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胰脏物语

胰脏物语

售价
RM31.84
优惠价
RM31.84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日] 住野夜

出版社: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7月

ISBN:9787568027205

编辑推荐

小说细致地描写了少男少女的青春悸动与感伤,将那段青春岁月的单纯与美好描绘得动人心魄,以至于令人不忍释卷,想一读再读!

 

 

内容简介

一个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孤僻少年,与一个活泼明媚得像一缕阳光的少女樱良在某种奇异的状况下相遇了。二者相遇的故事就像老套的电视情节,少女得了绝症,将自己的情况写在日记里,日记被少年捡到,二人的生活自此有了交集。然而随着情节的发展,故事不再老套,情节发生了剧变……他们的命运将会如何?他们的故事将如何继续?

[/product_description]

[info_1]

[/info_1]

书摘 · 插画

住野夜,日本作家,出生于大阪,从高中时代就开始执笔撰写小说。

 

本作品为作者di一部正式出版的小说,原书名为《我想吃掉你的胰脏》,该书一出版就在日本引起轰动,目前已销售142万册。该书在2016年日本上半期SUTAYA图书排名(综合类)中列第1位,并荣获日本当年的书店大奖。在2016年日本上半期z佳销售排名(文艺类)中列第2位。由该书改编的同名电影将于2017年7月在日本震撼上映,主演为日本人气演员北川景子、小栗旬。

为我的同学——山内樱良举行葬礼的日子是一个阴天。这样的天气和她生前的性格格格不入。

 

这个葬礼,是对山内樱良同学生命价值的一个见证,出席葬礼的人在现场留下了很多泪水。可是我并没有参加她的葬礼,也没有参加前一天晚上的守夜,我一直待在家里。

 

万幸的是,会强求我出席这个葬礼的同学已经不在人世。老师和山内樱良的父母也没有权利要求我去参加这个葬礼。于是乎,我才有机会遵从自己的决定——不去参加葬礼。

 

因为我是一名高中生,所以没有人邀请我出席葬礼的话,这个时候我应该背着书包去上学。但因山内樱良的葬礼是在周末举行,所以我自然也不必去上学。而天气不好自然成了我宅在家里的理由。

 

我的父母都有工作,早上目送他们出门后,我随便吃了点早饭就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要说这是因为失去了一位同学而使我空虚和寂寞,且如此失落的话,那就错了。

 

其实,以前的周末,只要她不约我出去,我大抵都是宅在家里度过的。这就是我的性格。

 

在自己的房间里,我用读书来消磨大部分的时间。成长励志和自我启发类的书籍对我没有吸引力,小说才是能让我自由舒展的海洋。我喜欢趴在床上,把下巴抵在白色的枕头上,然后翻阅我心仪的简装版小说。硬皮精装版太重了,所以我更喜欢软皮简装版。

 

现在我正读的书,是以前从山内樱良那里借来的。她不怎么读书,但她说这本书是她人生中邂逅的一本好书。我借来之后也没读,一直让它躺在书架上。本来想着在她死之前读完,然后再还回去,所以我拖着不读,也是心里不希望她死吧,但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

 

事已至此,来不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所以我决定现在读完它,然后把书还到她家里去。那个时候到她家里和她的遗像道个别,时机也正好。

 

趴在床上把剩下的半本书读完,已经是黄昏时分。因为室内一直拉着窗帘,靠灯光看书的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外界时间的变化。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我才注意到当时的时间。

 

不是什么重要的电话,妈妈打来的。

 

电话刚响两声的时候我本不打算接的,但想到妈妈可能要跟我说晚饭的事情,于是懒洋洋地把手机拿到了耳边。果然,妈妈打电话来嘱咐我先用电饭锅把米饭煮上。我简单地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在把手机放回书桌之前,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上次碰手机已经是两天前的事了。我想我并不是有意识地在回避手机,真的是忘记了手机的存在。不过这样说,似乎其中更有耐人寻味的深意。

 

我的手机是翻盖式的。翻开手机,我调出手机短信,查看收件箱。未读短信一条也没有,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接下来我开始翻看已发短信。除了刚才接了一通电话之外,发件箱里记录着我上次使用这台手机时zui后发出的信息。

 

那是我给她发的短信。

 

只有一句话的短信。

 

也不知道她看到没有。

 

我本想走出房间去厨房煮饭,可还是转过身一头扎到了床上。她送我的那句话,不停地在我心中反刍。

 

不知道她是否看见了。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如果她看见了,她会怎么理解呢?

