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读完本书你可能会变得更加话痨

【预购】读完本书你可能会变得更加话痨

售价
RM48.00
优惠价
RM48.00
售价
RM60.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 马克·福赛思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ISBN:9787559637307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product_description]

编辑推荐

1.《星期日泰晤士报》畅销NO.1作品的姊妹篇,延续了上一本的写作水平;英国亚马逊4.6星评分;Goodreads评分3.97.

 

2.极具趣味性:讲述961个业已消失或即将消失的英语词汇的词源故事,以时间的顺序展开,用词源讲述“一天中会发生的事情”;

 

3. 作者机智而博学,将各学科、各门类的趣味知识融合到词源学这门学科,将词源学从无聊的词典里解放;

 

4.各词汇的词源故事单独成篇,篇幅短小精悍,可读性强;

 

5.装帧设计精美蕴藉,纸张柔和不伤眼。

 

 

内容简介

很多词汇无法长存于世,它们或有趣得难以让人严肃对待,或准确得难以流于寻常,或粗俗得难以在文明社会存活,或诗意得难以在浮躁时代繁荣。安妮女王统治时期的盗贼俚语词典里有上百种关于刀、少妇、绞刑的说法;维多利亚时期的一本关于乡村的词典里充满了灌木林、小巷、马得的病的词汇……

 

这些已经遗失的词汇中,留存着已逝的文明,对今天的我们可能仍然有用。由此,作者写了这本对一天之内的每个小时都适用的单词书,“我现在在干啥?”每当这样想的时候,你就可以掏出这本书读上一番。

书摘 · 插画

马克·福赛思(Mark Forsyth),英国作家、记者、校对员、代笔作家、学究。他曾收到了一本《牛津英语词典》作为受洗礼物,从此在词源学的探索之路上一往无前。

 

2009年,他开始写 “墨水傻瓜”(http://blog.inkyfool.com)博客,以期与啰嗦的世界分享一堆无用的信息。代表作《读完本书你可能会成为一个话痨》(The Etymologicon)曾登顶《星期日泰晤士报》畅销榜,《读完本书你可能会变得更加话痨》(The Horologicon)是其姊妹篇。


[info_1]

前言

 

丁尼生曾这样写道:

词语,就像自然,一半展露,而另一半掩藏内中的灵魂。

 

而本书完全是为了后面的另一半而作。那些词语美好得难以长存,有趣得难以严肃对待,准确得难以流于寻常,粗俗得难以在文明社会存活,诗意得难以在散文的时代繁荣。这样一撮美丽的词语就躲在《林肯郡的曼利与科林厄姆的乡邑曾使用过的词语》《性学描述性词典与地图册》(这本书里确实收录了地图)这样积满灰尘的词典里。当然,很多词语能在《牛津英语词典》中找到,但总在一些读者罕至的页码中。这是一批已经遗失的词语,它们中留存着已逝文明的重要秘密,对今天的我们可能仍然有用。

 

导致这些词语像原子碎片一样四散流失的原因有二。首先,正如我们所注意到的,这些词语往往躲藏在奇奇怪怪的地方。即使你能够坐下来从头到尾翻完两卷本的《英语里的废弃词与地方话词典》(就像我一样,出于某种原因),你还会遇到排序的问题,因为词典都是固执地按照字母排序的。

 

字母排序导致的问题是,词条之间完全没有联系。所以词语按照字母顺序排列后就被毫无意义地分开了。比如,《牛津英语词典》中的aardvarks(土豚、非洲食蚁兽)距离zoo(动物园)有十九卷之隔,yachts(快艇)距离beach(沙滩)有十八卷之远,wine(葡萄酒)离最近的corkscrew(开瓶器)也有十七卷之遥。所以没人会自言自语一句“我想知道有没有那么一个词”,然后开始翻词典。我知道有一个人最近刚把整本《牛津英语词典》读完了,但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假如你每次为找到一个最合适的词都这么尝试的话,当你从词典返回的时候,你会发现交谈的话题已经变了。

 

据我所闻,世界正在快速发展。每个人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四处奔走,到处是远程会议、闪电约会。他们就像涣散的弹珠一样在会议与简餐之间来回弹跳,而读整本词典对于像您这样业务繁忙的人来说,完全不可行。时间就是金钱,金钱就是时间,而当今的人们好像两者都不太有。

 

因此,作为一份崇高的大众服务事业,我完成了一本时辰之书,也叫Horologicon,努力通过提高词汇效率重振下滑的经济。中世纪到处都是时辰之书,大多为祷告之词。虔诚的神父随时可以甩出他的时辰祷告书,翻到合适的那一页,献上一段祷告致圣庞托费尔(St. Pantouffle)或者其他哪位恰好在那个时间封圣的圣徒。同样地,我对这本书的期望也是如此,希望它能够成为一本可以快速查阅的参考书。 “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你心想。然后你看看手表,把这本书从皮套里掏出来,翻到合适的那一页,找到ante-jentacular、gongoozler、bingomort或其他词。这是一本对一天之内的每个小时都适用的单词书。重要的是,就像我已经提到的那样,这是一本参考书。你绝不能企图把它从头到尾完整地读完。假如你真这么做的话,地狱对你来说也不再可怕。但作者和他的总公司对任何可能造成的自杀、枪支暴动或癫狂裸体不负有责任。

