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浮生知星辰(上)

浮生知星辰(上)

售价
RM26.24
优惠价
RM26.24
售价
RM32.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北倾,魅丽文化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10月
ISBN:9787559407931

编辑推荐
浮生知星辰

超人气治愈作家 北倾 暖爱之作

《花火》重磅连载

毒舌又炸毛的*店主宋星辰VS危险又记仇的狼系男友苏清澈

遇见你,我才相信,我是真的被这个世界温柔对待。

苏清澈是宋星辰的意外。

原本,她没打算开始的,可就是一步步,心甘情愿地沦陷了。

其实很多爱情,都是无心的,就像上帝开的玩笑。

一旦开始,却比认真的爱情更动人。

国民冤家,相爱相杀!

“宋小姐,如果嫁不出去了,我不介意你跟我凑合凑合。”

“宋星辰,我记住你了。”


内容简介
送你一手星辰,赠你一世清澈光辉。

宋星辰看见苏清澈的*眼,就恍惚有种感觉:这个男人太危险。

而宋星辰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所以当宋星辰这个长袖善舞的*店长对上腹黑记仇的苏清澈,除了咬牙切齿,就是恨之入骨!

惹我?没关系……

于是,宋星辰很是顺手地把自己打包寄了过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北倾,人气作家,热爱旅行和美食,有点小懒,对感兴趣的事格外执着,性格软萌又温暖。擅长温馨治愈系的文字,文风暖甜而清新,细微处下笔如点睛,每一个精彩的情节,每一个重要的转折,都如精火慢炖般让人品出个中滋味。已出版作品:《好想和你在一起》、《竹马镶青梅》、《徐徐念之》、《摇欢》等。

试读
Chapter 1.“宋星辰,我记住你了。”

01

其实这一天对于宋星辰来说,过得很糟糕。

她开着车先去了快递公司发货,回来的路上堵住了,她扫了眼手表,随手打开了广播。堵车堵得她心烦意乱,想着等会儿要赴的相亲会,她的眉头顿时皱起。

宋星辰一家都是教师,爸爸宋国良,妈妈李清雅,都是A大的教授。而宋星辰刚毕业的时候也留校当了老师,但还不满一年便辞职回家开淘宝店了。

前面的车流终于缓缓挪动起来,她松了口气,慢慢跟上。

等赶到咖啡厅的时候她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还一秒不差正正好。她轻舒了一口气,随手把头发往耳后一别推门走了进去。

宋星辰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靠窗坐着的那个男人,他正扭头看着窗外,一双眸子沉静如水又讳莫如深。大概是职业特殊的原因,即使他一身的暖色调衣装,但看着还是有一股肃杀森冷的气质。

大概就是他了吧。

苏清澈察觉到门口的视线,转过头来,一双眸子果然如宋星辰所料并没有多余的感情。她拎着包,走得不疾不徐。

咖啡厅的环境优雅,大厅里还流淌着柔和的钢琴声。她走到桌前,轻轻扣了扣桌面,见他抬起头。宋星辰对上那双冷冰冰的眸子,微微一愣:“你是苏清澈?”

苏清澈这才缓和了下眼底的冷意,站起身,替她拉开椅子:“我是,请坐。”

宋星辰挑了挑眉,从善如流:“抱歉,我迟到了。”

苏清澈微微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却略带些讽刺,他摩挲着面前的咖啡杯,漫不经心地道:“原来宋小姐还是有时间观念的。”

宋星辰一顿,抬眸看去,一双眸子里也不复有刚才的柔和平静,变得有些犀利:“苏团长这是在表达不满吗?要是没记错我刚才道过歉了。”

苏清澈也不恼,只推了菜单过去:“你可以叫我苏清澈。”

宋星辰弯了唇笑,一低头看菜单,眼神瞬间变得讽刺起来,仗着自己这点官职又是朱门大户,在她面前就转了起来?

负分,滚粗!

抬起头时,宋星辰如刚才一般浅浅一笑,对着站在一旁的服务员轻声道:“摩卡就好。”

苏清澈留意了下她的这些小动作,暗自发笑。她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那点转变怎么瞒得过他的眼睛?

