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英国喜剧大师“油炸叔”斯蒂芬·弗莱重述希腊神话

【预购】神话:英国喜剧大师“油炸叔”斯蒂芬·弗莱重述希腊神话

售价
RM55.92
优惠价
RM55.92
售价
RM69.9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 斯蒂芬·弗莱

翻译:黄天怡

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ISBN:9787572204029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编辑推荐

写给成人的希腊神话!英式冷幽默,戏剧感爆棚,像看英剧一样读神话!

 

本书精心筛选了戏剧材料,为希腊神话赋予了更加丰富的情节、更加鲜明的个性和具有吸引力的电影质感,让你沉迷情节而又不会因为众多人物名字而混乱。

 

用现代性的语言书写,充满英式幽默,自带官方吐槽,彻底摆脱希腊神话的枯燥和学术感。

 

梳理出清晰的主干结构和时间线,用戏剧线索串联起来,告别希腊神话的混乱逻辑!

 

英国喜剧大师、《哈利·波特》有声书朗读者“油炸叔”斯蒂芬·弗莱重述希腊神话!

 

作者斯蒂芬·弗莱是著名喜剧演员、英国喜剧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也是《哈利·波特》英文版有声书的朗读者;他还是一位知名的作家,其作品曾被改编成电影。可以说,作者将电影的戏剧张力和作家的凝练笔力都凝聚在了本书中。

 

著名主持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张绍刚,著名演员任素汐,中国当代知名艺术家、观念摄影师马良,知名摄影家严明,知名话剧演员刘畅,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联袂推荐!

 

从词源方面入手,带你了解希腊神话与现代社会和生活千丝万缕的关系!

 


内容简介

《神话》和《英雄》是英国喜剧大师、有声书领域的国宝级人物“油炸叔”斯蒂芬·弗莱为成人重新讲述的希腊神话。在这套书中,斯蒂芬·弗莱以作为演员和作家的双重身份,重新梳理了希腊神话的脉络,并用戏剧线索将它们串联起来,彻底摒除了希腊神话的生硬感和学术感,为希腊神话赋予了更加丰富的情节、更加鲜明的个性和具有吸引力的电影质感。

 

《神话》可以说是由希腊众神组成的一个“复仇者联盟”,在这些故事中:

宙斯与普罗米修斯本是一对好基友;

赫尔墨斯是一个有无数坏点子的鬼灵精;

雅典娜是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好神明;

法厄同是一个受到排挤的自卑少年;

赫拉是一位身居高位却一直以打击“小三”为己任的妒后;

不同代际的神总是被“复仇者联盟”推翻;

 

……

 

可以说,希腊神话是一个巨大的宝库,而斯蒂芬·弗莱就是一位幽默的宝库引路人,带领我们去看它究竟有多迷人、多有趣。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英] 斯蒂芬·弗莱(Stephen Fry)

英国著名演员、主持人、畅销书作家、有声书领域的国宝级人物。

 

弗莱是一位老戏骨,还是一位知识分子型的演员。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剑桥毕业,拥有博士学位,学识广博,同时还写剧本、写小说,还曾获得英国喜剧终身成就奖、人文主义终身成就奖等奖项。他与至交休·劳瑞搭档组成“弗莱和劳瑞”的二人团体,出演了《弗莱劳瑞秀》和《万能管家》;主演过《王尔德》《黑爵士》等多部电影、电视剧;还在BBC长期主持电视节目QI。2008年,他主持了六集电视记录片《斯蒂芬·弗莱在美国》。

 

弗莱是有声书领域的大师,是《哈利·波特》有声书英国版的朗读者,还朗读过《福尔摩斯》等多部作品。他的嗓音迷人,能在朗读中为大家营造出强烈的画面感和角色感,深受无数人喜爱,被人亲切地称为“油炸叔”。

 

弗莱为各种杂志和报纸撰写专栏,并出版了《摩押是我的洗盆》《说谎者》等多部作品。

普罗米修斯:人类的创造者与守护者

 

我在前文提到过普罗米修斯,他是伊阿珀托斯与克吕墨涅的儿子。这位富有远见的年轻提坦神拥有一切讨人喜欢的品质。他强壮,英俊得几乎令人叹息,他守信、忠诚、低调、谦逊、幽默、体贴、礼貌,总之,他是一位魅力十足的、迷人的伙伴。大家都喜欢他,不过zui喜欢他的是宙斯。一旦有空,日理万机的宙斯就会约上他一同去乡间散心。他们无所不谈—聊命运、友谊和家庭,聊战争和宿命,也聊许多无关紧要的小事,就像真正的朋友那样。

