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熔炉

【预购】熔炉

售价
RM42.24
优惠价
RM42.24
售价
RM52.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孔枝泳

翻译:张琪惠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0年06月

ISBN:9787559639684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熔炉(十周年纪念版)(精)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 读者票选“能代表韩国的作家第YI名”,孔枝泳作品销量超过900万本,荣膺二十一世纪文学奖、吴永寿文学奖、李箱文学奖等几乎所有韩国文学奖项。更被国际特赦组织授予媒体特别大奖。本书是她的代表作,创下1600万点阅率记录,韩国版加印100余次,累计销量突破200万册。并荣获韩国*权威文学奖“李箱文学奖”。

 

◆ 根据韩国光州仁和学校真实事件改编。第YI部改变韩国法律,社会的小说,被誉为“韩国文学的自尊心”。

 

◆ 李现、朴赞郁、张嘉佳、黄晓明郑重推荐。孔侑、郑有美主演同名电影位列豆瓣电影TOP20,9.3超高分。

 

◆ 出版10周年纪念,特别收录作者给中国读者的信+熔炉原型案件记录。精装双封特种纸印刷装订。

 

◆ 采用豆瓣9.1分,备受好评的张琪惠译本,全新修订。人气插画师贺婉娟绘制封面,《一个人的朝圣》《怦然心动》《82年生的金智英》原班制作团队大鱼读品打造,质感上承。

 

 

内容简介

原为生意人的姜仁浩生意失败后,托妻子的关系一个人忐忑地从首尔来到小镇雾津,投奔一家聋哑学校应聘教职。他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赚些钱,生活宽裕点就回去大城市和妻女团聚。但慢慢地,他发现整个学校里笼罩着一种紧张压抑的气氛,令人窒息。一个惊天的秘密被暴露,层层黑幕被慢慢揭开,真相令所有人震惊……

 

面对不堪的现实和狂乱的生活,身为一个要讨生活维系家庭的丈夫,一个想要给自己女儿做出榜样的父亲,一个生性善良、懦弱,也有着自己不光彩往事的普通人,仁浩要怎么选择?

 

根据韩国光州仁和学校真实事件改编。

作者简介

孔枝泳

她被投票为“能代表韩国的作家第一名”。又被誉为“韩国文学的自尊心”和“韩国文化之星”。她曾同时以三本书进入畅销排行榜,形成“孔枝泳现象”。

 

自创作以来,孔枝泳的作品销量超过九百万本,荣膺二十一世纪文学奖、吴永寿文学奖、李箱文学奖等几乎所有韩国文学奖项。更被国际特赦组织授予媒体特别大奖!

 

因为自身丰富的生活经历,孔枝泳写作的主题常关注女性、底层和被歧视的人们。“社会关怀”是她作品中鲜明的特色。代表作《熔炉》即其中最杰出的代表。这部引发广泛讨论和争议的小说,以2000年光州仁和特殊教育学校教职工虐待及性暴力聋哑学会事件为原型,于2008年在网络连载时便创下1000万的阅读量,2009年正式出版后卖出200万册。

 

韩国演员孔刘服役时收到上级赠送的小说《熔炉》为礼物, 被书中情节深深震撼,并在军中致电经纪人,求他托人征求孔枝泳的意见,希望搬上银幕。退伍后,孔侑对该小说竭而不舍,极力奔走, 与经纪公司倾力筹集足够资金,终于令电影在2011年上映。上映后数百万人连署签名要求重启对光州仁和学校性暴力事件的调查。

 

一个月后韩国国会以207票赞成、1票弃权,通过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名“熔炉法”。

试读

 

“你看起来有条有理的,怎么会这么迷糊?上次来我们警局也是钥匙没拔就下车了,你这个体形娇小没什么重量的女人,怎么这么迷糊?这样可以和雾津有钱有势的人战斗吗?”

 

听到姜督察的话,徐幼真没回答,系上安全带说:“麻烦请载我去雾津大学医院。”

 

“怎么?新政府上台,警察也再次微服出巡了吗?”她语带讽刺地说。姜督察大笑。

 

“不要这样!身为民众的拐杖,这是难得为民服务的机会。”

 

姜督察就像老练的驾驶员一样熟练地开着车。如果被红灯挡住,就假装转弯,然后再往前开。甚至有一次,眼看绿灯就快要变红灯了,他也勇往直前,差一点就和左转的车子相撞。徐幼真想,在浓雾中快速前进的车辆,这大概是雾津唯一的一辆吧!

 

发现徐幼真紧张地抓着窗户上方的辅助把手,姜督察说:“不要害怕。我开车二十年从来没出过车祸。你可以相信我,在雾津没人敢这么说。有人问我怎么做到的,我回答,如果长时间体验过雾,就会看得见前面。对于那些认为世界一定要透明澄净的人而言,雾就像障壁。反之,如果接受世界本来就有雾的话,反而会觉得没雾的日子是意外的礼物。这么一来,反倒会感觉没有雾的日子比较多,不是吗?”

 

他总是在千钧一发之时闯过一个又一个交通信号。

 

“这样开车才能抓到违法乱纪的人。如果守规则的话,根本不可能抓到……”

 

看徐幼真始终保持沉默,姜督察不好意思地说:“我看你好像很急所以才开这么快,是不是小孩生病了?”

