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逆光而来

他逆光而来

售价
RM31.84
优惠价
RM31.84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左瞳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
ISBN:9787559418609

编辑推荐
青春文学领军人物、言情小说畅销书作家左瞳燃情回归,再续口碑力作!
世界残忍而温柔,时光将我拉到你的身旁,你如此耀眼似一缕光向我走来。
在交换的人生里,治愈自己。以另外一种身份,过另外一种生活。

 

内容简介
姜黎黎从废柴女青年一朝变成万众瞩目的知名制作人,带着金光闪闪的身份,她的人生意外走向*,而这个节骨眼,钻石级台长男友赖正祎从天而降。她才明白,原来为了电视台的商业竞争,她竟然是跟赖正祎捆绑销售的炒作情侣!
外面的小鲜肉们因为她的光环对她暗送秋波,她险些被媒体认为脚踩两只船,“情侣”赖先生终于发出了严重警告:“再给我戴绿帽子,明天别来上班了!”
她为了追逐梦想努力策划节目,却被赖正祎识破了原本的身份,而这时,真正的知名制作人也带着她的身份重新与姜黎黎相遇……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左瞳,日本首都大学社会学硕士,青春文学领军人物,言情小说畅销书作家。已出版《季凉川,爱了你这么多年》(1-4)《再见,顾南浔》(1-2)《因祸得夫》《厉嘉禾,只要你说爱我》。

试读
第一章 逆袭人生
  姜黎黎深知要想在某人的手下和这半个娱乐圈混下去,就必须要拉拢好周边的人脉关系,所以,这一天,她在某人的豪华别墅里奢侈地举办一次泳池派对,一切餐饮和酒水均免费,只要带上自己的比基尼和单身狗的热情来便好!此消息一在朋友圈发布,瞬间点赞无数,评论里的各种熟悉,半熟悉,还处于一面之缘的朋友都激荡起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和她亲昵得套起了近乎,不外乎就是问问自己能不能来参加,蹭吃蹭喝,她大大方方不厌其烦地逐一回复:都可以来哦!
  晚上7 点,经纪人丁冬和她的助理们早就把泳池布置好了,一餐桌的自助小吃,和一大排某当红女星刚刚代言过的水果酒也已准备就绪,就等着大批人马涌来。
  一个月内从社会菜鸟转型为社会老油条也是需要一定时间和事件作为基石的。
  泳池派对开得热闹,她在卧室里换上前一天晚上精心准备好的比基尼,纯黑色,简约大方的三点式,然后走到泳池边上跟着各色名媛和公子嬉笑畅谈,泳池边的地灯映射在她白皙剔透的皮肤上,身边已经有不少公子哥在暗中眯起眼睛来,借助微扬下巴喝香槟的节骨眼认真打量起她,目光里不怀好意。
  派对进行一半的时候,姜黎黎崩不住了,开始转移话题重心,她拉过平时跟她关系不错的同事小声道:“灿灿,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能借点钱给我吗?”
  灿灿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好笑地用食指点了点她:“玩笑?不好笑啊,换一个!”
  “不是啊,大姐!我真的现在负债累累啊!你看,你这玩也玩了,吃也吃了,手头富裕的话先借我一点怎么样?”她继续谄媚地凑过去眨眨眼。
  灿灿皱皱眉:“我看你怎么也不像缺钱的样儿啊!不过谁没个难处啊,好吧,要多少我回头打给你!”
  “好人!”她一把抱住灿灿。
  之后,她又凑过去一个个敬酒,聊天,凭借着她这一个月对人性的分析以及心理学的揣摩,找到了几个比较会借给她钱的人,果不其然,一晚上的泳池派对,让她成功借到了二十万,只是和欠款差的太多了!
  正愁着,几个圈外姐妹端着橙汁过来问她:“嘿,我看好几个小公子哥都看上你了,你不考虑考虑?”
  她一愣,憨笑一声:“算了。”
  她的人生已经没有挑选伴侣的资格了。
  想着,伴侣先生回家了。不过,他今天不是出差去了外地吗!?
  赖正祎家的客厅连接着泳池,客厅玻璃还是一面敞开式,全通透落地窗,所以大门一开,在泳池里热烈狂欢的人群一眼就被赖正祎看了个全景,连坐在角落里,穿着三点式的姜黎黎都被他收纳眼中,一群人瞬间安静下来,有几个圈外的姐妹看着眼前的人还以为是晚到的客人,一眼打过去,就让她们找到了今晚狩猎的目标,刚刚看中的几个公子哥一时间被对比的伤害甩出去三条街。
  几个人搔首弄姿,捋了捋微湿的头发,佯装不经意地侧过身来仰脖喝酒,把自己修长的脖颈和新垫的假鼻子秀给赖正祎看。
  赖正祎深邃的眼睛眯起,明显一脸不悦地几步跨过来,丁冬咽了咽口水戳了戳正在低着头看微信转账的姜黎黎,姜黎黎一抬头,就看见来人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噌”得站起来,唇角上的肌肉颤了颤,笑容很尴尬:“你,你怎么回来了?”
  几个圈外公子哥还以为是来了个竞争对手,一脸不屑一顾,反而变本加厉地把殷勤表现得更明显,有一个喝多了的,不知死活地还凑过来当着赖正祎的面对姜黎黎道:“美女,我家就在附近,也有一个不错的泳池,
  要不要去看看?”
  她浑身寒了一下,赶忙离得这智障大哥三米开外,摇摇头:“不了不了,您喝多了吧?我叫司机送您回去?”
  这时,赖正祎扯着唇角冷笑了一声:“丁冬,派辆车子送这位先生回去。”
  丁冬立刻领命,拉着他就往外走,那男人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丁冬和几个助理给抬出去了,据传说,那天这位豪门公子哥在醉酒昏迷的情况下被人打了一顿。
  派对散了以后,姜黎黎眼尖,一下就看到了几个不知情的名媛把自己的名片偷偷塞进了赖正祎的上衣口袋里,顺便还摸了一把他的胸肌。
  赖正祎的眼睑颤抖着,微妙地弹跳了一下,等那些人一走就把名片翻了出来一把撕碎,他把碎纸扔在地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腿,双手抱胸地看着还穿着三点式立在落地窗附近的姜黎黎。
  “联谊会?”他挑眉问。
  “我成功地借到了二十万。”她爽朗道。
  “所以,你要穿成这样拍给媒体看?”赖正祎明显没打算放过她。
  “我不穿成这样,他们不肯借给我钱啊!这叫视觉性诱导啊!”她有点委屈。
  是的,她的债主找上了门,就是这位赖先生,她欠了他五百万,目前终于能还上20 万了,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不小的一个突破嘛!
  “不是我来的话,你是不是要跟刚才那个富家公子走了?”赖正祎言辞犀利。
  她赶忙摇头,表情很严肃:“他不是我的菜,我喜欢您这样的。”
  这话,赖正祎明显没想到,他的表情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扭过头来:“我再警告你一次,别公然给我戴绿帽子。”
  “谨记您的教诲!”
  “还有,我约了医生给你,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我带你过去。”
  赖正祎斜睨了她一眼,起身一边扯开领带一边往卧室里走,姜黎黎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不是出差去了,明天才回来吗?”
  赖正祎斜睨她:“忙完了,就提早回来了,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我得提前告诉你,省得你措手不及。”
  她一脸吃瘪地闭上了嘴。
  最近外界媒体谣传她与赖正祎感情不合,天天闹分手,为了堵上媒体的嘴,公司下达政策,公关部门也直接表示俩人同居是打破谣言的最好方式,她每日大摇大摆地随意出入赖正祎的大别墅,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些狗仔拍下,来证明他俩“好着呢”!
  转天一大早,赖正祎把她的卧房门都要敲烂了,她才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她匆忙拉扯出一件白色衬衣套在身上,起床太猛,头晕目眩地去开门,力度太大,差点扎进赖正祎的怀里,赖正祎愣了一下,见面前的女人刚睡醒后的样子,蓬头垢面,唇角还挂着口水渍,好歹五官清秀,素颜的样子还不错,视线往下移,一双修长白皙的腿在衬衣下显得魅惑横生,他喉咙微妙地滚动了一下后收回自己的视线,挑眉看她:“别人睡觉叫睡觉,你睡觉叫昏迷不醒是不是?”
  姜黎黎面色一阵尴尬,她不好意思地刮刮脸颊低声道:“最近有点累。”
  “下楼,吃早餐,动作快点,一会儿看完医生就去上班。”
  “好的,领导!”她深深鞠了一躬。
  赖正祎懒得理她,双手插进口袋步态慵懒地下楼。
  来到一家私人心理诊所后,赖正祎姿态冷傲地走在前面,她小碎步的跟在后面,刚一踏进去,路过的一些病者家属都不禁小声传来啧啧声:“哎,挺帅一小伙儿,怎么就落了毛病呢!”
  赖正祎的脚步瞬间僵住,他扭过头来对着闲言碎语的路人甲往后一指:“是她有病!”
  路人甲惊叹:“挺漂亮一小姑娘怎么就病了呢?”
  姜黎黎抬手往前一指:“有病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有病,明显是他!”
  赖正祎气得挑了挑唇角没再理会她,径直往前走。