一时无话。

宋星辰也自然得很,等摩卡上来了,轻抿了一口才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道:“不介意的话苏先生能报上名字、性别、体重、身高、三围、工资、存款吗?”

苏清澈挑了挑眉,干脆利落:“抱歉,我很介意。”

宋星辰耸耸肩,把杯子重重地放在桌上,抬眸盯着他漆黑沉静的眸子一字一句道:“那请问苏先生,有什么是能透露的?内裤的颜色?”

苏清澈被她最后那一句噎住了,这倒让他开始重新审视面前坐着的女人。

宋星辰的身材高挑,明眸皓齿,一挑眉或者笑起来时都顾盼生辉。眉目如画,活色生香不外乎如此了。

不过——

苏清澈看着她眼底那抹不耐烦和嘴角浮起的略带讽刺的笑容,体会出她来相亲似乎也不是自愿的。

想到这,他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起了想要逗逗她的兴致:“内裤吗?”

他微微皱眉,似乎有些为难:“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不如自己来看?我本人羞于启齿。”

宋星辰双眸一眯,又抿了口咖啡,这才笑道:“那不必了,你知道的,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会长针眼。”

苏清澈点点头,一本正经。

宋星辰却突然想歪了,她的视线从他的脸上移到他的胸口又往下……不过他的坐姿优雅,腰腹部分被桌子挡住了。

她收回视线,不动声色地估摸了一下,这才笑意满满地转了视线。

苏清澈一直留意着她的举动,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才说道:“宋小姐还满意吗?”

宋星辰倒不诧异他敏锐的观察力,很诚实地点了点头:“还不错,勉强能入眼。”

苏清澈淡笑了下:“原来只是‘勉强’。”

宋星辰被他这么凉飕飕的语气惊了一下,莫名就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就是太过危险。他就像是随时准备出击的老虎,目光如炬,几个来回之间并没有让自己落入被动之境。

真是白长那么好看了。

想到这,她也觉得今天的任务可以结束了,反正流水无情落花也无意。

她抿了口摩卡,正斟酌着怎么结束今天的会面时,对面的男人却双手交叉放在桌上,身子也微微前倾过来。一双眸子,有着鹰一般的锐利,却意外的并没有给宋星辰太多的压迫感。

苏清澈的视线落在她微抿着的嘴角上,又落回自己面前的玻璃杯上,这才缓慢地开口道:“既然宋小姐的提问已经结束了,那轮到我了。”

宋星辰没料到他还有这一手,虽然诧异却不至于惊慌失措。一个男人对你有没有欲望,从他的眼睛就能看出来。

他的双眸淡然,虽然有着浅浅的笑意,但那笑意明显不是针对她的。这么想着,她挑了挑眉,微微一笑:“你随意。”

苏清澈点点头,上下扫了她一眼,道:“名字、性别、体重、身高、三围、工作、爱好。”

宋星辰嘴角一抽,差点破功。这家伙显然是来报仇的,直接把她的话照搬了过来。

苏清澈见她不说话,又淡淡地补充道:“抱歉,这是我第一次相亲,没有经验。”

宋星辰感觉自己不止嘴角要抽了,连眼角都要抽了。这团长显然不是什么好鸟,这句话的杀伤力看着没多少,其实却是一秒击中,让她都不知怎么反驳。

宋星辰握了握拳,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柔声一字一句道:“我想苏先生你误会了,我也是第一次相亲。”

苏清澈顿时一副惊讶的表情:“是吗?看你的表现似乎是……”话点到为止,他装出一副暗暗惋惜又有些悲伤的表情,十足一个被欺骗的可怜人的模样。

宋星辰顿觉一口老血哽在喉头,不上不下,生不如死。

她捏了捏面前的咖啡杯,垂下眸子做了片刻心理建设才借着把长发勾至耳后的动作打量回去:“如果苏先生就是想知道我的三围……”她顿了顿,状似有些为难的样子,“不如你目测吧!”

