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紀念日

【预购】紀念日

售价
RM49.23
优惠价
RM49.23
售价
RM54.7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1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窪美澄

译者:陳嫻若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6年09月

ISBN:9789570847994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内容简介

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迷途鯨魚眼中的黃昏》、《無盡充塞的夜》後,
日本知名作家窪美澄最新長篇小說,叩問女性心靈深處!

  一名經歷過戰爭與飢荒的年代,決心好好活出生命價值的女性
  一名幽靈般徘徊在都市荒漠,迷失人生方向、渴求家庭溫暖的女性
  原本毫不相干的兩條平行線,在「那一天」產生了始料未及的交點

  在生命最艱難的時刻,一個人究竟該怎麼走下去?
  是咬著牙苦撐抑或矇住眼睛逃避?
  是與過去的自己和解?還是原諒傷害過自己的人?
  最擅長刻劃現代女性情感伏流的日本作家窪美澄
  以細膩動人的筆觸描寫兩個世代的女性最真切的感情
  無關乎血緣親疏,無關乎家庭背景
  對她們來說,彼此締結了強烈羈絆的「那一天」,就是紀念日

  1945年3月10日,美軍的大規模空襲使東京一夕之間化為焦土,舉目所及盡是斷垣殘壁,當時晶子只有10歲,眼睜睜在疏散地看著自己的家鄉陷入一片火海。

  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撼動了整座島嶼,海嘯、核災接踵而來,當時真菜懷著身孕,眼睜睜看著電視畫面裡洪水吞噬了一切。

  晶子的老家是東京頗具規模的當鋪,上面有三個哥哥的她從小就被捧在手心裡溺愛,嬌生慣養、不知人間疾苦,直到戰爭摧毀了一切。晶子先後和同儕被疏散到神奈川和輕井澤的宿舍,直到戰爭結束後才又一家團聚,除了空襲時隆隆的轟炸聲以及與家人離散的孤單害怕,對她而言,戰爭期間最鮮明的記憶是飢餓。先是配給的食物愈來愈少,後來一天只剩下兩餐,偶爾她含著僅有的維他命丸或咬著炒大豆,就像得到蚌殼裡的珍珠那麼珍貴。走過戰後的困頓,晶子對於現代不虞匱乏的自由心懷感激,決心不再讓下一代經歷同樣的事,然而看著眼前年輕的真菜,她卻依稀看到了武裝下飢渴的心靈……

  真菜的母親是知名的烹飪專家,精明幹練、美麗動人,總是在節目上做出一道道令人垂涎的佳餚,擄獲全國婦女崇拜的目光。然而在家裡,真菜卻每天用微波爐加熱保鮮盒裡的飯菜,面對獨自一人的晚餐。母親的光環如此亮眼,卻從來照不到真菜所在的角落,失衡的家庭關係開始出現裂縫,瀕臨潰堤,最終土崩瓦解。真菜開始企盼世界末日的到來,企盼地球灰飛煙滅,讓她可以從烏煙瘴氣的人生解脫──然而世界並未回應她的期待,理應崩壞的地球持續運轉,理應斷裂的時間不斷流逝。度過荒腔走板的慘澹青春後,掙扎著摸索出方向的真菜卻意外發現自己懷孕了。明明不想重蹈母親的覆轍,卻執意生下孩子,而在臨盆之際,一場大地震竟將她朝思暮想的末日帶到眼前……

  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與《迷途鯨魚眼中的黃昏》後,日本女性文學旗手窪美澄再次著眼現代都會女性的遭遇,提出女性自我定位的困境,以及所謂家庭與家人的真正意義。她橫跨戰前與戰後,描寫兩位不同世代的女性各自在生命中掙扎、成長,終至成熟的過程,除了面對戰爭、地震、核災等大環境的動盪不安,更要歷經家庭、婚姻、懷孕(流產)等個人生活的波瀾。不管是晶子或真菜,很多時候她們孤軍奮戰,獨自面對隔絕於家庭或婚姻的孤獨,只有卸下心防才能獲得外援,只有勇敢跨越才能繼續前進,她們或許不是最親近的家人,最終卻能理解彼此的痛苦與善意。當平行線有了交集,改變了方向、不再漸行漸遠,人生也將因此變得更寬廣,而能探尋到屬於自己的出路。

