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恶魔少年(江户川乱步奖)

【预购】恶魔少年(江户川乱步奖)

售价
RM36.00
优惠价
RM36.00
售价
RM4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药丸岳

出版社:海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12月

ISBN:9787573008213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恶魔少年(未成年不是恶魔的免死金牌,纵容只会让他们更残忍!《消失的13级台阶》作者力荐!斩获江户川乱步奖!)读客悬疑文库 三名少年,一再犯下恶行:从虐待儿童到杀害主妇……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得主药丸岳,深刻探讨少年犯罪的社会派杰作!绫辻行人等推理名家力荐!翻开本书,看纵容的恶果有多可怕!读客熊猫君出品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 未成年不是恶魔的免死金牌,纵容只会让他们更残忍!

◆ 全票拿下日本推理至高奖江户川乱步奖!

◆ 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得主药丸岳,深刻探讨少年犯罪的社会派杰作!

◆ 三名少年,一再犯下恶行:从虐待幼童到拔刀杀害家庭主妇……

◆ 被忽视的受害家庭×被利用的法律漏洞×偏激的媒体报导,让犯罪少年越发猖狂!
◆ 《消失的13级台阶》作者高野和明读完《恶魔少年》大受震撼,倾力为其撰写解读!

◆ 登榜周刊文春推理BEST10第2名!绫辻行人等推理名家鼎力推荐!

◆ 翻开《恶魔少年》,你会看到纵容的恶果有多可怕!

◆ 认准读客读悬疑,本本都是大师级。(读客悬疑文库)

 

内容简介

四年前,三名少年在婴儿面前残忍杀害了贵志的妻子,却因为未成年,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由于《少年法》的庇护,贵志无法了解凶手的任何信息,只知道三个冷漠的代号:少年A、少年B、少年C。

现如今,三名少年接连遭遇不测,且案发地都在贵志所在地附近。曾扬言要复仇的贵志成为警方的头号嫌疑人。

少年的死是受害者亲友复仇还是他人另有图谋?贵志展开调查,却发现了妻子被杀的另一重真相,而几起案件背后竟埋藏着更丑恶的阴谋……

作者简介

药丸岳 Gaku Yakumaru

日本社会派推理作家,江户川乱步奖、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等重磅悬疑推理大奖得主。他的作品多以未成年犯罪为主题,呈现了未成年犯罪对当事者人生的深远影响,深刻探讨了赎罪与救赎的意义。

《恶魔少年》是药丸岳的出道作品,一经出版就夺得第51届江户川乱步奖,登榜周刊文春推理BEST10第2名,并获得绫辻行人等推理名家的一致好评。

药丸岳受《消失的13级台阶》启发,立志创作精彩而深刻的社会派推理小说。他从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尸案开始关注日本《少年法》,以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未成年犯罪在法律和社会中的漏洞。在研究大量实际案例、咨询律师等专业人士、翻阅海量资料后,药丸岳终于成就了代表作《恶魔少年》。

目录

 序章

第一章 罪

第二章 重生

第三章 罚

第四章 告白

第五章 赎罪

终章

解读《恶魔少年》

试读

《恶魔少年》(节选)



“对了,这家店营业到几点啊?”

三枝突然改变话题。

“到晚上8点。”

“那么8点一到,桧山先生就马上回家?”

“没有没有,打烊之后要和兼职工一起打扫,打扫完8点半左右。接下来我还要结账、写日报表、向总部下单订食材,离开店里都超过9点半了。之后才能去幼儿园接女儿。”

“结账、订货这些,都是桧山先生自己来?”

“是啊,因为现在没有别的全职员工。虽然也有会做这些的兼职工,但我现在把开店的工作交给他,所以没有轮休的时候,我都是自己一个人负责的。”

“真是辛苦啊。那么,8点半之后就剩桧山先生一个人在店里吗?”

