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西夏死书 番外终篇 - 黑溟岛(共2册)

RM61.60 RM88.00
作者:顾非鱼

出版社:沈阳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11月

ISBN:9787571610197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库存量:

订购量:

编辑推荐

如果你一定要探寻黑溟岛的秘密,等待你的一定是无限的黑暗

专业级烧脑、沉浸式恐惧

一场诡异到极点的局、一次惊悚到极致的探险、一段华夏历史中的惊天之谜

畅销五十万册现象级神作《西夏死书》系列番外终篇

探险小说名家作家顾非鱼封神之作

 

内容简介

一起失踪案,将金陵大学学生唐风、慕青等人牵扯进一场莫名其妙的海岛之行,他们在一本古书的指引下来到海中孤岛——黑溟岛。

岛上黑幕重重,古书中记载的诅咒、接踵而来的怪事、惨绝人寰的死亡如跗骨之蛆,时刻考验着唐风一行人的神经。

对真相的执着发掘,让唐风终于揭开了一个蛰伏四百多年的秘密。

两个家族纠缠四十年的恩怨、一个王朝秘藏几世纪宝藏,燃尽所有的人性;历史和现实的交织、爱情和亲情的抉择,被仇恨与贪婪充斥的大脑 编织着一个又一个阴谋。这一切,都在黑溟岛深深的黑洞之中,等待着唐风的到来……

西夏死书 黑溟岛 专业级的烧脑、沉浸式的恐惧,一场诡异到极点的局、一次惊悚到极致的探险、一段华夏历史中的惊天之谜,畅销五十万册现象级神作《西夏死书》系列番外终篇,探险小说名家作家顾非鱼封神之作

顾非鱼

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国内知名悬疑探险作家,自幼便对神秘历史、消失文明有着执著的痴迷,曾只身涉险深入巴丹吉林沙漠腹地,也曾小心翼翼行走在阿尼玛卿冰川边缘,探寻那些已经湮没的古老文明。常于黄沙之下发现惊人的王朝秘事,然后依托宏大的历史背景,写出一段段离奇而又真实的故事。现已出版《西夏死书1-5》《复活的郑和舰队》《西夏死书之黑溟岛》《迷失的苍狼》。影视改编《西夏死书》(完美世界、优酷投资,汪东城、贾青、梁洁主演)。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失踪的教授(2009 年7月12日 )

第二章 海上浮尸(2009年7月12日)

第三章 讳莫如深(2009年7月13日)

第四章 鲨湾惊魂(2009年7月14日)

第五章 深海黑洞(2009年7月14日)

第六章 幽灵船(2009年7月14日)

第七章 奇异的声响(2009年7月15日)

第八章 甲板之下(2009年7月15日)

第九章 失踪的航海日志(2009年7月15日)

第十章 吊钩上的吕斯妍(2009年7月16日)

第十一章 海中怪兽(2009年7月17日)

第十二章 黑溟岛(2009年7月17日)

第十三章 夜半歌声(2009年7月18日)

第十四章 深入黑洞(2009年7月18日)

第十五章 栈道迷影(2009年7月18日)

第十六章 海上鬼火(2009年7月19日)

第十七章 迷失(2009年7月19日)

第十八章 时光倒流(2009年7月19日)

第十九章 王直的宝藏(2009年7月20日)

第二十章 掘地三尺(2009年7月20日)

第二十一章 死在岩石下(2009年7月21日)

第二十二章 老罗的笔记本(2009年7月21日)

第二十三章 佛眼(2009年7月21日)

第二十四章 彻底的绝望(2009年7月21日)

第二十五章 球形闪电(2009年7月22日)

第二十六章 仇恨的烈火(2009年7月22日)

第二十七章 末日降临(2009年7月22日)

尾声


 

 

试读

唐风独自驾着小船,飘荡在平静的海面上。这是一个好天气,可是海上的雾气却很浓,唐风看不清前方的海面,也不知道自己驶向何方,他依稀记得自己离陆地并不遥远。忽然,从海面上传来一阵女子的呼救声:“救命!救命……”

唐风停下船侧耳倾听,那声音似乎离得很远,又似乎就在附近,说来奇怪,随着这阵呼救声,海面上的雾气竟很快散去,待浓雾散尽,唐风看见在离自己不远的海面上有一落水女子。那女子一袭白裙,在海面上无助地挣扎着。唐风赶忙将小船划到女子身旁,伸出臂膀,将她救了上来。

