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有产生活启示录

【预购】有产生活启示录

售价
RM36.00
优惠价
RM36.00
售价
RM4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美] 王勤玫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9月
ISBN:9787559437686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编辑推荐
★ 痛苦面前,人人平等!

★ 在物化的世界里,人生无法标价,我们要抵达的仍然是心灵的自由。

★ “小资”心高气傲,“中产”焦虑难熬,“土豪”不做朋友。

★ 阶层焦虑、中年危机、家庭关系,一部占领全世界话题排行榜的现实小说。

★ 《华盛顿邮报》、Elle网站、《娱乐周刊》《环球邮报》《时尚芭莎》等一线媒体联合选书推荐。

★ 2018普利策小说奖得主称:“一部全球视野、旋风式节奏的家族传奇悲喜剧,令人流下荒诞的泪水和发出失落的笑声。”


内容简介
生活有可能是*令人心乱如麻的小说,

《有产生活启示录》是停留在心间的一声叹息。

一部五彩斑斓的黑色闹剧,

20世纪来硅谷打拼的黄祥益是人生赢家,

而理想中的养老生活却一路跌到谷底;

一部还相信爱情的浪漫小说,

年过70的老人家憧憬新生活、人过中年的儿女想挣脱旧生活;

一部思索人际关系的家庭小说,

家庭里每个成员以什么为纽带维系未来?

“一旦冬天开始了,夜就会越来越长。”

生活和小说不一样,

生活要难得多。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王勤玫(Kathy Wang),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长大的华裔,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哈佛大学商学院。2017年1月,她决定写一部反映华裔美国人在硅谷生活的家庭小说,于是她给自己制订了写作计划,并在她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前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2018年年底Family Trust在美国顺利出版。

试读
1 突如其来的诊断
黄祥益坐在病房里,光身套着一件薄棉病号袍,身底下铺着皱皱巴巴的无菌纸,一位年轻医生正在陈述他的病情。

这一切始于六个月前。那时,他第一次开始担心自己的体重。当时他刚刚乘坐豪华邮轮在地中海度完假,搭乘穿梭巴士回到了位于美国圣何塞的家。一进门,他就直奔楼上的主卫。妻子朱含香跟在后面,嘴里一个劲儿地唠叨着,说他进屋没换鞋,踩脏了她出门前辛辛苦苦打扫干净的房间。

“我真不明白,就这么一件小事儿,你怎么就做不到呢?”她抱怨道,“进门把鞋一脱就行了,都不用你摆!光是喜欢家里干净,却不知道保持。”

黄祥益没理她,房子又不是她的。

他三步两步上了楼,直奔家里宽敞的卫生间。在邮轮上度假时,他们住在低舱房,房内有一个小舷窗,可以看到外面的海。卫生间每天都有人打扫,散发着香气,但里面没有体重秤。十二年前和梁玲安离婚后,黄祥益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早晨上完厕所,都会称一下体重。

体重秤上的屏幕一闪,读数是145,又掉了4磅!

黄祥益心里先是一喜,再一琢磨,觉得不太对劲儿。怎么可能只有145磅呢?在“隐星号”上度假的这两周,他天天胡吃海喝,顿顿大鱼大肉,晚餐不是奶油蒜虾,就是水煮比目鱼。平时,黄祥益饮食还比较清淡,尽量少吃肉,到餐厅吃饭,至少会点一份蒸制的蔬菜。只有在度假时,他才放开了吃。尤其是这次豪华邮轮游,以特色美食为主打,需要提前八个月预订,一次性付款,费用全包,没有其他额外支出。“隐星号”上的明星烧烤店,供应一道特色美食——巧克力芝士火锅。他每天晚上要么来一份杏仁霜片黑巧套餐,要么来一份太妃糖块牛奶套餐,再来点儿意大利苦杏仁烈酒,这种独特组合堪称完美!

