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色季:充满生机的植物染色

RM48.86 RM69.80

作者:萨莎·迪尔 Sasha Duerr

出版社: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4月

ISBN:9787568034340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知名植物染色专家萨莎·迪尔痴迷于大自然的魅力,秉持生态意识,执着于自己的艺术哲学,利用身边一切可得到的植物材料创造出大自然特有的微妙色彩。她充分挖掘顺应自然的季节性植物染料色谱,解锁了一座生动的自然色彩图书馆。

 

著名摄影师阿亚?布拉克特(Aya Brackett)为本书拍摄了精美图片,以生动而富有感染力的方式展示了美妙的植物和萨莎的精彩作品。学习植物染色技法的同时,更仿如置身艺术盛宴。

 

本书在美国亚马xun植物染色类图书排名第二,书中不仅全面而详细地讲解了植物染色的步骤与技法,还有对媒染剂、织物类型、染色用水、植物等方面的介绍,以及对植物治愈属性的关注和安全方面的提示,更自始自终贯穿着萨莎的生态意识:用植物染色不是简单地用自然原材料替代合成材料,而是改变我们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让我们学会欣赏和珍惜大自然与生俱来的独特性。

 

 

内容简介

《染色季:充满生机的植物染色》以季节为划分,介绍了从常见的蔬果、花卉、树木和草中可获得的丰富的植物染料,并为我们展示了很多操作性极强的染色项目。

 

美国知名植物染色专家、织物艺术家、设计师及纺织品设计教授萨莎·迪尔使用可持续的方法和手工艺技巧,详细介绍了植物染色的方方面面,从基础知识、染色过程、工具和技法,到安全与环境保护方面的指导与建议。 无论对初学者还是富有经验的染色师,萨莎?迪尔所提供的清晰简单的成分列表、步骤详细的指导,以及在技术方面的突破,将让每一位读者都收获美丽。

 

本书将为时尚达人、家居设计师、织物爱好者,以及每一个希望为生活添加更多丰富色彩的人提供无限灵感。

萨莎·迪尔

 

美国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纺织品设计专业的教授、知名植物染色专家、织物艺术家、设计师。她的作品曾在美国和其他各地的多家美术馆和博物馆展出。2007年,萨莎?迪尔成立了永续时尚研究机构Permacouture,对服装与纺织品的再生设计实践进行探索。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 American Craft Magazine(美国工艺), Selvedge(织物)和Huffington Post(赫芬顿邮报)等媒体都曾对她在植物染色方面的成果和利用当地资源与社区进行的大量生态实践进行报道。

 

她著有The Handbook of Natural Plant Dyes(植物染料手册)。曾与Anthropologie、李维斯等服装品牌、Whole Foods超市和纽约时装周等合作。

前  言

我在美国领土的两个边缘——缅因州海岸线边物种丰富的农场、夏威夷大岛的热带雨林和铺满火山灰的黑沙滩——长大,因此我的室外活动就是探索植物与地域的生物多样性。

 

整个童年时期,我都被丰富的自然色彩和天然材质包围:洁白的雪、深棕色的淤泥、蔚蓝的大海、粉色的大理石、多孔的黑色火山石。青色的球果在雨水坑里留下紫红色的条纹;手掌大的牛油果从树上掉落到丛林小径上;从附近的灌木丛里采来的芦荟可以治愈被晒伤的皮肤。布满苔藓的森林和竹林里的堡垒使我的童年丰富多彩;我曾用各种花岗岩制作矿物质眼影,用莆薏生姜和红木槿花制作洗发露。大自然的馈赠让我看到了自然与文化的无限可能性。它提供了实际用途和创新机会,也让我在探索身边的植物和生态时有了惊喜和敬畏。

 

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作为一个油画家,我意识到我所选择的创作方式可能使我深受头痛和恶心的折磨。由于这些过敏反应,我开始寻求我所使用的这些颜料的替代品。我咨询了我的艺术专业教授,但似乎没有人知道制作出适合我使用的颜料的;佳途径。因为我在图书馆的书中所查到的关于制作天然颜料的信息都有些过时,且缺乏具体的操作说明,所以我就开始研究怎样用植物制作属于我自己的颜料。我很快就发现,我诸多问题的答案并不在绘画中,而是在纺织与纤维艺术中。

 

