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海棠微雨共归途 3(网络原名《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预购】海棠微雨共归途 3(网络原名《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售价
RM42.24
优惠价
RM42.24
售价
RM52.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肉包不吃肉

出版社:广东旅游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4月

ISBN:9787557018955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书籍赠品将根据出版商随机发送,无法保证一定会有赠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海棠微雨共归途3 网络原名《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第三册全新上市!年度虐心仙侠红文,墨燃X楚晚宁,高人气作者肉包不吃肉代表作!随书附赠墨燃私房菜谱,燃晚海报,人物立绘折卡,Q版贴纸,燃晚珠光明信片,随机掉落人物寄语卡。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网络原名《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晋江年度虐心仙侠红文,霸王票全站排行第3,长期雄踞金榜前列,高人气作者肉包不吃肉成名之作。
★特邀画师稻田雪兔倾情绘制封面插图。外封采用双面印刷,正面绘制燃晚同框,背面绘制死生之巅全员。
★内页包含8P精美彩插,特邀画师葵呆呆绘制插图,还原墨燃为祝贺楚晚宁出关准备的烟花、玉凉村墨燃和楚晚宁比赛割稻子的甜蜜场景,彩插用纸90g画萱,色感极佳。文中更有特别定制的二哈和白猫超可爱头像,萌化你的心。
★随书附赠墨燃私房菜谱小册子,内文为墨燃亲笔撰写,搭配精美菜肴插图;2张珠光明信片,内容为鬼界嫁衣楚晚宁,为寻师尊入鬼界的墨燃;1张Q版二哈白猫贴纸;3张人物折页卡,这次有叶忘昔、南宫驷、梅寒雪和梅含雪;1张燃晚同框海报;12张作者亲写的人物寄语卡,每本书随机掉落3张。
★以后打伞这种小事,还是交给我吧。
我想给师尊撑一辈子伞。

 

内容简介

墨燃觉得自己拜楚晚宁为师就是个错误。
他的师尊实在太像猫,而他则像一只摇头摆尾的傻狗。
狗和猫是有生殖隔离的,傻狗原本并不想向那只猫伸出他毛茸茸的爪子。
他原本觉得啊,狗就应该和狗在一起,比如他的师兄,漂亮温驯,像一只可爱的狐狸犬,他们俩在一起一定很般配。
可是死过去又活过来,活了两辈子,他后叼回窝里的,都是那个初他根本瞧不上眼的,雪白的猫咪师尊。

作者简介

肉包不吃肉,死生之巅贪狼长老门下弟子,巫山殿起居注史官。踏仙君自尽后,肉包不吃肉因无法忍受华碧楠的阴暗统治,带着王夫人的橘猫菜包偷偷跑路,后四处采风旅居,打听修真界的秘闻逸事,书写成册,街边摆摊,养家糊口。

著有:
《不知所云榜》(连续十年稳居修真界热销书籍榜首)
《红莲水榭十日谈》(因被死生之巅薛掌门,踏仙帝君墨微雨联合封禁,现已下架,无法购买。)
《一个失败的人民教师》(因被玉衡长老楚晚宁投诉,现已下架,无法购买。)
《桥梁建筑学家华碧楠》(2019年魔界“拉踩伏羲文学大赛”一等奖作品)
《我当同妻的那些年:宋秋桐专访录》(2019年受欢迎社会读物,女人看了沉默,男人看了流泪。)
《20年不落的修真福布斯富豪——姜曦传》(原名:《关爱空巢美人——姜曦传》,后由于不明原因,作品改名。)
《伟大掌门薛子明》(原名:《这直男该死的甜美》,后由于不明原因,作品改名。)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已销往异世界。)
更多作品,敬请期待。

目录

第一章 阔别蒿里逢
第二章 逢旧竟离间
第三章 间年吾心蜕
第四章 蜕尽为宗师
第五章 师与吾再伴
第六章 伴那好年华
第七章 年年君若月
第八章 月澈向君心
第九章 心知昨日事
第十章 事事俱如烟

试读

第一章 阔别蒿里逢

一 师尊何处寻起

“因为走火入魔来的?”守卫慢慢重复一遍他的话,而后哼了一声,“修道的?”

“嗯。”

“修道的年纪轻轻就来这儿了,你可真冤枉。”

守卫皮笑肉不笑,人界里许多人没慧根,结不了善缘,嘲讽道士时,总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思。

“我瞧你啊,魂魄不太对,不纯澈。”

怀罪大师在墨燃身上打了咒符,让他掩去修行气息,并能与魂灵接触,所以守卫看不破他,但守卫多少有些不舒服,于是施施然又坐下,跷起二郎腿,从屉里摸出把通体乌黑的尺子。

“丈罪尺。”他扬扬得意地说道,虽不知他有什么好得意的,尺子又不是他的,但官儿越小,越爱摆谱。守卫把尺子啪地往桌上一放,掀起眼皮盯着墨燃:“手伸来,让本官测测你的功德如何。”

墨燃:“……”

他的功德?守卫测出来后会不会直接把他扭送到阎罗大神那边捏成碎渣?

但众目睽睽,他也无处可逃,只得叹了口气,一手抱着引魂灯,一手伸了过去。

守卫将尺子往他的脉上一贴,几乎是刚一碰到,丈罪尺就尖声啸叫起来,黑色尺身冒出汩汩鲜血,伴随着千万人的哀哭。

“我死不瞑目……”

“墨微雨,你万世不得超生!!”