 

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结果,米饭还是妈妈回来之后亲自煮的。

 

也许,在梦中,我见到了她。

 

 

“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学校图书馆的书库里,书本死气沉沉地排列在书架上,不知道它们已经在那里躺了多久,上面布满了灰尘。图书委员山内樱良正在忠实地履行她的职责——检查书籍摆放的位置是否正确有序。突然,山内樱良说出了上面那句奇怪的话。

 

我心想,是不是该假装没听见呢?可是,在这个安静得了无生气的空间中,就只有我和她两个人啊。要说她是在自言自语,也太过离奇了吧?看来那句话应该是对我说的。

 

此时,我正好和山内樱良背对背,我猜想她一定正盯着书架上的书。没有办法,我只好对她刚才的话回应道:

 

“什么情况?突然想当食人族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可是好像被书架上扬起的灰尘呛到了,咳嗽了两声之后开始兴致勃勃地给我解释起来。我并未回头看她。

 

“昨天我看电视里说,以前的人,身体哪里出了问题,就吃动物的哪个部位,所谓‘吃哪儿补哪儿’。”

 

“这……”

 

“肝脏生病就吃动物的肝脏,胃不舒服就吃动物的胃,古人相信这样就能治好自己的病。所以,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你说的‘你’,难不成指的是我?”

 

“这儿还有别人吗?”

 

山内樱良呵呵地笑着说,但我能感觉得到,她并没有回头看我,手上的工作也一直没有停。因为我能听见她搬动硬皮书的声音。

 

“我这小小的胰脏,可担负不起拯救你生命的重任啊。”

 

“是不是被我吓坏了?胃都吓疼了吧?”

 

“所以,你还是找别人吧。”

 

“我还能找谁呢?我不想吃我的家人。”

 

她又在背后呵呵地笑,而我在一本正经、面无表情地工作着,她真该好好向我学习。

 

“所以,就只有拜托‘知道秘密的同学君’你咯。”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作为一个活人,我也有需要胰脏的可能性吧。”

 

“反正你连胰脏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还要它干什么?”

 

“我知道喔!”

 

我确实知道胰脏的功能。虽然胰脏不像心脏、肝脏那么出名,但我以前专门查过有关胰脏的知识。当然,是因为背后这个女孩。

 

我的身后传来她脚步移动的声音,我还能感觉到她转过身来,她的气息正在朝我靠近。我的身体保持着面对书架的状态,只是一瞬间回头看了她一眼。一个脸上淌着汗水,嘴角浮现出笑容的女孩正站在我的身后,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时日无多的女孩。

 

在这个温室效应加剧、地球不断变暖的时代,七月份书库里的空调根本没起什么作用。我同样大汗淋漓。

 

“莫非,你真查过?”

 

可能是因为吃惊,她的声音略显兴奋。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回答她的问题。

 

“胰脏,可以促进消化和辅助获得能量。比如,我们的身体要把摄取的糖分转化为能量,就需要胰岛素。而胰岛素是由胰脏分泌的。如果没有胰脏的话,就无法分泌胰岛素,身体也无法获得能量,结果你知道的,人很快就会死。所以很抱歉,我不能请你享用我的胰脏。”

 

我一口气说完了自己对胰脏的了解,接着继续埋头整理书架。她却“哇哈哈哈”地笑出声来。我还以为自己的话很幽默,所以逗乐了她,但转念之间就意识到,气氛似乎不对。

 

“原来,‘知道秘密的同学君’对我很感兴趣嘛。”

 

“……这个,同学身患重病,我当然会关心啦。”

 

“不是指那个,我是说你对我这个人。”

 

“……这……”

 

“‘这……’算什么回答。”

 

说着,她又“哇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一定是因为室内太热了,她肾上腺素分泌过多以至于让脑子坏掉了吧?我不禁为她的身体担忧起来。

 

接下来我们又进入了相对无言的状态,继续整理图书。这时,图书馆的老师来叫我们。已经快到图书馆关门的时间了。

 

我们确认了已经整理好的部分,然后在边界的地方把一本书稍微抽出来一点,作为下次工作起点的记号。zui后检查了随身物品,确定没有东西遗忘之后就走出了书库。从闷热的书库出来,图书馆里空调施放的冷气扑面而来,精神不觉为之一振。

 

“好凉快啊!”

 

她一副高兴的样子,连蹦带跳地走到图书馆前台的后面,从自己的书包里取出毛巾擦了擦脸。我则无精打采地跟在她后面,在前台后面处理自己身上的汗水。

 

“你们辛苦啦!已经关门了,所以不用着急。来,喝点茶水,吃点点心吧。”

 

“哇!太好啦!谢谢!”

