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次品:完结篇(全2册)

残次品:完结篇(全2册)

售价
RM68.80
优惠价
RM68.80
售价
RM86.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Priest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2月

ISBN:9787559429339

书摘 · 插画

残次品:完结篇 第30届中国科幻银河奖*原创图书!《有匪》《镇魂》《默读》之后,人气畅销书作家Priest幻想力作完结篇!人类这个物种,脆弱得可悲可鄙,又坚强得可敬可畏。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镇魂》《默读》《有匪》之后,Priest将她的目光望向星际。

《残次品》构架了一个全新的时代,那时人类已经走入太空,在经历了旧星历的基因革命、摧毁了无框架权限的超级人工智能的黑暗统治之后,人类迈入了新星历纪元。

新星历时代和旧星历时代的分界点,从政体来说,是联盟的成立,从技术层面来说;则是“伊甸园”的建立。在伊甸园笼罩下的地方,你的大脑可以随时接驳任何设备与人工智能,但同样地,也失去了隐私与自由。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类都能完全接入“伊甸园”系统。这部分人,被统称为“空脑症”,放逐在位于星际边缘的第八星系。这些人类中的“残次品”,在一次覆盖了所有星系的袭击中,从宇宙边缘走到了全人类面前。

人类的未来会走向何方?或许看完这个故事,你会有自己的答案。

/ 附赠P大亲手整理“大事记”手册 /

从旧星历至独立纪元,更多往事一一浮现!全彩设计,超值附赠!

/ 添加2篇全新番外 /

收录2篇全新番外,更多催泪内幕

/ 连载时创积分神话 /

《镇魂》《有匪》《默读》后,人气畅销书作家Priest再掀想象力狂潮!《残次品》连载积分高达66亿,评论数超34万条!

/ 全新修订 /

全文经作者全新修订,新增多个纪念日设定!

/ 全新玩法 /

随机附赠主角人设游戏卡1张,体验小说新玩法

/ 全彩插页 /

内文添加全彩插页,感受浩渺太空的魅力

***书籍赠品根据出版商随机发送***

 

内容简介

当人们走向星际,从此再不受地心引力约束,人类的未来在何方?

联盟建立两百多年,贫富差距不断增大,而伊甸园系统则更像个大型谎言,将充斥着“空脑症”公民的第八星系放逐到星际边缘。

二十几年前,人们从伊甸园的大梦里惊醒,眼睁睁地看着海盗践踏自己的家园,天堂破碎、星河崩断,那时,绝大多数人都只会抱头蹲下来哭泣……

然而一场大浪掀过,碎沙被洗练一番,居然没被冲走,留下大部分在原地。他们挣扎着活下来,适应离开伊甸园的人间。

至今,当年曾为伊甸园抱头哭泣的人们拿起了武器,挥向逼近的梦魇——

 

作者简介

Priest

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卷五 破碎之塔

那是联盟的奠基人啊,如果这样的人都抛弃了自由宣言,与最初的梦想背道而驰,那么陆信、白银十卫,以及所有那些仍在太空中流血的人,又在为谁而战呢?

卷六 玫瑰之心
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命运穿在一起,终于酿成了一场海啸,轰然淹没了八大星系。

卷七 自由之剑
他们挣扎过、不屈过,负隅顽抗至今,如果注定不能为自由而生,只好为自由而死。

番外一 夜宴?
生者与亡者,被怀念的与回头遥望的同桌而坐。

番外二 猫狗事?
“现在就能给你的东西,为什么要等一两百年后?”

番外三 儿女?
古典乐和林静恒……
无人注意的黑暗里,他莫名其妙地笑了。

全新番外一 家?
“老爸在,有什么可怕的。”

全新番外二 信徒?
可是我亲爱的第一个信徒,当年你让我等两个小时,我却乖乖地坐在地下室等了你一整天。
你呢?说好的,等到我五十岁,就带你去沃托看将军府呢?

 

试读 

“哎,年轻人,我讲的这些有那么无聊吗?怎么困成这样,醒醒,我说最后一排角落里的那位同学呢,静恒……

“林静恒!”

对了,那是乌兰学院的军事理论史,开学第一堂课,院长请来了伍尔夫老元帅做嘉宾,在礼堂开公开课。“理论”就算了,还“史”。林静恒作为一代任性的偏科王,当然是找个旮旯补觉,不料被老元帅重点关照,同学为了叫醒他,用胳膊肘重重地戳了他一下,金属制服袖章正好戳到他太阳穴,一下把他扎醒了。

林静恒的太阳穴传来尖锐的刺痛,额角的血迹已经糊住了他的视线,他隐约感觉到自己正在一个生态舱里,身上的剧痛与麻痹感让他的意识只有微弱的一线——跃迁点爆炸范围太大,来得猝不及防,整个七、八星系联军几乎全被卷了进去,巨大的能量无可抵挡地穿透了防护罩、重甲机身,一切……几乎片甲不留。

湛卢在最后关头,启动了“危机”模式,罔顾主人的一切命令,就地变形为生态舱,将林静恒卷在了里面。

“先生……

“先生……”

林静恒想动一下,可是动不了,他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胸口以下的身体,更无法回答,只能在堪堪连着的精神网上给了湛卢一点微弱的回应。他处在半昏迷的特殊状态中,意识游离于身体之外,分不清过去和现实,然而很多事情,却仿佛忽然分明了起来。

他又想起那堂被当众点名叫醒的公开课。

老元帅有意刁难他,让他讲一讲对“大一统”的看法,讲得不好,这门课就不用参加考试了,直接重修。

十四岁的林静恒正在梦游,脑子里空白了半分钟,也不知道人家刚才在讲什么,只好硬着头皮胡说八道。

“大一统……大一统的社会弊端其实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信口开河,“比如说……比如我们和猩猩是近亲……”

课堂里哄堂大笑。

“……本来就是近亲,这有什么好笑的,一氧化二氮嗑多了吧你们?我们的基因里有毁灭和死亡的冲动,把自己划入某个阵营,跟另一个阵营的人对立,甚至你死我活,这是我们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之一。原始人说的‘爱国’‘为民族而战’既有经济原因,也是顺应人性。而理论上说,对一个政权,内外矛盾和内部矛盾是此消彼长的,没有外敌的社会像一个只进不出的蓄水池,死气沉沉,也很容易不稳定……”

他当时话音没落,几乎所有参与课堂讨论的同学异口同声地反驳:“我们联盟哪里不稳定了?”

少年时的林静恒只是在半睡半醒中,抓住了灵光一闪的东西,本来就是随口扯淡,再深层次的东西,他当然就说不出来了,只好拿出跩得二五八万一样的态度,奓着毛和同学分辩:“你们不知道什么叫‘理论’吗,理论上乌兰学院还是精英学院呢,不照样招来你们这些废物。”因为他嘴欠,口水仗被抬到了人身攻击的层面,于是大家顺理成章地吵了起来。

只有台上的老元帅什么都没说,不但把他睡觉的事轻轻揭过,还在课堂表现一栏给了他一个“优”。

我们联盟哪里不稳定了?

联盟的稳定是架在两根支柱上的:一根是摇篮一般的“伊甸园”,致力于让每个人都像婴儿一样幸福舒适;一根是那通篇梦话的“自由宣言”,高高举起,召唤婴儿们跟着它党同伐异,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归属感和控制力,再心满意足地做一个勇敢自由的梦。

三十多年后的林静恒蓦然回首,穿过半生硝烟,与那个盛夏午后课堂里端坐讲台上的老元帅遥遥对视。

他明白了:“原来是你。”

原来反乌会后面的人是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