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遥远的旅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日本唯美文学大师川端康成,不被遗忘的传世之作)

【预购】遥远的旅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日本唯美文学大师川端康成,不被遗忘的传世之作)

售价
RM41.60
优惠价
RM41.60
售价
RM52.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川端康成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4月

ISBN:9787572600715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遥远的旅行(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日本唯美文学大师川端康成,不被遗忘的传世之作) 我们终其一生,独自前行。寻找爱,也被爱找寻!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日本唯美文学大师川端康成,不被遗忘的传世之作,《遥远的旅行》中文简体版首次出版!在关于“爱情”的书写中,感受川端康成的文学初心。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日本唯美文学大师川端康成,不被遗忘的传世之作,《遥远的旅行》中文简体版首次出版!

川端康成极为欣赏纤细的美,喜爱用那种笔端常带悲哀,兼具象征性的语言来表现自然界的生命和人的宿命。——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辞

★我们终其一生,独自前行。寻找爱,也被爱找寻!

永远孤独的文学旅行者川端康成极为真挚的情感书写,以大师的细腻笔触,揭秘世间复杂难解的情感纠葛——关于爱情。当所有人都迷失在人生旅途中,而旅途即将到达终点时,等待人们的会是幸福吗?

★众多名家的心爱作家,不可不读的文学经典之作!余华、莫言、贾平凹联袂推荐!

余华:川端康成的作品笼罩了我*初三年多的写作。

贾平凹:我喜欢他,是喜欢他作品的味,其感觉、其情调都是川端式的。

★国内知名设计师操刀,精品内外双封设计,川端康成×葛饰北斋强强联合。

一书在手,揭开日本唯美文学独有的“物哀”真容!采用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的经典画作,奢华纸张,尽显川端康成的古典与优雅。 

 

内容简介

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川端康成不被时间遗忘的传世之作,《遥远的旅行》中文简体版首次出版。

永远孤独的文学旅行者川端康成极为真挚的情感书写,以大师的细腻笔触,揭秘世间复杂难解的情感纠葛——关于爱情。当所有人都迷失在人生旅途中,而旅途即将到达终点时,等待人们的会是幸福吗?

我们终其一生,独自前行。寻找爱,也被爱找寻。

作者简介

[日]川端康成

川端康成(かわばた やすなり,1899—1972),日本文学界泰斗。新感觉派作家,知名小说家。196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川端康成的文字以“敏锐的感受,高超的叙事技巧,表现日本人的精神实质”。

目录

〇 上部 遥远的旅行

凝视的少女 银座疑云 旋转椅 木造房屋 电话邀约 来客 兄妹心意 开店 尖叫声 伊豆的母亲 自己的幻影 夜晚的酒 次日清晨 案发之后 笑声 花季 认错人 一个女人 昏暗的廊下 盛开的蔷薇 伊香保 三人行 司机 轻井泽 此刻 雨 薄日 岔路 旅人 女人的命

〇下部 河流流经的小城故事

落水的男孩 葫芦花铁门 美男子大赛 窗口美少女 节日过后 守护公主 夜晚的小城 大衣领子 酒馆的女友 一颗小牙 踏霜而归 次日清晨 流行性感冒 一直在等你 女人的爱情 高跟鞋与木屐 瘦削的手指 清澈见底的河流 不知去处 故乡的雪 独角戏 胸前 花纹外套 手套里 Clean Hit 奇怪的小城 像他的男子 东京的雪 上野 短发 永远,永远 夜晚的恐惧 十二点的宿舍 借电话 没办法 老照片 小偷 寒椿 临近开业 临近春分 落花 Welcome Fussa! 骑摩托车的人 清晨的木莲 燕子 间奏曲 摇晃的巢 明亮的五月 昏暗的房间 徘徊 庭院的嫩叶 工作 

试读

前言

凝视的少女

“到这儿就行了。谢谢你!”走出田园调布车站后,五月对雅夫说道。

“这已经是你第三次说自己可以回去了。”雅夫笑着说。

走出麻布六本木的俳优座剧场时次说,第二次是在涩谷车站,这是第三次。

“我很清楚可以自己回去,又不是小孩子了……”五月说着,莞尔一笑。

二人顺着两边种着银杏树的坡道向上走去。他们走在高大茂密的银杏树下,黑暗笼罩在他们身上。脚边散落着还残留着绿色的银杏叶片,若在白天的光照下,一定泛着黄。

“真香!是哪儿种的花呢?”雅夫问道。

“是银桂。今天早上……”五月没说完。

今天早上,五月顺坡而下时循着银桂花香的方向望去,发现银桂树下站着一个少女,正睁大双眼看着五月。五月吓了一跳,直到走完那道坡,她仍感觉自己的背影被注视着。那个少女的目光似乎一直追随着五月。她想把这件事告诉雅夫,可是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那个少女给自己留下的奇怪印象。

藩篱后面硕大的黑影里有一棵高大的银桂树,团团锦簇的小白花若隐若现,香气在夜晚似乎更加浓郁了。

“这棵大银桂树一直都在这儿吗?”雅夫问道。他小学时就住在这附近。

“是啊。”

“是吗……这么香的花我竟然没有留意过,真奇怪。”

“我也是,没有留意到她在那里。”

“她?”

