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雪国之劫

雪国之劫(平装)

售价
RM36.00
优惠价
RM36.00
售价
RM4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日] 东野圭吾

翻译:郑悦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

ISBN:9787559636812

编辑推荐

为了阻止犯人,

我必须成为更狡猾的罪犯。

日本上市首月卖光一百万册,

创造东野作品销售速度纪录!


〇东野圭吾自信满满立下战书:

“你们一定做了很多种推理吧?但很可惜,没人能猜中真相。”

 

〇中外读者争相晒书齐声惊叹:

结尾反转反转再反转,超级满足!

简直像在看好莱坞大片!

不愧是东野圭吾!

 

〇东野“雪国系列”开山之作激情四射!

东野圭吾以自己*喜爱的滑雪运动为主题创作。

主角竟是个推理外行?

颠覆“神探伽利略”(《嫌疑人X的献身》)“加贺恭一郎” (《恶意》)的畅销悬疑系列。

 

 

 


内容简介

东野圭吾娱乐悬疑新体验,没人能在读完前停下来!

 

“我要代表地球,惩罚你们这些破坏自然环境的元凶。”

 

一封胡话连篇的恐吓信,竟真的将整个滑雪场卷入了炸弹危机。

 

没人知道犯人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每处积雪下都可能埋藏着炸弹,每位客人都是人质……

 

面对犯人接二连三的无理要求,不甘被玩弄的工作人员向着真相发起了最后一搏……

 

目的之下还有目的,真相背后另有真相。

书摘 · 插画

东野圭吾

日本著名作家。1985年凭《放学后》获得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并正式进入文坛。曾凭《白夜行》《信》等作品先后五次入围直木奖,并最终于2006年凭《嫌疑犯X的献身》获得第134届直木奖。

 

后又于2012年凭《解忧杂货店》获得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2013年凭《梦幻花》获得第26届柴田炼三郎文学奖;2014年凭《祈祷落幕时》获得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郑悦

双鱼座,文学硕士,资深技术商业媒体人与日文译者,译有阿刀田高《白色魔术师》、东野圭吾《绑架游戏》《虚像小丑》、有栖川有栖《俄罗斯红茶之谜》、齐藤洋《谢米尔与小潜水艇》等。

书摘 · 插画

仓田和辰巳一起走向酒店的会议室,也叫了津野参加会议。酒店方面参会的是酒店事业部的本部长兼经理中桓、总务部长宫内和营业部长佐竹。

  

一阵压抑的沉默之后,中桓开口说:“我觉得这只是恶作剧!”

 

“我也这么想……”宫内闪烁其词。

  

“不管怎样,社长会怎么想呢?”中桓说着伸手去拿烟。酒店的公共空间大部分是禁烟的,但这个房间里倒是有烟灰缸。

  

仓田拿起桌子上放的A4纸,这是辰巳打印出来的,他也是滑雪场网站主页的管理员。仓田又一次浏览了上面的内容,很认同中桓他们的想法。这个内容不像是人在精神正常的状态下写的。

  

“致新月高原滑雪场的各位相关管理者”—这封信这么开头,下面是这么写的:

  

  

受到地球温室效应的影响,全球降雪量普遍下降。如今这场意料之外的大雪,是不是让各位松了一口气?但是温室效应仍在继续,各位的担心依然没有完全消除。

  

希望各位不要忘记的是,各位绝不是温室效应的受害者,而是引发温室效应的元凶。砍伐山上大量的树木、裸露土地、改变河水的方向—这一项一项破坏环境的行径,使得近来出现异常天气。每年都为雪量不足而烦恼,可以说是你们自作自受。

  

但那些和大规模破坏环境无关的人,却不得不承受异常天气带来的天惩。这是不公平的,因此我们需要慰问金来补偿。

  

请在三天之内准备三千万日元。准备好以后,放在缆车山麓站的屋檐下,绑一块一米以上的黄布。我们会用实时摄像头确认,因此也请各位密切注意摄像头、监视器等不要出现故障。

  

不这样做的后果是:各位因为有了大量积雪而扬扬得意,但在这样的滑雪场之下却埋藏着带有计时器的爆炸物。在还没有下雪的时候,我们已经隐秘地布置好了。我们会用遥控的方式,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启动计时器。你们可以想象一下爆炸物的大小,肯定不是巡逻队对付雪崩时用的那种小玩意儿。爆炸时,周围的双板滑雪者和单板滑雪者会变成什么样,就不必说了吧?

