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默之地

RM55.20 RM69.00

作者:约翰·哈特

翻译:崔玲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出版时间:2020年04月

ISBN:9787569930030

库存量: 3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1、作品全美狂销超过2000000册,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在70多个国家出版发行,其作品在Goodreads上近90000条★★★★★好评!美国书评网站平均4.3分★★★★★肯定!《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图书馆杂志》《出版者周刊》《书单杂志》等知名媒体集体盛赞!荣登日本《周刊文春》推理小说前十、“这本推理小说好想读!”

 

2、两部作品连续获得美国推理界“奥斯卡”——“爱伦·坡奖”的“双冠王”作家!《静默之地》作为其全新扛鼎代表作!获得过该奖项的作品还有雷蒙德·钱德勒《漫长的告别》和斯蒂芬·金《梅赛德斯先生》,其作品《铁房子》曾与东野圭吾《嫌疑犯X的献身》共同入选“爱伦·坡奖”。此外包揽“巴瑞奖”、“南方独立书商奖”、“伊恩·弗莱明钢匕首奖”、“北卡罗来纳州文学奖”!

 

3、惊悚小说界里的一股文艺清流!被媒体盛赞为“百年一遇的文学奇才”“堪比马克·吐温和福克纳的文学功底”!约翰·哈特出道十余年间每部作品均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

 

4、狂暴惊悚的“吃人”森林 × 沉寂百年的活埋女尸,精彩程度PK斯蒂芬·金和东野圭吾,比看恐怖电影还过瘾100倍!每一份惊悚书单上都必须拥有的超强杰作!

 

 

你可能感兴趣:

    

 

 

 

 

内容简介

这世界上有太多魔力,需要更强大的心灵去守护。

 

疼痛,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十年前曾在“女孩失踪案”和“性变态杀手案”中轰动一时的小男孩已经长大。十三岁的约翰尼曾凭借异于常人的聪慧和毅力破解出数名女孩失踪被害的惊悚真相。

 

十年后,他独自居住在镇外名叫“默木野”的森林沼泽里,却遭遇超乎想象的神秘事件!

 

他梦到从未经历过却栩栩如生的梦境,就好像被某种狂野的力量强行置入。

 

梦里充满腐木、泥土、火光、血印和一颗悬挂死人的树,目露凶光的女人暴虐成性,宰割他人身体的刀片正不断滴血。

 

而同时,另一名小女孩也承受着同样令人窒息的梦境……

 

随着探寻的目光越来越多,进入默木野的人非死即疯。有人的骨头被拧成匪夷所思的螺旋状,内脏器官完全碎裂……这座“吃人”的森林正变得越来越狂暴!

 

到底是谁的狂怒在吞噬一切?天空为何会出现奇怪的亮光?上千张充满恶意与怨恨的画作预示着什么?

 

——————

 

沉睡一百七十年的秘密,终于要被解开了……

 

约翰·哈特(John Hart)

美国惊悚小说作家,1965年生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大学主修法国文学,后取得会计学和法学双硕士学位,在当作家之前曾做过银行家、股票经纪人和刑事辩护律师。

 

处女作《谎言之王》获得“爱伦·坡奖处女作奖”,后以《顺流而下》一举夺下“爱伦·坡奖”,被视为“百年一遇的文学奇才”。

 

2009年,《最后之子》获得英国“伊恩·弗莱明钢匕首奖”,2010年再次获得“爱伦·坡奖”,一举囊括大西洋两岸重要荣誉。此外还包揽“巴瑞奖”“南方独立书商奖”“北卡罗来纳州文学奖”等奖项,并荣登日本《周刊文春》推理小说前十以及“这本推理小说好想读”榜单。

 

目前,哈特的作品在全球狂销超过2000000册,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在70多个国家出版发行。其他作品还包括《救赎之路》《□后之子》等。

