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时间观
时间观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时间观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时间观

【预购】时间观

售价
RM71.92
优惠价
RM71.92
售价
RM89.9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 西蒙·加菲尔德

译者:黄开

出版社: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

ISBN:9787557673888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时间的历史就是人类发展的历史!一部爱因斯坦和霍金没告诉你的时间演化史,让你从时间的角度思考人类发展的轨迹,重新认识世界!

 

本书虽然讲述的是时间,但它既不完全是科学的,也不完全是哲学的,而是从文化的角度来探索时间和计时的演化,让我们借此一窥人类社会是如何飞速发展,以及是如何陷入时间这个的陷阱的。

 

用一个个精彩有趣影响深远的故事,带你探究工业革命后250年间人类与时间的关系的演化!

 

法国人因为把一天分成10小时而搞砸了历法、最佳演讲时长VS.史上最长演讲、让手表价值数百万英镑的工艺、加速战争结束的照片……用一个个故事带你深入探究和反思时间对人类社会和生活的影响与改变。

 

本书被当选为《周日泰晤士报》年度文化类选书,《观察家》年度科学书籍,而且受到丹尼尔·平克、《时代周刊》、《泰晤士报》、《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等鼎力推荐。

 

内容简介

过去,各个国家和地区采用各自的时间标准,现在为什么有了世界标准时间?

 

随着计时科技和工具的发展,电影、音乐、艺术和工业等领域发生了什么变化?

 

时间从被动的工具到成为衡量价值的重要标准,我们能否摆脱时间的束缚?

 

如今,我们总是因为时间不够而焦虑不安,那么计时对现代人而言究竟是否是一件好事?

 

……

 

通过对历法、钟表行业、工业、电影、音乐等领域的论述,《时间观》讲述了爱因斯坦和霍金没告诉你的时间演化史,讲述了工业革命后的250年间,时间的演化和发展以及它如何改变人类的工作与生活。

 

本书也带我们深入探究和反思工业革命后的250年间人类与时间的关系的变化。工业革命之前,时间是被动的,工业革命后,时间变成主动的,逐渐成为我们生活的主角,甚至成为衡量价值的*标准。今天,时间管理成为衡量成功的重要标准,准时成为对人默认的要求,效率成为工业竞争的主要战场,而在工业革命之前,这一切都是无法想象的。西蒙·加菲尔德通过本书告诉我们,随着社会和科技的发展,我们都逐渐陷入了时间的束缚和桎梏,而我们应该走出桎梏,重新成为时间的主人。

作者简介

[英]西蒙·加菲尔德(Simon Garfield)

英国知名记者和畅销书作家,已出版《书信的历史:鹅毛笔的奇幻旅行》《地图之上:追溯世界的原貌》等17部作品,并曾因关于艾滋病的著作《纯真的终结》(TheEnd of Innocence)荣获毛姆奖。

 

他是《观察家报》《独立报》《星期日独立报》等多家报刊的职业供稿人,也曾为BBC写过纪录片脚本。

 

《时代周刊》这样评价他:“加菲尔德具有一种特殊的天赋,那就是能够被神秘的热情和可爱的读者激励,充满喜悦地进行创作。”

试读

历法,为生活提供稳定的管理方案

 

鲁思·尤安(Ruth Ewan)有一个既宽敞又明亮的房间,可以俯瞰伦敦的芬奇利路。马勃、核桃、鲑鱼、小龙虾、红花、水獭、金篮花、松露、糖枫、压酒机、犁、橙子、起绒草、矢车菊、鲤鱼……2015年1 月底,她在这个大房间里摆放了360 件物品中的最后一件,试图逆转时间。1980 年,尤安出生在苏格兰的阿伯丁,后来,她成了一位艺术家,对时间以及时间的极端野心无比狂热。她将这项逆转时间的新计划称为“回归田野”(Back to the Fields),充满勇往直前的勇气,并弥漫着令人惴惴不安的气氛。所以,难免会有人怀疑这是某种类似于祭天的疯癫行径。

 

这确实很像巫术。这360 件物品基本都要放在镶花的地板上。因为有些生鲜在室内条件下很容易腐坏,所以尤安的摆放偶尔会有不连续的地方。例如,葡萄很快就会腐烂,因此她或者她在卡姆登艺术中心(Camden ArtsCentre)的助理就得到附近的超市买新鲜的来替换。这些物品使她的计划看起来像一场大型的丰年祭,而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这项计划没有任何宗教目的。

 

这些物品可不是顺手拿来并随意摆放的。以冬大麦为例,尤安刻意用鲑鱼和夜来香将它与六棱大麦隔开,洋菇和大葱之间则隔了60 件物品。这360 件物品被分为30 组,代表一个月的天数;每个月再分为3 个星期,每个星期10天。不过,一年的天数仍维持365 或366 天。这种新算法造成的5 ~ 6 天的缺口以节日补足,包括美德、天赋、劳动、定罪、幽默,闰年则还包括革命。这一整个概念本身就是一场大革命——它绝不仅是一种别出心裁和发人深省的艺术,而是以鲜明的方式呈现了这样一种观念:当现代性在大自然的领域里自由奔放地发展,时间可以重新开始。

 

鲁思·尤安正在重建法国共和历(French Republican calendar),这是在政治上和学术上拒绝旧制度,认为传统的格里高利历(Gregorian calendar),即公历,应该和法国的巴士底监狱一样被彻底攻破。

 