  

要是过了三天还是没有回信,我们会视作交易终止,并启动定时装置。事先说清楚,一旦计时器启动便无法回头,只有我们才有停止的方法。要是你们报警,也会被视作交易终止。爆炸物虽然不会因为压雪车的作业而意外爆炸,但若是用推土机什么的胡乱挖,我们就不能保证了。

  

我们在降雪之前就进行了周密的准备。要是觉得这仅仅是口头吓唬,那么到第四椅式索道的第十二个铁塔正东方五米处挖挖看。看到埋在那里的信息,你们就知道我们的执行力了。等待你们的回复,还有,给这个邮箱回信我们也收不到。

  

埋葬者

  

  

仓田不禁叹了口气。虽然自己想把这当成恶作剧,但读到这样的内容难免不寒而栗。内容讲得很轻松,但同时也能感受到犯人的自信。

  

“信里说下雪前就开始做准备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一头白发的佐竹也不知道在问谁。

  

“我觉得是十二月初吧,”仓田说,“当然是在真的放了爆炸物的前提下。”

  

“为什么这么想?”

  

“我是从犯人的角度去想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降雪,犯人只好尽早做准备。不过准备好之后,总是不下雪,就很容易被发现。天气预报说十二月第二周开始降雪,而且真的降雪了。从那以后,虽然也有积雪量减少的时候,但是不会露出地表,滑雪场可以顺利营业。因此,对于犯人而言,在第一场雪降下来之前,是最好的时机。”

  

佐竹不高兴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下雪之后我们很高兴,犯人也一定在幸灾乐祸吧!”

  

“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放了炸弹,别这么说!”

  

中桓不快地责备道。

  

“是的,抱歉!”

  

花白头发的佐竹低头行礼。

  

“让我再看一遍!”中桓把手伸向仓田,拿过信又读了一遍,不快地说,“我反正觉得是恶作剧,还随便找个这样的理由。我没听说过地球温室效应是因为滑雪场造成的这种说法!这家伙还说自己没有破坏环境,无论是谁,都会或多或少地破坏环境。世上没有不坐车的人,电力说到底也来自石油呀!”

  

宫内和佐竹都很赞同本部长的话,但是仓田并没有附和。建滑雪场会破坏环境这是常识,正因如此,当滑雪场废弃之后,开发者才有将其恢复原状的义务。

  

“这个是用电子邮件发送过来的吧?你知道是从哪里发过来的吗?”

  

中桓问辰巳。

  

辰巳腰板挺得直直的回答:“要是报警,他们就会查出来……”

  

辰巳话说到一半,中桓一脸愁云:“要问警察?你查不出来吗?”

  

辰巳一脸苦相,估计觉得解释起来会很麻烦。“这个嘛,倒是能查到负责运营这个电子邮件的公司。但如果没有警方的命令,直接去问这个公司,他们就会说涉及个人隐私,不能提供。”

  

“这样啊……”

  

也不知道中桓明不明白,但看上去他接受了这种说法。

  

仓田问:“我们什么时候和警察联系?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尽快比较好。”

  

中桓捻灭了手里的烟,用可怕的目光瞪着仓田。

 

“喂!等等!还是听完社长的意见之后再说!”

  

“好!”

  

仓田低头认同。

  

现在,松宫应该正在用电话向社长报告。新月高原酒店与度假村株式会社的事务所在东京,社长笕纯一郎一般在那边办公。他也是广世观光株式会社的董事。

  

仓田在脑海中重新想了一遍恐吓信的内容。犯人说要是报警就视作交易终止而引爆,这可能是让大家犹豫是否报警的一句话。但是,这种情况还是应该报警的。和客人说明情况,让他们回避到安全地带,然后再让警察检查。根据情况也许会请拆弹专家来。要是这样做,即使是犯人引爆,也不会有死伤者,滑雪场也不会因此被问责。

  

但是无法避免的是滑雪场声誉会受损,客人会变得更少。估计中桓对于报警持消极态度正是考虑到了这一层利害。三千万日元呀,这可是一大笔钱!