 

出乎意料诚恳的语气,徐幼真这才正眼看着姜督察。“你怎么会知道?”

 

“我姜某人连谁在雾津海洋上放屁都知道,可以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我在雾津不是那么重要的人。”徐幼真将视线转回前方,简单地回答。

 

姜督察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看着她。“我之前就想告诉你,叫你适时地放手。徐干事,你知道自己卷入了什么事件吗?你知道自己在跟谁斗吗?我听说你父亲是维新时期非常有名的徐甲东牧师……我高中时很尊敬他,不过已经太久,想不起来了。我还记得他在《麦穗》杂志上写过大卫和歌利亚战斗的故事。不知道我记得对不对,我想他的意思是不停地用鸡蛋敲石头,石头最后也会裂。总之,你是不是对于大卫和歌利亚的故事非常有信心?大卫和歌利亚的故事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这是开天辟地后第一次战斗,是不是?”

 

徐幼真双手交叠,听着他说话,后悔坐上这辆车。而雾,到处都是厚实的雾。“喂,我现在是在跟说谎的人战斗。孩子受到伤害,我们举报那些伤害孩子的人,就是这样。”

 

姜督察对于她的发怒回嘴笑了起来。“那样的话,你就要和全体雾津市民战斗了。在这里大家都说谎,彼此掩护。市议员和土木工程的小叔,驾照考场职员和医院院长夫人,特殊行业的老板娘和警察局局长,俱乐部的无名歌手和寂寞的太太,有夫之妇和牧师,老师和教材出版商,市教育厅和学校校长,人人互相掩护、说谎。他们想要的不是正直,也不是诚实,什么都不是。偶尔他们也可以放弃更多财产,他们真正想要的是没有改变。大家能视而不见,人人就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只要一两个人退让 — 他们把这个叫作退让 — 世界就会安静祥和。可是你插手了,搅扰了他们的生活,还要求改变。他们最讨厌改变了。”

 

“你现在到底希望我怎样?如果你再继续讲,我就要下车了。”

 

徐幼真瞥了他一眼,比较礼貌地说。姜督察说:

 

“你听我说。徐干事,你认为法庭能够带来正义吗?你知道什么叫前官礼遇吗?黄大律师因为约定可以拿到首尔江南的一间办公室和设备,才来到这里。你知道那是多么庞大的巨款吗?这个人是雾津秀才,他不是什么笨蛋,你以为他不懂那些人性暴力、蹂躏聋人的事吗?才不呢!黄大律师也很苦恼。他判断为了社会正义,牺牲几个聋哑学童可以让故乡发展。换句话说,为了大义,这是正确的。法官?这些人彼此是大学同学,学长学弟,同期的同事,妻子的叔叔,高中同学的亲家,女婿的恩师。至于负责本案的检察官呢?他在雾津的任期只剩下六个月,如果不小心惹火了某些人,回首尔和妻子、孩子相聚的计划就完蛋了。这些人从出生到现在,都是在分数、分数、分数、竞争、竞争、竞争当中胜过别人,才爬到今天的地位。因为一分之差,朋友连稳定的工作都没有,自己却能成为法官。你觉得他们会为了几个智力障碍的听障者,让妻子的叔叔、大学同学的亲家、女婿的恩师、丈人的学弟难堪吗?就为了找回正义和真相?你觉得对于这些人而言,学院校长和身障者的人权是一样的吗?”

 

徐幼真惊愕地看着姜督察。姜督察这才发现自己舌头太长,说了太多话,又仿佛内心遭到谴责一样,紧咬着下嘴唇。“你现在,是在给我……忠告吗?”

 

徐幼真这样问,姜督察的语调变得柔软。

 

“算是吧!抱歉我离题了。会说这些话,是因为你和我很久以前过世的妹妹同年纪,你父亲徐甲东牧师也是不久前……”

 

她没想到会听到这些出乎意料的话。她有点困惑,不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

 

“你的行为太过……该怎么说呢?为什么放着好走的路不走,一定要过得这么辛苦,像笨蛋一样?这种愚蠢的想法或是愚蠢的行为,就像是头一两年当警察的菜鸟,是二十几岁应该要放弃的东西。结婚之后,生了孩子,父母亲生病之后,不应该再愚蠢了。可是你,离婚了,孩子生病了,你还这样做……真是不可思议。

 

再加上你不是男人,是女人!”

 

徐幼真没说话。姜督察接着说:

 

“我是喜欢女人,只要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无法自拔;而我看过的女人,还有人愿意为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参与犯罪,什么都不管不顾。有时我想,你又不是很漂亮,怎么会有这种胆量过生活。尊敬女人这种事,我在小学一年级就当它不存在了。当时有个女老师因为我们家很穷,母亲从没有带一点小礼物到学校孝敬她,经常在其他孩子面前让我丢脸,不然就打我。所以我实在很好奇。我不了解你,不过你好像并没有从政的想法,你该不会是想要用这种纯真的方法改变世界吧 — ”

 

“喂 — ”

 

徐幼真盯着在红灯前踩刹车的姜督察,打断他的话。然后她垂下眼帘,看着起雾的街道,缓慢而清晰地说:“想改变世界的心情,从我父亲死后我就放弃了。我现在只是 为了不让别人改变我而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