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全新解读视角,一本写给成人的神话书

RM48.93 RM69.90

作者:[英] 斯蒂芬·弗莱

翻译:黄天怡

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7月

ISBN:9787572204036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写给成人的希腊神话!英式冷幽默,戏剧感爆棚,像看英剧一样读神话!

 

本书精心筛选戏剧材料,为希腊神话赋予了更加丰富的情节、更加鲜明的个性和具有吸引力的电影质感,让你沉迷情节而又不会因为众多人物名字而混乱。

 

用现代性的语言书写,充满英式幽默,自带官方吐槽,彻底摆脱希腊神话的枯燥和学术感。

 

梳理出清晰的主干结构和时间线,用戏剧线索串联起来,告别希腊神话的混乱逻辑!

 

英国喜剧大师、《哈利·波特》有声书朗读者“油炸叔”斯蒂芬·弗莱重述希腊神话!

 

作者斯蒂芬·弗莱是著名喜剧演员、英国喜剧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也是《哈利·波特》英文版有声书的朗读者;他还是一位知名的作家,其作品曾被改编成电影。可以说,作者将电影的戏剧张力和作家的凝练笔力都凝聚在了本书中。

 

著名主持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张绍刚,著名演员任素汐,中国当代知名艺术家、观念摄影师马良,知名摄影家严明,知名话剧演员刘畅,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联袂推荐!

 

从词源方面入手,带你了解希腊神话与现代社会和生活千丝万缕的关系!

 


内容简介

《神话》和《英雄》是英国喜剧大师、有声书领域的国宝级人物“油炸叔”斯蒂芬·弗莱为成人重新讲述的希腊神话。在这套书中,斯蒂芬·弗莱以作为演员和作家的双重身份,重新梳理了希腊神话的脉络,并用戏剧线索将它们串联起来,彻底摒除了希腊神话的生硬感和学术感,为希腊神话赋予了更加丰富的情节、更加鲜明的个性和具有吸引力的电影质感。

 

如果说《神话》是由希腊众神组成的一个“复仇者联盟”,那《英雄》就是为希腊神话中的英雄单独拍摄的独立英雄电影。在本书中,我们可以跟随弗莱的讲述看到:

 

唯一得到了善终的英雄珀尔修斯怎样斩获美杜莎的头颅;

一心当咸鱼的赫拉克勒斯如何在赫拉的诅咒下走上英雄之路;

历尽艰辛取得金羊毛的伊阿宋,成也女人,败也女人;

受到伊阿宋被判的美狄亚,亲自杀死自己的孩子和伊阿宋的新欢;

……

 

这些戏剧性的、有趣的、悲剧性的和永恒的故事都可以在本书中看到。可以说,希腊神话是一个巨大的宝库,而斯蒂芬·弗莱就是一位幽默的宝库引路人,带领我们去看它究竟有多迷人、多有趣。

[英] 斯蒂芬·弗莱(Stephen Fry)

英国著名演员、主持人、畅销书作家,有声书国宝级人物。

 

弗莱是一位老戏骨,还是一位知识分子型的演员。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剑桥毕业,拥有博士学位,学识广博,同时还写剧本、写小说,还曾获得英国喜剧终身成就奖、人文主义终身成就奖等奖项。他与至交休·劳瑞搭档组成“弗莱和劳瑞”的二人团体,出演了《弗莱劳瑞秀》和《万能管家》;主演过《王尔德》《黑爵士》等多部电影、电视剧;还在BBC长期主持电视节目QI。2008年,他主持了六集电视记录片《斯蒂芬·弗莱在美国》。

 

弗莱是有声书领域的大师,是《哈利·波特》有声书英国版的朗读者,还朗读过《福尔摩斯》等多部作品。他的嗓音迷人,能在朗读中为大家营造出强烈的画面感和角色感,深受无数人喜爱,被人亲切地称为“油炸叔”。

 

弗莱为各种杂志和报纸撰写专栏,并出版了《摩押是我的洗盆》《说谎者》等多部作品。

第1章 赫拉的梦

这天,众神准备在奥林匹斯山享用早餐。宙斯坐在石制长桌的一端啜饮着花蜜酒,琢磨着一天的计划。其他奥林匹斯男神和女神次第到场,陆续入座。zui后到的是赫拉,她的位置在宙斯正对面。赫拉面色泛红,头发凌乱。

 

宙斯抬头惊讶地瞥了一眼,说道:“认识你这么多年,你从未在早餐时迟到过,一次都没有。”

 

“确实没有过,”赫拉回应道,“很抱歉,我昨晚睡得不好,有些心烦意乱。我做了一个很令人不安的梦,相当令人不安的那种。你想不想听?”