  

不过,这类事件要的钱都不少。如果被恐吓的是大企业,估计会被索要以亿为单位的金额。仓田想,如果能平衡报警带来的声誉受损,三千万日元或许还是个合理的数目。

  

仓田正发呆想着这件事时,门突然开了,松宫走了进来,额头上一层薄薄的汗。

  

中桓问:“跟社长说了吗?”

  

松宫点着头坐下:“真是非常震惊,没想到我们社长也有这么慌乱的时候啊!”

  

松宫对中桓很尊敬,中桓长他两岁。

  

“社长怎么说?”

 

面对中桓的问题,松宫双手抱在胸前说:“他说先看看情况。”

  

“情况?什么意思?”

  

“就是说……”松宫指着桌子上的纸说,“犯人不是写了嘛,要是觉得只是吓唬人,就挖一下第四椅式索道的铁塔旁边看看。社长的意思是挖一下,看看能挖出来什么,之后再做打算。”

  

中桓摸着自己的脸,托腮而思。

  

“这样啊。那就这么办吧!在这种状况之下……”

  

“社长会看看结果如何,再来我们这里。”

  

“已经通知本社了吗?”

  

中桓说的本社,指的是广世观光。

  

松宫摇了摇头:“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告诉他们了吧!我们这里也要尽可能地少让人知道,要实行封口令。”

  

“知道这件事的只有这几个人吧?”

  

中桓看着仓田和辰巳。

  

“应该没有其他人了。”辰巳回答,“我收到邮件之后,马上就到松宫本部长那里去了。”

  

“那就好。没有我或松宫先生的许可,你们不能对其他人说,知道了吗?”

  

“那……”仓田插嘴,“那报警吗?”

  

松宫不高兴地看着他:“刚刚不是说了吗,先去犯人说的地方挖挖看,然后再做打算。”

  

“就是说先不报警吗?”

  

“是的!”

  

“那客人怎么办?”

  

“客人?客人怎么了?”

  

看到松宫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仓田内心对于他的漠然感到很惊讶。索道事业本部长是负责这个滑雪场安全的总管,应该是比谁都关心客人安全的人。

  

“在新干线之类的地方,要是接到放有爆炸物的恐吓电话,一定是在最近的车站让乘客下车,然后将车上彻底地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任何可疑物品之后,再让乘客上车继续前行。根据此例,我觉得在确认是不是恶作剧之前,别让客人进入滑雪场为好。”

  

在仓田说话的过程中,松宫的表情就开始变得难看了。中桓的嘴角也不高兴地撇了起来。

  

“新干线怎么能和滑雪场相提并论?”松宫说,“那只是交通工具,检查范围也很有限。但在我们这里不行,要让我们怎么调查埋没埋可疑物?!”

  

“没有检查清楚前,最好关闭滑雪场……”

  

“仓田君!”中桓打断了他的话,“你并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吧?要是你长期从事服务行业,就会明白,虽然的确有可能会收到这种原因不明的恐吓信—就像你举的新干线的例子—但是,大多数都是性质恶劣的恶作剧。即使是新干线,你有听说过真的找到过爆炸物吗?在这个令人生气的时刻,最重要的是不要过度反应,而且要对这种情况采取毅然决然的态度!如果现在就慌慌张张地把滑雪场关了,只会让犯人更高兴!要是这次上钩了,以后这么做的人就多了,就会越来越麻烦了!”

  

“而且,”松宫补充说,“即使不是恶作剧,也不是马上就会爆炸,还有三天的缓冲期。只要在这期间踏踏实实地想出解决办法就行了,对不对?”

  

仓田没有回答,看着桌子表面,心想,这要如何解释呢?

  

松宫用愉悦得有点奇怪的声音继续说:“是呀,我明白你们作为滑雪场实际责任人的心情,但是真正的责任人是我和社长!大家都不要太神经质,像平时一样认真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

 

这时候也没什么好回答的,仓田轻轻地点了点头,差点儿脱口而出—“在这种可能埋有爆炸物的雪场,要我们怎么像平时一样工作?”

  但他扼杀了这种想法,抬起头来看着中桓和松宫问道:“虽说此事不能外传,但我认为还有必须知道此事的人,不知道是否能够得到您的许可?”

  

松宫眉头紧锁:“你说谁呀?”

  

仓田目光直视他们,回答道:“巡逻队!”

  

松宫和中桓互相看了看。

  

仓田继续说:“他们是最了解这座山的人,以后无论做什么都需要他们,要是不告诉他们,我觉得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