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普通女孩

【预购】普通女孩

售价
RM36.00
优惠价
RM36.00
售价
RM4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苏辛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22年01月

ISBN:9787559652485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普通女孩(我不介意普通,这是我的人生!樊登读书会、都靓力荐作家) 没有哪一个女孩的人生可以被定义!人气作家苏辛成名作,从自我认知、职业难题到爱之困惑等,助数万女孩逆流而上,奔赴自我成长之路。你已经足够好和特别。赠15款表情贴纸。特立独行的猫、午歌、李荷西推荐。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人气作家苏辛成名作,口碑爆棚。樊登读书会、都靓力荐,各大媒体及数网网友转发热议!
★我不介意普通,这是我的人生!一路颠簸却逆流而上,她懂得女孩们的每一刻心理流动。
★本书收录苏辛近10年来43篇兼具共鸣感和力量感的精华散文,从自我认知、职业难题,到五味爱情、温暖友情、广袤世界,分享普通女孩成长道路的力量。
★读它!带你打破恐惧、告别自卑,一步步走上普通女孩闪闪发光的进阶之路
关于普通女孩的俗常一角:容貌焦虑、能力焦虑、情感不顺、内心自卑……随意翻开一篇,都将惊艳双眼。苏辛带你直击痛点,继续披荆斩棘,找到那条属于自己的闪闪发光的进阶之路。
★世界丰饶,女孩前进吧!去奔跑、跌倒、跋涉……请坦坦荡荡地做一个普通女孩,你已经足够好,足够特别。

 

内容简介

《普通女孩》是某瓣人气作家苏辛的成名作,收录其近10年的43篇兼具共鸣感和力量感的温情散文,从自我认知、职业难题,到五味爱情、温暖友情、广袤世界,带你审视内心,贴近人性,学会掌控自身的力量,一步步靠近梦想中的自己。
她的文字温暖、坚定、明澈,寥寥数笔便写出“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的深刻感动。谈及亲情、友情、爱情、事业等,以情意深长又不乏幽默的文字,向周遭,甚至陌生人投递出关心,叙写普通女孩俗常生活中的心底事,给予女孩们力量。

作者简介

苏辛

本名师素珍,生于河南禹州,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独立出版人,青年作家,已出版畅销书《未来不迎,过往不恋》《这么简单,却那么足够》《度光阴的人》。

苏辛并不是个毒舌的拆穿者,而是一个始终与我们站在一起的普通人。跟我们一样,她吃过爱情的苦,扛过事业的难,经历过性别带来的无形阻滞,终成为一个坦然自足、充满力量的人。

她的文字,让人相信,爱、信任、勇气,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因为一切美好都永远存在,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目录

第一章 请放心大胆地成为一个普通女孩
003  爱自己,是你人生的骨架
008  世上肮脏的,莫过于自尊心
011  在坏的境遇里,做好的自己
018  完全独立,是世界上爽的事
021  接受“父母也是凡人”
030  对你的选择负责
036  亲爱的,你谁都对得起,唯独忘记了对得起自己
040  在爱中学习爱
044  你的人生,从哪一刻开始
049  你是自己好的归宿
052  内心强大爱自己,世界才会来爱你

第二章 作为普通人活着,并不代表碌碌无为
058  梦想,是接近终极幸福的道路
063  热爱工作,也是一种爱情
067  用一万个小时,让自己成为行业专家
074  你敢不敢对工作“纠缠如毒蛇,执着如怨鬼”
080  你所谓的低级,实则是一种你无法理解的高级
084 已经过去的,不要后悔;将要发生的,不要害怕
090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第三章 热恋浓时,偏需一分冷
101  你是不是他的理想型
107  联系他之前,忍五分钟
111  允许他用自己的方式爱你
116  谁有资格来原谅
122  一种爱情:所有能发生的关系都要发生
128  真实的爱,来自了解
133  终止那轮回
138  爱是一朵掌心莲
143  单恋:在孤独中被雕刻的时光
148  暗恋:我要谢谢你,赠我空欢喜
154  致前任:当我们变成彼此青春的见证者

第四章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己
161  你存在于这世界,对我便是一种安慰
170  你所点燃的温柔光芒从未熄灭
174  像孩子一样相爱
180  珍惜你身边,那真实的温柔
188  让他停留在他想要的姿态里,是一种真实的尊重


第五章 就在你所在的地方生根开花
195  诗意地生活:凭一滴隐约之甜
201  味道
204  我不在的地方,花朵静静地开
207  蝴蝶飞翔在人行道
212  跳舞有时,孤单有时
217  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221  就在你所在的地方生根开花
226  生命极美,因为它必然流逝
233  身体和心,总有一个在路上

241  跋:世界丰饶,女孩前进吧!

试读

第一章 请放心大胆地成为一个普通女孩

当我们谈起热爱时,我们在谈什么?