 

随着十二主神就职典礼的临近,同样也非常喜欢宙斯的普罗米修斯注意到,自己的朋友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似乎有些情绪化和易怒,不大愿意去散步,也不怎么耍宝逗乐了;他变得郁郁寡欢,爱发脾气,完全不像普罗米修斯所熟悉并喜爱的那个有王者气度、幽默又自律的天神了。普罗米修斯心想,这可能是紧张导致的,于是就没有过多干涉。

 

典礼结束大约一周后的一天早晨,在色雷斯芬芳的草原上,普罗米修斯躺在深深的草丛里睡得正香,突然感到有谁一直在拧自己的脚趾,于是从睡梦中惊醒。他睁眼一瞧,发现众神zhi王正在自己眼前兴致勃勃地连蹦带跳,如同在生日当天早上急不可耐的小孩一样。忧郁就像山顶的浓雾般被一扫而光,向来十分愉快的宙斯比平常还要高兴十倍。

 

“快起来,普罗米修斯!起来干活儿啦!”

 

“什么?”

 

“今天我们要干一件大事,一件会让万物永世不忘的事。它将流芳千古,它将成为……”

 

“我们是要去猎熊吗?”

 

“猎熊?当然不是。我想到的是一个非同凡响的主意。快来。”

 

“去哪儿?”

 

宙斯没有回答,只是伸出胳膊搂住普罗米修斯,一言不发地拉着他穿过田野,偶尔还会因为兴奋而爆发出几声大笑。要不是很熟悉自己的朋友,普罗米修斯一定会以为对方是喝花蜜酒喝醉了。

 

普罗米修斯试探着问:“关于这个主意,你能不能从头讲起?”

 

“好啊!从头,没错。我们就是要从头开始。快坐下。”宙斯指着一棵倒下的大树说。普罗米修斯没有马上坐下,他还在检查树干上有没有蚂蚁,而宙斯已经开始来回踱步了。“好。想想一切都是怎么开的头。一切都始于卡俄斯。先是从卡俄斯诞生出第yi批神—厄瑞玻斯、倪克斯、赫墨拉还有他们的后代,接着是第二批神,也就是我们的祖父母盖亚和乌拉诺斯,对不对?”

 

普罗米修斯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然后,盖亚和乌拉诺斯把你们这些百年难得一遇的破坏神提坦释放到世界上……”

 

“嘿!”

 

“接下来,出现了那些宁芙、精怪以及无穷无尽的无关紧要的神、怪物、动物,等等。最终于到了高潮,那就是出现了我们,这些真正的天神。于是,天庭和大地得以达到完美状态。”

 

“在你们和我的族人打了一场血腥而漫长的仗之后,还是我帮你们取得了胜利。”

 

“没错,没错,但结局是皆大欢喜的。现在,和平降临大地,处处繁荣昌盛。不过……”

 

宙斯很久没有说话,以至于普罗米修斯觉得自己有义务打破这份沉默。他说:“你不会是想说很怀念战争吧?”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宙斯继续在普罗米修斯面前踱来踱去,就像一个正在授课的老师,“你肯定发现了,我最近有点不对劲儿。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知道我有时候喜欢变成鹰的样子到处翱翔对吧?”

 

“当然,是为了猎艳宁芙。”

 

宙斯假装没听见,继续说道:“这个世界美得不可思议。河流、山峦、鸟雀、神野兽、海洋、树林、平原还有峡谷……一切都恰如其分。但你知道吗,每当我俯瞰这世间,却总是为它的空虚感到悲伤。”

 

“空虚?”

 

“唉,普罗米修斯,你根本不知道,当一个完美世界的神是一件多么无聊的事。”

 

“无聊?”

 

“对,无聊。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既无聊又孤独。我所说的‘孤独’是一种广义的孤独,像宇宙那么广。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宇宙性的孤独。难道以后永远都要这样了吗?我高坐在奥林匹斯山的王位上,腿上搁着霹雳,大家对我低头敬拜,唱颂歌,做祈祷,就这样永恒不变?这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呃……”

 

“老实说,换作是你也会厌烦的。”

 

普罗米修斯抿紧双唇,思索了一阵。然后发现,自己确实从来没有羡慕过好友的王位以及随之而来的麻烦和重担。

 

宙斯说:“也许,我应该创造一个新的种族。”

 

“你是说皮提亚竞技会吗?”

 

“不,不是比赛,是种族,一种全新的造物,和我们一样,两腿直立……”

 

“一个头?”

