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杯:星巴克前总裁的团队再造课 - 文轩书苑

魔杯:星巴克前总裁的团队再造课

售价
RM27.60
优惠价
RM27.60
售价
RM46.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美]霍华德·毕哈

翻译:余维莹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6年12月

ISBN:9787550288560

编辑推荐

1:继《一分钟经理人》之后又一商业畅销书。

《魔杯》是一本快节奏的、《哈利波特》式的惊险商业寓言。它以一种引人入胜的方式向读者传授了深刻的领导力课程。

 

2:全球第二大零售商好市多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杰夫·布洛特曼作序推荐。

 

3:前星巴克总裁霍华德·毕哈暌违八年,继《星巴克:一切与咖啡无关》后又一商业传奇力作。

 

 

内容简介

《魔杯:星巴克前总裁的团队再造课》是继《一分钟经理人》之后又一商业寓言。本书主要讲述了事业有成的文斯·斯德法斯特在上司兼良师益友的诺拉的建议下,终于成为真理玻璃制品公司的董事长。真理公司是哈肯城很有威望的公司,却在斯德法斯特上任的第一天发生了公司破产裁处全员的情况,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斯德法斯特深入封闭的真理大楼内部,一路上遇到电梯员、博士、保安、洗窗工、居住在大楼内的小女孩等性格迥异的人物,其随身携带的水晶杯则总是在紧要关头出现指示。真理公司隐藏的秘密究竟是什么,最后结局如何?这是一则关于领导,关于伙伴,关于价值观的奇幻现代商业寓言。

书摘 · 插画

魔杯:星巴克前总裁的团队再造课

作者简介

霍华德·毕哈:星巴克前总裁,《星巴克:一切与咖啡无关》一书的作者,著名演讲家及咨询师。霍华德于1989年进入星巴克工作,当时正值公司进入美国西北部的开始,作为销售和运营副总裁,他成功地将分店从28家扩张至400家,并促使第一家东京星巴克的成立。此后,他不遗余力地推动星巴克品牌在亚洲和英联邦的传播,并于2007年成为星巴克北美地区的总裁。他和妻子琳恩现居于华盛顿,享受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

亲爱的斯德法斯特:

 

祝贺你成为真理玻璃制品公司的新任C EO。在这个职位上, 我知道你会迎接每一个挑战并获得超越。我把这个玻璃杯送给你,指导你的征途,并激发你的领导力。永远让杯子满着,这样你的人生将洋溢着欢乐。

 

你热情而温暖的

诺拉

 

01 准备上任

 

文斯·斯德法斯特从地下停车场走到街上时,太阳才刚从乌云后探出脑袋来。对于正赶去的目的地,他不想表现得太过兴奋,毕竟像他这样职位的人,如果表现得太过热情的话,有点儿不得体。但事实上,他的心脏简直快蹦出嗓子眼了。他在事业上一向是稳扎稳打,循序渐进,对此他从来也都是引以为豪的。他的妻子叫他“冰川”,意思是他前进虽慢,倒也稳健。她这么说是夸他。但现在,他就要迈开大步,突飞猛进了。

 

天刚蒙蒙亮,哈肯城中已是灯光闪烁,仿佛上天在斯德法斯特开始伟大事业的第一天赐予他的额外荣光。半个多世纪以来,哈肯城一直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城市之一,因为它富有文化底蕴,充满了创新精神,遍地是机遇,也不乏俊男靓女。在过去的十几年,哈肯城鼓舞了世界各地的其他城市,因为即使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大环境下,它也保持着持续的繁荣。斯德法斯特为自己的城市感到自豪,这座城市已然声誉日隆,他乐意扮演其中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角色。

 

整个哈肯城中最具特色的地标当属高耸入云的真理塔,它就矗立在斯德法斯特此刻所处地方的左边。那水晶般剔透的塔顶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如钻石般闪耀,从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看得到。真理塔举世闻名,与纽约的帝国大厦、伦敦的劳埃德大厦以及迪拜的哈利

 

法塔并驾齐驱、难分伯仲。但是在斯德法斯特看来,真理塔雄伟庄严、气势磅礴,可比它们美得多了。

 

这里有魔法,斯德法斯特心中想道,自己也大吃一惊。因为魔法对他来说向来是有点虚幻缥缈,不过是儿童故事的固有填料,又或是街头魔术师必备的骗人把戏罢了。魔法在他的生命中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更没有出现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如果说他的职业生涯中出现过“魔法”的话,这也是因为他的辛勤工作和无私奉献才降临的。斯德法斯特相信天道酬勤,只要你工作做得足够好,只要你对工作任务足够投入,好运就会降临。

 

