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请君赐轿(任嘉伦、李沁主演《请君》同名原著小说)

【预购】请君赐轿(任嘉伦、李沁主演《请君》同名原著小说)

售价
RM33.60
优惠价
RM33.60
售价
RM42.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远在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09月

ISBN:9787570225316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请君赐轿(天涯明月新,与君还相见。作者全文修订+番外,任嘉伦、李沁主演《请君》同名原著小说) 我所希望的只是踏踏实实地相守,与你一起看着世间风景。无论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 无论是古蜀,还是清平,无论是永生,还是即将永远消失。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1.《鬼怪》 《安德鲁酒店》的情景设定,讲述广记轿行老板杜望与留洋少女谢小卷等多对爱侣感人至深的人世情缘。任嘉伦、李沁主演影视剧《请君》部分元素改编自本小说,作者全文修订,独家番外首次放送。

2.一百零八张轿牌,一百零八种特异功能,返老还童,预见未来,回到过去,起死回生……一副副轿牌,事关权衡与抉择,更于起承转合中揭开男女主人公羁绊千年的爱恋。

3.其他的副线CP同样很好嗑,如张秉梅和月生间的跨年龄之恋,齐冯虚和铃子间的跨民族之恋,沈聚欢和沈肆间的生死之恋等,都令人感动唏嘘。

 

内容简介

该长篇小说讲述了英俊神秘的广记轿行老板杜望与留洋少女谢小卷不打不相识的爱情经历,更以功能各异的轿牌为线索,串起了张秉梅和月生、齐冯虚和铃子、沈聚欢和沈肆、金怀璧和阿水等多对爱侣感人至深的人世情缘。

谢小卷:“怎么一会儿工夫,人就不见了?”

杜望:“又被你追上了,真是甩不掉……”

作者简介 

远在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脑子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热爱写作。创作有《微雨少年时》《菱花错》《雪满枝桠》等短篇小说,发表于《花火》《飞魔幻》《爱格言情》《紫色年华》等杂志。

微博@远在远远远

 

目录

第一章紫绸祥云轿1

第二章凤鸾双喜轿18

第三章回梦肩舆37

第四章沉木冥棺轿54

第五章坤巽离兑轿74

第六章倾雪流玉轿91

第七章丹心澄明轿109

第八章百川归寂轿(上)127

第九章百川归寂轿(下)144

第十章三更入魇轿160

第十一章神行千里轿179

第十二章离魂溯追轿196

第十三章浮光匿影轿215

第十四章巫山不负巫山云233

第十五章溯洄从之道阻且长251

第十六章尾声266



再版番外一龙骨276

再版番外二绘猫299

试读 

第一章 紫绸祥云轿



又一年的新辞旧岁,爆竹声炸得清平这个惯常安静的江南小镇热闹得像是换了个人间。东街32号悄然挑出一张青色的幡招,上面绣着前后两个胖滚滚的扛着轿子的圆娃娃,虎头虎脑甚是可爱。旁边门楣上另钉着一张枫木小匾,上面四四方方地写着“广记轿行”四个字。

轿行老板叫做杜望,出人意料地是个颇为新派的年轻人,头发剪得干净利落,穿着一身烟灰锦的茧绸长袍,温文尔雅,只一笑露出一侧一枚虎牙,另一侧一枚干净的酒窝。戴着单枚的银链玳瑁眼镜,桃花眼微微一抬便惹得走过路过的女学生们小脸发红,莲步不稳,你推我我推你嬉笑着跑开了。

年三十天气特别好,暖阳晴雪。杜望拎着一把椅子坐在门口,抱着本香谱看得津津有味。街坊里的孩子们结成团儿,挨个儿进临街店铺讨些瓜子糖果,说些吉祥话儿。到了广记轿行门口,大概是没有见过这样年轻俊俏的老板,都有些害羞。杜望很好说话,去柜台里给每人满满抓了一兜新炒的花生,又一人给了个小铜板,孩子们兴高采烈地走了。杜望坐在椅子上看书,觉得自己的衣襟被人扯了扯,一脸宠溺地低头看向自己身侧的虚空处:“你们也想跟那些孩子一起玩?可人家看不见你们,怎么跟你们一起玩?”