约翰尼醒了,他正躺在弯曲的橡树树枝上,身下是一张破旧的尼龙吊床,头顶是一片繁星璀璨的天空。这棵橡树高约一百英尺,不过树干并不粗壮,距地面六十英尺处的树干甚至单薄得仿佛承受不住约翰尼的重量。树枝虽弯弯曲曲,却坚韧有力。约翰尼伸手触摸这棵树的每一根树枝,感受着手脚之下磨损的树皮,这些树枝好像是人的手指一样,沿着树干向外伸展开去。即使周围一片漆黑,约翰尼也可以在这棵树上轻松攀爬,他穿过吊床位置,爬到身下弯曲着的小树枝上。明月、森林还有一路向南延伸的沼泽,一切尽收眼底。这里是他的安身之地,这片六千英亩的土地就是他的家,这里的每一条溪流,每一座山峰、每一个湖泊、每一片沼泽都是他的老友。

 

约翰尼并不总是在树上睡觉,他有一间小木屋,但待在小木屋内偶尔会有些压抑。这间小木屋是他自己亲手搭建的,约翰尼之所以选择到这棵生长在乱石山丘的古老橡树上度过长夜,并不是因为小木屋的外观不尽如人意,不是因为他在梦游,也不是因为他对这棵树有特殊的情感回忆,更不是因为其他的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选择到这儿来,是因为在这里,他能更清晰地观测这片属于他的土地。这棵橡树生长在一块高于沼泽地面的岩石土壤之上,这片土壤一路延伸至雷文郡□北边的角落,附近是层峦叠嶂的山峰,恰好在沼泽湿地与岩石土壤之间形成一道屏障。约翰尼现在所在的位置可以清晰地看见沼泽地和河流对面的一切。约翰尼继续沿着树枝向上攀爬了三十英尺,此时,他看见镇里□高的建筑物散发出一道闪烁的亮光。这栋建筑物距约翰尼的直线距离是十八英里,行车距离则是三十七英里。这些如此偏远的北边公路一路蜿蜒,崎岖不平,不过约翰尼并不在意。他不关心踏进这片土地的那些人。曾经有一次,几个猎人礼貌地向他询问事情,而他却愤怒地对其开枪射击,将那群人赶走了。约翰尼并未打算置他们于死地,倘若他真这么做,这些猎人必死无疑。约翰尼之所以朝他们开枪,是因为他对黑熊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可惜的是已经有两头雌性黑熊惨遭猎人杀害。而当这两头黑熊被猎杀时,它们的幼熊还仍在兽穴中苦苦等待着母亲归来。因此,本无杀心的约翰尼标记好了禁入边界,开始夜以继日地追捕猎手。不过那些警察和法官可不太赞同约翰尼的做法。在约翰尼将枪口对准猎手后,随之而来的是几个月的牢狱生活和媒体铺天盖地的疯狂报道。一件并未致使人命发生的小小枪击案之所以能引起如此轩然大波,是因为那些媒体记者永远不会忘记他,对大数人而言,他仍是那个十年前因媒体报道而一夜成名的黑眼睛小男孩。

 

在他人眼中,约翰尼或许是危险人物,也或许不可理喻,可约翰尼并不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他只是不愿看到父母脸上的愁容。约翰尼的父母希望他能生活在城市里,禁锢在城市楼房的四面高墙之下,然而,他们也深明,生活是如何将约翰尼从阴暗的童年生活中拯救出来,并指引他来到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是的,这里的确非同一般,这里的舒爽清风,这里的璀璨星空,都是那么与众不同。每当约翰尼抬头仰望星辰,总会泪光闪烁,惊叹于这里深不见底的一切。在这一切的纯洁与祥和之下,一道白光移动,如同约翰尼心跳的韵律那般熟悉。

 

这是约翰尼的安身之所。

 

这就是他的生活。

 

约翰尼从吊床上翻身而起,爬到树枝上,树枝虽不粗壮,却依旧能够托起他身体的重量。树干又高又细,远处深蓝色的地平线清晰可见。他抬头仔细看了看树的顶部,开始向上攀爬,一直爬到树干上只能靠一只手环抱来保持平衡的地方。这当然是极其危险的举动,不过约翰尼这么做事出有因。

 

他在寻找火光。

 

这片森林曾经也发生过火灾,有时是因为篝火燃烧,有时则是因为雷击。有一次,一位猎人随手扔下的烟头便引起了熊熊大火。可像今天这样的火光却非同寻常,因为约翰尼在火光出现的第二天,完全找不到火灾发生过的丝毫痕迹,甚至连一根烧焦的树枝、一片烧黑的刀片都没有。

 

他四处探寻,却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