“阿爹!娘亲!狗东西,你为什么!!为什么!!!”

“不要……求求你,不要——”

墨燃猛地将手抽了回来,刹那间脸色惨白如纸。

守卫虎狼一般盯着墨燃,过了一会儿,又低头去看尺子。

尺子上的红光消失了,鲜血也仿佛是方才的幻觉,不知流去了哪里,桌面上干干净净的,唯有尺身渐渐浮出一行字。

罪无可赦,押解至第……第几层?因为墨燃还没等丈罪尺测完就收手了,上头没写完。

守卫猛地抓住他的胳膊,又凶又狠,极其毒辣地死盯着他,就好像无聊了许久的猎户,终于逮到一只稀世珍禽。守卫鼻翼翕动,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肠子流了大半出来,但这回连塞都懒得塞回去了。

“别动,你给我再测。”

他急不可待地、贪婪地,露出近乎在向上级邀功的嘴脸。

他的指甲深深陷入墨燃手腕的皮肉里,强行把墨燃拽过去,如痴如狂地把丈罪尺又狠狠抵住对方皮肉。

要是让他抓住个能下十八层的魂灵,那可就是一件极大的功劳,他就可以升官调任,再也不用每日在这城门口撰记每一缕孤魂的往来了。

“测!好好测!”

丈罪尺又亮了,依旧是鲜血直流,哭喊漫天,冲天怨戾之气几乎要把尺子撑破。

“好恨……”

“墨微雨,我好恨你……”

墨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垂下眼帘,嘴唇紧抿着,眸中不知是怎样的情绪。

“你没有良心!”

“狗东西!!”

“啊啊啊——”

哀哭着,嘶号着,诅咒着,怨恨着,忽然在那么多声音里,墨燃听到一声微弱的叹息。

“对不起啊,墨燃,是师父的错……”

墨燃猛地睁开眸子,眼中一片哀痛。

他又听到了前世楚晚宁弥留之际的声音,那么轻柔,那么悲伤,却像一把尖刀狠狠地钻入他的头骨,几乎要把他的魂灵劈开。

那些声音渐渐轻弱,丈罪尺复归平静。

上面一行小字重新出现:罪无可赦,押解至第……

这次墨燃没有提前把手拿开,可这行字依然没有写完!

守卫一愣,拍拍黑尺:“坏了?”

岂料一拍之下,黑尺微微颤动,过一会儿,那行字竟自行消散了,尺面上飘起一缕薄薄仙气,无限灿烂的光辉熠熠闪出。

这回尺子里没有哭声传来,而是百鸟朝凤,纤音入云,仿佛九重天上的雅乐声降临,众魑魅俱是陶然若醉,就连守卫也不禁跟着出神。

等仙音止歇,守卫才蓦地回神,再一看,丈罪尺上已落下了六个大字——寻常魂灵,可行。

守卫失声道:“这不可能!”

刚刚不还是“罪无可赦”吗,怎么就又“寻常魂灵”了?

他不甘心,又拿尺子丈量了许多次,但每次都是同样的结果:先是惨叫,再是佳音,到后无一例外,都写着“寻常魂灵,可行”。

守卫失望至极,没有理由阻拦一个寻常魂灵进入城中。

他又开始恶狠狠地塞自己的肠子了,边塞边说:“我看你还真是因为走火入魔来的。”

墨燃也颇为意外,并不知道是为什么。他想了想,猜测是怀罪大师的符咒迷惑了尺子,便稍稍松了口气。

“滚吧,照身帖拿着,耽误你爷爷半天,还不快滚!”

墨燃求之不得,正抱着引魂灯欲走,忽地守卫眼光一亮,高声喝住了他——

“站住!”

墨燃心跳得很快,脸上却还镇定着,似是无奈道:“又怎么了?”

守卫抬了抬下巴:“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

“哦,这个啊……”墨燃摩挲着引魂灯,心中念头闪得飞快,转而笑道,“是我的法器。”

“法器?”

“对,法器。”

“嘿,有些意思。”守卫指了指桌子,眼中精光闪动,“把你的法器搁这儿,再测一遍。恐怕是你这法器,把丈罪尺迷惑了。”

墨燃心中早已把他骂了百遍,却无计可施,只得将引魂灯放下,再次忐忑不安地伸出手。

守卫似是胸有成竹,迫不及待地就又把尺子摁了上去,结果却还是一样,依旧是六个字,清清楚楚:“寻常魂灵,可行”。

别说守卫了,就连墨燃都是浑不知所以然,但这样测过,对方总算是彻底死了心,摆手放他进去了。

墨燃不敢久留,抱起引魂灯,穿过长长的甬道,直到尽头,光线变幻,鬼界浩浩荡荡地展开在他眼前。

这是层,乍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天空是猩红色的,像烧沸了的霞光,奇藤异木拔地而起,近处屋瓦嶙峋,远边宫舍林立,入口立一块通天巨石,上书“尔曹皮归尘,魂归南柯乡”,旁边巍峨矗立着红漆牌楼,金水描灌出“南柯乡”三个大字,每个字都有成年男性那么高。

原来这层,就叫南柯乡了。人们来了之后,全都暂居于此,十年八年,等候着唤到自己,再去第二层审判发落。

墨燃抱着引魂灯,边瞧边走。

过眼处,布局与人界竟无太多不同,街道、住户、瓦肆,一共十八街,九横九纵。居民四下穿行,笑语“桀桀”,哭声哀哀,端的是百鬼夜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