“伙计,我要用个轿子。明天上午叫到河西胡同张家。”说话的是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像是识文断字的人士。

杜望抬起头,迎着阳光微微眯了眼睛:“我这儿的轿子,只请不租。请出去的轿子就是您自个儿家的,因此费用也比别家的轿行贵些。您如果想要租轿子,往西边走那头也有个轿行,是十来年的老店了。”杜望一笑:“还有,我是这儿的老板,不是伙计。”

中年人有些不忿:“这是请轿子还是请神仙。城西的轿行我知道,年头太久,轿子都破烂流丢的。明儿是我们家老爷子七十大寿,要体体面面地去庙里上柱香。你只管开价。”

杜望回柜台里拿了一个梨花木的托盘出来,上面整整齐齐扣了二三十个三寸来长的小木牌,上面用古色古香的纂体雕着轿子名目,配绘着各式各样的花色图案。杜望似笑非笑:“既然这样,您就挑一个。”

中年人瞅得新鲜,翻出来一个紫绸轿子的牌子,杜望微笑:“紫气东来,明天早上河西胡同张家,我记下了。”

中年人离开,杜望捏着银元笑着对身边虚空处说:“看见了吧,有生意上门,你们两个别整天惦记着偷懒。”





次日,河西胡同张家。

张家老爷子张秉梅今年七十整寿,人活七十古来稀,老爷子却精神矍铄,头发虽然全白,一双眼睛却粲然有神。坊间听闻张秉梅是当年的举子,虽因性子耿直在官场上没有作为,但一笔梅花画得极好,在当年的官市上都是卖得上价儿的。

杜望靠着已经停在门口的紫绸轿子看着张秉梅被儿子张怀仁送出门,一边嚼着花生一边低头自言自语:“这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可比他儿子要俊俏多了吧。”

说话间两人走下台阶,杜望正要扯出个笑脸上去迎一迎,张怀仁的脸上却突然动了怒色,“你怎么还有脸来?”

杜望一粒花生米险些噎在喉咙里,连忙咽下去用手无辜地指了指自己,随后发现张怀仁看的不是自己,转身一望,只看见一个女人站在自己的身后。

那是个柔美如诗的女人,仿佛从江南最好的烟雨水墨中走出来。她的年纪其实不算小,大概三十上下,穿一身月白旗袍,越发衬得两弯月眉绰约生姿。旗袍上绣着的是折枝梅花,杜望看着那梅花,把花生递进嘴巴里嘎嘣一声咬开,又脆又响。

女人的脸微微白了一下,“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应该来看看先生。”她的眼光从张怀仁身上跳过去,望向张秉梅:“先生,我给你带了新做的玉珑糕。”

张怀仁上前两步,劈手抢过糕点就要扔掉,被张秉梅摆了摆手拦住。张秉梅看着那女人,目光是慈爱的:“年前你信上说你到县里女中谋了一份教职,干得怎么样?可还辛苦?”

女人眼眶含泪:“还是当年先生教我的底子,我再原封不动地教给那些姑娘。现在的小丫头们手指可灵泛多了,不像我当年笨得厉害。先生有空真应该来女中看看,看看那些孩子那些画儿……”

张秉梅点点头:“那就好,教书辛苦。你从小一到天冷就有咳疾,记得用一例川贝枇杷泡着放在讲台上,时不时喝上一口。”

张怀仁急了,扯住张秉梅的胳膊把他从回忆里晃出来,叫了声“爹——”

空气中有片刻的沉寂,张秉梅终于再开口:“东西我收下了,谢谢你。月生啊,我很好,你不用再来探望我这个老头子了。”

那个叫做月生的女人随着最后这句话眼泪一下子落下来打在脸颊上,她强自忍住,躬身轻轻称了一声“是”,转身离开。

父子俩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张怀仁还是忍不住呸了一口,低骂了一句:“不要脸。”

张秉梅嘴唇有些哆嗦:“是我不好,她也算是你半个妹妹。”

张怀仁果断说道:“我哪里有这么不要脸的妹妹,爹你也真是……”说到一半,张怀仁抬头看见杜望,郁郁把话尾咽了下去,对张秉梅说:“爹,轿子都来了。您一个人行么?”

张秉梅挥挥手:“就是去庙里上个香,你赶快忙你的去吧。”

张怀仁答应了一声,冲杜望点了点头,匆匆忙忙离去了。张秉梅撑着一根修竹拐杖稳步走向杜望:“小兄弟,怎么就你一个人,轿夫呢?”

杜望笑眯眯地:“轿夫去旁边粉店里填肚子了,一会儿就过来,外头风大,老爷子要不先去轿子里等着。”说着杜望从袖子里掏出一把花生递给张秉梅:“老爷子吃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