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优惠~ 中国版30%折扣|台版15%折扣|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我有一只叫抑郁症的黑狗

【预购】我有一只叫抑郁症的黑狗

售价
RM34.86
优惠价
RM34.86
售价
RM4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3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马修·约翰斯通 Matthew Johnstone、安斯利·约翰斯通 Ainsley Johnstone

出版社: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再版)

ISBN:9787555107040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从没见过一本讲抑郁症的书像这本书这样温暖,也从没有一本书能让人这么快读懂抑郁症。

  

原来,治疗抑郁症并非一场坚硬的自我对峙,而是一趟暖心的自爱与被爱的旅程。

  

纵然黑狗强壮凶悍,却仍有可驯服的方法;

  

用科学的方法管理黑狗,拥抱真实的自己,吓人的大狗就会变成乖乖的小狗。

  

抑郁症并非脆弱、糟糕的代名词,世界上大约12%的人在一生中的某个时期都曾经历过相当严重、需要治疗的抑郁症;得了抑郁症并不是错,它只是身体生了一场病,一场可被治愈的病。

  

如果你或身边的人有以下症状,建议阅读本书:

  

◎持续的情绪低落,疲乏,精力减退

◎对什么都缺乏兴趣,没有愉快感

◎反应迟钝或过度敏感

◎自我评价低,时常自责或内疚

◎思考能力下降

◎食欲减退,体重有明显变化

◎睡眠障碍

◎反复出现自杀的念头,或有自伤行为

 

内容简介

它就那样出现了,不分场合,没有来由。

  

每当它出现,整个世界都变灰了,持续的低落、疲惫、哀伤、焦虑、自责,日子变得看不到前方,一切都慢了下来。对外界的兴趣消失了,哪儿都不想去,偶尔还会想到死亡。

  

你是否有过以上经历?是否知道也许自己正在经历抑郁?

  

《我有一只叫抑郁症的黑狗》是抑郁症患者及其陪伴者的独白,旨在为大众提供帮助和指导,让更多人了解抑郁症,帮助抑郁症患者的康复。本书动画版为世界卫生组织官方推荐宣传片。

作者简介 

马修·约翰斯通,插画家、设计师,曾先后在悉尼、旧金山及纽约从事广告工作15年,数次获得行业大奖。

 

自二十出头起,马修便身患抑郁症,看黑狗在生命中时来时往。面对被黑狗充斥的生活,他曾奋起反抗又无力地躺倒在地,努力自救却还是被黑狗制服而无法动弹。黑狗一度令他彻底屈服,几乎失去生存下去的勇气和决心。然而凭着一丝抗争的意志,他决定寻求专业的帮助和指导,正视黑狗,不再独自抵抗,并逐渐治愈。

  

在多年对抗抑郁症的过程中,马修学会了许多驯服黑狗的方法。他由此出发,与太太安斯利共同创作《我有一只叫抑郁症的黑狗》,启发和帮助了无数抑郁症患者及其家庭。

试读

序一

黑狗是可以驯服的

马修·约翰斯通

  

2005年,我完成《我有一只黑狗》时,曾斩钉截铁地宣称我不希望自己变成抑郁症的宣传代言人;毕竟这只是一部分的我,并非全部。因为要将个人最深层的一些隐私公之于众,我对未知前景有所顾虑,只能同出版商不断争吵以消解自己的恐惧。而我也担心,你越是抓住某事不放,就越可能被其定义。

  

创作《我有一只黑狗》让我在很多方面得以释放。这是疗愈的智慧,也是我做过的最棒的事情。它让我公开面对曾经的自己,以及我所经历的一切和从中学到的东西,并终于发现在生活中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它不断提醒着我,要言行一致,去管理好自己的生活,以确保把黑狗关进它的窝里。接纳并拥抱真实的自己是打开束缚,释放自我的最好方法之一。

  

创作《我有一只黑狗》的其中一个副产品是,在过去十年中,我在社区、乡镇和一些大公司曾多次谈论如何走过抑郁症;而这教会了我宝贵的一课,那就是帮助他人可以帮助我们自我疗愈。

  

无论我在哪一种文化语境中谈论,那个场景都反映出社会对抑郁症和精神疾病的态度。人们进入房间,会先有一丝轻微的、尴尬的沉默,然后低头向下凝视,看来就像是撑场凑数的观众。然而,谈话之后,他们的反应往往会明显逆转;那是一种释放,当情感的手刹终于被放开了,人们才能真正去谈话,而这通常是他们的第一次。

  

每一个人的生活经历都是不同的,但是当谈到抑郁症时,黑狗的歌词总是看起来大同小异。同样的道理,我们可能彼此不相同,但是最终我们想要的都是一样的东西:爱、与人的联系、理解与情感的协调。

  

我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对看护者,你有什么建议吗?”我通常都会说:“那你得问我妻子。”于是,他们会说:“哦……那她何时写一本她的书呢?”

  

事实是,我们曾讨论过这件事,但却没有什么实际行动——直到潘来找我们。我起初对这个计划很犹豫,因为我不想再讲述我的这个主题了;但是有一天晚上,安斯利和我坐下来,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涂满了好多页纸,于是,《与黑狗一同生活》由此诞生了。

  

之后,安斯利出去采访了许多人,他们的伴侣、兄弟姐妹、父母或孩子都曾被黑狗萦绕困扰。他们的故事证实了我们之前的许多想法,并且给了我们一些极妙的领悟。所有涉及的人,都出现了我之前所提到的那种谈话前后完全逆转的情况。他们大多表示真希望从前就能有这样的一场谈话。

  

我们大多数人都身处疯狂忙碌的生活当中,很少停下来,也极少真的谈话、真的倾听和真的反思。我们都有点儿像那种水栖昆虫,轻轻掠过水面,却很少真的浸润自身。并不是说我们需要不断去谈“深刻并有意义”的内容,但是如果我们能偶尔用心、动情、真诚地说说话,也会带来令人惊叹的满足感、治愈以及对生命的肯定。

  

尽管这本书是由我和安斯利共同完成的,但我想要把我的部分献给她以及所有其他陪在所爱之人身边、与黑狗共同生活的好人。陪在抑郁症患者身边绝非易事,但就如我和安斯利一次次向彼此证明的一样,黑狗是可以驯服的,苦尽也必将甘来。我们真心希望这本小书也能够帮助证明这个理论。

  

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