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浮光掠影(共2册)

浮光掠影(共2册)

售价
RM44.00
优惠价
RM44.00
售价
RM5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素光同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
ISBN:9787555266495

编辑推荐
1.尔虞我诈的豪门恩怨,尘封多年的蚀骨深爱,对他而言,她是镜花水月的浮光,午夜梦回的掠影。想或不想,由不得他。
2.陆明远送她的那条项链被她珍重地放进了旅行箱。她有很多比这更贵重的首饰,不曾有哪一件如此讨她欢心。
3.“你看,”陆明远道,“你不只有一条金鱼。”言外之意,连他也属于苏乔。这对他而言已是*直接的告白。
4.她并拢膝盖,像个无家可归的酒鬼,如果身边再有一条狗,她就能领着狗去超市门口讨钱,像这里的众多流浪汉一样。她不自觉地伸出手,揪住他的裤子——这样的交流方式让她更有安全感,可以防止他掉头就走。他不禁暗想,倘若他发现得迟,失去了她,他这一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5.一段浅尝辄止却回味无穷的绝美爱恋,千万读者口耳相传,诚挚推荐!更有精美内外双封、书签,以及千分之一的限量版签名,福利满满,不容错过。

 

内容简介
他是造诣颇深的艺术家,原本超脱世外,潇洒一生。却因为她卷入一场阴暗诡谲、谍影重重的遗产追逐战中,从此,激流、险滩、利刃、枪战,他时刻把她藏于身后,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她是套路很深的落魄千金,祖父骤然离世,她手握家族兴衰命脉,为了调查真相,她乔装成律师靠近他、调查他,却被他一眼识出。

“你怎么知道何时喜欢上了一个人?又确切因为什么而喜欢上?”
倘若感情能完全自控,哪有什么“痴痴缠缠惹人恋,酸酸楚楚无人怨”。

他并非喜欢楚楚可怜的女人,他仅仅是喜欢她。
她是什么模样,他就有什么偏好——或者霸道,或者柔弱。
他愿意走进那由她织就的梦中,做一个追光者,一路如影随形。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素光同:生于华北,暂居英国,喜爱阅读,热衷写作,相信文字里开满花朵。文风流畅自然,取材贴近生活,笔下的人物性格各异,他们有坚定也有迷茫,有退缩也有担当,恰如你我一样。
已出版作品《百岁之好,一言为定》《藏在回忆里的风景》。