  赖正祎和姜黎黎并排坐在心理医生的面前简单地聊了一下病情,医生推了推夹在鼻梁上的眼镜皱着眉头问姜黎黎:“也就是说,从医学角度上来看,你的身体完全健康,但是不知道为何性格忽然大变,以前的事情也选择性失忆了,所以你的男朋友怀疑你是由于心理因素造成的这些不良现象?”
  “我严重怀疑她是为了逃避还款,假装性情大变还有失忆。”赖正祎双手抱胸,目光冷瑟,面无表情地道。
  医生愣了一下,明显没想到事件还有这么一种可能性,姜黎黎委屈地都快哭了,连忙对着医生摇头:“医生,你要相信我啊!我真的不是欠钱不还的人啊,我昨晚为了还我男朋友的钱,还牺牲色相勾引小开,成功地
  借到了二十万啊!”
  赖正祎唇角一抽,丝毫没觉得脸上有什么光彩,只觉得头顶绿得冒油!
  “那么这样来看,姜小姐很可能真的是心理障碍,请问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导致这种现象?或者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姜小姐失忆,还性情大变?”医生问道。
  赖正祎平静地道:“她摔到湖里去了,被救上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医生似乎找到了事件的关键点,细细问了起来。
  看完病,从医院走出来后,医生的结论是:无解,请您另请高明。
  赖正祎气得差点没找人给这家私企小医院给拆了,回头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姜黎黎正在鬼笑,不满地挑眉问:“你那么开心干什么?”
  “知道自己没病当然开心了!”
  他无语,又道:“我再去找别的心理医生,在这之前给我好好工作,还债!”
  “好的,领导!”姜黎黎再度深鞠一躬。

  这整件事情的起因还是要从一个月前的那天说起。

  一个小时之前姜黎黎的人生还充满了浓重的悲剧色彩,她是那种从小到大体能素质差,学习成绩差,运气机遇差,背景条件差,反正各项指标皆为中庸之辈,要不就是垫底的人。高考结束,勉强上了一个二本大学,临近大四毕业也成为了她们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