 

“当然想。”宙斯撒了个谎。和我们一样,他其实也害怕听到别人梦境的细节。

 

“我梦见我们遭到了攻击,就在奥林匹斯山,”赫拉说,“巨人族崛起了,他们爬上山来刺杀我们。”

 

“天哪,天哪……”

 

“我说的是真的,宙斯。整个族群蜂拥而上,大开杀戒。你的霹雳伤不到他们一丝一毫,那对他们来说就像一根松针一样。巨人族的领xiu,就是zui高大强壮的那个,亲自找上了我,想要……想要强占我。”

 

“我的天哪,确实很糟心,”宙斯说,“不过,这毕竟只是一场梦啊。”

 

“真的只是梦吗?是吗?但感觉太真实了,根本不像一场梦。这也许是个预言,你知道的,我以前也做过预言之梦。”

 

这倒没错。我们很容易忘记,作为婚姻、家庭、礼仪与守序女神的赫拉,其实还拥有强大的洞察力。

 

“最后结局怎么样?”

 

“很古怪。我们都被你的朋友普罗米修斯救了……”

 

“他不是我的朋友!”宙斯猛然打断她的话。在奥林匹斯山严禁提及普罗米修斯。对宙斯来说,听到这位昔日好友的名字无异于往他的伤口上滴柠檬汁。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亲爱的,我只想告诉你我梦到了什么,又看到了什么。你知道吗,更怪的是,普罗米修斯身旁还有一个凡人。就是这个凡人把那个巨人从我身上拉开,扔下奥林匹斯山,拯救了我们。”

 

“一个凡人?”

 

“是的。一个凡人。一个凡人英雄。在梦里我看得特别清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看得很清楚,非常清楚。而且,这个凡人是珀耳修斯的后裔。”

 

“珀耳修斯?”

 

“是的,这毋庸置疑。亲爱的,能不能把你手边的花蜜酒递给我?”

 

宙斯把酒罐递了过去。

 

珀耳修斯。

 

这个名字有一阵子没听到了。

 

珀耳修斯……

 

 

第2章 珀耳修斯

金 雨

阿克里西俄斯(Acrisius)是阿尔戈斯(Argos)的统治者,由于未能为自己的王国生育出男性继承人,遂前往德尔斐(Delphi)卜问如何以及何时才能得偿所愿。女祭司的回复很令人不安:阿克里西俄斯国王不会有儿子,但会被外孙杀死。

 

阿克里西俄斯很爱自己的独生女达那厄(Danaё)②,但更爱自己的性命。预言说得很清楚,所以他必须竭尽全力阻止任何发育成熟的雄性接近他女儿。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阿克里西俄斯下令在王宫的地下打造了一间青铜密室。达那厄被锁进了这间闪着微光的“监牢”,与怀孕彻底绝缘,不过,用以安抚的宠物和女性陪伴者倒是足够。毕竟,阿克里西俄斯自认为他不是铁石心肠之人。

 

这间青铜密室可以将所有入侵者拒之门外,然而,阿克里西俄斯漏掉了色胆包天、老奸巨猾的全知者宙斯。宙斯早就盯上了达那厄,此刻正琢磨着如何才能进入这间密室寻欢呢。

 

宙斯喜欢挑战。纵观这位诸神之王的漫长风流史,可以发现,他曾变作各种奇异的生物以追求自己渴慕的女性,甚至是男性。显然,想要征服达那厄,他必须想出一个高明的点子,不能变成一般的公牛、熊、野猪、骏马、雄鹰、雄鹿或者狮子,得变成某种超乎寻常的生物……

 

某天夜里,一阵金雨从狭长的天窗洒入,落在达那厄的大腿上,随后钻进她的体内。这种交合方式或许有些奇怪,但达那厄还是怀孕了。足月后,她在忠诚的女仆的协助下诞下一名健康的凡人男孩,并给他取名为珀耳修斯。

 

珀耳修斯很健康,他的肺功能也十分强大,无论达那厄和女仆怎么做都无法阻止他发出哭喊声。那声音穿过囚禁着达那厄的青铜密室的墙壁,一直传到处在两层楼之上的达那厄的父亲耳中。

 

看到外孙的那一刻,阿克里西俄斯国王大发雷霆。

 

“是谁胆敢闯入你的房间?把名字说出来,我要阉割他,折磨他,我要用他自己的肠子把他勒死。

 

“父亲,我认为那应该是天庭之王本尊。”

 

“你是说——快来人叫那孩子闭嘴!——是宙斯?”