黄祥益从体重秤上下来,等它复位后,又称了一次,还是145磅,去年他还170磅呢。让他开心的是体重开始慢慢下降,看来增加锻炼和注意饮食的效果不错嘛。有时,他故意一连几天不称体重,坚持节食,之后再满怀期待地迈上体重秤,结果总是让人很满意——又掉了两磅!又掉了三磅!减肥一点儿也不难嘛,他忍不住向朱含香炫耀。朱含香也在减肥,但没什么效果,为了能像黄祥益一样减肥成功,她干脆连晚饭也不吃了。黄祥益的减肥秘诀是自我控制,多吃蔬菜,其他倒不用怎么忌口。

但是这次在国外乘豪华邮轮度假,12天的饕餮大餐,吃得他油光满面,体重居然还下降了,这让黄祥益隐隐有些不安。下午到家后,他一边倒着时差,一边揉着酸痛的关节,琢磨着这是怎么回事。他从来没有这么轻过,照这个速度下去,他很快就会瘦回在台北念高中时的体重了。他决定预约一下,到医院看看。黄祥益今年74岁了,倒不讨厌看医生,还特别喜欢打探别人的病情。对他来说,去看医生,正好有点儿事干,还能确保身体健康。

黄祥益通过凯撒医疗预约了家庭医生,最快也等了一星期才看上。看病并没有像他预想的那么顺利,诊断的过程十分漫长。最初的诊断是胆囊出了问题,医生给出的只是一些数据:有50%的可能性是胆囊炎,有40%的可能性是胆汁分泌失调,还有10%的可能性是胆囊癌。“胆囊癌”这个可怕的词,一听就让人再也无法摆脱它的阴霾。接着又出现了新的诊断结果——糖尿病。换作平时,这一诊断也会把黄祥益吓得半死,但和癌症比较起来,糖尿病倒不怎么可怕。只要不太穷、不蠢到不遵照医嘱服药和饮食的话,糖尿病是不会死人的。后来诊断结果又变成了胃溃疡,和前几个比较起来,这真是让人松了一口气。今天,又出现了一个新的诊断结果。

“胰腺癌,”医生说,“我们现在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这位医生叫尼尔·帕特尔,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印裔美国人。黄祥益只见过他一次,当时的诊断结果还是胆囊炎。“CT的结果显示在胰头位置有一个肿块,”帕特尔医生说,“现在还不能确诊。还需要进一步检查,需要做个活检。”医生又赶紧补充说这不是最终的诊断,只是有这种可能性——还有很多其他的可能性,因此不必紧张。

“别太担心,”他说道,“目前没有必要担这个心,对你身体没有好处。这个肿块有可能是良性的。”他嘴上这么说,可是那张娃娃脸上严肃的表情,还是透露了他真实的看法。

单调的病房环境让人感到格外压抑。黄祥益垂下了眼帘,可是荧光灯的光线还是让人感到刺眼。

帕特尔医生又交代了下一步要进行的检查,就准备离开了。临走时,他说:“我一会儿就回来,请你考虑一下,看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病房的门一关上,朱含香就把手搭在黄祥益的肩头说:“我们是不是该给你家人打个电话?”

“只打给弗雷德吧。”黄祥益说道。他伸手要掏裤兜里装着的电话和钱包,一摸才意识到自己压根没穿裤子。电话和钱包应该都放在朱含香包里吧,可他不想看朱含香。他真希望她不在病房里,他真希望自己一个人待着,他真希望自己没来医院。他的胃里一阵翻腾,他感到自己身体深处的某个地方,正在发生病变。

“打给弗雷德?”朱含香嚷了起来。在黄家的孩子当中,朱含香最不喜欢弗雷德。“不打给凯特吗?这种事情最好告诉女儿,对吧?”

看到黄祥益没说话,她又坚持道:“再说,要是你担心不知怎么把病情告诉大家,可以让凯特通知呀,让她给弗雷德和其他人打电话。”“其他人”当然也包括黄祥益的前妻——梁玲安。对于这位前任,朱含香又讨厌又好奇。她有时会问起梁玲安的情况,可是黄祥益每次都只是敷衍搪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