作者公众号:素光同2014

试读
陆明远的家不算大,但也足够两个人生活。
客厅铺着柔软的地毯,墙上挂着几幅油画,其中一幅画下面,还有一座尚未完工的雕像。那雕像足有一人高,囊括五官和四肢的雏形,神态接近新古典主义,被冷色调的台灯一照,映出了大理石独有的光晕。
或许是因为不喜欢展示一个半成品,陆明远用绒布盖住了雕像。
诚然,他缺乏待客的热情。
苏乔主动询问:“陆先生,我能睡沙发吗?”
陆明远摇了一下头,敲响一间卧室的房门,安排道:“你住这个房间。”
头发湿了,外套上沾着雨水,他迫切地想洗澡。但是苏乔还在这里,她提点道:“你的父亲陆沉先生,他在宏升集团做董事长助理做了三十多年。今年一月份,董事长出车祸去世,股权也没有变更……董事长有三个儿子、五个孙子和孙女。”
陆明远对这一场豪门争夺战有所耳闻。今年二月,他收到父亲的邮件,父亲说要放下国内的事务,来欧洲散心。
他意识到这是父亲想从商业纠纷中抽身。
苏乔自认看准了时机。
她撒谎道:“我的老师叫陈贺,是你父亲的私人律师,为他工作了三十年,把他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陆明远坐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茶。茶香蒸腾时,他又想起了戳在这里的苏乔,便给苏乔也端了一杯:“下午出门前,我烧了一壶热水,没凉。”
苏乔接过杯子,心中有些惊讶——她没想到陆明远会给她倒水。
陆明远用茶杯焐手,言辞散漫道:“你老师的好朋友,和他保持了三十年的雇佣关系。”
“这么说也行,”苏乔退让一步,委婉道,“不管怎么样,他们有三十年的交情。”
陆明远不甚在意:“我和你也有一天的交情。”
苏乔接话:“或许将来,我也能和你做朋友。我是说,如果我有这个荣幸。”
她将姿态放得很低。
陆明远却没有明显的反应。他喝完半杯茶,拎着浴巾走进卫生间,在那一刻,反锁门的啪嗒声,似乎格外清晰。
花洒喷头被打开,蒸汽肆意蔓延,蒙了雾气的镜子照出他的身形,无论正面还是侧面,都经得起苛刻的考验。可惜这幅景象无人欣赏,就连待在卧室里的苏乔也没有半点旖旎心思。
她恰如一位本分的客人,坐在指派的房间里,低头查看自己的邮件。
窗外的风雨如水幕一般,接连不断,冲刷着单层玻璃。苏乔略感疲乏,给自己的秘书发消息:“一个礼拜之内,要是一无所获,我就回国。”
秘书二十四小时在线,很快附和道:“好的,我会跟进技术组。”
再怎么依赖技术组也无法改变她们的处境,这一句真理,苏乔和秘书都没有点破。但苏乔仍然在努力挣扎。她既可怜自己孤军奋战,又无法拉拢得力干将。不过她的优点在于,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她就会坚持到底。
等她忙完,已经是凌晨一点。
房门外还有脚步声,陆明远也没有睡觉。他四处走动,像个游荡的守夜人,后来他终于停了下来,却传出一阵响亮的剁刀声。
刀刃敲击在硬物上,发出咣当咣当的重响,富有节律,让人心惊。
一个深居简出、爱好匮乏的男青年,在凌晨时分挥刀,恶狠狠地砍着什么,还有回来的路上,他对待酒鬼的凶煞态度、一言不合就骂脏话的习惯,总算让苏乔明白了,陆明远这个人呢,表面上冷静,像座冰山,其实脾气不好,易燃易爆。
苏乔打开房门,直奔声源而去。
陆明远就在厨房,背对着她,右手拿着一把菜刀。
苏乔把防身的小型电棍塞进衣服口袋,热络又恳切地问他:“嘿,这么晚了,你在做什么呢?”
“做鸡。”陆明远回答。
“做鸡?”苏乔笑出了声音。
陆明远听出她的歧义,将菜刀立在木板上,拿起英国乐购超市常见的整只鸡的包装盒:“我准备了生姜、土豆、西红柿,我想炖鸡汤。”接着他挑衅了一句,“犯法吗,律师?”
苏律师笑意不减:“你想吃就吃啊。”
厨房灯光偏暗,苏乔忽然走近。或许是因为刚洗过澡,她身上沐浴液的香气掩盖了鸡肉的腥味,半干半湿的长发搭在后背,让人联想起湖中水妖。
她换了一条睡裙,裙摆刚好遮住膝盖,一双长腿雪白如玉。
陆明远瞥了一眼,心里想的却是——她带上了睡衣,果然早有准备。
他举刀继续剁鸡块,像是沉默寡言的樵夫,在深山中劈柴拾薪。很快处理完整只鸡,他又把所有材料扔进锅里,加水、放盐、按下开关,就甩手不管了。
苏乔在他身旁道:“等你炖好这锅汤,能不能分我一碗?”
她放缓了语气,漫不经心:“我只要一碗。”
陆明远用毛巾擦了擦手,答非所问:“你的房间还亮着灯,你几点睡觉?”
苏乔思忖片刻,实话实说:“凌晨两点。”
陆明远把毛巾挂在脖子上,道:“你来看火候,我先睡了。”
苏乔闻言一愣。
她心中有些好笑,觉得陆明远有点儿意思。
次日一早,天光大亮。
昨晚的雨一直没停,到了早晨,雨水牵扯出雾气,街头巷尾的房屋都沉浸在薄雾里。遥望远方,还能见到高耸入云的教堂尖顶,以及顶端伫立的十字架。
画眉鸟栖在枝头清啼,胡桃树下交织出一片绿荫。
林浩一手牵着他家的狗,从斑驳的树影中走过,隐约听到有人叫他。他回头,瞧见苏乔举着一把伞,正向他走来。
林浩原地站直,和她打招呼:“哟,早上好啊。”
他与苏乔间隔一米,态度也很客气。但是他家的狗一反常态,摇着尾巴向前扑去,爪子差一点就搭到了苏乔。
林浩手上使劲,把狗往后拽,轻拍它的脑袋,教育道:“怎么搞的,给我坐好。”
那只狗听话地趴下,尾巴还在使劲摇。
“我家里人也喜欢养狗,”苏乔忽然说,“尤其是大型犬。”
她家的花园有专门的犬舍,配备经验丰富的训犬师。当然了,这些细节她不会说出来。
林浩笑道:“我这条狗呢,胆子很小,不怎么搭理陌生人。今天它倒是转了性……”
苏乔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立刻自我介绍:“林先生你好,我是陆明远的私人律师。我在金河事务所工作,也和你邮件沟通过。你应该记得我吧?”
林浩握紧了狗绳,双手揣进衣兜,顺水推舟道:“记得记得,你们是帮陆明远的爸爸做事,对吧?”
尚不等苏乔回答,林浩又调侃道:“昨儿晚上,我见到你和陆明远回家,还挺惊讶的。他从不带姑娘回家,不知道为什么带了你。”
为什么呢?其实苏乔也不确定。她调侃道:“也许陆明远看出我是会死缠烂打的人。就算他不带我,我也会跟着他,守在他家门口。”
讲完这一句玩笑话,苏乔补充道:“合同非常重要,我必须和他当面谈。既然陆明远相信我,我也不能让他失望。”
林浩点头,随口问她:“今天早上,你没找他谈正事?”
苏乔叹了一口气:“他很早就起床了,然后就出门了。”
而且,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时候天还没亮,苏乔听到一阵关门声,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撩开窗帘的一角,发现陆明远已经走出了院子。窗外细雨蒙蒙,乌云笼罩了天空,陆明远却不打伞,只穿了一件防水外套,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帽子的边沿压得很低。
苏乔不理解他的举动,林浩倒是了然于心:“哎,陆明远其实懒得很,他平常都是中午起床。他要是早起,就说明他心情不好。”
他要是早起,就说明他心情不好。
苏乔记牢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