 

“父亲,我不敢撒谎,的确是他。”

 

“你倒挺会编故事。是哪个该死的女仆的兄弟吧,对不对?”

 

“不是的,父亲,正如我所说,是宙斯。”

 

“如果那个小崽子再叫下去,我就用这张垫子把他闷死。”

 

“他只是饿了。”达那厄边说边将珀耳修斯抱到胸前。

 

阿克里西俄斯愤怒地思考着。尽管威胁说要用垫子闷死珀耳修斯,但事实上,他知道杀害血亲是最严重的罪行。杀害血亲的行为会使复仇三女神从冥界现身,一直追击他到天涯海角。她们将挥动铁制长鞭,直到剥下他身上的每一寸血肉。不把他逼疯,复仇女神绝不会善罢甘休。然而,那个预言却告诉他绝不能放任这孩子活下去。也许……

 

第二天夜里,阿克里西俄斯避开喜欢议论是非的百姓,将达那厄和珀耳修斯锁进了一只木箱。他让手下的士兵钉紧盖子,把箱子搬上悬崖,推入了大海。

 

“行啦,”阿克里西俄斯拍拍双手,像是要把所有责任都拍打干净一样,“如果他们送了命,当然,他们必死无疑,谁也不能怪到我头上。那将是大海、岩石和鲨鱼的错,是神明的错,与我无关。”

 

这番狡辩让他心中甚安,阿克里西俄斯国王遥望着木箱随波远去。

 

 

木 箱

木箱在惊涛骇浪间跌宕起伏,被冲向一个又一个岛屿和海岸,但既没有被岩石撞碎,也没能安然无恙地漂上海滩。

 

漆黑的木箱内,达那厄哺育着孩子,等待着末日的到来。在这趟颠簸摇晃的旅途的第二天,木箱猛地翻倒,随即传来一声巨响。有好一阵子,木箱一动英不动。接着,达那厄听到盖子破裂和被移开的声音。阳光立即涌入,伴随着浓烈的鱼腥味和海鸥的鸣叫声。

 

“哎呀哎呀,”一个友善的声音传来,“这次收获可不小!”

 

达那厄和珀耳修斯落入了一名渔夫的渔网。那声音的主人伸出一只有力的手,将达那厄拉出了箱子。

 

“别害怕,”出手的人虽然这么说,但其实他自己也很害怕,他不知道这一切究竟预示着什么,“我叫狄克提斯(Dictys),他们是我的伙计。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其他渔夫围拢过来,羞涩地微笑着,狄克提斯把他们赶开了,说:“让这位女士喘口气。看不出来她累坏了吗?拿点面包和葡萄酒来。”

 

两天后,达那厄和珀耳修斯来到了狄克提斯位于塞里福斯岛(Seriphos)的家。狄克提斯把达那厄和珀耳修斯领进了自己在沙丘后的小屋。

 

“我的妻子在生产时去世了,也许波塞冬把你们派来,就是为了让你们代替他们——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手足无措地补充道,“当然了,我并不是希望……我没有要求你们,那个……”

 

达那厄笑了。这种淳朴善良的环境正适合她抚养孩子,天真无邪是她生命中zui缺乏的东西。“你人真好,”她说,“我们接受你的建议,是不是,珀耳修斯?”

 

“是的,妈妈,都听您的。”

 

不,这并不是新生儿开口说话的奇迹。此时,十七年的时光已从塞里福斯岛逝去,珀耳修斯已成长为一名优秀、强壮的青年。多亏了养父狄克提斯,如今的他已是一名自信满满、技术娴熟的渔夫了。他能站在颠簸的渔船上叉中一条疾游的剑鱼,还能赤手空拳从急流之中捕捉鲑鱼。他比塞里福斯岛上的其他年轻人跑得更快、扔得更远、跳得更高。他会摔跤,会骑野驴,会给奶牛挤奶,还会驯服公牛。他冲劲儿十足,或许偶尔有点爱吹牛,不过完全值得母亲达那厄为他感到骄傲。达那厄相信他是岛上zui优秀、zui勇敢的男孩。

 

对达那厄来说,狄克提斯简朴的小屋格外珍贵,尤其是当她发现这位低调渔夫的兄弟竟是塞里福斯岛的国王帕里戴克缇斯(Polydectes)时。这位小岛的统治者与狄克提斯截然相反,他骄傲、残忍、满口谎言、贪婪好色、挥霍无度、欲念熏心。起初,他并没有特别留意狄克提斯的房客。然而近年来,黑心的他越来越烦躁不安,他爱上了那个男孩美丽的母亲,而她那个傲慢的儿子却是个障碍。

 

珀耳修斯似乎天生就知道如何干涉这位国王和母亲的交往,这让国王十分恼火。帕里戴克缇斯总是趁狄克提斯外出时登门造访,可珀耳修斯每次都像瘟疫似的阴魂不散:

 

“妈妈,妈妈,你看见我的凉鞋了没?”