好运确实降临到斯德法斯特身上了。今天是他任职真理玻璃制品公司C E O 的第一天。真理玻璃制品公司是哈肯城最好的老公司之一,哈肯城建城伊始就成立了,以后怕是还要影响哈肯城呢。真理玻璃制品公司早在一个世纪前就创办了,是一家手工艺品制造商,主营手工艺品。它们生产的玻璃制品无不精雕细琢、光辉夺目。然而,因为强大的市场压力和严峻的国际经济形势,艺术品行业早在几十年前就渐已式微、近乎凋零了。但是真理公司的账本底线却依然能保持坚挺——它已经转型成为全国最具影响力的瓶子制造商了。真理公司的产品现在被人们放在冰箱和餐具间,而不是像从前那样,被摆放在壁炉架上欣赏。面对这一现实,公司中有些人愁绪满怀,以示哀悼,他们甚至说,真理公司现在已经是另一家公司了。但是斯德法斯特理解公司的转型。艺术是奢侈品,而商业却是必需品。

 

过去5 年,斯德法斯特是诺布尔公司的运营副总裁。诺布尔公司是一家涉足各种消费品行业的控股公司。在诺布尔公司,他很快乐,报酬也颇为丰厚,但是上升通道却被以C E O 诺拉·诺斯达为首的高管团队挡住了。这个高管团队很早以前就形成了,任何人都难以撼动。

 

斯德法斯特知道,如果想要成为比“冰川”更高一级的人物,他就得辞职另谋高就。早在听说真理公司的上任C E O 骤然辞职的时候,他就有了这个想法了。诺拉把他叫到她的办公室时,他还在观望,考虑自己是否要角逐真理公司C E O 的职位。

 

“我猜卡森从真理公司离职的事你已经听说了吧。”

 

“听说了。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4 年走了3 个。”

 

诺拉缓缓地摇了摇头:“真是悲哀,想想吧,从前真理公司的领导层可是商学院教授们的研究对象。可是现在……”

 

她的声音逐渐弱了下来。她的这番评论,斯德法斯特有点拿不准自己是否该接口。以前他跟诺拉似乎经常在一个频道上,他总是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在他与诺拉的关系中,他深喜这一点。可是那天早晨,他有点读不懂她了。这只是言归正传前的一点闲聊?还是说诺拉提起真理公司的不稳定局面另有深意?但不可能是诺布尔公司打算收购真理公司吧,他心中想道。

 

诺拉突然提高声音道:“我觉得你应该去试试。”

 

斯德法斯特还是有点跟不上她的思路:“试试什么?”

 

“真理公司的空职。我可以帮你打个电话说一下。”

 

斯德法斯特被他们谈话中的急转弯震惊得无以复加。“你想让我离开诺布尔?”他问道,想知道她是否早就对自己的表现不满了。

 

诺拉笑了。“如果我能够永远留得住你的话,我会的。但是我们彼此都知道,你注定会有更大的作为。去做这份工作吧!你是现成的人选,他们会用你的。”

 

她的建议已经开始在他心里生根了。诺拉真是个天才的领导,斯德法斯特想,她懂得培养自己最好的员工,也懂得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机遇。有时候这些机遇就像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使他们除了离开外别无选择。如果有一天我坐到了她的位子上——或许就快了——我可得好好记住这点。

 

在接下来几周的面试期间,诺拉始终坚定不移地支持斯德法斯特,为他提供策略咨询,帮他了解真理公司的关键负责人,并在每次面试告一段落后,询问他的面试情况。当斯德法斯特终于拿到真理公司的正式录取通知后,他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一分钟后,他出现在他良师益友的办公室,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诺拉,与她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他也曾为了更好的机会辞职过,但是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热心,就好像得到这份工作的是诺拉而不是他。

 

那天是文斯·斯德法斯特待在诺布尔公司的最后一天,但是诺拉不得不提早从他的欢送派对离开,因为一家子公司出了点紧急状况。在庆贺的时刻,斯德法斯特觉得自己像泄了气的皮球。他感到非常失望,因为他们错过了私下告别的机会。虽然他知道,自己就算离开了公司也会跟诺拉保持密切的联系,但他还是希望能有机会在离开前见她最后一面。然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他发现了诺拉留下的一张字条,连同一个最漂亮的水晶咖啡杯,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那个杯子十分精致纤美,他简直碰都不敢碰。但是当他端起杯子的时候,立刻感受到杯子的结实耐用,做工手艺可是超一流。

 

他把杯子翻过来,发现杯子底部有真理公司的标记。在被迫转型制造瓶子之前,他的新公司有过一段创意无限、平静美好的时光,还有心思对艺术品精雕细琢,这个杯子显然是那时候生产的。杯子恐怕值不少钱,但对斯德法斯特来说,价钱倒在其次。这个教会了他那么多的女人,在他至关重要的人生转折点,花心思找到这珍贵之物,并把它当作礼物送给了他,在他的心中,这才是最珍贵无价的。她留下的字条鼓励他“让杯子满着”。

