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在裂缝中寻找微光

在裂缝中寻找微光

售价
RM39.84
优惠价
RM39.84
售价
RM4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牛皮明明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ISBN:9787550036215

内容简介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经历过百转千回的磨难,却依然至情至性、不失风骨;他们个性或迂或狷或痴或狂,但个个都离不开“好玩”“有趣”“真性情”;他们用自己的坚守,照亮了一个时代的夜空。

 

本书以历史上文化大师的真实人生故事为主,讲述了包括民国大师李叔同、蔡元培、梁思成、林徽因以及现当代艺术巨匠黄永玉、叶嘉莹、王小波、金庸等人的人生故事。换一种好玩、有趣的方式,还原一段段波澜起伏的人生经历。看他们的故事,悟自己的人生。

 

他们像一束微光,指引着当下的我们,在迷途中找到出路,在逆境中砥砺前行,为我们提供了生命的思量与人生的参照。

 

 

经典语录

◆“世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用你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不泯然于众,只遵从内心真实的感受,欣然向前。

 

◆ 真正有趣的人,总能把凡世过得有滋有味,在玻璃鱼缸里游泳,也有长风破浪的气魄。

 

◆“人的一生有两次生日,一个是自己诞生的日子,一个是真正理解自己的日子。”但李叔同诞生了许多次,也重生了许多次。李叔同的一生,总是不断地重新认识自己。

 

◆ 人活着是活精气神,精气神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 你是什么样的人,便会吸引什么样的人。

 

你是什么样的人,便会有什么样的爱情。

书摘 · 插画

书摘 · 插画

牛皮明明

诗人,自由作者,百万粉丝公众号“牛皮明明”创始人。

文章以哲理、励志类的古今人物故事见长,文风老道、精炼,受到众多读者喜爱。

黄公望

“世上只有一种成功,就是用你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不泯然于众,只遵从内心真实的感受,欣然向前。

 

明末清初,有一幅画传到了著名的收藏家吴洪裕手上,他把这幅画看得比命还重要。去世前,跟家里人说了句:“这幅画我得带走,你们把它烧了吧。”

 

家人看着吴洪裕死前最后一口气都咽不下去,只好当着他的面开始烧这幅叫《富春山居图》的画,侄子吴静庵赶到,一把将画从火盆里夺出。

 

画烧成两截,前半截为《剩山图》,后半截为《无用师卷》。

 

画这幅画的人是一个元朝人,叫黄公望。

 

生活里,我们翻山越岭,登舟涉水,山一程、水一程,有时候走着走着,顿觉一生一事无成,便开始抱怨自己碌碌无为。

 

人生若觉无作为,我推荐你读读黄公望。

 

 

公元1269年,黄公望出生于江苏常熟。

 

他是那个时代最大的失败者,从小读遍四书五经,考科举,50岁后,才在浙西廉访司当了一名书吏。官还没做几天,他的上司张闾因贪污舞弊掠夺田产逼死了九条人命,朝廷抓了张闾,黄公望也被牵连入狱。

 

等黄公望出狱时,已经过了50岁。想想这一生,也快走到了尽头。

 

一天,黄公望正在屋里写字,做官的朋友来了,跟他说:“去我府上做书吏吧!”

 

黄公望把笔一放,说了句:“做官?不去了,不去了,你赶紧回吧,我也要出门了。”

 

官场朋友问:“你要去哪?”

 

黄公望答:“当道士!”

 

黄公望门也不锁,拂身而去,从此浪迹天涯。

 

从那一天起,黄公望便开始向人生莽原出发,与过去的生活彻底决裂。他不再讨好谁,也不再将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人、无聊的事上,他过上了一种极简的生活。

 

一个人真正的成熟,是从懂得认识自我开始的。

 

在古代,50岁已是人生暮年,也许等待黄公望的除了死亡,也只剩下死亡了。可死亡从来不是人生最可怕的事情,人生最可怕的事是人未老,心已死;心死了,时间也会跟着死了。

 

对于黄公望来说,他的人生盛宴才刚刚开始!