令人惊讶的是,法国共和历曾风行过一段期间,毕竟,连断头台都依然能在秋阳之下闪闪发光,所以这款历法会流行或许也就不太令人惊讶了吧。虽然法国共和历的问世可以追溯到1792 年9 月22 日(葡月悬钩子日),也就是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建国之日,但它正式启用却是在1793 年10 月24 日(雾月梨日)。这款激进的历法使用了12 年多,直到1806 年1 月1 日,拿破仑·波拿巴废止了它。

 

将一天分为10 小时会发生什么

 

鲁思·尤安的这个房间位于伦敦西北部,外面有她的第二项重建的杰作——一个高挂在墙上的只有10 个小时的钟。它的依据是法国大革命时期另一项想要重新规划时间的实验,当时,法国曾以10 进制的钟表来彻底重新分配一天的时间,但以失败告终。

 

12 年前,尤安曾尝试以她不正确的时钟混淆整个城镇的时间。2011 年的福克斯顿三年展(FolkestoneTriennial)是一届完全仰赖时间规律而进行的展览,并且特别展示了10 座她的10 小时钟——它们被很有心机地分散在整个城镇,比如一座放在英国知名百货公司Debenhams,一座放在市政厅,一座放在古文物研究书店,还有一座装在当地的出租车上。

 

这具10 小时钟有几分钟看起来是正常的,至少可以说跟12 小时钟一样正常。10 小时钟将1 天的时间缩减为10 个小时,每小时分为100 分钟,每分钟再细分为100 秒。因此,每1 革命小时就是12 小时钟状态下的2 小时24 分,1 革命分是1 分26.4 秒。在10 小时钟上,代表午夜的10 点在正上方,代表正午的5 点在正下方。看到10 小时钟时,习惯了12 小时钟的人通常会需要一会儿来推测时间。法国人,至少是18 世纪90 年代那些认为精确的时间非常重要且负担得起新计时工具的法国人,不得不吃力地配合这套国家推行的新时钟。直到17 个月后,他们才得以摆脱,就像摆脱一个噩梦一样。虽然偶尔会有死心眼儿的人再次采用它,如同有些人想要把大洋洲放在地球仪的上半部分一样,但它依然被认为是一个时代的错误。

 

尤安告诉我,她制造这些时钟是想知道它们究竟会是什么样子;之前,她只在瑞士的一个博物馆见过一座还能运转的,在法国也见过几座。不过,她去接洽钟表公司谈她的构想时,“只引来了一阵嘲笑”。接连失败了六七次后,她才找到一家名为坎布里亚钟表公司(Cumbria Clock Company)的公司愿意做这件事。该公司的网站宣称他们有非常棒的“公共时钟制造术”,即使是到最小的教堂为钟表的齿轮上油,他们的员工也会兴致盎然,将其当成大问题来解决,就像是处理索尔兹伯里大教堂和大本钟的任务一样。不过,他们没有制作过10 小时钟这样的机械装置,更别说一次做10 个了。

 

尤安在福克斯顿的这个干扰性展览上有一个耀眼的标题:“我们可以成为任何我们想成为的人。”这个标题来自电影《龙蛇小霸王》(Bugsy Malone)的插曲。尤安特别喜欢第二句歌词:“改变永不嫌晚。”时钟是一种“古老的玩意儿,却也谈论着未来”,尤安说,并且确切指出时间的本质:“我在影射一个事实——我们拒绝过这个时钟一次,但是它还会卷土重来。”

 

这些时钟被安装在公共场所之后,人们觉得它难懂极了。

 

许多人看它一眼,说道:“好吧,我知了。”实际上,他们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看懂:他们把它当作20 小时钟,而非真的当作10 小时钟。但事实上,在一天中,时针只会转一圈,而不是两圈。

 

在我们聊天时,鲁思·尤安对时间的痴迷完全没有一丁点儿减弱的迹象。那时,她刚开始在剑桥大学担任驻校艺术家,在那里跟植物学家一起工作,分析卡尔·林奈(Carl Linnaeus)在1751 年发现的伟大的花钟。林奈是一位瑞典植物学家,曾经提出了一种错综复杂的植物陈列方式。植物排列成圆形的钟面状,每天植物都会在大自然安排的时间下开放和闭合,供人精确或至少大致地计时。不过,植物会受到日照、温度、降雨和湿度的影响,而林奈在瑞典的乌普萨拉市(北纬60º)列出来的对应植物也并不都是同一季节的。19 世纪,人们曾进行过多次尝试,想要将这种时钟付诸实践,最后却证明了它终归只是一个理论。然而,时间被重新想象并再次创造了,其细腻的命名方式呈现出了一种优雅流畅的氛围,就像40 年后在法国所见到的一样:草地婆罗门参上午3 点开放,蒲公英上午4 点前开放,野生菊苣上午4 ~ 5 点开放,猫耳菊上午6 点开放,苦苣上午7 点前开放,金盏菊下午3 点开放。

 

身为艺术家却重新发明时间,会面临现代版画家和陶艺家不会遭遇到的两难困境。尤安的“回归田野”历法展最棘手的地方在于,如何取得那些在过去200 年里早已过时的鲜为人知的植物和物品。“一开始我想,什么东西都可以在网上找到,但现在我知道了,并不是这样的。”加入这次展览的最后一件物品是一个簸箕。

 

不久以前还到处都能看到它,如今却只能在一位牛津大学教授那里找到,它是那位教授的私人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