女子背对着唐风,整理了一下白裙,随后转过身来,轻启朱唇:“谢谢!”唐风这才看清了女子的面容,清秀的面庞,明亮的眸子,一位标准的美女。唐风忽然觉得这女子似曾相识,喃喃地喊:“慕青!”是的,这女子长得太像慕青了!那女子冲唐风嫣然一笑,没有说什么。

就在唐风犹疑的时候,突然,空中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原本平静的海面如发怒的巨兽翻腾起来,唐风的小船在波涛中上下摇曳,似乎只要那暴怒的巨兽再稍稍发力,就会将小船吞噬。唐风不顾一切地划动小船,向他记忆中的陆地驶去,可是不论唐风如何努力,他依然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飘荡。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看到了一个岛,唐风兴奋地去找那个女子,可她早已不见踪影:“难道被风暴卷去了?”唐风惊骇万分,刚才暴怒的大海,此刻已重新归于平静。可唐风却感觉海面平静得有些怪异,一片黑色的大海看不到尽头,看不到底,小岛竟……竟然也是一片黑色!黑色的沙滩,黑色的岩石,无尽的黑色,唐风再也无法承受这种压抑,这究竟是哪?刚才的女子又是谁:“不,慕青……”

唐风喃喃着慕青的名字,猛地睁开眼,一道刺眼的阳光直射着他,唐风使劲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才想起来自己正在驶往云石岛的渡轮上,刚才是一个可怕的噩梦!

唐风直起腰,瞥了在身旁熟睡的慕青一眼。慕青靠在座位上,乌黑的长发自然地垂到了胸前,这样的睡姿,恰好地展现了慕青玲珑的曲线。“一个标准的睡美人。”唐风正想着,前面忽然传来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唐风,你刚才怎么了?”

唐风扭头看着前排的那个叫韩江的男人。唐风抹了一下额头的细汗,对韩江回道:“没……没什么!做了一个噩梦。”

“噩梦?你想得太多了,再有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云石岛了,云石县公安局刑警队的同事会在码头上接咱们。”

“刑警队的同事?!好,那就好。”公安局?刑警队?唐风努力回忆着,想着……韩江是金宁市刑警大队的刑警,三十出头,生得虎背熊腰,据说是特种兵出身,枪法精准,功夫了得,不过,这些唐风都没见识过,他只当韩江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身旁还在熟睡的美女则是金宁大学历史系的研究生,自己暗恋多时的师姐慕青,唐风看了看表——2009年7月12日上午9点30分。“7月12日?!”这个日子除了能让他想起敦煌藏经洞的发现,并无其他特殊之处,而自己此时为何会和慕青以及这个叫韩江的警察同在去云石岛的渡轮上?唐风重新陷入了回忆,一个慈祥而苍老的面容慢慢地浮现在唐风面前,都是为了这个老人,自己和慕青的导师元安平教授……



2



唐风和慕青惴惴不安地来到市局刑警队,敲开了韩江办公室的门。办公室里没有别人,只有办了一夜案子,正在沙发上打盹的韩江。韩江靠在沙发上不耐烦地盯着唐风和慕青,然后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一口,这才冲面前这两个年轻人说道:“你们俩找我干吗?你们导师办公室被盗的案子现在还没破呢!我们这两天忙那个碎尸案忙得昏天暗地的,你们那小案子早着呢!”

“韩警官,我们怀疑元教授失踪了。”唐风急切地说道。

“失踪了?”韩江从沙发里坐了起来。

“是的,元教授原来说一周就能回来的,可现在已经三周了,还没见元教授回来……”

“我们几个学生都认为元教授恐怕是出了什么意外,所以才来找你,我们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报案……”慕青补充道。

唐风和慕青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了半天,韩江挥挥手道:“你们慢慢说,唐风,你先说。”

于是,唐风开始从头说起:“三周前,就是元教授的办公室被盗后,元教授收到了一封信……”

“什么信?谁寄来的?”韩江打断唐风问。

“信封上没有寄信人的地址和姓名,信的内容我们都没有看到,只有元教授看了,但我们想元教授至今未归,一定和那封信有关。”

“这封信现在在哪?”韩江又问。

“这几天我们翻遍了元教授的办公室,但都没有找到那封信。”慕青补充说。

“哦?看来元教授带走了那封信。唐风你接着说。”

唐风又说道:“当时正好学校放暑假了,元教授看了信后对我们几个说他要出海去一个叫黑溟岛的地方,并说快则一周,最迟两周,他一定能回来。没想到,元教授这一去就再没回来,我们怎么打他的手机都没人接,所以我们担心元教授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黑溟岛?!”韩江喃喃自语道。

“元教授说话从来是言出必行的,可这次……”慕青说道。

“这件事你们报告学校了吗?”韩江问。

“还没有,我们首先想到了你。”唐风答道。

“看来你们还挺信任我!”韩江干笑了两声,然后一脸严肃地问唐风:“这事现在哪些人知道?”