 

“谢谢!”我跟着她说道。

 

喝了一口老师端来的冰麦茶,我环视了一圈图书馆。确实,一个人也没有,学生已经走光了。

 

“这点心真好吃!”

 

对于生活中的每一点正能量她都不放过,都会一一给予积极的回应。此时,她已经坐在前台后面的椅子上享受冷气、茶点了。我也拿了一块点心,把她旁边的一张椅子向远处移了移,也坐了下来。

 

“真是麻烦你们两个了!下周就要考试了,还叫你们来帮忙整理书库。”

 

“没有没有,没关系的。我们俩的成绩都还说得过去。你说是不是,‘知道秘密的同学君’?”

 

“这个嘛……要是好好听课的话,成绩可能会更好一点。”

 

我应付了一句,把点心送进嘴里嚼起来,还真好吃。

 

“你们两个考虑过考大学的事情没,山内同学?”

 

“上大学嘛,我还没想过。是该说还没考虑呢,还是说已经不考虑了呢?”

 

“那你呢,‘稳重的同学’?”

 

“我也还没想过。”

 

“你这样可不行哦。‘知道秘密的同学君’,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上大学的事情了。”

 

说着她又伸手去拿第二块点心。她还真能管闲事,我的事她也跟着操心,我没理会她,自顾自地喝了一口麦茶。虽然是市场上销售的普通的麦茶,但那味道熟悉亲切,让我觉得特别甘甜香醇。

 

“你们还是要好好地思考一下自己的未来。否则的话,稍一疏忽,人生就到了我这样的年纪。”

 

“啊哈哈哈,绝不可能!”

 

“……”

 

她和老师开怀地笑着,我却笑不出来。我把剩下的点心一下子全塞进嘴里,然后喝了一大口麦茶,把点心冲进了胃里。

 

确实如她所说,她不可能活到老师那个年纪。

 

老师已经四十出头,而她年轻的生命却即将走到尽头。在这个场合,只有我和她知道其中的内情,所以她先向我使了个眼色,然后才开怀大笑的,就像美国电影里的演员在讲笑话的时候会挤眉弄眼一样。

 

但需要声明一下,我不笑,并不是因为她的笑话不合时宜,而是因为她那“我讲的笑话好笑吧”的得意表情令我心塞。

 

看见我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她露出一副后悔的样子,脸色也跟着严肃起来。看到她投来的略带悔意的目光,我只好使劲向上翘了翘嘴角,试着让她轻松一点。

 

闭馆后,我们又在图书馆里待了半个小时左右,然后准备回家。

 

当我们走到鞋柜准备换鞋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可是,太阳似乎并不愿意就此落山,依然用它的光和热炙烤着大地。外面,运动队的运动员们还在操场上挥汗如雨。

 

“书库里边可真热啊!”

 

“是啊。”

 

“明天还要来继续整理图书吗?明天可是周末呀。”

 

“是啊。”

 

“……你在听我说话吗?”

 

“在听啊。”

 

换上皮鞋,我从鞋柜旁边的大门走出了图书馆。图书馆的大门位于校门和操场之间。我往校门方向走去,操场上棒球队和橄榄球队训练的呐喊声在我身后渐渐远去。这时,她从后面快步追了上来,还故意用力踩地发出“噔噔噔”的声音。她追到和我并驾齐驱的位置时,生气地对我说:

 

“别人跟你说话的时候,要认真听!没人教过你吗?”

 

“有教过啊,所以我认真听了啊。”

 

“那我刚才说的是什么?”

 

“……点心。”

 

“看吧!果然没听。撒谎可是不对的!”

 

就像幼儿园阿姨批评小朋友一样,她把我一顿数落。在男生中,我算矮的,而在女生中,她算高的,所以我和她高度差不多,或者说我只比她高一点点。那么问题就来了,我要稍微低头接受她自下而上的批评,这种感觉还真有点新奇。

 

“不好意思,刚才我在想事情。”

 

“想事情?”

 

她原本紧绷的面孔瞬间就放晴了,真是不可思议。然后她用兴味盎然的眼神打量着我。我和她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用zui小幅度的动作点了点头。

 

“是的,我一直都在反复思考,一件对我来说很严肃的事情。”

 

“哦?到底什么事情啊?”

 

“关于你的事情。”

 

我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扭头去看她,我尽量想把对话控制在普通谈话的范围内,不想让气氛变得太严肃。如果让她感觉到我的认真的话,恐怕事情又麻烦了。

 

可她的回应再一次飞跃性地超出我的预期,和往常一样不着边际。

 

“关于我?会是什么事呢?难道是‘爱的告白’?哇!好紧张啊!”