带着我要制作自己的颜料的决心,在我大学;后一年学习“从土地到工作室”的课程时,我去了印度尼西亚、印度、尼泊尔,以及中国的西藏地区。在这趟旅行中,我并没有找到多少关于制作可持续植物染料的资源。但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明白应该去哪里以及怎样去找合适的、可靠的植物染色资源。回到美国后,在我居住的社区,我开始寻找将植物染色结合在工作中的灵感,同时在我生活过的缅因州和夏威夷“回归田园生活”的社区中,我也在寻找那些伴我成长的东西。

 

我一边安顿我在旧金山的研究生生活,一边利用业余时间用从城市路边、厨房和农贸市场找到的植物进行制作染料的试验,我所接触到的这些无毒染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爱上了日常生活中的丰富的植物染色原料。但同时我也感到十分担忧,仅仅在几代人的时间里,我们竟然遗失了如此多的植物染色知识。刚搬到旧金山时,我在一个名为“热带雨林行动”的非营利性环保组织和几家当代艺术画廊工作。我开始明白设计和艺术领域、环境保护主义、城市农业运动是怎样逐渐走向合作的。在北加利福尼亚全年都是植物的生长期、海湾地区正致力于创新艺术和设计的情况下,我觉得这正是使植物色彩再次流行的好时机。

 

2001年,我到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攻读纺织专业的艺术硕士学位,主要是为了加深我与植物染色和使它再次流行的社会实践的联系。作为一名研究生,我获得了来自伯克利公立学校基金会的两年植物染色奖学金,并负责在“可食用的校园”项目(这是一项由餐饮经营者和本地有机慢食倡导者爱丽丝•沃特斯发起的项目)中,编写并讲授无毒植物染色课程。我妹妹和我们;好的朋友也在这个项目中担任园艺教师。我们的工作不是使用有毒化学媒染,而是从堆肥材料中提取染料,具体来说,就是慢食与对慢纺织品、慢时尚的需求之间的关系——这成为我的艺术硕士论文,后来也成了我的事业。在我与“可食用的校园”项目里的老师和学生们一起工作时,以及在工作室中与植物染料相处时,慢纺织品和慢食之间的紧密交织,在我的眼前变得越来越清晰。

 

正如我们中的许多人失去了食物和烹饪方面的基础知识,转而依靠加工食品一样,用植物染料对时装和纺织品染色的基础知识与实践,也消失在大型时装与纺织企业大量采用合成方式染色的实践中。我们已经丧失了有关植物世界中健康和可持续色彩的基本常识。我们的纺织品和服装大多来自于大规模生产,不体现道德与公平的劳动实践,而且在生产过程中还会对环境造成污染。

 

在现代,我们常常与所处自然环境的节奏脱节。学习识别植物,自己种植粮食作物,从大自然中获取染料,这些过程直接关系到我们的生态素养。随着人们再次对从植物中获取的色彩感兴趣,我们有机会做一些新的、更健康的设计选择,甚至采取全新的做法来认识色彩。

 

 

慢食为快时尚带来的启示

 

有毒的染料会对环境和人类造成巨大的伤害。许多人并未意识到,尽管我们不会食用衣物和纺织品,但制造和处理它们的材料;终都会对我们产生影响。用来制造染料的合成化学物质残留会滞留在我们的空气、水和土壤中。

 

许多合成化学物质并不能被完全分解,据世界银行估计,世界工业水污染的17%~20%是由纺织品染色及加工造成的。在水中,有72种有毒化学物质完全来源于染色过程;而这些有毒化学物质中的30种,是不能被清除的。在《纽约时报》2013年1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作者丹•凡琴介写道,我们当下这种毁灭性的快时尚和合成染料的方式,让我们陷入了一个“癌症循环圈”。

 

时尚制造业的“时令性”变化迅速、频繁。“快时尚”这个词表明:一件衣服即使仍具有功能性,也可能不再时髦或得体。不幸的是,我们每个人和我们所生活的环境,都在为剩余滞销的降价商品买单。就像快餐一样,几乎没有人关心快速消费品的加工过程所带来的附加后果和对社会、环境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相反,当你使用植物染料的时候,你会不断地意识到,你是在按照自然的节奏而非人类自己的节奏工作。通过植物染色,你能与植物和它的生长周期,甚至能与原材料的培育产生;直接的联系,这样所获得的原材料的质量通常也会很好。

 

