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盗墓笔记:十年(短篇集)

RM36.80 RM46.00
作者:南派三叔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

ISBN:9787559637949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书籍的赠品将根据出版商随机发送***

库存量:

订购量:

编辑推荐

★自2011年《盗墓笔记.大结局》上市后,《盗墓笔记》系列*全新出版作品!

★诚意巨制,情怀满满,与吴邪共赴十年之约!在《盗墓笔记.十年》中,一起接长白山青铜门后的小哥回家!

★《盗墓笔记》系列是极具影视化潜力与市场的作品,完结多年来热度不减!由朱一龙、毛晓彤、胡军、陈楚河、陈明昊、黄俊捷等主演的《盗墓笔记.重启》已杀青,即将热映!而腾讯视频动漫也宣布将拍摄《盗墓笔记.秦岭神树》的动画作品!

★随书附赠作者南派三叔亲撰写作心路序言 精美青铜门明信片!知名设计师亲自操刀双封专色装帧,典藏价值翻倍! 


 

内容简介

畅销神话《盗墓笔记》系列全新作品,书内包括《十年》《钓王》《陈皮阿四》三部短篇作品,完美填补《盗墓笔记》的缺失与遗憾,在《盗墓笔记.十年》里,读者将会同心头的意难平铁三角以及解语花、秀秀、陈皮阿四这些熟悉的角色重逢,一同开启新的冒险旅程!

盗墓笔记十年 静候数载,《盗墓笔记》系列全新出版作品震撼上市!南派三叔亲撰写作心路序言

作家简介

 

南派三叔

本名徐磊,男,现居杭州。

著有《盗墓笔记》系列、《沙海》系列、《藏海花》、《大漠苍狼》、《怒江之战》等。

 

目录

十 年



章 潘子

第二章 箭头

第三章 林场

第四章 王盟

第五章 铁轨

第六章 菟丝子茧

第七章 裂缝

第八章 活水

第九章 林中古井

第十章 荧光

第十一章 蚰蜒

第十二章 救人

第十三章 人面鸟

第十四章 口中猴

第十五章 华容道

第十六章 弹弓高手

第十七章 大白脸

第十八章 血战

第十九章 抽王盟

第二十章 胖子的努力

第二十一章 氧气告罄

第二十二章 地下神龛

第二十三章 粽子

第二十四章 四阿公

第二十五章 落单

第二十六章 流星锤

第二十七章 仙蜕

第二十八章 秘密

第二十九章 小哥的秘密

第三十章 长生的代价

第三十一章 小哥的邀请

第三十二章 阴兵

第三十三章 青铜门

第三十四章 十年

第三十五章 无数个我

第三十六章 黑瞎子

第三十七章 石头人

第三十八章 吴邪的选择

第三十九章 大结局



钓 王



章 老村钓器

第二章 钓叟

第三章 八钩子

第四章 龙棺菌

第五章 地下湖

第六章 留骨地

第七章 黄河钓尸杆

第八章 过年(一)

第九章 过年(二)

第十章 出发

第十一章 开钓

第十二章 死士

第十三章 百年榕树

第十四章 鱼道

第十五章 盐花

第十六章 青铜铜管

第十七章 盐原奇景

第十八 章 子母湖

第十九章 钻洞

第二十章 闷油瓶的信号

第二十一章 雨村钓王

第二十二章 铜钱鳞片

第二十三章 死水龙王

第二十四章 钓尸

第二十五章 一步之遥

第二十六章 小哥的故人

第二十七章 巨大的黑影

第二十八章 鱼钓人

第二十九章 尾声



陈皮阿四 四屠黄葵



章 杀春

第二章 喜秀才的预言

第三章 一百文,杀一人

第四章 水鬼白

第五章 摘花鼓

第六章 杀孽

第七章 一把铜钱

第八章 少一文

第九章 开封斗鸡

第十章 钱够了

第十一章 挑起免捐旗

第十二章 黄葵水蝗

第十三章 一刀刺目

第十四章 肉票

第十五章 长衫男人

第十六章 花签子

第十七章 找陈皮

第十八章 杀账房

第十九章 百坪楼设局

第二十章 耍威风

第二十一章 斗鸡

第二十二章 冤家路窄

第二十三章 杀长衫男人

第二十四章 半个脑袋

第二十五章 小头人

第二十六章 恶斗

第二十七章 炮头逃走

第二十八章 誓杀陈皮

第二十九章 黄葵酒

第三十章 尾声

 

 

试读

第一章

潘子

温度已经升高了。

我戒了一段时间烟,但是这时候控制不住又点上了一根。太阳正在升起来,露水和闷热让人有些焦躁,烟能让我冷静下来。

“也许他早就走了。”胖子在边上也抽着烟,“你知道他的脾气,咱们就是太纯良了,老被老人家骗。”

“那他就算彻底得罪我了。”我想了想,觉得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但是如果这种可能成真,我是应该恼怒,还是替他高兴?

潘子的墓碑在晨光中慢慢清晰起来,上面有些灰暗的刻字,描红都剥落了。字的一笔一画我都很熟悉,那是我自己写的。

很长时间我都没有接受潘子不在我身边了这个事实。如今,我接受了。十年后,即使没有他,我坐在墓碑前面,也没有一丝的动摇。

有人拼命想从石头变成一个人,而我,却不知不觉变成了一块石头。

胖子在潘子面前倒上一麻袋纸钱,用打火机点起来,我从包里掏出几条白沙烟,压到纸钱上面。

“这么有钱了,还不给大潘整点儿高级货!”胖子道。

“这是给我自己备的。”我对他说。如果这次不成,那这些烟就先烧在潘子那儿。说句玩笑话,如果三叔也在下面,估计这两个人已经把阎王爷整下来等着我下去享受荣华富贵呢,我给自己准备点儿心头好没错。

胖子在潘子墓碑前念念有词,我大概都知道他会说些什么,这么多年,懒得听也懒得说他了。

一堆纸钱烧了15分钟才烧完,我站起来,胖子也站了起来,我们都看着对方。胖子的鬓角有些白发了,但是他的气质一点儿都没有变化,而我变了太多。

不管怎么说,已经经历过那一切的人,是不可能错过这一刻的。

“走了走了,别矫情了。”胖子拍着我,“你得努力找回你以前的感觉,这是后一次了,咱得开开心心地把这事办了。”

我们走到公墓外,几个伙计正在不停地打电话,看到我们过去都迎了上来。我晃了晃手腕,给他们下达命令,他们往各自的车队跑去。

外面的车队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车灯闪烁,我能看到车里一双一双眼睛,都充满了欲望。

即使到现在,这帮人有时候仍会犯错误,这么密集的队伍在这里集合,太引人注目了。

有多少人,我真的记不清楚。这十年里所有在我身边的、愿意帮我的,全部在这条路上。这就是吴家小三爷的全部身家了。

我和胖子上到我的吉普车内,副驾驶座上的哑姐递给我对讲机。我拨到对应的频率喊道:“所有吴家堂口的,按个喇叭和你们潘爷说一声‘我们走了’。”

漫山遍野,我能看到的和不能看到的地方,同时响起了震天的汽车鸣笛声。

“出发,我们去个凉爽的地方过这个夏天。”我把对讲机丢给哑姐。

车队马达轰鸣启动,胖子看着窗外,我的手机响了,是小花的微信:“北京和长沙的车队已经先开出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面无表情的脸。

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