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秦明:遗忘者(众生卷 2)

法医秦明:遗忘者(众生卷 2)

售价
RM38.40
优惠价
RM38.40
售价
RM4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法医秦明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ISBN:9787559642370

书摘插画

法医秦明.遗忘者(法医秦明系列众生卷第二季瞩目新作!)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5000万读者8年持续追更,畅销350万册原创悬疑品牌

★每5个悬疑爱好者,就有1人读过法医秦明系列

5000万读者8年持续追更,畅销350多万册,网剧播放量超50亿,法医秦明系列众生卷作品即将被改编为影视剧。

法医秦明工作23年,侦破命案上千起,阅尸无数,明察秋毫。工作之余,热爱写作,系网剧《法医秦明》的原著小说作者。从《尸语者》到《遗忘者》,法医秦明以专业的法医视角,带你置身真实又震撼的案发现场,聆听解剖刀下的逝者之声。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法医秦明系列众生卷瞩目新作《遗忘者》

★根据真实案件改编,挖掘被遗忘的女性之痛

闯空门的小偷*没有想到,居住在此的一家四口,竟然早已横死屋中。

吊诡的是,死在浴室中的年轻孕妇并非这家中的女儿,她与其他三人毫无血缘关系!而失踪女儿的尸体,*终出现在二十公里外的化粪池中……

腐臭的凶宅、被秽土堵口而死的女人、小龙虾缠绕的笼中白骨……十七年前的那场大雨,悄然酿成寒冷刺骨的杀意。层层揭开的怨念,缠绕着韩亮的过往,也萦绕在每个目击者的心头。

她们,曾经被遗忘;她们,不该被遗忘。

那么,“活埋”她们的人里,有没有你?

法医秦明新作聚焦当代女性困境,从真实犯罪档案中揭开属于她们的噩梦。

★装帧全面升级,配置法医专业插图

★赠品福利满满,揭开法医真实日常

现实生活中的法医到底是怎样?随书附赠关于法医的重磅线索卡,通往法医世界的隐藏入口,等你来找出。新书装帧全面升级,精心搭配法医专业解析插画。同时赠送法医小组成员韩亮的命运重置卡 神秘胶卷碎片,和法医秦明一起剖开真相,找到隐藏的福利!参与书中福利活动,更有机会获得签名新书!

★众生皆有面具,一念之间,人即是兽。

 

内容简介

法医秦明系列 众生卷 第二季

众生皆有面具,一念之间,人即是兽

闯空门的小偷*没有想到,

居住在此的一家四口,竟然早已横死屋中。

吊诡的是,死在浴室中的年轻孕妇并非这家中的女儿,她与其他三人毫无血缘关系!

而失踪女儿的尸体,*终出现在二十公里外的化粪池中……

腐臭的凶宅、被秽土堵口而死的女人、小龙虾缠绕的笼中白骨……

十七年前的那场大雨,悄然酿成寒冷刺骨的杀意。

层层揭开的怨念,缠绕着韩亮的过往,也萦绕在每个目击者的心头。

她们,曾经被遗忘;她们,不该被遗忘。

那么,“活埋”她们的人里,有没有你?

作者简介

法医秦明

80后副主任法医师,一线畅销悬疑作家。

著有法医秦明系列、守夜者系列、科普书系列。

入行较早,经验颇丰,绰号“老秦”。

阅尸无数,明察秋毫。一双鬼手,只为沉冤得雪,满怀佛心,唯愿人间太平。

法医秦明作品:

法医秦明系列小说:

第一卷:万象卷

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另一种开始

第一季《尸语者》(已改编为电影《秦明·生死语者》)

第二季《无声的证词》

第三季《第十一根手指》(已改编为网剧《法医秦明》)

第四季《清道夫》(已改编为网剧《法医秦明2清道夫》)

第五季《幸存者》(已改编为网剧《法医秦明之幸存者》)

第六季《偷窥者》

目录

引子

浴帘下躺着的她,两腿中间有一个拳头大的绿色肉团正在缓缓蠕动……

第一案 床底的她

在死去男人的床底下,居然还躺着一具面孔发黑的女尸,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背靠背”?

第二案 不存在的客人

住酒店的客人,手机不慎掉进了厕所水箱背后的夹缝,他伸手捞了一把,却发现手上沾满了血迹……

第三案 林中臀印

这具小树林里的男尸,内裤被褪到了脚踝处,附近的落叶和泥土有一些堆叠,看起来确实是一个蹊跷的臀印。

第四案 裙摆之下

补课夜归的高中女生,原本五分钟的回家路,却过了一两个小时都没有走完……她裙摆上的血迹到底是怎么来的?

