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知星辰(下)

浮生知星辰(下)

售价
RM26.24
优惠价
RM26.24
售价
RM32.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北倾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12月
ISBN:9787559413680

编辑推荐
浮生知星辰

人气治愈作家 北倾 暖爱之作

《花火》重磅连载

美好的宋星辰与苏清澈的浪漫结局

心有春风,才能四季温暖如春。

从今以后,她便是他这一生的责任。

两心相许,又遭遇信任危机?

他决定了要留在身边的人,哪会准许她离开一步。

“宋星辰,你就是我给自己找的生命里的礼物。”

“苏清澈,我的世界,彻底为了你而落幕。”


内容简介
风华绝代的苏清澈为赢得宋星辰父母的认可真是煞费苦心,

二人虽然时不时互相嫌弃,却也情深意浓。

恰在彼此的感情将要升华之际,

苏清澈“初恋”的回归动摇了宋星辰的自信。

第1次感到慌张的苏清澈将如何安抚倔强的宋星辰?

相爱相杀的情人又如何以身抵债?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北倾,人气作家,热爱旅行和美食,有点小懒,对感兴趣的事格外执着,性格软萌又温暖。擅长温馨治愈系的文字,文风暖甜而清新,细微处下笔如点睛,每一个精彩的情节,每一个重要的转折,都如精火慢炖般让人品出个中滋味。已出版作品:《好想和你在一起》、《竹马镶青梅》、《徐徐念之》、《摇欢》等。

试读
Chapter 1.时光盗不走的爱人
01

宋星辰是在一片晨光中醒来的,窗户微微开着,拂过来的风似乎都带了阳光的味道。

她刚吃完他昨晚煮的皮蛋瘦肉粥,电话就响了起来。

苏清澈也刚好到部队,见她乖乖地醒来,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宋星辰把粥盛到了保温杯里,拎着去医院看奶奶了。

宋爸爸正推着宋奶奶在楼下的花园晒太阳,见她匆匆地奔上去,赶紧叫住了她,斥道:“怎么毛毛躁躁的。”

宋星辰扬了扬手里的保温杯,说:“奶奶,我给你带了皮蛋瘦肉粥,我们吃点好不好?”

“清澈做的吧?”宋奶奶娇嗔地看了宋爸爸一眼,这个动作由她做起来格外有喜感,“你来晚了,清澈一大早就来过了,把粥放下就赶去部队了。这孩子比你爸有心多了。”

宋星辰看了一眼她爸爸那不好看的脸色,忍了忍最后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被她爸爸一瞪立马又老实了。

等她爸爸上楼去了,宋星辰才摸出手机给苏团长发信息:“苏团长,你这么直接挑衅我爸不怕被打压得更厉害吗?”

苏团长大概是正在忙,好久才回了信息:“我都是要给你爸当儿子的人了,趁现在还能造反当然要利用机会表现一下。”

宋星辰乐不可支。

“跟清澈发短信呢?”宋奶奶看了宋星辰一眼,牵着她的手让她走到自己的跟前,“其实我这身子我也知道,你爸爸让我做手术,我想了一晚上,为了我的星辰我也打算试一试。”

宋星辰柔顺地在奶奶的座椅前蹲下身来,把她干枯的手握进掌心里,说:“奶奶,我只想你好好的。”

“我知道。”宋奶奶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宋星辰就像回到小时候,伏在奶奶的膝上晒太阳一样。

宋奶奶的眼神似乎是透过宋星辰看向了更远的地方,半晌才轻叹了一口气,说:“我怕等不及看你嫁作人妻了,星辰。”

宋星辰就着这个姿势把脸埋进宋奶奶的掌心里,很温暖的掌心,她却控制不住地抽泣出声:“奶奶。”

“不哭,哭什么啊。”宋奶奶弯着嘴角笑道,“我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替自己活的,替我那已经去世的老头子活的,都够了。虽然有放不下的,可也该走了。”

宋星辰不说话,只是咬着唇,心里像是有一只蛰伏已久的怪兽,猛然苏醒在她的心口掀起大风大浪,一下下打得她生疼。

“其实没什么,人固有一死。你那么大也该懂事了,要多开解你爸爸,他这个人认死理,固执得不行。”说话间,宋奶奶转头看着伏在膝上的宋星辰,抬手给她擦了擦眼泪。

“有些人不在了,你会觉得活着都是种痛苦,索然无味。”宋奶奶一顿,缓缓笑了起来,“星辰,不论我什么时候走,你都不要难过,我只是去找你爷爷了。”

宋星辰的确没法理解这种深埋心里几十年的感情,那种已经融入骨血和自己成为一体的爱情太沉重,她还没有资格去领受。

不过她知道奶奶为什么要趁着爸爸不在的时候跟她说这些,谁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奶奶的身体状况其实很差了,但现在唯有最后放手一搏,进行最后一场手术了。

手术都有风险,尤其是奶奶这种风中残烛一般的身体,上了手术台下不来的可能性很高。

爸爸和奶奶的感情很深,最不爱听奶奶说这些丧气话,但是宋星辰能听懂,她知道,奶奶是真的想爷爷了。

韩潇璃是下午来的电话,她昨晚打完电话之后立刻就订了飞机票回来,连行李都来不及放,就直接到了医院里。

奶奶正在休息,宋星辰就开车先送她回去。

韩潇璃一路上都闭口不说话,等宋星辰把她送到家门口时,她才一个转身把宋星辰紧紧地抱住:“星辰。”

宋星辰被她这个动作弄得措手不及,说:“怎么了啊?受委屈了?”

