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住在你心上

RM52.00 RM65.00

作者:凝陇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2月

ISBN:9787550034372

库存量: 已售罄,确认库存请联系客服【轩轩】

订购量:

内容简介

舒秦进临床那一天,遇到了凶巴巴的“住院总医师”禹明。

禹明得知舒秦是他师妹,十分不屑:“带教?谁愿意教谁教,我可没这个空。”

无奈科主任发话,禹医生被迫手把手教了舒秦一个月,从一脸不爽,变成了一脸暗爽。

这回轮到舒秦不爽了:“当初是谁不肯带我的,现在这人怎么撵都撵不走了?”

 

【上册】

她向阳而生,乘风而行,是麻醉专业冉冉升起的新星。

她踏月而来,当逐天光,是他领略万物后仅存的心动。

他们的遇见是一场理所当然的奇迹,

她终以一腔赤诚,成为了他毕生的信仰。

“我也爱你,不管你怎么样,我都爱你。”

对她来说,他就像漫天星辉中那颗最闪耀的星,越过天际,在她眼中洒下星芒。

她要同他并肩,站在高高的山岗。

 

【下册】

有的人是璞玉,需经过仔细雕琢才能放光;有的人是鹘鹰,若是耐心培育,早晚一飞冲天;而他生来是剑,出鞘即能披荆斩棘。

他从容不迫,灿若星辰,是麻醉专业近年来Zui优秀的人才。

他磕磕绊绊、踽踽独行十二年,只为寻求一场救赎。

他终是等来了眼前的这个人,成为了他毕生的骄傲。

“我想告诉你,往后的人生,我想和你相扶到老,风风雨雨,我们谁也别半路撇下谁。”

她凝望着他的目光,是他见过的爱情最美的模样。

我想住在你心上

凝陇,某省三甲医院的小医生,麻醉专业。喜欢文字,向往自由,最大的心愿是每天睡到自然醒。

 

已出版作品:《红豆生南国》《鹿门歌》《冬至》

舒秦在书房里巩固听力,不知是耳机的作用还是他家里本就安静,效率比平时高了很多,一段临床教学查房的情景对话,只花了几分钟就温习完了。

 

这要是在疼痛病房和女生宿舍,光是这一段就要花一二十分钟,还因为练习过程中经常被打扰,提升的效果并不理想。

 

这回不一样,她模拟自己的病历来回听了好几个章节,心里感到特别踏实,点到下一个章节时,目光无意中掠过书桌上的闹钟,十一点多了,再不回去就晚了。她摘下耳机听了听,客厅依然很安静,她挪开椅子走过房间去开门,才发现禹明在客厅沙发上,估计刚才洗了个澡,他身上换了一件新的衬衣,头发也有点湿。

 

禹明本来在摆弄笔记本电脑,听到开门声抬头一看,她怎么出来了?

 

“是不是要喝水?”

 

舒秦摇摇头:“我得回去了。”她说话时打量禹明,这件衬衣没见他穿过,是很深的雾霾蓝,换了别人未必能穿出效果,但到他身上却格外好看。

 

禹明本来都要起身了,听了这话又不肯动了:“才十一点半啊。”

 

她笑:“总不好踩着点回去。”

 

“从这儿到你们女生宿舍只需要十分钟。”

 

舒秦朝他走过去:“可是我回去还得洗澡收拾一番,一弄就得弄到十二点多了,明天还要上班,不好吵盛一南睡觉。”

 

禹明看看走廊旁边的客卫,这里也有洗澡的地方。

 

舒秦循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一愣。

 

这才交往几天,要是在这儿洗澡还回什么宿舍?现阶段她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然而想到和他两天没见面了,算了,要不说几句话再走。

 

禹明马上另起题目:“上回不是说了心脏麻醉学习班的事吗?科里安排了几个会务小秘书,过来看看你自己的任务。”他关掉刚写了一半的“X市学术交流的工作汇报”,点开心脏麻醉学习班的文档。

 