“我,慕青,还有我们的同学何平,刘衡,就我们四个。”

“何平?刘衡?”韩江回忆着和他有一面之交的那两个年轻人,“我印象当中,何平瘦瘦的,话不多,戴个眼镜,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那个刘衡,话特别多,说起话来还挺冲。”

“对,就是他俩。”

“他俩今天没跟你们一起来?”

“没有,他俩今天一早已经出发去云石岛了。”

“云石岛?”

“是的,我记得当时那信封上的邮戳显示信是从云石县人民路邮局寄出的,因此我们推断教授去黑溟岛,一定是先去了云石岛,所以,何平和刘衡他俩先乘轮渡去了云石岛,打听元教授的下落。”唐风解释道。

“瞎胡闹!他俩能打听出什么来?既然来找我了,还自作主张,如果发生什么意外……”

韩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来到墙上那张大比例的金宁市地图前,他很快把目光移到了云石岛。

为了办案,金宁市下属的每个区县韩江都曾跑过,对于云石岛,韩江虽去得不多,但还算熟悉,可那个什么“黑溟岛”,他却是头一回听说……



3



五分钟过去了,韩江还在地图前用手指反复地在云石岛周围众多的岛屿间游走,“难道地图上没有标注这个小岛?”就在韩江疑惑之时,身后传来唐风的声音:“韩警官,您别费力了,这上面是找不到那个黑溟岛的。”

唐风从包里翻出一个塑料袋,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本发黄的古书,对韩江解释道:“我们查遍了各种资料和地图,都没有关于黑溟岛的任何记载,只有这本古书上有短短数语,提到了黑溟岛。”

韩江立即走到唐风身旁,俯下身仔细观瞧,一股陈腐的霉味直冲鼻孔。看来这本发黄的古书很有些年头了,很多地方都已被虫蛀。韩江皱着眉听唐风介绍道:“这是一本明代晚期无名氏所著的地理学著作,名叫《边疆异闻》。书内记载了作者历时三十年,遍历中国边疆的各种奇闻异事,记载得特别详细,里面就提到了黑溟岛。”

“明代的书?你们是怎么得到的?”韩江问。

慕青答道:“三周前,就是在元教授的办公室被盗后,你曾经叫我们检查办公室里丢没丢什么财物,我们几个在清理时,发现了这本古书。”

“哦!是这样。”韩江问道,“这里提到了黑溟岛?”

“你看这。”唐风指着其中一页,慢慢念道:“黑溟岛,茫茫东海中一孤岛,去云石县三百五十里,此岛风物虽美,然实为险恶之地,无我天朝子民居住,乃化外之地。嘉靖中,为盗匪所据,朝廷屡发大军,盗匪据险顽抗,数败王师,后为戚公继光破之。军中老卒,曾谓我曰:‘戚公威名,天神护佑,破岛之时,天生异象,球形闪电,世所未见,盗匪因之死伤无数,戚公乃破之。’又有渔人语:若球形闪电再现,必有灾难降临此岛。”

“没了?就这么点?”

“就这些,不过……”

“不过就已经够吓人的了。”慕青插话道。

韩江冷笑道:“又是天生异象,又是球形闪电,是够吓人的,还什么……什么‘若球形闪电再现,必有灾难降临此岛,’搞得像咒语似的。不过,我就不信这世上有什么神啊怪的!总之,黑溟岛距云石县三百五十里。”说着,韩江又回到地图前。

“按照古代的算法,350里相当于现在的175公里。”唐风补充道。

韩江用尺子大概计算了距离,从云石岛向东一直延伸了175公里,可是当他确定了那个位置时,却惊奇地发现,他的尺子已经延伸出了整幅地图的边沿。

韩江失望地回过头来看着唐风和慕青,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无法解释那个神秘的黑溟岛究竟在哪。

“看来我只好陪你们跑一趟了。”最后,韩江无可奈何地说道。

“可你的那个碎尸大案呢?”唐风反问道。

韩江狡黠地一笑:“呵呵,那是个大案,参与的人多着呢,反正又不缺我一个。我也正好有个理由抽身而出,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就当我和你们一起去那个什么黑溟岛度个假!”