“今天早上看见的那个女孩……”

“……?”

“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漂亮女孩站在那里。”

直到走过后好一会儿,空气中还飘荡着银桂的香气。顺坡而上就能看见五月的家,四周回荡着钢琴声。

“真是一个美妙的夜晚!我来到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闻着银桂花香,聆听着钢琴声……幸好我来了。”

五月低下了头,没有回应。

“欸?你说,那是什么曲子?一直弹着同一首,是在练习吗?”

五月先于雅夫留意到了这一点,那是她的母亲美也子在弹奏。

五月每周日都要去上钢琴课。昨天下课后,柏木老师在她多次停顿的地方做了标记。回家吃过饭后,美也子走到了正在练习钢琴的五月身旁。

“蓝色铅笔的标记是柏木老师画上的?”

五月看着乐谱,满面通红。

“这些地方弹得不好吗?”

“嗯。”五月的手指变得僵硬了起来。

现在,母亲正在反复弹奏那些蓝色铅笔标记的、五月曾多次停顿的地方。五月不禁疾走起来。

“怎么了?”雅夫诧异地问道。

五月的侧脸苍白极了。

“什么嘛,弹钢琴的是你家啊。是谁在弹?”

“……”

雅夫似乎觉得不方便再靠近五月家了,于是说:“那,我就到这儿……”

“再见,谢谢你。”

雅夫伸手牵起五月的右手。五月想要抽开,却被雅夫的手指插入指缝,用力地握住了。五月因突如其来的微疼而差点叫出声来。

“再见。”雅夫大幅挥着手,离开了。

五月边走进大门,边用左手摩挲着被雅夫紧握过的手指,黏附在手指上那令人不快的温热怎么也抹不掉。她摁下门铃,钢琴声似乎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弹了下去。玄关门从里面打开,给五月开门的是父亲俊助。

“哎呀,父亲!”

“你回来了。”

一看到父亲,五月就知道他刚才在书斋里看书。父亲是从二楼的书斋下来为她开门的。母亲则在玄关旁的客厅里拨弄着钢琴。

俊助看了一眼五月身后关上的门,问道:“你一个人回来的?”

“嗯。”五月说罢,又连忙更正,“不是的,是桥本——雅夫把我送到家门口的。”

“桥本……”

“您一定不记得了吧。他只在小时候来过两三次,是我小学时候的朋友。”

“他家离得近吗?”

“不近,小学时住在这附近来着,后来他父亲调到名古屋工作去了。现在雅夫上了大学,在练马一带借宿。”

“是吗?应该让他进来的。”

五月看着父亲走进房间时有些佝偻的背影,问道:“父亲,您刚才在工作吗?”

“没有,就准备一下讲义。”

俊助在私立大学的文科担任历史学助教。

五月去了盥洗室,白色的濑户洗手池和地板上到处溅了水,湿答答的。想必是父亲吃完饭后刷牙,笨手笨脚弄脏的吧。她用肥皂把雅夫握过的右手搓洗了好几遍后,本打算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可是由于挂念客厅里的母亲,便退了回去。

“我回来了。”

“哎呀,你回来了。”美也子转头望向她应道,弹钢琴的手指却没有停下来。

五月叹了口气,望着母亲年轻的脖颈。母亲身穿一件裸露着后颈的连衣裙。近来,母亲看上去年轻了不少。母亲本就年轻,与独生女五月仅相差十九岁。

“剧好看吗?”

“嗯。”

“薰演得好吗?”

“非常好。”

“薰近来不怎么来我们家了。”

“她很忙。”

“我也很想看她的话剧呢。”

“那就去看吧,母亲。他们的话剧团相当于年轻人办的研究会。只要能卖出一张票,就是帮到他们了。”

“薰的哥哥……叫什么来着?对了,研一!研一也在吗?”

“不在。”五月随即摇了摇头。

“不在啊。”

五月想起了自己曾在剧场里寻找研一。明知他不会去,却又觉得他似乎会去,于是直到剧目结束,五月都惴惴不安。听母亲问起研一,五月突然犹豫了起来。她本来是想请母亲不要再重复弹奏乐谱上蓝色铅笔标记的地方,才走进客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