 

 

黄公望学画画,想到了就立马去学。他来到大画家王蒙那里,王蒙是大画家赵孟的外孙,弃官隐居于浙江余杭的黄鹤山。王蒙一看黄公望都年过半百了,就摆手说:“你都50了,还学什么呢?太晚了,回去吧!”

 

黄公望并不在意,闷头就学,在任何人看来,这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可是黄公望却偏偏在纸张上出发了。他每天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盯着对面的山看,一看就是几小时,眼都不眨。

 

几个月过后,黄公望画画大有长进。王蒙不解,跟在他身后去看。每次都看到黄公望坐在大石头上纹丝不动,像个雕塑。

 

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你每天都坐在大石头上,干什么呢?”

 

黄公望说:“我在看山看水啊,观察莺飞草长,江流潺潺,渔人晚归。”

 

王蒙说了句:“那你继续看吧!”

 

之后的多年里,黄公望走遍山川,游历大江,走哪看哪,极度专注,没有人知道他去过哪里,好像他的行踪是一个永恒的谜。

 

但是只要他安静下来,整个世界好像都是和他无关的。

 

 

元朝至正七年,这一年黄公望整整79岁。

 

那是一个秋天,落叶缤纷。黄公望和师弟无用从松江游历到浙江富阳。只见富春江面,碧水如练、渔歌唱晚,他跟无用说:“我不走了,我留下来画画。”

 

无用说:“你自己留下来,没有人照顾你怎么办?”

 

黄公望一个人坐下,气定神闲。不管无用师弟如何劝他,他都纹丝不动。无用师弟只好独自云游去了。

 

79岁的黄公望在富阳住下,每天都是一个人,到富春江边看山看水。一天中午,黄公望来到城东面的鹳山矶头,坐在富春江边的礁石上,拿出纸笔,对着江岸开始作画。突然背后有人一把将他推入江中。

 

推他的人是黄公望以前的上司张闾的外甥汪其达。当年黄公望在监狱里供出了张闾的罪行,汪其达怀恨在心,这恨心里一装便是30年。查到黄公望的行踪后,就偷偷下了毒手,要置黄公望于死地。

 

黄公望掉进江里,差点殒命,这时正好有一个樵夫路过,扔了担子跳入江中,把黄公望救了起来。

 

樵夫古道热肠,跟他说:“既然有人要害你,你这么大年龄了,又不能自保,我家住在江边的山上,你就住我家吧。”

 

黄公望步履蹒跚,跟着樵夫踏上了沿江而下的驿道,走了不到十里路,来到一个叫庙山坞的山沟里。登上一道山梁,眼前出现了一片凸起的平地,零星住着七八户人家。

 

此处三面环山,一面临江,酷似一只淘米的竹编筲箕。黄公望举目四望,此处山峦起伏,林木葱茏,江水如练。整个富春江尽收眼底,景致奇美!

 

 

黄公望就此住下,一住就是四年。这四年里,天一亮,黄公望就戴着竹笠、穿着芒鞋出门,沿江走数十里,风雨无阻。遇到好景就停下来画,心随念走,身随缘走,在他删繁就简的人生里,所到之处皆为风景。

 

人真正的成熟,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99%的事情,对于我们和别人而言,都是毫无意义的。

 

黄公望就是这样的人,他把全部的精力放在自己关心、倾注的1%的美好事物上。

 

周围的人看着黄公望都说:“这个老人,都快死的年纪了,每天还活得匆匆忙忙,何必呢?”

 

而对于黄公望来说,死亡是一件并不着急的事,他每天都很忙,忙着做自己该做的事。总是有画不完的画、写不完的字、走不完的路、看不完的景。

 

他是真忙。

 

除了画画,黄公望还常常接济村里人。有一次,他拿出一幅画,落款“大痴道人”,让樵夫带到城里去卖,并嘱咐:“没有十两银子不要出手。”

 

樵夫一听,这张皱巴巴的纸要卖十两银子,觉得这老人准是想钱想疯了。可是当他来到集市,铺开那张纸,立马有买家过来,掏出十两银子,买了就走。

 

樵夫很吃惊,自己就是砍一年的柴,也挣不到十两银子啊。

 

这以后,黄公望每两三个月就让樵夫去卖一幅画,卖画所得全部接济村民。这个村被黄公望的画生生供养成了小康之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