的人》,和《无声告白》一起被誉为年度最佳选书。有人深爱你,会给你力量,而深爱着别人,会给你勇气。奥斯卡获奖影片《依然爱丽丝》原著作者全新温情力作。

 

◆治愈千万读者的现象级畅销书,席卷各大榜单,版权横扫欧美30多个国家。

 

◆一部关于亲情和人生的史诗巨作,献给我们每个人的勇气之书。有人深爱你,会给你力量,而深爱着别人,会给你勇气。

 

◆畅销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葡萄牙、丹麦、芬兰、挪威、瑞典、冰岛、波兰、加拿大、土耳其、以色列、巴西、澳大利亚、希腊等30国!

 

◆生命中那些无比艰难的时刻,都是时间为你搭建的人生风景。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关于亲情和人生的感人力作,讲述了普通的一家人在困境中努力活着的故事,展现了生命的顽强与乐观,是献给我们每个人的勇气之书。被旧金山纪事报称为又一部洞察人性的经典作品,一经出版便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并被《图书馆学刊》誉为年度最佳选书。

 

乔·奥布莱恩一直是位受人尊敬的警察,但年过不惑的他开始变得思维混乱,有时会无端发脾气,并且会不自觉地做一些奇怪的舞蹈动作。他以为这是工作压力所导致的,直到后来才发现,一切都变得不可控制,甚至连他的四个孩子都受到了不可避免的影响。面对未知的命运,奥布莱恩一家人该何去何从?他们能否承受这一切?他们又该如何度过接下来的时间?

 

如果说生命中的每一秒都是一场冒险,那奥布莱恩家各个都是乐于冒险的人,在面对艰难的过程中他们紧紧牵着彼此的手,因为爱,他们无所畏惧。

书摘 · 插画

莉萨·吉诺瓦是《纽约时报》现象级畅销书作家,哈佛大学神经系统学博士,她的处女作小说《STILL ALICE》(《依然爱丽丝》)一经推出便成为当年的出版奇迹。同名电影由朱丽安·摩尔出演,并一举拿下包括第87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在内的30多项大奖。她的作品被翻译成超过36种语言,畅销百万册。

 

新作《拥抱时间的人》被旧金山纪事报称为又一部洞察人性的经典作品,一经出版便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并被《图书馆学刊》誉为年度最佳选书。


[info_1]

这该死的女人总是乱动他的东西。他不能把靴子脱到起居室,也不能把太阳镜扔到咖啡桌上,否则她就会把它们放到“该放的地方”去。是谁说她在家最大的?如果他在餐桌正中央拉一泡大便,那就应该一直留在那儿,除非他自己清理掉。

 

天哪,我的枪到底在哪儿?

 

“罗茜!”乔在卧室里大喊。

 

他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早上7:05,如果他不快点儿出发的话就赶不上点名了,但是没有枪他哪儿也去不了。

 

好好想想。最近他总是一着急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何况现在的温度比炼狱还要热1000℃。六月初就热成这样,每天都是 36℃左右,直到晚上才稍微凉快点儿。真是可怕的天气,让人昏昏欲睡不说,房间里的空气潮湿得跟沼泽一样,昨天的闷热还没有散去,今天的又涌了进来。

 

窗户是开着的,但是没有半点儿用。他马甲下面的白色Hanes牌T恤黏到了背上,让他恼火不已。刚冲过澡,现在又得换一件了。

 

再想想。

 

他冲完澡开始穿衣服——裤子、T 恤、凯夫拉马甲、袜子、靴子、枪带。当时他把枪从保险柜里拿出来,松掉了扳机,然后呢?他扭头看自己的右臀部,没在那儿。他不用看也知道没在,因为感觉不到枪的重量。他的弹药袋、手铐、警笛、无线对讲机和警棍都在,但就是没有枪。

 

不在保险柜里,不在梳妆台上,不在梳妆台最上层的抽屉里,也不在乱糟糟的床上。他看过罗茜的书桌,除了放在象牙色桌布上的圣母玛利亚画像,里面什么都没有。圣母玛利亚当然也帮不了他。伟大的圣安东尼,这该死的枪到底在哪儿?

 

他很累。他昨晚在花园那边指挥交通,该死的贾老板的演唱会结束得太晚,把他累坏了。那又怎样呢?这么多年他一直很累,但他想不到自己会累到不小心把上了子弹的枪放错了地方。很多像乔一样带了多年枪的家伙对自己的武器满不在乎,但是他从来没有这样。他“噔噔噔”走过大厅,经过另外两间卧室,把头伸进唯一的一间洗手间里——没有。他把手放在臀部冲进厨房,右手的指尖习惯性地去寻找枪的把手。

 

他那四个头发蓬乱、睡眼惺忪、刚起床还没洗澡的半大孩子围坐在厨房的小桌子前吃早餐——几盘没有煎熟的培根、炒得很嫩的鸡蛋,还有烤焦的白面包。天天都是这些。乔的目光扫过厨房,在水槽边芥末黄的福米卡橱柜上发现了他的枪,他上了子弹的枪。

 

“早上好,爸爸。”最小的女儿凯蒂害羞地笑着说,但她隐隐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他没理会凯蒂,拿起自己的格洛克手枪,装进枪套里,然后开始对着罗茜发火。

 

“你怎么把我的枪放这儿了?”