苏清澈正在喝水,闻言差点喷出来,他心有余悸地抽了纸巾擦了擦嘴角,目光在她身上逡巡了几圈。

宋星辰说完那话也被自己窘了一下,不过话都出口了也就破罐子破摔了:“苏先生你觉得我怎么样?”

苏清澈一顿,抿了抿唇,用试探性的语气把问题踢了回去:“勉强算个女人?”

宋星辰手一颤,愕然地看向苏清澈:“你说什么?”

苏清澈却依然万分淡定:“我说得太直白了?”

宋星辰闻声冷笑,握着咖啡杯杯柄的手指都有些泛白了:“苏先生真是慧眼识珠,这都能看出来,难怪都三十岁了还没找到结婚对象。”说罢,她一顿,似乎也觉察出了自己言辞的犀利。

“苏先生,其实我也怀疑你这样的外形条件找不到对象是不是因为——你其实不是个男人啊?”话落,见苏清澈陡然一黑的神情,她终于很快意地笑起来。

“既然这样,我就不奉陪了。我们的时间都很宝贵,苏先生赶紧去赶下一场吧。”

苏清澈一双眸子黑沉沉的,嘴角却似乎藏着淡淡的笑意:“宋小姐,如果嫁不出去了我不介意你跟我凑合凑合。”

宋星辰正拿起包站起身来,闻言一个踉跄差点踩歪了高跟鞋。她顺手从一旁的便笺上撕下了一张纸,又几下掏出笔快速地写下一个网址和店名,才怡怡然地递过去放在苏清澈的面前。

“我想你应该会有需要。”话毕,不再多做停留,咬着牙挺着背脊快步离开。

等推门走出了咖啡厅,才一把捋了下头发,特意走到窗前他能看得见的地方,恶狠狠地回头看了一眼,上车离开。

苏清澈却笑出声来,他夹起那张纸片,挑了挑眉,直接摸出手机输入网址。

看到页面上赫然出现的网页,苏清澈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他紧握住手里的那张纸片,微微翘了唇,笑得阴冷邪佞:“宋星辰,我记住你了。”

正在等红灯的宋星辰,猛然背脊一凉,硬生生打了一个冷战。

02

这次的相亲很快就被宋星辰抛在脑后,但隔日她便被宋妈妈召回家吃饭刺探军情。

宋星辰吃了好几天的快餐,终于吃到自家老妈做的菜幸福得不得了,各种大快朵颐。但见宋妈妈小心翼翼地试探,顿时食欲减半。

她咽下嘴里的鸡腿肉,拿纸巾慢条斯理地抹了抹嘴,这才在二老的期待下说道:“别看我了,没戏。”

宋妈妈眉头微微一皱:“是不是你没给人家好脸色啊?”

宋星辰努力回忆了一下,她哪里没给他好脸色啊,简直是当上帝一样和颜悦色啊,最后还秉持“顾客至上”的宗旨给他推荐了店内的产品。

不过后面那半句她可没胆子说,默默地咽回肚子里去了。

宋国良见自家女儿眼神飘忽不定,就知道她定是出什么幺蛾子了,不过他倒无所谓。宋星辰独立自主,外形也算得天独厚,成不了滞留货。

可宋妈妈不这么想啊,她一掰手指算起来就恨不得宋星辰赶紧找人嫁了。

现在人心难测,认识之后起码要用三个月的时间去了解对方人品,谈恋爱起码要花费两年。这么一算宋星辰就已经二十六岁了,结了婚度蜜月这事就得折腾大半年,等生孩子差不多都要三十岁了。

宋星辰其实是第一次相亲,所以,相亲对象并没有什么可比性,按这次这个男人怎么看都算不上优质和精品。想想这货还真不是她宋星辰的菜,腹黑邪佞,婚后互相算计,这日子能过?

宋星辰一脑补那画面赶紧甩甩头:“妈,我俩不合适,差六岁呢,有代沟。”

宋妈妈想想也是,不过年龄不是问题,想当年她还和星辰的爸爸是师生恋呢,二人整整差了八岁,现在不一样过得好好的?