 

“对,一个头,两只手,每个细节都与我们一样。然后,他们将拥有—普罗米修斯,你帮我想想,令我们区别于动物的特点是什么来着?”

 

“我们的手?”

 

“不是,是那个能让我们知道自己的存在,能明白我是我的东西?”

 

“自我意识。”

 

“没错,就是这个。这些造物将拥有自我意识,还有语言。当然,他们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因为他们将住在大地上,并凭着自己的智慧来耕作、获取食物和照料自己。”

 

“也就是说……”普罗米修斯皱起眉头,集中精神,试图在脑海中想象出宙斯描述的那个画面,“要创造一个像我们这样的种族?”

 

“完全正确!不过,他们没有我们这么高大。他们将成为我的作品,好吧,是神我们的作品。”

 

“我们的作品?”

 

“你的手很巧,简直就是另一个赫菲斯托斯。我希望你能把这些造物的模子做出来,就用……比如用黏土。你要照着我们的模样来塑造模子,身体结构上的每个细节都要一丝不差,不过尺寸要小一些。然后,我们就让他们动起来,赐予他们生命,接着再多做一些放进大自然,看看会发生什么。”

 

普罗米修斯琢磨着宙斯的话。

 

“那我们要不要和他们互动,和他们说话或到他们中间去?”

 

“这就是重点所在。我们要创造的是一种智慧体……唔,或者说半智慧体吧,要让他们赞颂和崇拜我们,和我们一起玩儿,并取悦我们。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崇拜我们的小型次等种族。”

 

“他们分男女吗?”

 

“哦,当然不,只能有男的。否则你完全能想象赫拉会说些什么……”

 

如果世上忽然多出许多女性,为自己一向行为不端的丈夫创造更多可以乱来的机会,那普罗米修斯确实能想象出赫拉的反应。看得出来,宙斯对自己的雄心抱负非常兴奋。普罗米修斯知道,一旦好友下定决心做某件事,即使是这样一件奇特古怪的事,那么,哪怕百臂巨人和癸干忒斯加在一起也无法动摇他的想法。

 

普罗米修斯并不反对这个想法。事实上,他认为这很刺激。细想一下,为众神制造玩物,这确实很诱人。阿耳忒弥斯有猎狗,阿佛洛狄忒有鸽子,雅典娜有猫头鹰和巨蛇,波塞冬和安菲特里忒有海豚和海龟,就连哈迪斯都养了狗,当然,那只狗奇丑无比。而配得上众神zhi王的宠物只能由他亲手设计,并且要比其他神的都更加聪明、忠诚和讨喜。

 

 

捏制与烤制

关于普罗米修斯和宙斯具体是在何处找到了可让他们实施计划的最佳黏土,向来说法不一。公元2 世纪的旅行家保萨尼亚斯(Pausanias)号称这种黏土来自希腊的福基斯(Phocis)的帕诺裴乌斯(Panopeus)。后世有些学者认为这两位天神一路东行至小亚细亚,最后在位于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的丰饶之地找到了最好的黏土。最新的研究则坚称,为了寻找黏土,他们南渡尼罗河,穿越赤道,最终在东非得偿所愿。

 

无论此地究竟在何处,总之,他们终于找到了普罗米修斯心中的理想之地:一条拥有黏滑河堤的河流,无论是从黏稠度、质感、耐用性还是色泽来说,河堤中的泥巴和矿物正好都是普罗米修斯想要的。

 

“这黏土不错,”普罗米修斯对宙斯说,“不行,你不能坐下。我得在安静和没有干扰的环境下工作。不过,走之前你得给我一些唾液。”

 

“你说什么?”

 

“要让这些小东西活起来并且能喘气,就必须在原材料里混一点你的东西进去。”

 

宙斯明白了这项要求的正当性,于是欣然变作雄鹰飞上天空,在一个干涸的水洼里吐满了神之唾液。

 

“我得把这些黏土做成的小塑像沿着河岸一个个地摆好,这样太阳才能把它们都烤干,”普罗米修斯说,“所以请在薄暮时分回来,那时,一切应当都已准备得非常完美了。”

 

宙斯很想留下来观看,但他了解艺术家的秉性。于是,他留下普罗米修斯埋头工作,自己则以鹰的姿态直冲云霄,展翅飞走,让自己的朋友独自沉浸在艺术世界里。

 