舒秦到他身边坐下:“学习班不是下个月才举办吗?”他们名为秘书,其实主要负责打杂工作。

 

“上星期已经给各大教学医院发了邀请函,这两天就有教授把今年要讲的课件发过来了。”

 

舒秦搬过他的笔记本电脑放到自己的腿上,他已经整理了一部分会议日程,第一个就是Z大附属第一医院傅主任发过来的“肺动脉高压患者术中麻醉管理”。

 

在心脏麻醉这一方面,Z大跟济仁一院一向不分伯仲,听说济仁麻醉科只要举办学习班,往往第一个就给Z大发邀请函,而傅主任每次都会应邀前来参会。

 

她挪动鼠标看下面的课件,主讲人全是国内有名的麻醉专家,光主编教材的就有三位。

 

她转脸看禹明:“报名来听课的各医院医生是不是有很多?”毕竟阵容这么豪华。

 

禹明心不在焉道:“差不多吧,等你比完英语,我多给你加点任务行不行?”

 

客厅光线明亮,离得又近,舒秦才看出他的眼睛是内双。形状怎么那么好看,她的目光滞留片刻,忍不住往下瞟去,敞开的衬衣领口可以看到他的喉结,她扫了两眼重新抬眼看他,开口时声音略低:“为什么要给我加任务?”

 

他的视线在她脸上打转,不为什么,就是没话找话:“锻炼你。”

 

舒秦细细地打量他,他这两天他应该很累,嘴唇看上去有点干,洗澡时氤氲出的水汽都没让它润起来。

 

他突然说:“你晚上是不是又喝果汁了?”嘴唇那么红润饱满。

 

她说:“没喝。”要不要尝尝?

 

果然就听到他说:“我不信,我尝尝。”他凑过来吻住。

 

舒秦没骗他,她确实没有喝果汁,但尝起来还是很清甜。起先只是浅吻,接着便想深入,可是接吻这件事做起来远不如想的简单,虽然已经有了一次经验,实施起来却不那么顺畅,不是磕到牙齿,就是咬到舌头。

 

两人心里都很疑惑,到底哪个步骤不对?明明吻在一起了,怎么还是会“打架”?

 

舒秦干脆捧住他的脸,像吮果汁那样锲而不舍地进行尝试,禹明闭着眼睛笑,贴住她的唇低声说:“你放松点。”

 

她肩膀放松,尽量让自己不绷着,禹明也试着让自己放松,轻轻地舔吮,缓缓地深入,这回感觉对了,一股热流从两人唇舌交缠的地方流淌开来,胸膛里的小小火星瞬间迸发成了燃烧的火苗。

 

他的手臂情不自禁地用力,她承受不住他压过来的力量,两个人一不小心倒在沙发上,这个姿势更适合接吻,他手指轻轻插入她的长发中,他还想要更加深入地吻她,哗啦一声,不知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舒秦睁开眼,好像是他的笔记本电脑,一惊,那可是禹明的宝贝,她哪儿还顾得上接吻,推开他就去查看。

 

还真是笔记本。

 

禹明呼吸还是很重,身上满是热汗,他拉住了舒秦,自己把那电脑捡了起来。

 

舒秦呼了一口气,胡乱把头发绾到耳后,抱过笔记本到腿上检查:“没摔坏吧?”

 

还好,光看屏幕没出什么问题。

 

禹明拿回笔记本重新搁到茶几上,外面摔坏了里面还可以恢复:“别管它了。”平时视作宝贝的东西,此刻看着特别碍眼。

 

舒秦跟他的目光一碰,下意识地从沙发上弹起来,现在的禹明对她来说就是个“危险品”,再待下去她担心自己走不了了。

 

她背上书包,站在他跟前,软声说:“太晚了,送我回去吧。”

 

禹明抬头看着她,还能怎么样?她执意要走,而且都十二点了。

 

他散散汗起了身,顺便拿起茶几上的水拧开喝了一口,刚才洗的这个澡似乎没什么意义,转眼又是一身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