我们会谈起世界。爱一朵花开,爱一次日落。爱近在眼前的城市霓虹,爱远在天边的高山平湖。目之所及,还有璀璨夜空,无边宇宙。世界之美,广阔博大,无穷无尽。

我们会谈起生活。亲人、爱人、友人、陌生人……每一次人与人的交会,都将触发不同的频率和磁场,带来不同的感受和结果,缠绕出不一样的关系之网,我们称之为“缘分”。

我们还会谈起梦想。尘世琐屑,而梦想是一轮巨大红日,跃出一切琐屑之上,光芒万丈。它太耀眼了,可能把我们普通而凡俗的生活照得透亮,也有可能让我们的无能与平庸丝缕毕现,无所遁形。

我们能谈起的事物有那么多。这世界如此丰富,给了足够的素材,供我们去沉迷,去热爱。

但我们常常会忘记,首先要被热爱的,是自己。

……

在坏的境遇里,做好的自己

苦难有何意义?小时候为了追求文字的优美,我说,也许生命是椴木,需要不断被磨砺才会光滑成型,其实当时我连椴木究竟什么样都不知道。我用这个字眼仅仅因为它看起来好看,以及,“椴”字看上去很适合被磨炼、锻造。

苦难分为两种,一种来自内心,一种来自境遇。来自内心的苦难,很可能世间无人能逃,越是敏感的心灵越会磨得鲜血淋漓;来自境遇的苦难,一旦降临,世人也无处可逃,只是每个人要面对的,可能本来就不一样多。

苦难值得赞美吗?我想,至少我不愿意赞美它。它就像公路上的巨大坑洞,巨大到你绕无可绕,只能一头栽进去,再慢慢想办法爬出来,有的人甚至就此爬不出来了。这有什么好赞美的呢?只是因为不可避免,所以不得不接受,还必须去面对它,挺过去。

也许它的价值只在于,逼着你跟你自己更近更紧地贴在一起,短兵相接,无处可逃。

很小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是苦难,在我看来周围的一切都是充满惊奇的。我对这个世界没有同情,因为还不懂得什么是痛,什么是悲伤,为什么生命不可戕害,所以我任意地扯掉蚂蚁的肚子,只为了尝尝它是不是酸味的,随便就抓一串蝗虫喂鸡,站着看人们宰羊剥羊皮而毫无畏惧。

不知道是从哪一天起,我忽然有了心,懂得了敬畏,开始害怕。

也许从我渐渐知道了父母的故事开始。

父亲的故事开始于1946年,那时候他还不到一岁。他有一个勤劳的爷爷(也就是我的太爷爷)。这位老人家白手打天下,种地,卖饭,买地,一个子儿一个子儿地攒下了八十亩良田。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城里读书,一个在乡下管理田地。他本来可以做个老太爷,安心终老的。

在乡下种地的,是我父亲的父亲。那年他三十多岁,刚得到一个儿子,之前已经有一个女儿,现在正好儿女双全。爷爷雄心勃勃,计划着把家里的房子拆掉,重新盖一座砖楼。

就在这个时候,出事了。

关于这场飞来横祸,我听说过两个版本的开头,至今没能确认哪个是真的。而重要的一件事是,当时家乡在闹土匪。

其中一个开头并不传奇:因为家里的钱太多,不够地方放,太爷爷便在院中水井壁上凿了个洞,藏了一些钱进去。小孩子们淘气,下井去玩,竟抓了一把银元出来,全村都轰动了——只说这老头有钱,没想到竟这么有钱!

另一个开头更戏剧化一些:某天,太爷爷挎了搭着大手巾的篮子,穿过本村的集市进城看儿子。有熟人凑过来问:看儿子去?带了啥好吃的?并极快地拉下了手巾。于是,太爷爷傻了,那人也傻了,全集的人都傻了——

手巾下,是满满一篮子钱啊!

就这样,过了没几天,我爷爷便“失踪”了。

为了赎回他,据说,家里的钱是一麻袋一麻袋地送出去的。

后,家完全空了,人却永远没有回来。

我无法想象太爷爷如何面对这一切,也不能体味奶奶和姑姑的心情。

过了几年,因为重病,我奶奶去世了。五岁的父亲跟着太爷爷生活,他十二岁那年,太爷爷也去世了。他便依附于自己的二叔,自此也不再上学,开始跟着别人去城西拉煤。直到二十五岁学木匠手艺、跟二叔分家之后,他所有的财产,都不过是分来的那间小屋子。直到三十二岁,他才跟母亲结了婚。

母亲的故事没有这么复杂。她出生在一个贫困但人口众多的家庭,姥爷姥姥有七个儿女,她排行第五。姥爷性情乖张,脾气暴虐,孩子若闹了,劈头盖脸便是一顿打。母亲性格倔强执拗,便是挨打也从来都硬挺着,只有一次在挨打之前撒腿跑了,姥爷竟然开心地扔了棍子,以为闺女终于开窍了。他的暴虐一直持续到晚年,去世那天正是大年初二,也是我们这边闺女回门探望父母的日子。姥姥骂他说,他是唯恐孩子们不记得祭拜他,选好了日子才死的。姥姥是典型的中国传统女人,勤劳沉默,吃尽了生活的苦头,年老后又患上了骨质增生,渐至卧病在床,不能走路。几年前,也悄然离世。

