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

RM34.30 RM49.00

作者:[美] 乔治·巴尔·麦卡奇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8月

ISBN:9787569507249

库存量: 3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1. 本书问世于1902年,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经久不衰,在五个国家里被十余次改编。其中,电影《西虹市首富》由沈腾主演,上映后以其爆笑情节虏获了不少观众的心,喜欢电影的朋友不容错过这部经典原著。

 

2. 即使与如此火爆的电影相比,本书的可读性、娱乐性和趣味性也毫不输阵,故事情节如闯关游戏一般展开,悬念贯穿始终,惊险刺激。

 

3. 在一掷千金的故事框架下,朴素而坚贞的友情与爱情与奢华的生活方式相映成趣,是一本具有反差萌的治愈之作。

 

 

内容简介

一夜暴富是什么体验?布鲁斯特从他富有的爷爷那里继承了一百万美元。在这之后不久,他的一位舅舅也去世了,给他留下了七百万美元的遗产。但是,如果想得到这七百万,要先在遗嘱规定的条件下花掉那一百万。面对苛刻的“花钱说明书”,布鲁斯特能挑战成功吗?

乔治·巴尔·麦卡奇翁(George Barr McCutcheon)

小说家、剧作家,美国“印第安纳州文学黄金时代”的重要代表人物。他一生创作了40部小说,最广为人知的是《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这部小说自1902年首次出版以来,被多次改编为电影。《西虹市首富》正是以该小说为底本的。

“富人家的小儿子们”聚在佩廷吉尔工作室的长桌周围。除了布鲁斯特,还有九个人在场。他们都很年轻,多少有些进取心,前程远大,坚信未来会更好。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姓氏在纽约的历史上都是响当当的。说真的,他们中有一个人曾经说:“一个人要想出名,得有条街以他的名字命名。”由于他是新来的,他们叫他“萨博威”。

 

在这群人里,最受欢迎的是年轻的蒙提·布鲁斯特。他个子高,腰板儿直,脸刮得干干净净。为此,人们称他“外表整洁”。上了年纪的女人对他感兴趣,因为他父母曾经为爱而私奔;城里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也对此津津乐道,但是这件事从来没有得到原谅;俗气的女人对他感兴趣,因为他是埃德温·彼得·布鲁斯特唯一的孙子。埃德温曾多次成为百万富翁,而蒙提几乎肯定是他的继承人,这样一来,埃德温就不会随意把财产捐赠给慈善组织了。年轻姑娘对他感兴趣,原因则清晰、简单得多:她们喜欢他;男人们也喜欢蒙提,因为他是个愿赌服输的好赌徒,是男人中的男人,比较有自尊心,不太讨厌工作。

 

双亲去世时,蒙提还是个孩子,也许是为了弥补长期的冷酷无情,他爷爷将他接到了自己家中,并且以他所认为的慈爱态度照顾蒙提。然而,在大学毕业并在欧洲待了几个月后,蒙提更希望独立生活。年迈的布鲁斯特先生给他在银行里找了个差事,但除了此事,以及偶尔的共进晚餐外,蒙提没有寻求过照顾,也没有得到过照顾。那份工作有个问题,就是活儿累,报酬低。他靠自己的薪水生活,因为他不得不这样。但是,他并不怨恨他爷爷的态度。他宁可用他自己的方式花他所谓的“微薄的薪水”,也不愿意为了挣得更多,天天和一个忘了自己也曾年轻过的老人共进晚餐。他说,这样不会太令人厌烦。

 

在“富人家的小儿子们”中,生日总是享用美食的场合。桌子上放满了从底层法国餐馆送上来的美味佳肴。男人们把椅子往后一推,点上香烟,跷起了二郎腿。接着,佩廷吉尔站了起来。

 

“先生们,”他开口说道,“我们聚在这里,是为了庆祝蒙哥马利·布鲁斯特先生的二十五岁生日。我提议大家和我一起干杯,祝他长命百岁,一生幸福。”

 

“一滴酒都不能剩!”有人喊道。“布鲁斯特!布鲁斯特!”所有人都喊了起来。

 

“因为他是个挺好的人,

 

因为他是个挺好的人!”

 

突然,门铃响了,打断了他们的情感流露。大家都觉得这非常蹊跷,于是纷纷起身。

 

“是警察!”有人说。所有人都把脸转向了门。一个服务员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该转门把,还是推门闩。

 

“该死的玩意儿!”理查德·凡·温克尔说,“我想听布鲁斯特讲几句!”