第五案 宅男之死

通宵游戏之后,他真的是猝死的吗?法医剖开没有任何外伤的头部后,发现脑内竟然出现了骨折,这难道是……隔山打牛?

第六案 白蛆温泉

当无人机飞到温泉上空时,拍摄者发现,池水的颜色似乎有些不正常。随着镜头不断拉近,温泉里泡着的那个奇怪的东西越来越清晰……

第七案 不沉女尸

水库中浮着一具赤裸的女尸,一头长发散开在水面上,随着波浪浮浮沉沉,瘆人的是,她的腹部扎满了密密麻麻的创口……

第八案 水缸婴儿

母亲抱着怀里软绵绵的婴儿,低着头,目光呆滞。那个婴儿的双眼微睁,嘴边残留着泡沫,却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第九案 撕裂的母亲

她的上衣被翻至胸部下,肚子被剖开了个大口,里面的脏器像是被搅拌过一样……尸体边的茶几上,还放着削了一半的苹果。

第十案 如雷轰顶

天空一声惊雷,喜宴上的某人应声倒地。大雨磅礴,人们作鸟兽散,没人注意到,那个人再也没出现过。

尾声 遗忘者

这个患有梅毒的人,凶狠地张开焦黄的牙齿,向陈诗羽的手腕咬了过去。

试读

引子

我像迷失的灵魂一样游荡着,然后发现,我确实迷失了。

——丹尼尔·凯斯

三狗子靠着围墙边坐了下来,抬头看了看满天的星光。

这种靠着围墙的感觉是那么的熟悉,毕竟三狗子坐了两年的牢,刚刚才出来。

那一次的被捕经历告诉他,城市里的天眼监控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让人无法遁形。即便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踩点、去准备,也只偷了那么一点点钱,还被抓了进去。他没想到因为他是累犯 ,居然被判了两年。

两年真的很难熬。在牢里的时候,三狗子就想好了,再也不在城市里作案了,那实在是一件性价比极低的事情。到处都是监控,还没人用现金。

在农村,似乎更好下手,但又很难偷到值钱的东西。出来后的这一个礼拜,他必须天天下手,才能勉强填得饱肚子。

但这一次,他感觉自己要转运了。

昨天,三狗子在镇子里吃小笼包的时候,听见了两个人的议论。说是在试枪山的山脚下,有那么一户人家,挺奇怪的。他们家房子盖得很偏僻,和村子的其他人家相距很远。距离最近的一户人家,也离他们有三公里的距离。这家人似乎不在乡镇里活动,活动范围顶多是穿过试枪山,去附近的市郊城乡结合部。

村里人对这一家人似乎并不了解,大抵知道他们家是在十几年前就搬过来的,山下有一块不小的土地。一家四口,天天神神秘秘的,即便是遇见同村人也不太开口说话,更不用说参加村里的活动了。老两口六十多了,日常是种地。姐弟两个人很少露脸,三十好几的姐姐几乎在家里不出门,也不去找个对象结婚生子,但长得还不错。而三十出头的弟弟也没见带个媳妇回来,成天打扮得像是个公子哥儿,喜欢去城乡结合部游荡,也偶尔会在镇子上的“娱乐场所”出现,但不和别人攀交情。顶多,和某些女性攀交情。

接下来的对话,让三狗子不自觉地竖起了耳朵。

“那小子有女人缘。”一人说,“我经常看到他和不同的女人出现,而且这些女人穿得珠光宝气的,估计这小子挺有钱。”

“是哦,上次在镇子里,我看见他掏口袋掏出一大把现金。你说,现在谁还带现金?说明这钱肯定不干净。”另一人猜测道。

就这么两句话,让三狗子对自己接下来的“工作对象”有了清晰的认识。

可是没想到,试枪山有这么大!

