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人类的价值 - 文轩书苑
人类的价值 - 文轩书苑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人类的价值 - 文轩书苑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人类的价值 - 文轩书苑

人类的价值

售价
RM63.92
优惠价
RM63.92
售价
RM79.9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美] 罗伯特·博伊德 Robert Boyd

翻译:袁冬华

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

ISBN:9787553695587

编辑推荐

罗伯特博伊德是文化进化领域研究的先驱,他旁征博引,在书中穿插了许多的逸闻趣事,语言风格轻松幽默,是一本了解人类独特与合作的科普力作。

 

本书主要分为上中下三篇:演讲篇、评论篇和回应篇。可以透过文字,体会来自进化生物学家、经济学家、人类学家、哲学家之间的思想交锋,更深刻地理解人类是如何进化成为地球上的优势物种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财新传媒学术顾问汪丁丁、著名人类学家、进化生物学家约瑟夫亨里奇、英国爱丁堡皇家学会院士,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行为与进化生物学教授凯文·拉兰德、著名生物学家马克·佩格尔等联袂推荐!

 


内容简介

是什么让人类如此独特?是否像很多人所认为的那样,因为拥有更高级的智力,人类才得以与其他物种区分开来?人类进化与社会变革领域的知名教授罗伯特·博伊德对这一命题进行了重新梳理,并驳斥了这种存在于大众之中的普遍观点。

 

人类真的只是聪明的黑猩猩吗?为什么人类这个物种既合作又竞争?罗伯特·博伊德巧妙地结合了对不同社会的详细分析、清晰的实验研究以及对狩猎-采集生活的丰富描述,大胆带领我们踏上科学之旅,探索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

 

人类之所以能够适应各种不同的环境,并解决各种问题,主要依靠的不是个人智慧,而是“累积性的文化适应”, 以及更长时间维度下,不同文化之间的达尔文式的自然选择过程。这里的“文化”主要是指各种社会规范和道德价值。博伊德认为,不仅人类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人类文化也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文化使人类成了一种与众不同的生物。

 

本书为重新思考人类本性、社会秩序、人类进步等一系列基本问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些旁征博引的论述闪烁着迷人的学术光芒,并对当前人类所面临的 “设计与变革”等问题提出了深刻的建议。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美] 罗伯特·博伊德(Robert Boyd)

美国人类学家与进化生物学家,文化进化研究领域的先驱。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人类进化与社会变革学院教授。

 

圣塔菲研究所外聘教授,研究方向为人类发展与文化,旨在将博弈论和动力学方法引入文化进化问题。

饿死在丰裕之地

 

1860 年,墨尔本市的精英人士组织了一支前往澳大利亚内陆的探险 队。对于当时的澳洲白人来说,内陆还是一片未知之地。这些白人队员们 的动机各不相同。有些人希望能够在澳大利亚与爪哇岛之间找到一条架设 电报线的路线,从而将两地连接起来,并由此将全世界连接起来;而另一 些人则是想和阿德莱德市的精英们一争高下。后者在一年前组织过一场类 似的探险活动,但以失败告终。

 

探险队雇用了罗伯特·伯克(Robert Burke)当他们的领队,他是一名 勇敢的退伍军人。此外还有 18 名队员,其中包括威廉·威尔斯(William Wills),一位科学家兼制图员。8 月 20 日,探险队出发了,带着 26 匹骆驼、 23 匹马、够吃两年的食物,以及很多维多利亚时代的行李,譬如橡木炊 具。包括伯克和威尔斯在内的先头部队于 11 月 11 日到达了库珀河(Cooper Creek),这是一条位于墨尔本市以北 600 千米的季节性河流。探险队在那 里驻扎下来,等待后续队伍赶来会合。

 

到了 12 月中旬,后续部队依然未赶到,而伯克不愿再等下去了。他与 威尔斯、查理·格雷(Charlie Gray)以及约翰·金(John King)再次踏上征途, 希望能够到达卡奔塔利亚湾(Gulf of Carpentaria),并在 3 个月之内返回库珀 河。伯克让队伍的其他人在库珀河驻扎到次年的 3 月 15 日。不幸的是,他 们历尽千辛万苦,花了 4 个月才到达目的地。在归途中,格雷又遭遇了不测。 当伯克、威尔斯和金于次年 4 月中旬返回库珀河时,营地已经被废弃。一行 人精疲力竭,补给也所剩无几,很难再走上 600 千米返回墨尔本市。

 

就在此时,探险队遇到了一群扬德鲁万塔(Yandruwandha)人,因处 境糟糕而获得对方给予的 6 千克鱼。几周之后,他们又遇到了一群扬德鲁 万塔人,并受到了邀请,到了对方的居住地,并在那里获得了更多的鱼, 以及一种由澳洲大柄苹(nardoo)这一水生蕨类植物的种子 做成的糕点。 这三个白人非常喜欢这种糕点,甚至觉得,现在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先学 会把澳洲大柄苹的种子磨成粉。不过,他们当时并不知道这种粉是由哪种 植物的种子磨制而成的,而且此后很久,一直都没有再遇到扬德鲁万塔人。

 

经过两周令人绝望的寻找,威尔斯等人终于找到了澳洲大柄苹,并采 集了足够多的种子,磨成了粉。然而,尽管有足够的澳洲大柄苹吃,但他 们的身体还是变得越来越虚弱。到了 7 月初,伯克和威尔斯相继去世。最 后,一群扬德鲁万塔人救下了金,给他食物,照料了他几个月,直到 9 月 救援队伍赶到。

 

为什么伯克和威尔斯会饿死在一片丰裕之地?至少在扬德鲁万塔人看 来,那里可谓物产丰富。这个问题实际上与本文所要回答的,更为宏大的 关键问题一脉相承,也就是人类何以能成为如此独特的物种。500 万年前,我们的祖先也不过是一群再平常不过的猿类;而在今天,人类这种生物俨 然已经成为世上其他生物的“统帅”。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都有人类 的影子;人类在数量上超过了陆地上大部分的脊椎动物,所拥有的资源超 过了其他所有生物,社会关系也比其他所有生物都广泛。之所以会有这样 的变化,是因为人类学会了以文化的方式来适应环境,并不断积累着那些 对生存至关重要的信息。

 

在扬德鲁万塔人看来,澳大利亚内陆是丰裕之地,这是因为其文化积累了极为丰富的“如何在那里生活”的知识;而伯克和威尔斯之所以会饿死在那里,是因为他们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本文旨在说明人类在进化过程中逐渐拥有了以文化的方式来适应环境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不论好坏,终究让人类成了一种独特的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