 

“……我说,你想哪里去了?不是什么‘爱的告白’好吧。”

 

“哦,不是啊。”

 

“你把所剩不多的时间,都花在整理图书上,真的好吗?”

 

听到我故作镇定、假装若无其事的提问后,她歪着头看着我说:

 

“当然好了,不是吗?”

 

“我可不觉得。”

 

“是吗?那你觉得我还能做什么呢?”

 

“比如去见见初恋情人啊,去外国搭顺风车旅行,决定自己最终的归宿之类的,你也应该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这次,她把头偏向了相反的方向。

 

“我能理解你的意思。比如,‘知道秘密的同学君’也有想在死前完成的事情吧?”

 

“……有吧,应该有。”

 

“但是,你现在也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啊。这个世界充满变数,说不定我和你明天都会死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和你没有区别,肯定没有区别。人活一天的价值都是一样的,我今天的价值不会因为我做了什么或没做什么而改变。反正今天我很开心。”

 

“……原来如此。”

 

确实有些道理。对于她的断言,我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法反驳,只好接受了。

 

她在不久的将来即将离开人世,我也一样,总有一天我也会死。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但死亡是已经确定的未来。说不定我还会死在她前头呢。

 

不愧是对死亡已经做好精神准备的人,她说出的话还真有点深度。于是,我在心里对身旁这位女同学的评价稍微提升了一点。

 

当然,至于我怎么评价她,她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喜欢她的人非常多,她也没有闲工夫在意我的评价。证据之一:从校门方向跑来一个身穿足球服的男生,我一眼就认出他是学校足球队的队员,也是我们班的同学。当他看见山内樱良的时候,立刻笑逐颜开。

 

她也注意到了迎面跑来的足球男,对他轻轻地挥了挥手。

 

“加油啊!”

 

“谢谢你!樱良。”

 

擦肩而过的足球男,带着明朗的笑容飞快地跑远了。我也是他的同班同学,可他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好像我是一个透明人。

 

“那小子!竟然对‘知道秘密的同学君’视而不见,明天我要给他上一课!”

 

“算了算了,拜托你不要做那样的事情,我不在意的。”

 

被同学无视,我真的不是很在意,这是心里话。我和她本来就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所以,同学对待我俩的态度有差别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没什么好说的。

 

“真是的,就因为这样你才交不到朋友。”

 

“你说的是事实,但请你不要多管闲事。”

 

“真是的,就因为这样我才要管的。”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校门口。我家和她家的方向正好相反,学校就在我们两家的中心点上。

 

所以我们就在校门口道别,我感觉有点遗憾。

 

“再见!”

 

“刚才说的事……”

 

正要毫不犹豫转身离开的我,被她的这句话给挡了下来。她的表情甚是欢喜,就像想到了什么恶作剧的鬼点子似的。我想我当时的表情可谈不上欢喜。

 

“‘知道秘密的同学君’,能为我时日不多的人生帮点忙吗?”

 

“什么意思?”

 

“星期天你有空吗?”

 

“啊——不好意思,星期天我和我可爱的女朋友有个约会。如果我失约的话,她会立马歇斯底里地发脾气。”

 

“瞎扯吧?吹牛吧?”

 

“瞎扯又不犯法,吹牛也不需要上税。”

 

“那就星期天上午十一点在车站前集合!我会把《共病文库》带来的。”

 

她说这段话的语气,明显就是根本没必要征得我同意的意思。说完,她对我挥了挥手,就迈开大步朝她家的方向走去。

 

远处,夏日的天空中仍有橙色、粉色、青色等夕阳特有的颜色组合。我们两个人就被笼罩在黄昏的光影之中。

 

对着她的背影,我也没有必要挥手道别。这次轮到我转身,然后也开始大步流星地朝着家的方向前进。

 

校园中青春期少年那不安分的笑声越来越小,直至zui终消失。天空中深蓝色的比例越来越大。我走在那条熟悉的回家路上。我归途中的风景和她归途中的风景,每迈出一步都会有所不同吧。

 

这条路我会一直走到毕业吧。

 

而对她来说,回家的路还能走多少次呢?

 

不过呢,也正如她所说,这条路我能不能一直走到毕业也是个未知数,谁知道呢。她所见到的归途风景和我所见到的归途风景,从本质上说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我把手指按在自己的颈动脉上,想确认一下自己现在还活着。随着脉搏跳动的节奏,我迈步向前。这种体验让我觉得自己是在拼命摇动那虚幻的生命,心情不由得低沉下来。

 

傍晚微微的凉风,让活在当下的我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点。

 

关于星期天要不要赴约的事情,我心中也产生了一点积极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