普罗米修斯开始尝试。首先,他把黏土搓成香肠状,每根大约有四希腊尺长,然后在顶端粘上一颗浸过唾液的小球作为头部。接下来,他或撕或扭或拧;时而碾碎,时而覆土;揉搓拉伸,又挖又捏,直到手中出现一个小型天神或提坦神。并且,他越做越起劲儿。宙斯将普罗米修斯比作赫菲斯托斯绝非夸大其词,因为他的技巧确实很精湛。实际上,他在这个过程中展现的已经不只是技巧了,还是一种艺术。

 

普罗米修斯将黏土和不同的颜料混合,做出了一排形态各异、五颜六色、栩栩如生的雄性生物。他zui先做的是与天神沐浴过阳光后的肤色zui相近的小麦色的生物,接下来做了一个黑得发亮的,然后是泛着粉红的淡象牙色的,他还做了琥珀色、黄色、古铜色、红色、绿色、米色、艳紫色和亮蓝色的。

 

 

宙斯一脚踩下

黄昏时分,普罗米修斯站起来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发出长时间专心劳作后所特有的既疲惫又满足的叹息。

 

午后的阳光把普罗米修斯的作品晒得暖暖的,呈现出延展性ji佳的柔韧状态,制陶界称之为“乳酪态”。对普罗米修斯来说,这种状态非常理想,因为如果暴露在正午的烈日下,这些作品就会晒得太干,从而呈现易碎的“饼干态”,不利于进行zui后的调整。他知道,宙斯这位天神甲方肯定会要求自己再做些修改,比如耳朵长一点啦,生殖器做两套啦,等等。没点儿怪脾气怎么能叫神呢?

 

现在,如果普罗米修斯没听错,那就是众神之王到了。他正一边穿过灌木丛,一边和谁大声交谈着。普罗米修斯听出了与之对话的是位女性,嗓音低沉而谨慎。原来,宙斯带来了自己zui喜欢的孩子雅典娜。

 

普罗米修斯听见宙斯如此说道:“大家都知道,你父亲是众神之王,是全能者,没错。宙斯是征服者,当然。宙斯是全知者,这是显而易见的。宙斯是……”

 

“谦逊者?”

 

“造物者。你不觉得这个称号很响亮吗?”

 

“相当响亮。”

 

“好了,河岸应该就在那儿,咱们叫他出来吧。喂,普罗米修斯!”

 

宙斯继续拉长声音大喊:“普罗米—修斯!”栖息着的织布鸟腾空而起,被吓得尖声大叫。

 

“在这儿呢,”普罗米修斯喊道,“不过你小心点儿,因为……”

 

但已经来不及了!兴奋的宙斯冲出灌木丛,刚踏上空地,就直接踩到了那排正在河岸边晾晒着的精美塑像。普罗米修斯愤怒而绝望地大吼一声,赶紧上前查看它们的损坏情况。

 

普罗米修斯喊道:“你这个笨手笨脚的混蛋!你把它们弄坏了,瞧!”

 

这世上没有谁敢这么和宙斯说话,雅典娜却惊讶地看见父亲正在恭顺地低头道歉。

 

普罗米修斯检查一番,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糟,无法修复的塑像只有三个。他把它们从泥里挖出来,发现被踩扁的塑像上还留着宙斯那硕大的脚趾印。

 

“太好了,”宙斯快活地说,“其他的都没事,还有很多呢。这事儿就算啦,行不?”

 

“可你看看这些呀!”普罗米修斯举起被踩坏的雕像说,“绿的、紫的和蓝的可是我最喜欢的。”

 

“可咱们还有黑的、棕的、象牙白的、黄的、红的什么的。这些也足够了,是不是?”

 

“可我真的很喜欢那个钴蓝色的。”

 

雅典娜低头看着那些完好无损的塑像,它们在落日的余晖中闪闪发光。“天哪,普罗米修斯,这真是太完美了。”尽管她只是轻言细语,却比其他奥林匹斯神那震耳欲聋的大嗓门更易引人注意。普罗米修斯立即高兴了起来,毕竟,能得到雅典娜的表扬,夫复何求?

 

“我的确是全身心地制作它们的。”

 

“漂亮,干得太漂亮了,”宙斯说,“取自盖亚的黏土,由伟大的提坦神捏就,用我神圣的唾液黏在一起,被太阳烤干,zui后我的女儿再轻吹一口气,赐予它们生命。”

 

这仍是在宙斯体内的墨提斯给予的灵感,她认为应该由雅典娜赐予这些造物生命。雅典娜要对着每一个塑像吹气,实实在在地把自己那些伟大的品质,如聪慧、灵巧与理智,吹进这些小东西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