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坤宁终章(共2册)

【预购】坤宁终章(共2册)

售价
RM70.40
优惠价
RM70.40
售价
RM8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时镜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9月

ISBN:9787559461384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书籍赠品将根据出版商随机发送,无法保证一定会有赠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坤宁终章(共2册)时镜代表作,金榜作家时镜全新古言力作 新增出版番外《大婚》 新雪里,追前尘。繁华一梦终归去,白首人间尽坤宁。 随书附赠:人物志+字得其乐卡+雪宁章+精美书签 ——酷威文化坤宁终章(共2册)时镜代表作,金榜作家时镜全新古言力作 新增出版番外《大婚》 新雪里,追前尘。繁华一梦终归去,白首人间尽坤宁。 随书附赠:人物志+字得其乐卡+雪宁章+精美书签 ——酷威文化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金榜作家时镜全新古言力作,新增出版番外《大婚》

★冷傲娇艳二小姐姜雪宁VS腹黑权谋帝师谢危,若神明垂怜,愿与君浮生相伴一世安,白首不渝两相欢

★新雪里,追前尘。繁华一梦终归去,白首人间尽坤宁

★圣人看透,唯其一死;若生贪恋,便做凡人

★随书附赠:人物志 字得其乐卡 雪宁章 精美书签

 

内容简介

  漫漫经年,灯火如旧。
  鲜衣怒马的少年郎,指战沙场,恣意轻狂。
  他把全部柔情赠她:宁宁,我站在你这边。

  漫漫经年,绿梅暗香。
  清正廉明的张大人,藏情于心,疏离克制。
  他揽十足愧疚于她:娘娘,我爱重您。

  漫漫经年,人间雪重。
  疯魔偏执的谢帝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他留一分清醒护她:姜雪宁,我是你的。

  一座坤宁宫,两世荒唐梦。
  刀山血海、万倾江山,这一次,换我陪先生走一遭。

作者简介

  时镜,金榜古言作家。

  曾自白:枯藤破衲师何事,白酒青盐我是谁?码字、写文,讲故事,闲是、闲非,懒得管。已出版作品《我本闲凉》《我不成仙1-5》

  新浪微博:@窗下时镜

目录

  卷一 黄粱梦,笼中心
  第一章 交握
  第二章 宫花
  第三章 设计
  第四章 机会
  第五章 相救
  第六章 无眠
  第七章 刺杀
  第八章 狂言
  第九章 还钱
  第十章 嫉妒
  第十一章 兄弟
  第十二章 两清
  第十三章 亲吻
  第十四章 将离
  第十五章 蜀中

  卷二 新雪里,追前尘
  第十六章 非礼
  第十七章 误解
  第十八章 涉险
  第十九章 梦魇
  第二十章 浮沉
  第二十一章 战起
  第二十二章 轻薄
  第二十三章 破绽
  第二十四章 霍乱
  第二十五章 解刀
  第二十六章 谋世
  第二十七章 会战
  第二十八章 弑杀
  第二十九章 新朝
  第三十章 坤宁

  番外 此心寄予明月知
  番外一 大婚
  番外二 余响
  番外三 雪尽

试读

  第一章

  交握

  常言道,人生有四大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然而此时此夜,或恐还要加上第五喜,那便是“坐牢遇劫狱”。天下真是没有比绝处逢生更令人高兴的事情了。

  一眼望去,牢狱之中都是人,许多是犯下重案的待审死囚,一见着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都欣喜若狂,或者用力地摇晃着两旁还未打开的牢门,或者从里面奔出来大声呼喊着什么。

  一群人声势浩荡地朝着天牢外面冲去。其中有那么几个身穿囚衣还未来得及脱下的人,反常地逆着人潮,手里都攥着柄长刀,正一间牢房一间牢房地找寻。

  这些人明显不是天教的。有一些牢房他们看过后就不再驻足,有一些却是问得里面的人是谁后,便或是提刀或是用从狱卒身上摸来的钥匙将牢门打开,放人出来。

  但他们越往后走,神情便越焦急。

  姜雪宁被人潮裹挟着,也被张遮拉着手,一路往前走时,不经意抬头一看,便发现了这几个异常的人。她总觉得这几个人像是在找人,于是目光不由得悄然跟随在了他们身上。

  又往前转过了几间牢房之后,几个人忽然看见了什么,向着中间一间牢房里喊了什么。

  在这种所有人都亢奋起来的时候,里面竟然静坐着一个男人。脏兮兮的囚衣穿在他身上,也不知多久没有换洗过了,满满都是污渍和血迹,一双脚随意地随着两腿分开踩在冰冷的地面上,身躯则向后倚在乌漆漆的墙面上,两手手腕压着膝盖,手掌却掌心向下从前方低垂下来。

  一条粗大结实的锁链锁住了他的脚踝。长长的头发很久没有打理,披散下来遮挡了他的面庞。他像是根本没听见外面的动静,甚至没有往外走一步。直到那几个人喊了他一声,他才抬起头来。

  牢门迅速被人打开。

  男人从地上站起身来,身形竟高大而魁梧,也不废话,都不用那几人帮忙,弯腰伸手,两只手掌用力地握住脚上锁着的铁链一拽,只听得“当啷”一声,粗大的铁链竟被硬生生地扯变形然后骤然断裂,足见此人力气之强悍。

  姜雪宁还朝前面走着,远远瞧见这一幕便眼皮一跳。

  这囚牢中本是混乱喧嚣的场景,该是谁也没时间顾及谁。岂料那蓬头垢面的男人似有所觉一般,竟然在这一刹那抬起头,向着姜雪宁的方向望来,锐利的目光鹰隼似的,在他的乱发缝隙中闪现。

  姜雪宁后背一寒,只觉这目光中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漠然与残忍之意,是那种刀口上舔过血的穷凶极恶之徒才会有的眼神。然而,她已经来不及细究。

  只这片刻工夫,他们已经转过拐角,到了天牢门口,朝外头一拥而去。

  押解勇毅侯府的兵士刚去,天牢守卫正是松懈的时候,被天教教众打进来时便不堪一击,如今哪里有半点还手之力?为保自己的小命,守卫都是边打边退,轻而易举地就被天教教众冲破了封锁!

  那条寂静的长道上,谢危的马车依旧停在原地。

  不一会儿,前去探查消息的刀琴回来了,到马车前便躬身道:“事情进展顺利,天牢已经被这帮人攻破,城门那边也已经安排妥当,只等着张大人那边带人经过。小宝也在,这一路应当失不了行踪。只是那孟阳……”

  谢危畏寒,若非必要,下雪的天气都是不想出门的。见到雪,他总要想起些不好的事。

  此刻坐在马车内,他连车帘都没掀开,一张脸因冷而显得苍白如玉。他淡淡地打断了刀琴的话,道:“危险之人当有危险之用,小卒罢了,坏不了大事。”

  于是,刀琴不敢再言。

  远远地两人便听得隔了几条街的地方传来些动静,很快又小下来,想来大约是那帮天教教众和狱中囚徒从天牢出来后一路往附近的街道去了。

  有的人逃出来之后并不随着人潮走,而是悄然隐没在黑暗中,独自逃命去。

  大多数跟随着逃出狱的囚犯却下意识地跟上了天教众人,趁着夜色随他们一道朝着西面城门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