 

“可不是用咖啡,诺拉,”斯德法斯特想道,“要是我每天早晨用这个杯子喝咖啡的话,那也太奢侈了。”

 

去真理公司上班的第一天,他把杯子也带过去了。因为他想把杯子放在桌子上最显眼的地方,时刻提醒自己,这是他那位伟大的领导送给他的,提醒自己她教会他的每一课,以及她输灌给他的非凡信念。

 

靠近公司入口的时候,斯德法斯特的思绪转移到了真理塔上。它赫然耸立在哈肯城,是他事业巅峰的外在显像。诺拉是对的,他是现成的人选。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只需等待一个开始的机会罢了。

 

斯德法斯特右手紧握着杯子,走到街区的尽头,向左拐了过去。让他吃惊的是,相当多的一群人聚集在真理塔前面,低声抱怨着,明显有些情绪激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他在人群中慢慢地向前挤。有些人在试着打电话,但是似乎没有打通,其他人则争论不休。很多人只不过是对着真理塔干瞪眼。斯德法斯特上个月来过这儿几次,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可能是出什么事故了吧。

 

斯德法斯特走向离他最近的一位端着咖啡杯的年长女人,问道:“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那女人正要回答,一阵刺耳的广播打断了她:“紧急情况!警报!立即撤离大厦!”

 

人群更加激动了,抱怨声也陡然大了起来,但却立刻被另一段广播淹没了:

“所有员工必须撤离大厦!紧急情况!再说一遍!紧急情况!”

 

广播重复了两遍,每播一次,人群都明显更躁动些。

 

这就是我新工作的第一天,斯德法斯特心想。


四处观望之下,他发现了一名保安。那名保安看起来只比其他人稍微镇定些。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斯德法斯特问道,“什么紧急情况?”

 

那保安耸耸肩,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方才答道:“我也不知道。我们也是刚刚接到撤离大厦的通知。所以我来帮助清空大厦,然后我就会离开这里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我们的对讲机坏了,紧急热线也没人接听。”

 

斯德法斯特用手指扣住杯子的把手,掏出自己的手机,给首席运营官打了个电话询问消息。可是虽然他人就在市中心,电话却打不出去。

 

又开始播放紧急广播了。斯德法斯特向大厦走去,尽管其他每个人都挤破头朝着相反的方向涌去。有那么点工作说明的意思,他想。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斯德法斯特有一瞬间想起了他第一次来这里时看到的情景。当时他深深地为真理塔的彩色玻璃板着迷,上面还有旭日图像,那是真理公司的标志性形象。但是现在他无暇欣赏它们的美丽,因为他身后有着一群骚动的员工——他的员工。

 

紧急播报停了下来,四周终于安静了一些。斯德法斯特向人群走去。他将双臂举过头顶,大力挥动着,口中大叫着,想要引起人群的注意。几次努力之后,人群终于静了下来,可以听他讲话了。

 

“我是文斯· 斯德法斯特,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我是新来的CEO。”

 

“那你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人群后面有人喊道。经他这么一喊,人群又骚动起来了。他是个大个子,有六英尺多高,肩宽背阔的,大学时代打篮球的时候很占优势。有很多次,别人都告诉他,说他仪表堂堂、气势逼人。但是这一次,他的大块头似乎也是无济于事。他花了一分多钟才使人群镇静下来。

 

“恐怕我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但是我会马上进去查明真相的。”

 

“你不能进去!”他右边的一名女子大声喊道,“他们让我们紧急疏散!”

 

斯德法斯特点了点头。“我知道,不过总要有人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作为公司的新头儿,我保证我会尽我所能。”

 

大厦的每个入口处都有保安驻守着,斯德法斯特明白,想进大厦,就得跟保安们谈谈,获得他们的许可。

 

他向一名保安走去。那名保安见他来了,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就是新来的C E O ?”

 

“我就是。”

 

“你知道我不能让你进去的,对吧?”

 

斯德法斯特耐住性子,笑了笑:“你也知道我必须得进去,对吧?”

 

那保安缓缓点了点头,让出道来:“祝您好运!”

 

“希望不需要好运气我也可以搞定。”

 

说着,斯德法斯特把杯子换到左手,用右手推开了一扇厚重的大门。然后他又转过身面对着人群,撞上了人们期待的神情。那神情使他意志坚定,心中充满了力量。他甚至还没能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上一坐,但是他的员工已经开始倚靠他了。他踏上大理石大厅的地面,朝着电梯走去。就在这时,传来“砰砰”数声——千真万确,那是门螺栓掉落的声音。

 

斯德法斯特转过身去。在几扇门的另一边,还有一大群人。

 

但是大厅里却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