 

当然,试图写这样一本参考书存在着一个小小的问题,也就是,我必须要知道你在一天内的每个时刻都在做什么。这倒没有听起来那么难。我咨询了所有的朋友,他们中的两个人告诉了我大致相同的内容:起床、洗漱、吃早餐、去上班。至于在公司做了些什么他们都不十分清楚,但坚持说做的都是重要的事,涉及很多会议与电话,见了很多不爱上班的下属与任性的老板。然后他们逛商店,吃晚餐,多半还要再去喝上一杯。我正是基于此才斗胆尝试假定你的生活。不过我故意忽略了一些事情。比如,没有小孩,因为他们太不可预测。我在论求爱的那一章里会提供一些解释。我还不太确定是否你已经结婚——有时候结了,但有时候还没——尽管我确定你自己肯定有更确定的判断。通篇我都擅自想象你有我一半的懒惰、狡诈、贪吃。得写知道的事嘛。假如你完全只有美德,你那洗得干干净净的头脑中从来没有过罪恶或过失,那我得向你道歉。这本书不适合你,我希望你还留着发票。

 

虽然这本书大部分是在大英图书馆写的,因为词典都在那儿,但大英图书馆实际上非常像一间办公室,除了不许人说话。那里有所有常见的平常之处——即,我左边的女士在过去的一小时里都在看脸书,偶尔安静地咯咯笑——那里还有所有常见的古怪之处——即,我右边的小伙子的桌子上放着各种后马克思主义历史学理论的巨著,但他实际上正在桌子底下读《夏普的复仇》,还以为没人会发现。

 

我是说,我假定你在办公室工作,但我认为我可能是错的。虽然我已经穷尽我的所知,但我永远无法确定是否刚好让你失望。或许你根本就不在办公室。你可能会是一位外科大夫,或者一位飞行员,或者一位偷牛贼,或者一位刺客,在打斗的间隙稍事休息,在如同上绞刑架般难捱的一天开始前去查找遗失的珍宝与英语中的“一次性罕用词”(hapax legomena)。

 

你想做什么事都可以,任何事。你的生活或许总在可憎与奇怪的事情间翻腾。据我所知,你可以花一整天的时间把鳗鱼活生生地塞进马屁股。如果你真这么做的话,我必须要为这本书的编排道歉。我能给予的唯一安慰是,十八世纪英语里就有表示把活鳗鱼挤进马屁股的词了,格罗斯上尉的《本地话词典》(Dictionary of the Vulgar Tongue)给出了定义:

 

FEAGUE.往马的直肠里塞东西;把姜涂在马的肛门上,而在过去,据说是将活的鳗鱼放进去,好让马更有活力,摆好尾巴;据说有些马商的仆人没给马的直肠里塞东西就把马拉出来了,从而给马商造成了一些损失。“往马的直肠里塞东西”可以用来形象地鼓舞士气。

 

这个定义中可以总结三点。第一,绝对不能相信十八世纪的马商,尤其如果你是一匹马或一条鳗鱼。

 

第二,英语语言已经准备好了应对一切。假如你想把一条康吉鳗放进母驴屁股来吓唬一位法国人,他很可能要一路唾沫横飞地说好几个句子的委婉表达。但是,如果问说英语的人为什么要用一个来自深海的生物去鸡奸一匹马,他们应该只会扬起眉梢,问一句:“没看到我正在往马的直肠里塞东西(feaguing)吗?”

 

一词便显示整句之意,这种简洁地解释为什么你要把鳗鱼塞进马里的能力是每个英国男人和女人与生俱来的能力,而且我们必须要继续开拓这种能力。

 

第三,也是最后一点,你会发现这条定义不是出自《牛津英语词典》。虽然《牛津英语词典》是迄今为止人类发明出的最伟大最厚重的参考书,但它并不一定会涵盖英语语言的某些侧面。以“feaguing”为例,《牛津英语词典》确实引用了格罗斯的话,但只非常羞涩地提及了姜。还有一些从乡村方言和罪犯贼窝中获取的词汇也是如此。只要是我能够找到的词典,我都会使用。从卡洛韦的《颓废派词典:隐语》(Hepsters Dictionary: Language of Jive,1944)到那浩如烟海的古英语参考书。我或许应该把所有参考书列入一个名单,粘在书后,以防万一有人能读到那里。

 

如果我在一本词典里找到了一个词,不拘哪本词典,那它就值得收录。智慧又博学的教授们曾经发问,是什么成就了真正的词语。这事鄙人既不知道,也不关心。我把这样的问题留给我的长辈。当我在学园的神圣果园附近,而非果园里,吹起我词典式的卡祖笛,跳起滑稽的乡村舞,我必须要感到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