唐风心里暗暗好笑,这个韩警官倒是个乐观派,还想着忙中偷闲去度假?!唐风的脑中又浮现出了元教授的面容,心中不免罩上了一层厚厚的氤氲。



4



“唐风,醒醒!我们到云石岛了。”慕青悦耳的声音将唐风从周公那儿拉了回来。

唐风使劲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船已靠上云石岛的码头,渡轮上的人们三三两两涌上码头,他们也随着人流上了岸。

上了岸来,唐风环视周围,对韩江笑道:“韩警官,你的那位同事呢?”

“奇怪,说好了有人来接我的……”韩江很快扫了一遍码头上的人,却没有发现熟悉的身影。

就在三人狐疑之时,一辆白色面包车喷着浓烟,飞快地冲上了码头。唐风看这车至少有十年车龄,早该淘汰的货了,竟然还有人开,还开得飞快:“这是哪个混蛋开的车?不要命啦!”

“嘿嘿!恐怕就是来接我们的那个混蛋。”韩江有些尴尬地说道。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那辆老掉牙的白色面包车终于停在了码头上,一个穿着短袖警服的的中年男人跳下了车。此人约摸五十多岁,虽然看上去身形壮实,却已两鬓斑白,一副疲态,更让人惊诧的是这个中年警察走起路来,竟然一瘸一拐。

“竟然是他?!真是倒霉!怎么派这个老罗来。”韩江似乎对这个老罗很是头疼。

“怎么,你跟这个警察熟吗?”唐风问韩江。

韩江低声道:“不熟,不过曾经打过交道,一个脾气古怪的家伙!等会儿见了面,你们少说话。”

“嗯,明白。”

那个叫老罗的警察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韩江赶忙挤出一丝笑容,迎了上去:“老罗,怎么是你来接我们啊?我还以为你已经退休了呢!”

“哼!你们这些年轻人,就盼着我这个老家伙早点退休。”老罗没有理会韩江伸过来的手,冷冷地说道。

韩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马改口:“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为您老的身体着想啊……”

“得了吧!你们还是看不起我们这些老人啊,尤其我还有残疾。哼!我年轻的时候可不比你差。”老罗打断了韩江的话。

韩江尴尬地缩回了手,识趣地闭上了嘴。老罗瞥了唐风和慕青一眼,唐风忙开口道:“罗警官,您好,我是金宁大学……”

“不用说了,情况我都了解了,这个事现在由我负责,你们在云石的安全也由我负责。总之一句话,你们在这里一切都要听我的。”老罗逼近唐风说道。

唐风只好闭口,跟着老罗向那辆老掉牙的面包车走去。当他们走到车前时,老罗突然转过身,把唐风和慕青吓了一跳。只见老罗阴着脸地说:“你们在岛上最好不要乱转,包括你们那两个同学。”

“何平和刘衡他俩呢?”

“这会儿可能还在宾馆里睡大觉呢,我现在就把你们带到宾馆去,记住,你们千万不要单独行动,要听我的。”

老罗说完,把三人带上了面包车。唐风还没坐好,就听老罗嘟囔道:“我们云石这儿穷,局里就这破车,你们坐稳啊!”说完,老罗猛踩油门,向码头外冲去,还没坐稳的唐风被颠得东倒西歪,叫苦不迭。



5



唐风三人在宾馆安顿下来,见到何平和刘衡,唐风忙询问他们的情况,何平失望地说:“我们查到元教授在半个多月前来过云石岛,并且在这家宾馆住了两晚,然后就再没任何线索了。”刘衡沮丧地说道。

韩江安慰众人道:“不要急,有老罗在,我们一定能调查清楚元教授的去向,他在这里干了二十多年公安了,对这里可是了如指掌啊。”

谁料,老罗冷笑道:“韩江,你可别对我抱太大希望。咱们这儿全是些鸡毛蒜皮的小案子,所以咱们县局的人业务渐渐都生疏了,和你们市局不能比。另外,我是干了二十多年公安,但在这里只是二十年,我可不是一直在这儿干到现在。”说到这,老罗看了一下表,7月12日中午11点30分,到饭点了。于是,老罗对众人说道:“你们先吃饭,我下午再来找你们。”

说完,老罗便一瘸一拐地步出了宾馆,看着老罗的背景,唐风喃喃道:“真是个古怪的警察。”

“哼,你还没见识老罗那老掉渣的笔记本呢,用了二十来年了也不换,关于他那些古怪的癖好和行为多着呢!”韩江冷笑道。

“哎!韩警官,你知道老罗的腿是怎么瘸的吗?”慕青忽然问道。

韩江耸了耸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几年前,我为了一个案子来云石岛,那时,他的腿就那样了。我曾经私下向这里的同事打听过,可同事们也都说他们来局里时,老罗就已经瘸了。这事别人也不好问,老罗自己也从来都不说,我感觉,老罗似乎很避讳提自己的腿。”