在多愁善感的少女时代,我不敢认真去想父母的命运,只要想到就会哭。但当事人对这些事都保持缄默,父亲很少说起过去,即使说起,也从不自哀;母亲有一种不管年纪多大都保有的孩子般的天真,她说起姥爷打自己的事儿,更像是讲一个好玩的故事,也并不抱怨或咒骂。

可能,接受苦难对旁观者来说,比承受者更难。虚拟的代入,比真实的承担更沉重。因为没有参与,反而更能看到境遇里的残酷之处:当事者毫无过错,只是没有任何理由地被命运丢入某一个残忍的状态中,单凭个人的力量很难从中逃脱,唯有抱着不可知的乐观心态忍受,等待时间带来的改变。其中有些强者,会在苦难中积蓄力量,待命运一旦出现转机,立刻跳起抓住,扭转人生。

父亲给我讲过邻村一个男人的故事。那人的命运前期像是父亲的一个投映。在遥远的当年,那人是地主的儿子,也属于“地富反坏右”黑五类的后代。他的父母也早早死去,跟姐姐相依为命长大。二十多岁时,为了帮助他早日成家,姐姐不得不跟人换亲——就是姐姐嫁给另外一个家庭里的一个男人,而对方则把自己的姐妹嫁给他。婚后不久,他添了个儿子。早年间他曾吃尽苦头跟人学了点车工手艺,此时便偷偷摸摸私下干点车工活儿来养家。改革开放来了,他瞅准时机,从倒卖零件开始,终开办了属于自己的机械加工厂。五年之间,身价飙升至百万(当时的身价百万与现在的身价千万差不多),又接连添了三个儿子。——父亲感叹说,只要时机对了,发家其实很快。

是这样的吧,若你像冬日的种子,已经储备好了足够的营养,有可能只需要一个契机,短时间内,一切就会天翻地覆。

但是,故事攀上烈火烹油的高峰时,危机也出现了。他的厂子越做越大,家里的四个儿子开始内讧。市场开始变化,毫无现代化经营与管理观念的家族不仅没有发现,还在忙着争权夺利。三年后,家里的四个厂子全部破产,他们跌回原点,甚至比原点更穷。——骨子里的要强和机敏在时机来临时帮助了他,而成长中经验的缺陷、性格中的弱点又在极盛时代颠覆了他。跌落比攀升更为迅速彻底。失败来临时,他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不久后,便咽下了后一口气。

这不是一个对抗苦难的好例子,因为主人公终被命运击溃。如果要举个好例子,我更愿意心怀崇敬地说出我另外一个亲人的故事,那就是我姑姑。

姑姑比父亲大八岁。她的命运,其实只有几年跟父亲重叠。她两三岁时,就由爷爷做主定了娃娃亲,注定会嫁给几里地外邻村的我姑父。十六七岁时,她离开只有七八岁的弟弟,嫁了过去。

姑父家原来也是大户,在历史的洪流中,也毫不意外地跟我们家一样败落了。从我记事起,姑姑家的境况也并不好,但我喜欢去他们家玩。她家门庭干净,院子里种满了花,月季、夹竹桃、指甲花、死不了……连厨房屋顶都放着几盆花,高高低低,粉紫艳红。我有三个表姐和一个表哥。姐姐们都很要强,表哥是年纪小的,初中没毕业就不读了。夏日里常骑了自行车,后座上载着一个白色保温箱,走街串巷地卖冰棍。那时我刚上初一,有一次放学后在校门口遇见他,他还送我一支。

表哥十八岁那年,在我们村口出了车祸。那天,他本是要到我们村弹点棉花,来准备新的冬衣和棉被的。村里已有人给他说了媒,快要“小见面”(相亲时次见面)了。

表哥的去世,让姑姑家和我家都陷入了长久的痛苦之中。姑姑一家和我父亲,都经历了长久的追凶过程,却在找到肇事者后,原谅了对方。

我一点也不想渲染这件事对姑姑造成的打击程度。只是姑姑的头发,半年间白了一大半,二十多岁的二表姐,额前也长出了一绺白发。但从那时到现在,姑姑从未在人前因提到表哥而哭过。她家还是像以前一样干净,花还是一样开着,除了白发,几乎看不到悲伤在她身上留下的其他痕迹。

后来,二表姐在家里结了婚,生了一儿一女。这几年又开了小超市,家里的生活越来越好。姑父前两年过世了。姑姑的头发全都白了,腰也越来越弯,但去年秋天,大表姐还曾带她到北京游玩,据她说,姑姑爬长城的速度,比她还要快。

贴满金箔的快乐王子后因悲伤而死去,千寻却凭着自己的双手,带父母走出神隐世界。娇贵的兰花多浇了一点水都有可能死掉,野草被又踩又踏,却还能蓬勃地活下去。不管境遇有多坏,我们还是可以选择做好的自己。如果你不屈从,苦难就不能夺走你的意志和微笑。而只要还能微笑,幸福就不是闭门造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