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重启:大灾变后如何快速再造人类文明

世界重启:大灾变后如何快速再造人类文明

售价
RM54.40
优惠价
RM54.40
售价
RM6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 刘易斯·达特内尔 Lewis Dartnell

翻译:秦鹏

出版社: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ISBN:9787557682446

编辑推荐

1. 一本正经的技术史科普作品,写给假设中的世界末日幸存者。作者路易斯•达特内尔不仅探讨了如何让人们在灾难后的几周里活下去,更是介绍了末日之后,恢复人类文明所需的那些非常基础、却极其重要的知识精华:从如何重新发展农业、喂饱肚子,到怎样提炼矿物、制造药品和生产工具,再到铺设电网、发展交通等。

 

2. 一场极富科学想象力的思维实验,也是重新梳理人类文明发展的知识指南。在科学高速发展的今天,当我们遇到全球性的自然灾害、瘟疫,或者沉浸于文明的便利时,或许更应该思考一下,假如文明瞬间崩溃,我们该何去何从?特别是在新冠病毒肆虐的今天,这本书也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

 

3. 名人推荐 大奖加持 媒体好评。14种文字全球出版,入选《自然》《纽约时报》《泰晤士报》年度书单,贝爷、罗辑思维、梁欢等推荐……

 

 

内容简介

假如我们熟知的世界已经消亡,关键问题是:下面该怎么办?

 

这是一场极富科学想象力的思维实验,写给假设中的世界末日幸存者,作者达特内尔不仅探讨了让我们如何在大灾难后的几周里活下去,更介绍了恢复人类文明所需的非常基础,却极其重要的知识精华:从如何重新发展农业、喂饱肚子,到怎样提炼矿物、制造药品和生产工具,再到铺设电网、发展交通等。在科学昌明的今天,当遇到全球性的灾害、瘟疫,或沉浸于文明的便利时,我们也许更应思考一下,假如文明瞬间崩溃,我们该何去何从。

书摘 · 插画

书摘 · 插画

刘易斯·达特内尔(Lewis Dartnell)

莱斯特大学和英国航天局(UKSA)研究员,也是屡获殊荣的科普作家。他1980年生于英国伦敦,毕业于牛津大学生物学系,后在伦敦大学学院获得天体生物学博士学位,主要从事天体生物学和火星微生物生命的研究。在科研工作以外,他出版过多部科普作品,包括《宇宙中的生命》《我的太阳系旅游指南》《原点:地球如何塑造我们》等。此外,他经常为《卫报》《泰晤士报》《新科学家》等媒体撰写科普文章,也主持过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多档科普节目。

任何一部灾难电影中似乎都必不可少的一幕场景是,在一个全景镜头中,宽阔的公路上密密麻麻地堵满了试图逃离城市的车辆。随着绝望情绪的不断增长,极端的公路暴怒事件每每爆发,直到驾驶者和其他已经把路肩和车道弄得乱七八糟的人一起放弃车辆,加入了用双脚继续前进的巨大人群。即便没有直接的危险,任何破坏了分配网络或者电网的事件都会令城市无法满足自己对资源的贪婪需求,迫使其居民在饥饿中逃离 :大量的都市难民涌入周围的农村搜寻食物。

 

撕毁社会契约

我并不想陷入争辩人类是不是本性邪恶,以及是否一定要有一个管理当局借助刑罚的恐吓推行法律并维持秩序的哲学泥沼,但有一点是明白无误的,随着中央集权和民事警察力量的消失,那些意图不良的人会抓住机会征服并剥削那些较为平和及脆弱的人。一旦形势看上去足够可怕,哪怕是原先的守法公民也会为了供养和保护家人而不惜采用任何手段。为了保障自己的生存,你也许将不得不到处搜寻和翻拣你所需要的东西 :这是劫掠行为的委婉说法。

 

让社会凝聚成团的部分因素是,社会成员预计,通过欺骗或者暴力获得的短期利益远远不能弥补这种行为带来的长期后果。你会被抓住并作为一名不值得信任的同伴遭到社会的指责或者接受国家的惩罚:欺骗行为不会成功。在社会成员之间,这种相互合作并且为了共同利益行事,牺牲一定的个人自由以换取国家提供的共同保护等好处的默契,被称为“社会契约”。它是一个文明的所有共同努力、生产和经济活动的基础,但是一旦成员察觉到通过欺骗可以得到更大的个人利益,或者怀疑自己将会被别人欺骗,结构就会开始变形,社会凝聚力就会开始松动。

 

在严重的危机面前,社会契约可能会中断,继而造成法律和秩序的整体崩溃。要想看到社会契约的局部断裂造成的后果,我们无须把目光投向他处,这颗星球上技术最先进的国家就曾有过实例。

 

新奥尔良市被狂暴的卡特里娜飓风彻底损毁,但是正常社会秩序的迅速恶化和混乱的爆发,是在城市居民绝望地意识到本地当局已经消失,而且救援并不会很快到来之后。

 

所以在灾难性事件过后,随着当局和执法力量的消失,我们或许应该预料到会出现有组织的帮派来填补权力真空,宣示自己的个人领地。那些夺取了对剩余资源(食物、燃料等)控制权的人将仅仅管理那些在新的世界秩序里仍然有内在价值的物品。现金和信用卡都将失去意义。将粮食储备占据为自己“财产”的人将变得非常富有和强大—他们成了新国王—通过控制食物分配收买忠诚和服务,就像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皇帝的所作所为。在这样的环境中,具备专业技能的人,如医生和护士,最好不要向人透露自己的特长,因为他们或许会被迫服务于帮派,成为专业度极高的奴隶。

 

致命的暴力可能很快就会被用来阻止劫掠者或竞争帮派的袭击,随着资源的日益稀少,竞争只会更加激烈。常被那些积极为末日做准备的人(英文叫 prepper)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枪在手边无时用,胜过枪到用时方恨无。”在最初的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里,一种可能会重复的模式是,小团体的人们为了相互支持和保护自己的消耗品储备聚到防御性的场所,意图以人数获得安全。这些小小的自治领将需要巡视和保卫他们的疆界,就像今天的国家一样。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在混乱当中,一个群体自我封锁并盘踞的最安全地点正是整个国家星罗棋布的堡垒之一,只不过目标刚好内外颠倒了一下。有着高大围墙、坚固大门、铁丝网和瞭望塔的监狱是一些大体上能够自给自足的场所,其本来的目的是防止居住者逃离,但是自卫的避难者要想阻止他人进入,监狱也同样有效。

 

犯罪和暴力的广泛爆发或许是任何灾难性事件不可避免的后果之一。然而我并不打算进一步探讨这种以《蝇王》(Lord of the Flies)的世界为结果的可怕堕落。本书的主题是一旦人们能够重新安定下来,如何迅速恢复技术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