“是啊。”桧山点点头,内心有一丝异样的感觉。这种突兀感是哪里来的?桧山若无其事地观察两人的模样。这一看,才发现坐在三枝旁边的长冈已不再是刚刚那种事不关己的样子,上半身还微微前倾。

“你常去大宫公园吗?”三枝又改变了话题。

“是啊。”桧山简单回答。

大宫公园是距离这家店步行约十分钟的县立公园,位于冰川神社后方,占地广大,有供人划船的人工湖及小型动物园,旁边还设有足球场、棒球场等,在埼玉县内也是首屈一指的赏樱胜地,一到春天便挤满观光客。天气好的时候,桧山会把爱实从幼儿园带出来一起吃中饭。

“其实,昨晚大宫公园发生了命案。”

三枝沉着的表情一变,神情显得严肃。

“命案?”桧山望着三枝,又问了一次。

“是的,所以我们今天一直在这附近打听消息。”

三枝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桧山身上,就像偷偷分享八卦的邻居太太一样,装出亲密的样子,等着看桧山的反应。

桧山这才想起,昨晚关店后,拿钱到车站前的夜间银行去存的时候,曾听到警笛大响。

“喔,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怎么了吗?”

三枝问,还把身子往前探,桧山便说出听到警笛声的事。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想是快10点的时候。”

“那时候,桧山先生是一个人吗?”

“是啊。”

桧山不明白三枝这么问的用意,一边回答一边感到讶异。但三枝完全不在乎,接着说:“被害者是9点45分左右,被公园管理处的巡逻人员发现的。颈动脉被刀子割断,因失血过多而死。巡逻人员也在8点半的时候巡逻过,已证实当时并没有看到被害者。我想,被害者恐怕是在8点半到9点45分遇害的。”

三枝的口吻像是要桧山去想象他不愿想象的惨状似的。为何要对一个无关的人说这么多呢?从三枝渐渐变得纠缠不放的视线中,桧山开始感觉出闲聊之外的用意。

或许是察觉桧山的表情变得讶异,三枝喝了口卡布奇诺,顿了一顿,缓缓地说:

“遭到杀害的是泽村和也。”

“啊?”

看到桧山的反应,三枝与长冈对看一眼,再一次,慢慢说着:“如果说‘少年B’的话,会不会比较容易想起呢?”

这个字眼在桧山脑海里鲜明地亮起。“少年B死了?”

“被杀了。”三枝牢牢地盯着桧山的眼睛。

桧山在心中反刍这句话的意思,片刻之后,他才总算明白他们的来意。他被骗了,被眼前这亲切的表情骗了,被他关心爱实的假动作骗了。他们只是来确认他的不在场证明而已。

“这么说来,你不知道少年的名字吗?”

“案发的时候不知道。”桧山再度点燃了涌上心头的愤怒,“警方不是什么细节都不肯透露吗?家庭法院也一样,什么都不肯透露!《少年法》修正之后,我才知道他们的名字。”

2001年4月,《少年法》修正条文实施,才首次加上“被害人等可阅览与誊写有关记录”的条款。换句话说,在此之前,在《少年法》保护犯罪少年健全成长的宗旨之下,少年的个人资料受到严密的保护,众多的被害者与家属无法得知案件的详情和少年的姓名资料。

刑警会来到这里,就表示桧山曾于《少年法》修正后提出申请,阅览那些少年的记录一事,已在警方的掌握之中。眼前这两名刑警紧盯着桧山不放。

少年B被杀了。

就算听到这个消息,桧山也没有任何感想,不高兴,不悲伤,也不痛心,只是在脑海一角冷静地思考着:警方在怀疑自己。这是当然的,桧山痛恨他、有杀害他的强烈动机,而且他还是在桧山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时间,在这附近遇害的。

桧山试着想象他的死状,希望至少能做出一点痛心的表情,但他连这一点都办不到。因为桧山就连他是个什么样的少年都不知道。

三枝望着无言的桧山好一会儿,喝完卡布奇诺,催促长冈站起来。

“打扰了。这里的饮料真好喝,我们以后还会再来光顾的。”

桧山失神地看着三枝他们离开店里,耳中响起阴郁的节奏。那是午后由低垂的乌云落下的雨滴所形成的滴答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