 

“讲几句!讲几句 !”大家随声附和,并重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蒙哥马利·布鲁斯特先生。”佩廷吉尔说。

 

门铃又响了,响声又长又大。

 

“又来人了。我敢打赌街上有一支巡逻队。”奥利弗·哈里森说。

 

“如果只是警察,就让他们进来吧,”佩廷吉尔说,“我觉得是个讨债的。”

 

服务员打开了门。

 

“先生,有人想见见布鲁斯特先生。”服务员说。

 

“她漂亮吗,服务员?”麦克劳德问。

 

“那个人自称是艾利斯,是从你爷爷家来的,先生!”

 

“代我向艾利斯问好,并让他告诉我爷爷,银行下班了。我明天早上去见他。”布鲁斯特先生说。由于同伴开的玩笑,他脸红了。

 

“爷爷不希望他的蒙提天黑后还待在外面。”“萨博威”·史密斯一边笑,一边说。

 

“老先生还派人带着婴儿车来找你,想得太周到了。”佩廷吉尔高声说。人们哄堂大笑。“给他说,你喝过奶了。”麦克劳德补了一句。

 

“服务员,告诉艾利斯,我现在没时间见他。”布鲁斯特说。艾利斯坐电梯下楼时,他们大笑起来。

 

“现在,该布鲁斯特说两句了!布鲁斯特!”

 

蒙提站了起来。

 

“先生们,你们刚才好像忘了,我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你们的话很幼稚,与我这个年龄应有的尊严不相称。从我的交友之道不难看出,我还是有判断力的。从我爷爷臭名昭著的财富不难看出,我配得上你们的尊重。你们为我的健康干杯,祝我长命百岁,我深感荣幸。现在,我请你们都站起来,为‘富人家的小儿子们’干一杯。愿上帝保佑我们!”

 

一个小时后,在佩廷吉尔跑调儿的小提琴的伴奏下,“雷普”·凡·温克尔和“萨博威”·史密斯唱起了“告诉我,漂亮的姑娘”。门铃再次响起,干扰了他们的合作。

 

“看在老天的份儿上!”哈里森喊道。他之前一直对着佩廷吉尔的人体模型,唱着“我爱你,连同你的瑕疵”。

 

“和我一起回家,孙子,现在就跟我走。”“萨博威”·史密斯暗示。

 

“告诉艾利斯,让他去哈利法克斯。”蒙哥马利说。艾利斯再次坐着电梯下楼了。他那张通常情况下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焦虑的神色。接着,他又一边开始上楼,一边犹豫不决地摇了摇头。最后,他坐上了一辆马车,不情愿地把那群寻欢作乐的家伙们抛到了身后。他知道那是一场生日宴会,而现在才夜里12点半。

 

到了凌晨 3 点,电梯再次来到顶层,艾利斯快步走向了那个不友好的门铃。这一次他表情坚定。歌声戛然而止。片刻安静之后,屋里响起了一阵笑声。

 

“进来!”一个亲切的声音叫道。艾利斯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工作室。

 

“你刚好赶上喝一杯‘睡前酒’,艾利斯。”哈里森一边喊,一边快步走到服务员身旁。艾利斯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年轻人,举起了手。

 

“不了,谢谢你,先生。”他恭敬地说,“蒙哥马利先生,要是你原谅我突然闯进来,我想告诉你我今晚带到这里的三个消息。”

 

“你真可靠呀,老兄,”“萨博威”·史密斯口齿不清地说,“要是我是捎口信儿的,我就会拖着,直到凌晨3点才来,不管是谁。”

 

“蒙哥马利先生,我10点就来了,捎来了布鲁斯特先生的口信儿,他祝你生日快乐,还让我带给你一张1000美元的支票。这就是支票,先生。如果你方便的话,先生,我就原原本本地把布鲁斯特先生的话讲给你听。12 点半,我带来了高尔医生的口信儿,他已经被请到了家里,先生。”

 

“请到了家里?”蒙哥马利倒吸了一口气,脸色变白了。

 

“是呀,先生。布鲁斯特先生在 11 点半突发心脏病,先生。医生派我来通知你,先生,他已经命悬一线。我带来的最后的口信儿……”

 

“天啊!”

 

“这次我带来的是管家罗尔斯的口信儿。先生,如果你可以的话,他请你立即前往布鲁斯特先生家。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的话,先生。”艾利斯打断了他的话,声音里有些歉疚。接着,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默不作声的“儿子们”的头,有些感慨地补了一句:

 

“布鲁斯特先生去世了,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