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食之后

日食之后

售价
RM35.40
优惠价
RM35.40
售价
RM5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4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萨拉·佩里

翻译:熊依旆,韩阳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ISBN:9787569928136

编辑推荐

一场引发美国全民讨论的公共案件:迟到12年的正义还称得上公平吗?

 

1994年一场毫不起眼的暴力性侵谋杀案件,被权威纪实刑侦纪录片《美国法医档案》收录播出后,引发舆论“大地震”,2006年,凶手终于落网。2007年,凶手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30岁的单身母亲克丽丝特尔,带着12岁的女儿相依为命。1994年5月11日深夜,克丽丝特尔被人暴力侵害致死,凶手逃脱,熟睡中的女儿萨拉幸免于难。萨拉失去了母亲,被各种亲戚轮番收养,又一一抛弃。十几年里,她努力读书,找到工作,独立生活。2006年,在一次DNA检测中,凶手意外落网,经过长达一年的公诉庭审,被判处终身监禁。萨拉前半生的噩梦终于告一段落。

 

如《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女主角般,偏远小镇上的美丽单身女人,被男人们垂涎,被女人们仇视。交往过多个男友的她,被认识是“不完美”的被害人,亦是厌女症的受害者。女性对自身群体的仇视,远甚于男性带来的伤害。

 

近年来*震撼人心的非虚构作品:斩获当年非虚构文学众多年度榜单!《纽约时报》畅销榜并进行专题报道、《书单》杂志年度*书籍、《娱乐周刊》《尼龙杂志》年度必读书、《出版人周刊》年度选书……

 

这是一部多角度的非虚构佳作:

 

它是一本回忆录,承载了自12岁就失去母亲的作者极为私人的情感重托;

 

它是一本犯罪纪实,案发当年因鉴定学不发达,有充足证据却无法找到凶手,随着DNA检测和法医学的发展,凶手逐渐露出水面;

 

它是一本讲述人性的故事,独自生活的单身母亲要面对周围多大的压力和目光,才能带着孩子过上正常的生活?厌女症不光在美国从未消失,在当今中国甚至愈演愈烈。

 

这更是一本救赎之书,作者的前半生都因为这起凶案被完全改变,30岁那年,她用这本书,完成了对自己人生的救赎和原谅。

 

 

内容简介

《日食之后》是一部精彩的回忆录和犯罪纪实非虚构作品,同时又洋溢着人性的光辉和温暖。

 

书中所述案件,案发时曾经不为人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案件的重重疑点被发现,媒体大量的报道使得案件成为美国大众舆论的焦点,并被收录于权威纪实刑侦纪录片《美国法医档案》。

 

30岁的单身母亲克丽丝特尔,带着12岁的女儿在小镇上相依为命。她们的生活平静却也温馨。1994年5月11日深夜,克丽丝特尔被人暴力侵害致死,凶手逃脱,熟睡中的女儿萨拉幸免于难。萨拉失去了母亲,被各种亲戚轮番收养,又一一抛弃。十几年里,她努力读书,找到工作,独立生活。2006年,在一次DNA检测中,凶手意外出现,经过一年的庭审,其被判处终身监禁。萨拉前半生的噩梦终于告一段落。

 

30岁那年,萨拉意识到那是当时母亲被害时的年纪,她写下这本书,作为献给去世母亲的礼物。

书摘 · 插画

萨拉·佩里 Sarah Perry

萨拉·佩里在12岁之前,一直与美丽乐观的单身妈妈共同生活。

 

她12岁那年,在深夜半梦半醒间,目睹母亲被人残忍奸杀。

 

案发后的十多年中,萨拉孤身一人,辗转被多名亲戚抚养,也一次次被抛弃。那段时间,她迷失过,抑郁过,不过最终还是通过读书与工作勇敢地走出了困境。

 

萨拉24岁那年,凶手在另一场谋杀案中意外落网,交代了曾杀害萨拉母亲的犯罪事实。

 

在亲眼见证凶手在法庭接受制裁后,萨拉终于能和以往发生的一切和解,并在30岁那年完成《日食之后》的写作。

 

萨拉·佩里目前在戴维森学院担任创意写作教授。

 

我想跟你讲讲我的妈妈。 让我试着详细而准确地描述她。最主要的事实有哪些呢?凡母亲般的慈爱之举,她没有落下的。通常情况下,她既温柔又充满关怀,而且我一直都知道她爱我。她的朋友和亲人告诉我,我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常常将此挂在嘴边,而且毫不吝惜地表现出 来。我们在一起生活的十二年中,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为我掖被子。她会坐在我的床边为我唱歌,用手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发。 当我生病或哭泣时,她会拿来一块凉爽的毛巾为我敷额头。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叫我“小甜心”,久到我不希望朋友们知道。大多数周六的早晨她会为我做薄饼和培根,还让我一边蘸着浓厚的糖浆吃饼干,一边看我最喜爱的动画片《加菲猫》 ,而且她会陪我一起看。 她总是务必让我把作业做完,确保我上学的时候带着午餐,穿着打扮整洁得体。 但这些都没有什么新意,和其他所有疼爱孩子的女人并无两样。 让我再试一试。我的妈妈是一个充满活力、热情洋溢的女人。她相信家猫有灵性,而且雨天蕴藏着令人忧愁的特质。她认定人要辛勤地劳动,而且她在工作中——在工厂里手工缝制皮鞋——投入的精力似乎无穷无尽。她觉得人要活得随性自然,有一次还怂恿我借着她男朋友的 普通调频民用波段电台唱歌,我们俩扯着嗓子唱道:“我们坏,坏, 坏,坏,坏到骨子里!”直到他从比萨屋买完吃的回来,两只手满满当当,不住地摇头,我们则在那儿傻笑。 她有着一头优雅夺目的红发,那种金红的色调我只见过为数不多的几次。小时候,我从未在杂货店买东西时错牵别人的手,也从未和妈妈走散或迷失过。我就盯着那头亮发,不让它离开我的视线。如今,每当我难得一遇地看到拥有那种红发的女人时,嘴里便开始发干。我会目不转睛地一直盯着看,双手感觉空落落的,同时 希望对方没有注意到我。 缅因州短暂的夏天到来时,她会晒好几个小时的日光浴,懒洋洋地躺在湖边狭窄的沙滩地带,躲在一副超大的白色塑料太阳镜后 看小说。她非常瘦,一对锁骨出落得很精致,星罗棋布的雀斑洒满了全身,而且会随着每次日光浴的进行加深颜色,越来越多。我会和她一起做烘焙,随着夏天急匆匆地迈向甜苦参半的秋日,我那金黄的头发色调也愈发浓烈了。此时的树木会变成红色,接着由红转黄,又由黄变橙,仿佛一团火焰,燃尽所有那些周末慵懒的午后时光。 每年我们都会开车去几次波特兰南部的海边。她最喜欢在海滩上收集海胆,我也很爱踩着黄色的沙粒帮她四处搜寻。在我很小的时候,海胆的数量还很充裕,但随着年月的推移,情况发生了变化。也许是因为水温的升降,又或许是猎食者多于以往。 对于那些将头发染红的女性,她总是毫不掩饰地表现出自己坚定的优越感。她把她们指出来,告诉我问题所在——这个发色染得太过均匀,那个眉毛颜色太深,肤色不够红润。如今我也成了这些女性中的一员,但她的基因帮我缓和了伪装。我的驾驶证上,“头发”一栏旁甚至有一个小小的“红”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