自然色彩可以从可再生资源中获取,例如从农业副产品的废料和种子中获取,甚至还可以从城市中心获取。农业生产中很多废弃的植物原料也是染料的来源,包括肥田作物,如蚕豆的豆叶和茎秆、加利福尼亚罂粟根、收集的副产品(如菊芋叶和牛油果核),这些都是可获取丰富自然染料的原料。城市、郊区、乡村厨房、餐馆,以及杂货店的许多日常废品,如洋葱皮、胡萝卜缨和石榴皮,也可以得到再利用,以获取美丽的自然染料,之后还能继续被用于堆肥。

 

 

植物染色有利于保护生物多样性

 

植物染料在地球上的每种文化中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对恢复天然植物染色实践的探索,主要依赖于重新发现与信息分享,因为大量的实践知识已经失传。用植物染色不是简单地用自然原材料替代合成材料,而是改变我们关爱自然环境和与自然环境相互影响的方式。

 

植物染色是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官体验。用掉落的红木球果所进行的试验是一个令人敬畏的过程,从出现的颜色——深紫红色、紫色和黑色,到染浴的气味,仿佛雨天在海边红树林中漫步。我们自己制作植物染料的过程还可以激发我们的设计潜能,就像大自然那样,既带有目的性,又充满美感。

 

植物染色的价值在于让我们学会欣赏和珍惜大自然与生俱来的独特性,就像数代相传的水果与蔬菜,为未来的一代保证了生物多样性。

 

 

永续农业与永续时尚研究机构Permacouture

 

因为采用了“叠加功能”的方式,所以我意识到我的植物染色工作与一种叫作“永续农业”的整体设计运动的准则十分吻合。永续农业是一种综合的农业方式,考虑整个生态系统。我欣赏的永续农业是:当从业者做出设计决策的时候,人与地球都会被平等地对待。

 

从这一理念出发,我在2007年创立了永续时尚研究机构Permacouture,在时装和纺织品行业中探索一种对环境更负责任的做法。在过去的10年中,我与同事凯特琳•托斯•菲姬、迪帕•纳塔拉,以及其他合作伙伴和许多志愿者、实习生,进行了许多植物染色试验,并与许多厨师、农民、调香师、草药师、花商、葡萄酒商、活动家和教育家合作,以探索在现代社会中如何以对环境无害的方式复兴植物染色。

 

永续时尚研究机构Permacouture是与社区建立联系并试验植物染料的一种很好的方式。在几年间,我们开展了以下活动。

 

•组织了名为“为衣橱除草”的社交活动,我们用从社区花园里获得的杂草,对没人要的纺织品和衣物进行染色。

 

•通过主办“为食客染色”活动,与厨师们一起探索应季植物染色,通过美味的应季食物和使用这些食物副产品进行植物染色的工作坊,将社区居民紧密联系起来。

 

•制作地图,用于追踪常见植物栖息地的位置,你永远不会猜到这些植物竟然可以用来制造染料。

 

•在提供租借种子的公共种子库里标记能用来生产纤维和制作染料的植物种子。

 

我在永续时尚研究机构Permacouture的工作启发我要用整体观看待自然的色彩。与跟我一样热爱和享受与植物直接接触的工匠的广泛合作,进一步深化了我的工作。我逐渐喜欢上了植物染色过程中所涉及的社会学与民族植物学的知识。我经常受到同行艺术家、手工匠人和教育家的启发,同时,有关自然色彩的对话也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灵感。

 

 

季节性与植物染料

 

在制作植物染料的实践中,我在加利福尼亚的奥克兰和伯克利都寻找和种植了染料植物。因为我通常要使用整株植物,而不是植物提取物,所以我需要十分了解它们生长的季节、生长周期和可能获取的颜色。有了这些知识,我就可以按照不同的季节做出色谱,就像设计季节性的菜单一样。

 

知晓什么植物是当季的,对从野外环境中寻找和收集的植物染料来说尤为重要。按照季节来染色,我们能够以;轻松的方式获得处于生长旺盛期的原材料。关注自然及自然设计的方式,不论是从颜色的光泽上还是从形式与功能上,都可以获得宝贵的创新设计灵感,从而将其应用到自己的创造性工作中。

 

使用植物染料是一种让我们与生态循环建立联系,并将这些知识直接运用到设计实践中的;容易的方式。你可以从那件躺在衣橱深处、许久未穿的白色羊毛衫,或者做饭剩下的下脚料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