山脚下,哪边的山脚下,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说。三狗子从傍晚开始,沿着试枪山的山脚下几乎整整绕了大半圈,走到了大半夜,才借着月光,看到远处有一幢孤零零的二层小楼。

胜利在望,但体能消耗殆尽了。

三狗子靠在围墙边,看着满天的星光,喘着粗气。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这里真好,没有监控,还能看得到星星。

环顾了四周,三狗子发现这座建筑的后面有一大块菜地,而里面种着不少罂粟。这东西,三狗子可认得,十年前,他因为种这个,还被警察给治安处罚了。既然敢干这种勾当,看来这人家肯定有钱。

三狗子戴好了手套和口罩,准备开始“工作”了。两米多高的围墙对他来说,形同虚设。要不是走了几个小时山路实在太累,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跳入院墙的三狗子蹲在两层小楼旁边,静静地听了两分钟。除了院墙外面传来蛐蛐叫声,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

另外,还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异味。

那,不是化粪池的气味。

这一点,三狗子很确定。

三狗子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深夜两点了,这个时候,人们睡得最熟,也是最好的作案时间。他悄悄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弱光手电筒,打开,照了照四周。

在手电光和月光的联合作用下,这座两层的自建房被照亮了。红漆铁门,看起来很坚固;黑色的铸铁防盗窗,似乎也没那么容易破坏。

三狗子走到红漆大门边,推了推,纹丝不动。讨厌的是,这扇大门居然都找不到锁眼。这就比较麻烦了,擅长技术开锁的三狗子,遇见了不用门锁的“物理封门法”,几乎是毫无办法的。

又看了一楼的几扇窗户,三狗子几乎要绝望了。

那黑色的铸铁防盗窗,栏杆缝隙只有十几厘米,钻进去是不可能了。三狗子也尝试去掰弯其中的一两根栏杆,却发现全是徒劳。用水泥封闭安装螺丝的防盗窗,坚不可摧,硬度估计堪比看守所牢笼了。

“妈的,神经病啊,把自己家做成监狱?”三狗子低声骂了一句。

费了这么大力气找到这个地方,要是这么轻易放弃,实在不是他三狗子的风格。他在院内换不同的视角去观察这座两层小楼,突然发现围墙的上方,有一扇小小的窗户。

这扇五十厘米周长的正方形窗户,应该是卫生间的换气窗,而以城里人的惯用防盗思维,都会把这种小小的换气窗忽略。

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三狗子重新翻上了围墙,沿着围墙的顶端,走到了换气窗的下方。

似乎,那股异味更加浓重了。

三狗子双手搭上换气窗的下缘,一用力,整个身体腾空,然后一只脚踏上墙壁,一只膝盖已经跪在了换气窗的窗台之上。

这一刹那,三狗子绝望了。

换气窗里,也有三根坚实的铸铁栅栏。

“看来下次得背着乙炔枪来!”三狗子气愤地朝换气窗里吐了口唾沫,准备放弃离开。

为明天吃饭问题焦心的三狗子,正准备跳下窗台时,他肩膀上别着的弱光手电筒闪过了换气窗,卫生间里一瞬间被照亮了。

“怎么里面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我看错了?”三狗子开始疑心那股异味了。

不会吧,这窗户和门都关得死死的,即便真是尸体的臭味,也不至于能穿透门窗吧。

卡在窗台上,想了半天,三狗子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用手电筒再次照向了窗内。

光线掠过卫生间内,在墙壁瓷砖上反光。

光线照射的洗脸池和马桶旁边的地面上并没有异物,但是地面似乎有深色的液体,在光线的反射下,隐隐约约地发着微光。毕竟有窗户玻璃的遮挡,屋内的情况模糊不清,三狗子并不能确认自己看到了什么。

他挪动手电筒,向卫生间深部的浴室照去。一副白色的浴帘上,似乎还有着什么样的图案。因为没有空气的流动,浴帘纹丝不动。

不过,从浴帘的下方,伸出了一双粗壮的大腿,呈九十度角张开,平摊在地上。

三狗子的血压瞬间飙升,他不敢相信浴室里究竟有什么。不过,一双大腿的上面,被浴帘遮盖的部分,还能是什么?

险些掉下窗户的三狗子的惊险经历还不算完。

那双大腿的中间,有一团东西。三狗子颤抖的手拿着的颤抖的手电筒,恰好直射那团东西。在漆黑的浴室之内,那团东西被照得最亮。

那是一个拳头大的绿色的肉团。

绿色的,似乎还有面目的肉团。最可怕的是,这个肉团的四周,小手小脚都已经可以辨别清楚。

那,那明明就是一个胚胎,一个绿色的,感觉面目狰狞的胚胎!

胚胎在两腿之间,似乎还在蠕动……

“鬼!鬼生子!”三狗子直接从窗户上跳到了围墙之外,双腿摔得疼痛到麻木。但他顾不了那么多,拖动着并不太听使唤的双腿,在夜色中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