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套装(典藏纪念版共9册)

RM324.00 RM405.00
作者:南派三叔

出版社:上海文化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6月

ISBN:9787807407270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畅销百万册盗墓悬疑经典之作,全9册典藏版震撼来袭

盗墓世家传人与摸金校尉诡异奇骇的大斗法,南北各派盗墓术语秘技大揭密,当前盗墓小说狂潮的始作俑者之一!

够胆量就看《盗墓笔记》!

★盗墓铁三角,震撼上路,共赴长白山青铜门之约

命犯太极的吴邪跌跌撞撞前行,满身痞气的王月半放荡不羁重义气,身世成谜的张起灵来去无踪,小哥、王胖子、天真无邪,无数读者心头的意难平,铁三角再次起航,可有人赴长白山青铜门之约?

★盗墓与悬疑并行,人心与诡意共生

《盗墓笔记》系列强势归来。一部五十年前流传下来的古卷、一群死于非命的土夫子,引发的一场波云诡谲的寻觅绝旅。

盗墓铁三角引你入局,带你走进南派三叔的奇妙世界。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内容简介

 

《盗墓笔记(1-8)(套装共9册)(六周年纪念版)》:包括《盗墓笔记.1》(七星鲁王宫)、《盗墓笔记.2》(秦岭神树)、《盗墓笔记.3》(云顶天宫)、《盗墓笔记.4》(蛇沼鬼城)、《盗墓笔记.5》(谜海归巢)、《盗墓笔记.6》(阴山古楼)、《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盗墓笔记.8.上》《盗墓笔记.8.下》。



五十年前,一群长沙土夫子挖到一部战国帛书,残篇中记载了一座奇特的战国古墓的位置,但那群土夫子在地下碰上了诡异事件,几乎全部身亡。  

五十年后,其中一个土夫子的孙子在先人笔记中发现了这个秘密,他纠集了一批经验丰富的盗墓高手前去寻宝,命运就此改变。

奇特的战国古墓、巧夺天工的云顶天宫、危机丛生的蛇沼鬼城、诡异神秘的湖底古寨……天真无邪、王胖子、闷油瓶与七星疑棺、青眼狐尸、九头蛇柏、青铜神树、螭蛊、昆仑胎、墙串子、百足龙神、蛇王、人葬、雷王像、石中影等奇绝诡秘的事物狭路相逢,铁三角如何破局,又将何去何从……

一切精彩尽在《盗墓笔记》!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本名徐磊,男,浙江人,现居杭州。被誉为中国最会讲故事的小说作家,激荡想象力剧情的推崇者。著有《盗墓笔记》系列小说,《大漠苍狼》系列小说等,主持南派小说堂会,策划多部畅销文学作品。他的《盗墓笔记》系列小说堪称近年来中国出版界的神话,疯狂刷新多项本土出版记录。其代表作《盗墓笔记》与多部作品长时间雄踞国内各大图书销售排行榜榜首,获千万粉丝狂热追捧!

目录

《盗墓笔记1七星鲁王宫》

《盗墓笔记2秦岭神树》

《盗墓笔记3云顶天宫》

《盗墓笔记4蛇沼鬼城》

《盗墓笔记5谜海归巢》

《盗墓笔记6阴山古楼》

《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

《盗墓笔记.8 大结局(上、下套装)》

 

 

试读

也不知道挖了多久,外面一片漆黑了。忽然我砸开了一块石头,一下就发现,从水泥中露出了一段骨头。

我和小花对视了一眼,立即加快凿进。拨开附近的石头,一具奇怪的骸骨,就从石头中露了出来。

那是一具完全腐烂,但是却没有分解的尸体,我们只挖出了一点点,刚能看到头盖骨和一根臂骨,其他的还在混凝土里,骨骼发黄,几乎碎成渣子。能确定是人的尸体,但是,却又有点不一样,因为这些骨头上,覆盖着一层奇怪的“毛”。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上面粘满了霉菌一样的“头发”,让人背脊发毛。

我凑近仔细地看,立即把小花推远让他不要碰,自己也退后了几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看到头发,所有的戒备就会打开来。

这些看上去确实非常像“头发”,但是扯一下就能发现,这些头发和骨头是连在一起的,几乎所有的骨头上都有。头发好像是从骨头上长出来的,因为腐朽的头发非常脆,一碰就碎成小段,被当时腐烂的尸液粘在了骨头上,数量非常多。

小花戴上了手套,拿起锤子,就开始敲那个嵌在混凝土里的头盖骨,两下就敲碎了天灵盖,用锤子起钉子的那头挖出头盖骨的碎片,用手电往里一照,就看到颅腔里也挤满了头发一样的东西。

“不妙。”小花就啧了一声。

我立即意识到,当年他们在这里损失惨重肯定不是因为什么事故,看来,他们是遇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

之前一直也觉得有点奇怪,如此强大的队伍,就算是遇到非常机巧的机关陷阱,也不会造成“巨大的变故”。老九门不是散盗,就算死一两个人,以那批人的身手和经验,也会立即找出逃脱的方法。但是,有些时候,是你手艺再好也没用的。

我有点发憷,如果是这样,那打开这个洞口,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洞里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后面肯定还有尸体,要是敲着敲着爬出一只禁婆,就够我们受的。另外也不知道这些头发到底是怎么长到脑子里去的。

我和小花说了我的顾虑,想来想去,只好披上衣服,戴上两三层的手套,然后戴上护目镜,用绷带把裸露的脸全部绕起来,搞得好像深度烧伤一样。确保自己没有任何一块肉露在外面了,我们才继续挖掘。

这下连汗流浃背都没了,所有的汗都捂在里面,不到十分钟我所有的私密部位都开始向我抗议。我只好一边挠一边小心翼翼地在尸体边上开挖,好像考古一样小心。

不出我们所料,第二具骸骨几乎是立即被发现,几乎和第一具骸骨是抱在一起的。接着,立即就是第三具骸骨,和第二具在同一个位置,同样抱着第一具骸骨。和第一具骸骨一样,这些骨头上全部粘满了那种“头发”。

继续挖下去,到了后面就全是石头垒起来的,水泥完全没有灌入这里。悬崖上没有灌注水泥的大型设备,用手工浇灌,水泥就没法压到洞的深处。这使得挖掘非常方便,更多的骸骨接着第二具和第三具被挖了出来。让人纳闷的是,所有的骸骨都是抱在一起的。一开始我以为他们在打斗,但是挖着挖着我就意识到,他们是在把前面的人往前推,好像是想把前面的人推出去。

我忽然感觉能再现当年的场面:外面的人在往里浇灌水泥,里面的人被乱石压住,他们大叫着不要,想把前面的人推出去,但是无数头发顺着石头的缝隙蔓延,将他们吞没。他们哀号着,挤压的乱石让他们根本无法前进,痛苦的他们绝望地扭动着,水泥被那种攻城战锥

一样的锥子从外面打入,压力挤压碎石,将他们挤碎,他们的血汇集在一起,流向涌动过来的泥浆。

这已经不是死亡可以形容的场面了,那些昔日的老伙计最后竟然这么死去,难怪老九门他们会产生那么大的恐惧,连谈也不愿谈起。小花皱起眉头看着我,抓开套住头的塑料袋,用手指把汗湿的头发往后梳去,就道:“你是对的。这个洞穴的封闭,不是在霍婆婆离开之后了,他们是在事情发生之后,立即就封闭了洞口,才会有这么惊心动魄的场面。婆婆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她没说?”

“也不一定。”我道,“也许是她走了之后,剩下的那些人,还不死心,还在尝试,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