而且听宋爸爸说对方是朱门大院出来的,和他们这书香世家正好相配啊。再说那苏清澈如今这成就和官职都是自己努力得来的,多有上进心、多好的一个小伙啊。

不过看自己女儿这不上心的态度,她叹了口气,起身盛饭去了。

宋国良笑了笑:“总结下原因。”

宋星辰见妈妈一时半会儿出不来,这才皱着眉头抱怨道:“太油腻了,三十岁的中年大叔啊,还秃顶地中海……啧啧……”

宋国良刚夹起一块红烧肉,“啪”的一下就落在了桌上,还很圆润地滚了几圈:“可是我看过照片……”一表人才啊,不然宋妈妈能这么喜欢?

宋星辰被自己噎住了,然后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撒谎:“爸,你那是不知道现在的PS技术,太可怕了!以后绝对不能相信照片,现在都能作假的。”

宋国良刚夹起的无辜红烧肉又再度落在桌上,这次它很不负众望地零负重降落。

他能说以前不小心见过那小子一面吗?一个帅哥军官被闺女嫌弃成这样。得了,也别问什么原因了,肯定没戏了。

宋星辰去相亲这件事,作为闺蜜的韩潇璃也闻风而动。

她刚回到家,韩潇璃就上了门来围追堵截,让她汇报经历,好给她灵感创作新时代剩女相亲的剧本。

宋星辰直接拿起抱枕就往她身上摔:“我才二十四岁就剩女了?”

韩潇璃也不客气,笑眯眯地抱了抱枕窝在她那个品质优良的大沙发上,一脸的憧憬:“有没有我家苏谦诚帅啊?”

宋星辰瞄了一眼她那日非要贴在她墙上的那张苏谦诚的海报,努力回想了一下,还是没想起来那个叫苏清澈的长什么模样。

她耸耸肩,很抱歉地说道:“我记不得他长什么样了。”

韩潇璃被噎住了,用一副很没有诚意的语气安慰道:“没关系,正常的。我家苏谦诚也是我盯着看了好久才记下来的。”

宋星辰瞄了她一眼,笑道:“你家?你跟他都不认识,哪来的你家?”

韩潇璃被戳中了痛点,差点跳脚:“我这不是学小粉丝吗,一口一个我家的,我家亲爱的……”

宋星辰被她那甜腻的声音刺激得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直接坐到电脑前登阿里巴巴,整理了一下订单,编了号又去库房翻货,打包好了,明天出门发快递。

韩潇璃初得知宋星辰在网上卖情趣用品时吓得眼珠子都要脱框而出了。她消化了一个星期才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刚开始的时候还帮忙张罗生意。

宋星辰现在这个小店的生意不要太好,一年下来没个三十几万也有十几万的利润,如今她早就是一个小富婆了。

所以,宋星辰那日郑重万分递过去的纸片正是她亲笔写下的情趣用品店的网址。

想到这,她勾起嘴角笑了起来,万分得意。那军官,可不得暴跳如雷吗?

韩潇璃见她收拾着东西诡异地笑起来,拿脚踢了踢她的翘臀:“傻笑什么?”

宋星辰避开她的蹄子,收拾好东西放在一边,这才凑过去坐在她的旁边,拿过她横在一边的电脑看了看:“这个就是你说的要和苏谦诚合作的剧本?”

韩潇璃一听到这话就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是啊是啊,所以我就徇了私,多给了他几个邪魅狂狷酷帅转炫风骚无比的镜头。”

宋星辰却撇了撇嘴,很不给面子地打击道:“他知道了还能感谢你?”

韩潇璃从小到大就是被宋星辰的毒舌炮轰着过来的,今天的程度算她嘴下留情了。韩潇璃搂着宋星辰的手臂又是扭啊又是拽的,就差在沙发上滚一圈卖萌了:“导演说会介绍我们认识。”

宋星辰和韩潇璃从小一起长大,宋星辰比韩潇璃能卖乖,在家长面前是乖得不能再乖的小姑娘了。所以在韩妈妈那,宋星辰就是一块金字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