“这么说来,老罗的腿应该是很早以前就瘸了……”慕青若有所思地说道。

“可他瘸了,怎么还让他当刑警呢?”刘衡好奇地打听。

“是啊!我也有些奇怪,像老罗这样伤残的,局里一般都是安排坐办公室的清闲岗位,不知道老罗怎么会……可能是他们这儿缺人吧,也可能是老罗自己要求的。”韩江猜测道。

“自己要求的?”唐风不解。

“你没看出来吗?老罗是个很要强的警察,交给他的案子,他总是负责到底,这也是为什么他脾气那么坏,大家还服他的原因。”

“但愿这次他也能负责到底,找到元教授的下落。”唐风喃喃自语着。

“唐风,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们见到老罗,就指望他负责到底了。我告诉你,我既然接了这事,他老罗不管了,我也会负责到底。”

“韩警官,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你们先吃饭,我现在就去查。”韩江的倔脾气上来了,他独自跑到宾馆前台查找元教授留下的线索。



6



唐风低着头匆匆吃了几口饭,一抬头,看见韩江紧锁眉头从宾馆前台走了过来:“查到了什么?”唐风关切地问。

“宾馆前台的资料显示元教授在6月22日和23日住了两个晚上,第三天中午离开的。另外,老罗已经把县里所有宾馆这一个月来的入住情况都调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元教授在其他宾馆登记入住过。依我看,元教授在这儿住了两天,然后便去了黑溟岛,结果发生了某种意外。”韩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唐风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他就是要去黑溟岛,就要先到云石岛。”

“如此说来,元教授是到了黑溟岛,便再没有回来,看来是凶多吉少了。”慕青忧心忡忡地说。

“可是元教授为什么非要去黑溟岛呢?”唐风不解地问。

韩江一拍桌子:“看来现在只有一条线索了。”

“你是说去黑溟岛?”刘衡惊道。

“不,那是最后不得已的选择。”

“韩警官的意思是说元教授收到的那封信。”唐风很快想到了韩江的意思。

“算你小子聪明,你不是说那封信是从云石县人民路邮局寄出的吗?那我们就从这封信调查下去。另外,你们再好好想想,元教授出发前,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何平想了想,道:“反常举动?除了那封信,我实在看不出元教授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而且教授从未提到过什么黑溟岛,除了那本明代古书,再也没有任何关于黑溟岛的信息。”何平说道。

“还有,黑溟岛是一个荒岛,岛上根本没有居民,这点我已经询问过罗警官。”刘衡也说道。

“这么说,罗警官去过黑溟岛喽?” 慕青反应很快。

“不!罗警官说他并没有去过黑溟岛,黑溟岛孤悬海外,根本没有人能在岛上长期生活。”刘衡答道。

何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前天我们俩刚和罗警官说起黑溟岛时,我感觉到罗警官很不自然,甚至有些恐惧。”

“这怎么可能?老罗可是老刑警了,什么会让他感到恐惧?”韩江不停地摇着头。

“我当时也觉得奇怪,罗警官似乎对黑溟岛讳莫如深,他只告诉我们黑溟岛是个无人居住的荒岛,再问,他就要跟我们急了。”刘衡也附和道。

几人正议论着老罗,老罗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众人身后:“老罗你什么时候来的?”韩江诧异道。

“我刚才好像听见你们在议论我呀!在说我什么?”

“我们在说你和黑溟岛的事?”唐风故意试探老罗。

谁料,老罗脸色大变,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你们记着,千万不要去黑溟岛,切记!”

唐风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罗警官,听你这口气,您是去过黑溟岛喽?”

“不!没有。”老罗说完便不再理睬唐风。

韩江忙出来打圆场,对老罗说:“别生气,别生气,我们不去黑溟岛,我们想从那封信入手,或许……”

“人民路邮局?韩江,你下午跟我去邮局调查,这几个娃娃,你们就老老实实待在宾馆里,哪也不要去。”老罗命令第说道。

“凭什么不让我们出去,限制我们人生自由啊!”刘衡很不满地冲老罗嚷道。

老罗阴着脸,道:“年轻人,我这都是为你们好!”

“是啊!你不是说云石岛没什么大案吗?那我们出去有什么问题?”唐风也嚷道。

老罗径直朝宾馆外的停车场走去,韩江只得安抚唐风他们道:“你们就在房间里待着,我一有什么发现,就通知你们。”

说完,韩江急匆匆去追赶老罗,唐风他们无奈,只得各回房间。唐风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整件事情,可是越想越迷惑,渐渐地,渐渐地,唐风再次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