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余英時評政治現實

【预购】余英時評政治現實

售价
RM63.27
优惠价
RM63.27
售价
RM70.3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1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余英時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时间:2022年05月

ISBN:9789863875659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内容简介

  他有深刻的中國情懷,  
  卻最反感「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一語。
  不管大國如何崛起,始終堅守立場,
  終其一生都是中共當局最忌憚的如椽巨筆。

  余英時的政論, 一大特色就是結實,證據與推理都結實。

  憑其深厚的人文素養,總能一眼看穿宣傳煙幕。

  本書廣搜他尚未結集的政治性文字與訪談,

  許多在發表當下都曾引來中共官媒重炮抨擊,

  如今卻不見於網路,圖書館也收藏不齊。

  有的雖完成於三十年前,至今卻全沒過時,例如:

  ──大中國思想是很壞的思想。

  ──「中國人自古以來愛好和平」是謬論。

  ──台灣就算堅持中華民國,在北京眼中也是台獨。

  ──香港在九七主權移交後,社會矛盾只會越來越大。

  ──中國的民族主義跟納粹德國是同一類。

  ──中共宣傳中的台灣人就好比納粹宣傳中的猶太人,「反台獨」其實是「反台灣」。

  ──中共灌輸太多假歷史。人民要知道真歷史,只能等政權解體。


  要淨化中共在思想領域造成的邪惡汙染,就從讀這本《余英時評政治現實》開始。──余茂春(美國川普時期中國政策最重要智囊)


本書特色

  顏擇雅主編余英時政論集,補足傳記與訪談失落的一塊。

作者简介  

余英時(1930-2021)

  安徽潛山人,哈佛大學歷史學博士,1974年當選中央研究院院士,2001年自普林斯頓大學校聘講座教授榮退,2004年入選美國哲學會會士。曾獲日本關西大學等多所大學名譽博士,2006年獲克魯格獎、2014年獲唐獎。著作有中英文數十種,包括《歷史與思想》、《中國近世宗教倫理與商人精神》、《中國思想傳統的現代詮釋》、《會友集》、《朱熹的歷史世界》、《論天人之際》、《余英時回憶錄》等。

編者簡介

顏擇雅

  金鼎獎專欄作家,著作有《愛還是錯愛》、《向康德學習請客吃飯》、《最低的水果摘完之後》等。2002年創辦雅言文化出版公司。

目录

編輯的話 / 顏擇雅
代序:家天下、族天下、黨天下(一九九八)

最後見解
沒有政權能恃暴力而傳之久遠(二○一八) / 訪談◎羅四鴒
中國極權主義的起源(二○一九) /訪談◎郭玉
展望香港的前景(二○二○) / 訪談◎某記者

六四之後
合久必分:中國的出路(一九九一) / 訪談◎金鐘
一位母親的來信――民主、天安門與兩岸關係(一九九三)
(附錄)在北京包餃子的期望――回憶英時表哥二三事 /張先玲
中共政權解體將不同於蘇聯崩潰(一九九四) / 訪談◎何頻
飛彈下的選舉――民主與民族主義之間(一九九六)
海峽危機今昔談――一個民族主義的解讀(一九九六)
九七思前想後(一九九七)
香港的政治變局與社會變遷(一九九七)
大中國思想是很壞的思想(一九九八) / 訪談◎安琪
中共給人民灌輸偽歷史(二○○二) / 訪談◎北明
反共不是反所有共產黨員(二○○七) / 記錄◎北明
奉儒學為意識形態很不智(二○一一) / 訪談◎馬國川
孔子學院不可怕,是可笑(二○一二) / 訪談◎北明
公民抗命與香港前途(二○一三)
台灣的公民抗議與民主前途(二○一四)
港人不能做乖孫子˙台獨沒必要「去中國化」(二○一四) /訪談◎何榮幸

六四之前
香港問題私議(一九八二)
中國人民是最好統治的人民(一九八三) / 訪談◎李怡

代結語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一九九○)

试读

家天下、族天下、黨天下

「家天下」、「族天下」和「黨天下」是中國史上到今天為止的三種基本的統治形態。

「家天下」的概念開始得很早,秦始皇時候便有人提出「五帝以天下為官,三王以天下為家」的分別。(《說苑.至公》)在這個意義上,漢朝的天下是屬於劉家的,唐朝屬於李家的,餘可類推。「家天下」的治與亂繫於皇帝一人的是否有「德」或有「道」。但歷史上的「有道之君」實在太少。在君「德」不足或竟「無道」的時候,皇帝便不免「與天下為敵」,而首先是與他的統治機器——政府組織——直接衝突。這時他的「家天下」便越來越沒有社會基礎,只有依賴外戚、宦官維持他的統治了。這是「家天下」最脆弱的地方:它沒有確定的統治集團作後盾。一般地說,「家天下」的王朝在初創時期多少能給人民以某種期待——這是它「得天下」的根據,再下去便靠不住了。

中國史上另有一型「族天下」的王朝,這是由漢人以外的少數民族建立的。中國歷史家稱之為「異族入主」,日本和西方學者則稱之為「征服王朝」。在這一型的王朝體系之下,「天下」屬於整個「族」,而不是屬於某一「家」。例如鮮卑的北魏、契丹的遼、女真的金,有統一了中國的蒙元和滿清都可以說是「族天下」。「族天下」主要是以力服人。但這一型的王朝能以少數征服多數並統治多數,其中如滿清甚至還能維持其統治至二百六十八年之久,則是因為它有一個特殊的優勢是「家天下」型的王朝所不具備的。上面已指出,「家天下」政權的後面沒有一個確定的統治集團作後盾,「族天下」政權的優勢便恰好在此,它不是以孤零零的皇帝一家為本位,而是以全族為本位。「族」不但構成了征服王朝的統治集團,而且還是有嚴密組織的。滿洲八旗制度便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征服王朝沒有所謂外戚或宦官亂政,其原因也在於此。滿清王朝最後的崩潰,原因很多,但八旗制度不再能有效維持以致多數旗人連生計都發生問題,也是其中之一。

「黨天下」是二十世紀的新現象,在結構上它是從外面(前蘇聯)移植過來的。國、共兩黨都是以列寧、斯大林的黨組織為原型而建立起來的。所不同者一個不徹底(國),一個徹底(共)而已。「黨天下」的政權揚棄了王朝形式。就這一點說,它代表了一種「現代化」。但在精神上「黨天下」並沒有完全擺脫掉王朝的若干主要特徵。最明顯的,劉邦「馬上得天下」,趙匡胤「一條桿棒打下四百座軍州」,而「黨天下」的開創者也深信「槍桿子出政權」是絕對真理。政權可以和平轉移的想法在「黨天下」的世界裡是根本不存在的。像「家天下」王朝一樣,「黨天下」政權在建立之初也曾給人民帶來了期待。但也僅此為止,天下到手以後黨便再也不受任何拘束了。像「族天下」王朝一樣,「黨天下」也有一個確定的統治集團,而黨組織的嚴密更遠非傳統的族組織所能比擬。

「黨天下」的概念是四十年前由儲安平叫響的(恐怕不是他最先發明的),他為此付出了最沉重的代價。中國政治的「現代化」是不是到「黨天下」便已臻止境了呢?到今天為止,天下還沒有出現過萬世一系的政權。如果政權必須轉移,是從槍桿裡面出來好呢?還是和平的方式比較合乎文明的標準呢?如果接受和平轉移的原則,人們又應該作些什麼準備呢?這些問題似乎都是值得想想的。

。。。