韩潇璃一边感慨宋星辰无论何时在她面前都是一副御姐样,一边可怜兮兮地抹了把眼泪,说:“你别这样啊,弄得好像我在唱独角戏一样,你难过的时候哭一下会死吗!”

“我什么时候难过了!”宋星辰拍了拍她的背,说,“行了啊,我才是当事人,能别抢我风头吗?”

“我这不是愧疚吗?”韩潇璃松开她,一双黑亮亮的眼睛看着她,“真的,你要是想哭就到我怀里来,我都没见你哭过,太不甘心了!”

宋星辰扯了扯嘴角,眼神却暗淡下来:“我没事,你犯得着直接飞回来吗?小心导演不给你发工资,你回去抱着伯父伯母哭去吧。”

韩潇璃挽着她的手又紧了一下,说:“明天再去看你,我昨晚一夜没睡,只顾着担心你了。”

说不感动是假的,宋星辰觉得胸口像被什么填得满满的,要溢出来一般,眼眶也微微地湿了:“有时候流过一次泪就没必要再哭了,虽然一想起来就挺难受的,但好歹奶奶还在我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生命中总是会有一些人离开,或者留下来。

我们无法左右他们的决定,也无法决定他们的生活,更无法阻拦他们的离去。

能做的无非是尽力,就像苏清澈说的,很多事情尽力就好,以后想起来,至少自己曾经是努力过的,哪怕遗憾,也会释怀了。

更何况生老病死呢,留不住的人强留下来也是一种痛苦。

苏清澈和她说的,以及宋奶奶对她说的,都是这个意思。

回去的时候宋爸爸和宋妈妈都在,正陪着宋奶奶看戏剧。满屋子的咿咿呀呀声,但此刻宋星辰听来分外温暖。

最近宋奶奶的食欲越来越不好,有时候仅仅是一碗清粥都吃不下,今天兴致来了说要吃饺子,宋星辰把食材弄好特意带到医院来让宋奶奶一起包。

宋星辰对这些一窍不通,偶尔尝试下也是没包几个就落荒而逃。

此刻一家人坐下来,说说笑笑,感觉已到了春节,他们并不是在病房里,而是在家过年。

想起去年的春节,奶奶和妈妈在厨房包饺子,她捧着手机玩游戏。屋子里暖气充足,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偶尔张望下厨房,却从未想过今年的春节也许就少了一个人——

一个看着她慢慢长大,自己却渐渐老去,终于要离开的人。

宋奶奶对包饺子、包馄饨很有一手,不仅速度快而且样子也好看,宋星辰坐在她边上慢慢地学。电视里传来的依然是那戏曲的声音,宋星辰的心里如去年春节那晚一般,满满的,热乎乎的。

“星辰,我要是有个万一,就没法再教我的学生画画了,你是我亲自教大的,反正也闲着,帮我带带他们吧。我要是一走,这个学校就没有美术老师了。”宋奶奶把饺子放到碟子里,侧头看了星辰一眼。

这个姑娘从小在她的身边长大,如今亭亭玉立,想不感叹时光荏苒都不行。

宋星辰想了想,点了点头,说:“好。”

奶奶自打爷爷去世之后就调职去了离家最近的中学教语文,后来那里缺美术老师,她就兼职再教美术。宋星辰的美术都是奶奶一手教的,家里最多的应该就是爷爷的画像了,全部被奶奶保管好放在箱子里。

那么薄的纸,承载着奶奶无数的思念,慢慢地,那箱子连爸爸都抱不起来了,就搁在奶奶的床前当床头柜用。

宋星辰的淘宝店已经有好几日没顾得上了,今晚宋爸爸守夜,她就开了车回去。

苏团长回来的时候,她正在一堆的情趣用品中写订单。

他拉开门,就看见宋星辰蹲在地上,一双雾蒙蒙的眼睛有些懵懂地看着他,说:“你怎么走路那么轻啊,我还以为进贼了。”

苏团长挑了挑眉,笑了起来,说:“哪家的贼那么不长眼,进首长家偷东西?”

“你不就是么!”她把东西打包好全部装进快递箱子里,这才揉了揉酸疼的腿站起身来。

苏清澈就在她身侧,见她腿又麻了,微俯下身子把她横抱起来,往客厅走,说:“我是个有格调的小偷。不偷东西,我偷人。”

宋星辰挽着他的肩就笑出声来,笑着笑着就想起了什么,紧紧地搂住苏团长的脖子。

苏清澈一顿,看向她,问道:“怎么了?”

“我们结婚吧,就明天。”

02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都是看着苏清澈的,在灯光下那眼底细细碎碎的光聚拢成流光,闪闪发亮。

他也只是一顿,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抱着她坐在了沙发上,细致地给她捏了捏腿,问:“还麻不麻?”

宋星辰却只是盯着他,见他这么一抬起头来,她干脆捧住他的脸,不让他有逃避的机会,说:“我说我们结婚!”

苏清澈的目光一闪,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问:“为什么?”

“想结婚了。”她这么回答。

“宋同志,你很不理智。”他微屈了手指在她的脑门上轻轻一弹,“你是自己说,还是我一句句地问出来?”

宋星辰顿时蔫了,噘着嘴气恼地瞪了他一眼,说?:“我都求婚了,你就不能头脑一时发热答应我啊?这么理智,是不是你对我的感情都是假的?”

苏团长原本还打算拿话逗她,等听完她最后一句话,他嘴角的笑意也在瞬间收敛得干干净净。

他瞬间变得那么严肃,宋星辰就有点心慌了,心里跟有谁在敲鼓一样,一下下地打着节拍,然后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

苏清澈蹙眉看了她好一会儿,才无奈地轻叹了口气,说:“求婚这事应该由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