 

“你说什么呢?”罗茜说,她穿着一件粉红色背心站在炉子前,没穿内衣,短裤下面还光着脚。

 

“你总是乱动我的东西!”乔说。

 

“我从来没动过你的枪!”罗茜反击说。

 

罗茜身材娇小,只有五英尺高,体重也只有一百磅。乔也没有很高大,穿着巡逻靴也不过比罗茜高九英寸,但是大家都认为他不止这么高,这可能是他胸膛宽大,手臂健壮,而且声音低沉沙哑的缘故。虽然有一些啤酒肚,但他已经三十六岁了,以他的年龄来说,这样的身材已经算保持得很不错的了,想想他这一辈子在巡逻车里待了多长时间吧。他平常爱开玩笑,很好相处,可以说是和蔼可亲。但即使是在微笑的时候,他的蓝眼睛里也会有光在闪烁,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那种老派硬汉,所以谁也不敢惹他,除了罗茜。

 

她说的是真的。她从来不碰他的枪。他配枪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不适应家里有枪,即使这把枪总是扳机锁死,被放在保险箱或梳妆台最上层的抽屉里,或是被挂在他的屁股后面。但是今天不一样。

 

“那这枪怎么在这儿?”乔指着水槽边问。

 

“你说话注意点儿!”罗茜说。

 

他看向四个孩子,他们都不吃饭了,正在看戏。他盯住帕特里克。上帝保佑,这孩子都十六岁了,怎么还是这么蠢。尽管他之前和这些孩子们说过不准动他的枪,但像帕特里克这种笨蛋就是会做这样的事。

 

“那是你们谁干的?”

 

孩子们眨着眼睛一言不发。查尔斯镇的缄默法则,是吧?

 

“谁把我的枪放到水槽边上的?”他大声问道。孩子们没办法再保持沉默了。

 

“不是我干的,爸爸。”梅根说。

 

“也不是我。”凯蒂说。

 

“不是我。”吉杰说。

 

“我没动。”帕特里克说。

 

他抓到的每个犯人都这么说。每个人都是圣人。孩子们都看着他,眨巴着眼睛等待着。帕特里克拿起一片橡胶一样的培根放进嘴里嚼着。

 

“吃点儿饭再走吧,乔。”罗茜说。

 

太晚了,他不能吃早饭了。太晚了是因为他在找这把该死的枪,有人拿走了它然后把它放到了厨房的柜子上。要迟到了,他感觉自己要失去控制了,而且很热,太热了。这间小屋子里的空气太浓稠了,让人没办法呼吸。炉子、六个身体和天气散发的热量就快要引爆他体内马上要沸腾的东西了。他可能赶不上点名了,比他还小五岁的队长里克·麦克多诺会跟他谈一谈,甚至还可能会把他的名字记上。一想到会这么丢脸,他就觉得无法再忍受了,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样。他抓住炉子上铸铁平底锅的把手,往旁边一甩,在离凯蒂脑袋不远的石膏板墙上砸了个大洞。平底锅咣啷啷响着落在油漆地板上,棕褐色的培根油从有着雏菊图案的墙纸上滴下来,像是从伤口渗出的血一样。

 

孩子们瞪大了眼睛,谁也不敢说话。罗茜一言不发,站在那里没动。乔冲出厨房,冲过狭窄的走廊,冲进浴室。他的心脏在狂跳,他的头很热,太热了。他往头发上泼了一些冷水,然后用毛巾擦干。现在他需要离开这里,马上离开。但是他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有点不对劲儿,这个想法让他无法挪动脚步。

 

是他的眼睛。肾上腺素让他的瞳孔变得又黑又大,就好像鲨鱼的眼睛一样。但不是因为这个,吸引他的是他的眼神——狂热、涣散,充满愤怒……像极了他过世的母亲。

 

他小时候就经常被这样狂乱的眼神吓到。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明明就要赶不上点名了,但他却无法动弹,只是盯着镜子里那和他妈妈一样可怜的眼神——那时她躺在州立医院精神科的病床上,奄奄一息,沉默憔悴,像个疯子一样瞪着他,等待死亡的到来。

 

他母亲眼睛里的魔鬼,死了二十五年了,现在又出现在了浴室的镜子中,死死地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