作者简介

窪美澄(Kubo Misumi)

  1965年出生於東京都稻城市,CARITAS女子中學高中部畢業。自短期大學中輟後,打過各式各樣的短期工,之後於廣告製作公司任職。離職後經歷了一段自由編輯寫手的生活,於2009年以〈水分〉獲得「女性寫給女性的成人文學獎」大獎,從此躋身文壇。

  收錄得獎作的《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被《書的雜誌》選為2010年年度好書第一名,並於2011年獲選為書店大獎第二名,同時獲得第24屆山本周五郎獎。2012年,又以《迷途鯨魚眼中的黃昏》勇奪第3屆山田風太郎獎,並入選書店大獎第六名。

  已出版中文作品有《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迷途鯨魚眼中的黃昏》、《無盡充塞的夜》。


譯者簡介

陳嫻若

  東吳日文系畢業,曾為出版社日文編輯,目前專職日文翻譯。喜歡閱讀文學,也樂於探究各領域的知識,永遠在翻譯中學習。譯作有《怒》、《不自由的心》、《走一號線北上》、《地球全史》等。

试读

離開人潮洶湧、喧囂激盪的澀谷車站前,往文化村走去。這裡的人群雖然不比站前,但也多於平時,戴著白色安全帽的上班族不時從身旁經過。穿過山手大道,來到東京大學的駒場校區一帶,巷道兩旁的綠意漸漸增多。

一個親近的好友就住在附近,所以晶子對這一帶相當熟悉。平時人煙稀少的路上,此刻卻擠滿了快步疾行的人,而且多數是學生。

不知不覺間,電線桿的地址標示已變成目黑區,她查對著巷弄,在蜿蜒曲折的小路行進。巷道兩旁連綿的水泥牆盡頭,就是平原真菜的家。外牆可能剛剛重新粉刷過吧,遠看像棟新房子,走進裡面才會發現已經有相當年代了。因為電梯停電,她從樓梯走上三樓,沿著走廊一一確認公寓的房號。確定門牌上的姓氏是平原後,她按了一下門鈴,但沒人回應。連按了幾次都沒有人應門,卻聽得見門後有細微的聲響。晶子握住了門把,本以為是鎖上的,但大門卻應聲開了。走進玄關,便聽見裡頭的客廳傳出巨大的音量,晶子於是拉高嗓門叫喚。

「平原小姐,我是游泳班的吉川。對不起,因為我剛好到了附近,就冒昧過來看看。」沒有回應。晶子傾耳聆聽,剎那間似乎聽到啜泣聲。

「平原小姐,不好意思,我進來了喲。」晶子邊說邊脫下短靴,走過幽暗的走廊,來到客廳。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倒在地上的大書櫃。書櫃倒在散置一地的書本和CD上,暴露出平時不會看到的背板。高大的觀葉植物盆栽也倒了,潑撒出來的泥巴弄髒了木質地板。往左看去,真菜呆站在沙發前,注視著電視畫面。

「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真菜無意轉頭看晶子。於是晶子走近,扶她坐在沙發上,發現她的手臂非常細瘦。但真菜的目光還是沒有離開電視。斷斷續續的說話聲傳進耳裡,芮氏地震規模八.八、仙台、名取川……男主播的聲音比平時大,晶子不覺轉過頭去看。田地與馬路就像顏色迥異的拼布,某樣東西來勢洶洶地在上頭奔竄。她凝視著畫面,忘了自己還抓著真菜的手臂。花了好一會兒工夫,晶子才明白那是浮著瓦礫的滔滔水流。不,不是瓦礫,是房子、車子和人。海嘯像舔舐著大地般席捲而來,將房子、車子和人一一吞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