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遗忘(精装典藏本)

遗忘(精装典藏本)

售价
RM36.80
优惠价
RM36.80
售价
RM46.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李洱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8月
ISBN:9787559437839

编辑推荐
智性狂欢写就的中式《笑忘录》
五千年中国知识分子生存情状的终极隐喻

对消费时代知识分子的生存困境感同身受
《遗忘》展现了李洱对社会人生进行的细致观察和不竭批判,体现了李洱的社会责任和道义担当

刻画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让人在谑笑之余去思考一些并不轻松的问题
《遗忘》对知识分子在新的社会环境下生存情状的隐喻书写

对“日常生活”的“反讽叙事”
《遗忘》中知识分子的日常生存,那些凡俗琐事,藉由李洱大量运用“反讽”而变得生机勃勃,妙趣横生。


内容简介
李洱长篇小说《遗忘》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文体试验和叙述尝试,是李洱三十年知识分子写作的代表作品,显示了李洱高超的叙述能力和“故事”营构能力。在《遗忘》中,侯后毅、冯蒙等俗世人物的故事与“嫦娥奔月”“后羿射日”等神话事件穿插交织,李洱用戏谑的语言描写中国知识分子在当下的生存困境,指涉人类深层文化积淀中的悖论与虚妄,启迪人们思考:当代知识分子如何拒绝平庸、传承学术传统、保持社会良知。而在《午后的诗学》中,李洱通过调侃、解嘲,对知识分子拥有渊博的“知识”进行重新审视,深刻地写出了知识分子徒有“知识”却处处显得“无能”和“无力”的生存状态。

可以这样说,《遗忘》是一个反讽场。隐藏于反讽叙述背后的,是作家李洱对日常生活中的知识分子及普通人的深深悲悯。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李洱,1966年生。曾兼任《莽原》杂志副主编。现任职于中国现代文学馆。当代中国文坛极重要的作家之一,始终坚持知识分子写作立场,百科全书式描写巨变的中国。著有长篇小说《花腔》《石榴树上结樱桃》,中短篇小说集《导师死了》《现场》《午后的诗学》《饶舌的哑巴》《破镜而出》等。作品被翻译为德语、意大利语、法语、英语、韩语、日语、西班牙语等。

试读
一凡二硬

侯后毅对“除了侯后毅,并没有人知道她就是嫦娥”这句话非常赞赏。“你写出了真实。”他说。

我其实心里发虚,因为文章只是来自我的想象,而非来自考证。我坦率地向侯后毅说明了这一点。侯后毅说:“这不要紧,只要你的想象是合理的,它就是真实的。”他的意思其实是,只要想象有助于说明他就是夷羿转世,那就是历史事实,否则就不是。与此相关,侯后毅说我的考证也得经过他的审查,未经他审查的考证,即便典籍中已经写明是历史事实,也只能算是想象。他的话概括起来就是,通过他的审查的想象,按照他的说法,嫦娥下凡时的实际情况和我想象的完全一样。当时有许多人都看到了嫦娥,但没有人认得她,尽管有人围了上来,但只是为她的美色所吸引,而不是由于她是嫦娥。要把考证与想象结合起来,两手都要硬。两手只有都硬了,才能相互握到一起。要是一只硬,一只不硬,有一只手就要被捏酥了。也就是说,既要实事求是,又要有想象,否则就会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侯后毅说:“为便于记忆,我把你目前的工作要点简化为四个字:一凡二硬。”“凡”指的是我在写嫦娥下凡,“硬”指的是两手都要硬。

有论者说,中国没有进入现代化,是因为没有实行数字化管理。看来这话值得商榷。我们的数字化管理其实无处不在,这里的“一凡二硬”就是一例。有一年,我随侯先生去昆仑山开“‘西王母’学术讨论会”。在昆仑山下,我看到一则标语贴在羊圈上,叫“一扎二抓三揭瓦”。我不明其意,当地人说,它的意思是横下一条心,挑断两根筋。说的还是数字,我还是不明白。经过多方询问,才知道标语说的是计划生育问题。扎是结扎,抓是进班房,揭瓦是扒房,兼指拆除羊圈、猪圈、牛棚。至于那两根筋,原来是指输精管和输卵管。数字化管理之普及,由此句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