 

“妈妈,妈妈!快到水洼这边来帮我计时,我要练习水下憋气。”

 

真的是太烦人了。

 

终于,帕里戴克缇斯想出了一个能把珀耳修斯打发得远远的法子。他要利用的正是这个年轻人的虚荣心、自尊心和爱吹牛的毛病。

 

一份前往王宫赴宴的邀请函被发到了岛上所有年轻小伙的手里,说是要为帕里戴克缇斯饯行,因为他决定前去应征皮萨(Pisa)国王俄伊诺玛斯(Oenomaus) 之女希波达米亚(Hippodamia)的夫婿,这一大胆的举动着实出人意料。正如神谕曾预言阿尔戈斯国王阿克里西俄斯会被外孙杀害,它也曾预言俄伊诺玛斯会被女婿置于死地。为了不让女儿出嫁,俄伊诺玛斯向每位求婚者都发起了战车比赛的挑战,输者必须赔上性命。俄伊诺玛斯应该是当世最强的战车驾驭者了,因为至此已有二十多颗年轻男子的头颅成为赛场周围那一圈木桩上的装饰品。但希波达米亚的美貌和皮萨王国的富有依然吸引着前赴后继的求婚者。

 

听说帕里戴克缇斯要去一试身手,达那厄非常高兴。这位国王早就让她感到很不自在了,现在惊闻他已“移情别恋”,真是令她松了口气;他还邀请自己的儿子前去赴宴以冰释前嫌,实在是宽厚仁慈。

 

“受到邀请是咱们的光荣,”达那厄对珀耳修斯说,“别忘了要礼貌地向他致谢。别喝太多酒,嘴里吃着东西的时候别说话。”

 

帕里戴克缇斯将年轻的珀耳修斯安置在右侧尊位,一杯接一杯地给他灌下烈酒。帕里戴克缇斯将珀耳修斯玩弄于股掌之间,恰如珀耳修斯玩弄一条鱼。

 

帕里戴克缇斯对珀耳修斯说:“没错,对我而言,这个战车比赛的确是场挑战,不过,塞里福斯岛的名门望族都说要送马给我组队。不知道你和你妈妈愿不愿意也支援点什么?”

 

珀耳修斯脸红了,家境贫穷一直令他自卑。和他一起运动、摔跤、打猎还有追姑娘的小伙子都有仆从和马厩,珀耳修斯却仍然住在沙丘后头那间小屋里。他的朋友皮戎(Pyrrho)就有一个奴隶,这个人会在酷热的夏夜给皮戎扇风。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珀耳修斯只能睡在沙石上,弄醒他的从来都是螃蟹钳子,绝不会是端着鲜奶的女仆。

 

“我其实没有马什么的。”珀耳修斯说。

 

“马什么的?这句话我怎么听不懂呀。”

 

“除了身上穿的衣服,我什么都没有。哦,对了,我收集了不少贝壳,据说以后可能会很值钱。”

 

“天哪,天哪!我懂了,这下我懂了。指望你帮忙好像太过分了。”帕里戴克缇斯面带怜悯的微笑说道,殊不知这比讥讽更加刺痛了珀耳修斯的内心。

 

“可我是想帮您的呀!”珀耳修斯说话的嗓门有点大,“只要能办到,我一定效劳。您说吧。”

 

“真的吗?嗯,还真有一件事,不过——”

 

“是什么?”

 

“不行,不行,这太过分了。”

 

“您快告诉我是什么吧。”

 

“我一直希望某天有人能带给我……可我不能对你提这种要求,你只是个孩子呀。”

 

珀耳修斯一拳砸在桌上:“带给您什么?说呀!我很强壮,我很勇敢,我很聪明,我……”

 

“你喝得有点醉了……”

 

“我没有,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珀耳修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用整间屋子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告诉我您想要我带给您什么,我的国王。我一定给您带回来,说吧。”

 

“好吧,”帕里戴克缇斯无奈地耸耸肩,装出一副仿佛被逼得没有办法的样子,“既然咱们年轻的英雄这么坚持,那我就告诉你我一直想要的东西吧。不知你能否带给我美杜莎(Medusa)的头颅呢?”

 

“没问题,”珀耳修斯说,“美杜莎的头颅?它归您了。”

 

“真的吗?你没开玩笑?”

 

“我凭着宙斯的胡子起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